文案
专栏:韩陵无石


在骑士、王子、公主的三角恋情中,安尼塔是坏女巫。

1、导师&学徒,年龄差。
3、没有任何萌点的女主&高冷傲娇装逼犯男主(←痴汉)。
2、有微量的需要被谨慎对待的内容,仅适合心理成熟的读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尼塔 ┃ 配角:伊格纳茨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论魔女时代的降临


  总点击数: 14540   总书评数:57 当前被收藏数:406 文章积分:66,862,18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脑洞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880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与安尼塔无关的一切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一章

      *
      
      对于伊格纳茨来说,与安尼塔无关的事就是好事。
      
      安尼塔是个古怪的小姑娘。
      
      真的,作为任教十余年的魔导师,伊格纳茨必须承认,她是真理之环最古怪的学生。
      
      安尼塔梳着两个很粗的麻花辫,指甲里全是药材的污垢,一张脸灰扑扑的,总是穿一件不知从谁手里继承下来的破烂学徒袍。她坐在那些贵族子弟中,像一个活生生的笑话。
      
      这还不是最无法容忍的地方。
      
      学生们经常向他报告安尼塔的事情。比如安尼塔在抽屉里偷偷藏了只死鸟,比如安尼塔把熬草药用的材料吃掉了,比如安尼塔又搞丢了元素课的书,比如安尼塔在宿舍里养了一罐子鼻涕虫。
      
      学生们大多来自上流社会,他们可没见过安尼塔这样的人,但凡她做了点什么都一惊一乍的。
      
      伊格纳茨觉得头疼,他是真理之环仅有的几位大魔导师之一,一直负责贵族班的教学。本来一切都轻松顺利,可自从安尼塔来了他班上,事情就彻底变了样。
      
      “导师?”面孔精致的少女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伊格纳茨导师?”
      
      伊格纳茨回过神来,露出笑容:“有什么事吗,菲尔公主?”
      
      他不常笑。
      
      但菲尔是他最出色的学生,又是帝国公主,他乐意对她表现得温和些。看看她这身得体的学院装,再看看她精细可人的妆面,灵动闪耀的眼睛,果然,魔法也钟情于美丽优雅的人吧。
      
      菲尔迟疑了一下:“是关于安尼塔的……“
      
      伊格纳茨的脸色阴沉下去:“她又怎么了?”
      
      “是这样的……昨天有人看见……”菲尔脸红了,她低下头,用细得听不见的声音说,“安尼塔带男人进宿舍。”
      
      伊格纳茨暴烈的怒火把旁边的金天平都融化了,桌上几只沙漠蜥蜴吓掉了尾巴,一头钻进蒸馏瓶里。
      
      他花了好久平复气息,尽可能平静地说:“把她给我叫来。”
      
      当安尼塔真正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又后悔了。
      
      他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娘,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这么破的衣服她是怎么穿到身上的。那件破袍子下露出一只黑色大腿袜,对,一只,另一只脚是光着着塞进靴子里的。她的粗麻花辫一直垂到圆润的臀部,尾部微微弯曲,沿着漂亮的弧线扫来扫去。
      
      伊格纳茨竭力把视线从某些不太礼貌的位置挪开。
      
      “你昨晚有留宿陌生人吗?”他坐在桌子后面质问。
      
      安尼塔紧张地用手绕着麻花辫:“您怎么知道?”
      
      伊格纳茨忍不住又留意到她色彩斑斓的指甲,从红色的左手小指到紫色的右手小指,像一张严密排列的光谱。
      
      “真理之环不允许留宿外人!”伊格纳茨严厉地斥责。
      
      “可是……”安尼塔想解释。
      
      “你那堆垃圾已经把学生宿舍变成乞丐铺了,现在还往房里带男人?你想把真理之塔变成妓……”
      
      伊格纳茨被愤怒冲昏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他把后面的话都咽下去,小心翼翼地观察安尼塔的表情。
      
      ……她没有什么表情。
      
      她好像一直没有什么表情,这也是她的古怪之处之一。有些学生确实比较高傲冷漠,但安尼塔不是这种,她甚至不能说是孤僻。只是在某些被斥责被排挤的场合,她不会露出羞耻愤怒的表情,这让很多喜欢□□她的人失去了成就感。
      
      伊格纳茨看着安尼塔平淡无奇的脸,感觉指尖冰凉,连心脏都要停跳。
      
      他很少这么手足无措。
      
      即便安尼塔没有注意到,但他此刻确实,真的,非常窘迫,也非常后悔。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往地上砸了个笔筒,吼道:“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
      
      安尼塔走后,他又一连摔了好几件东西,心情暴躁得无法形容。
      
      *
      
      第二天,元素课老师因病请假,伊格纳茨要帮她代一节课。
      
      他宁愿不要在说出那种话之后再在课上见到安尼塔。可是没办法,所有魔导师中他是最闲的,每周只有一节魔法理论课要上,不找他还能找谁?
      
      刚一走到教室门口,就听见一阵喧哗嬉闹。
      
      “你的眼睛是北方的冰霜之城,封存了一千年的温暖初春。”有个高挑英俊的金发男生正站在讲台上,举着一封信读,“你的嘴唇是安提斯果园的葡萄,让人想要亲吻。”
      
      男生每念一句,下面就发出一阵哄笑。
      
      被笑闹着的众人围在中间的是安尼塔,可她这次并非全无表情的。她的脸涨得通红,眼泪打着转,手攥得紧紧的,似乎很想冲上去把信抢下来。但是旁边的人将她死死拉住了。
      
      念信的男生大声道:“喂,卡尼尔王子,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嘴唇如此诱人呢?”
      
      坐在窗边的帝国王子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复又看向窗外,好像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王子身边的菲尔跑上讲台,试图抢走信,她说:“克里莫,你做得太过分了!安尼塔会难过的!”
      
      克里莫抬高手,公主够不着,身子与他贴得紧紧的。这时候卡尼尔从窗边站起来了,他把菲尔从克里莫身边拉开,然后抢过信撕碎。
      
      “闹够了?”王子冷冷地说。
      
      伊格纳茨在门外站了很久,一直盯着安尼塔,他看见在卡尼尔王子把信撕碎的时候,安尼塔隐忍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他忽然不想上课了。
      
      *
      
      “你为什么要旷课?”
      
      问这话的是元素课的老师,她回来之后发现伊格纳茨根本没给她代课。
      
      伊格纳茨将一株食人花打开,给它检查牙齿,他心不在焉地说:“我忘了。”
      
      “你忘了?”元素课老师大声质疑,“你可是真理之环最好的魔导师,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比你学识更渊博,脑子更好用的人了,你跟我说——你忘了?”
      
      不然还能怎么说?
      
      ——“哦,安尼塔哭了,我怕我上课上到一半会忍不住把弄哭她的人杀掉或者冲下讲台舔走她的眼泪。”
      
      这样吗?
      
      “我真的忘了。”伊格纳茨平静地说,“最近大魔导师有个很重要的研究交给我,我实在是忙得昏头转向。”
      
      元素课老师问:“是什么研究?”
      
      “关于不老药的。”
      
      “不老药?”元素课老师睁大了眼睛,“这是不洁的!世界上最邪恶的魔法!”
      
      “我当然知道。”伊格纳茨叹了口气,“只是关于不老药的研究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做不老药,放心吧。”
      
      元素课老师将信将疑地离开了。
      
      伊格纳茨粗暴地将食人花的嘴合上,然后拿起昨天学生们交上来的理论课作业,在克里莫和卡尼尔两个人的羊皮纸上狠狠批个“不合格”。他又拿起菲尔的作业,满意地给了个“非常出色”的评价。
      
      菲尔是个善良的好姑娘,班上只有她会帮安尼塔说话。
      
      他把所有理论课作业都改完才拿出安尼塔那份。
      
      他没有往上面写字,而是将它放进炼金阵中,炼制出一份一模一样的。他把那份原稿收进自己抽屉里,然后在复制出来的作业上写了个“十分差劲”再放回作业堆中。
      
      他一共有三个锁得严严实实的抽屉,里面装满了安尼塔的东西。
      
      她的所有作业,她用剩下的魔导材料,还有她亲手处理过的草药、动物内脏。一年中,她在课上沾过手的所有东西——包括课桌里那只死鸟——伊格纳茨都完整地保留下来了。
      
      他看着抽屉上的锁,觉得自己真是个肮脏又龌蹉的老男人。
      
      *
      
      每到年末,真理之环就会举行决斗比赛,将学生们定级排名。伊格纳茨实在懒得看孩子之间的低端角逐,但是没办法,大魔导师非要他担任评委。
      
      大魔导师无奈地说:“你在真理之环任教十年,十年间从未出席过年终决斗,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伊格纳茨憎恨群体活动。
      
      决斗比赛那天,观众席上挤满了来自全帝国的贵族男女,他们有些是为家族物色优秀的未来魔导师而来,也有些是为了看自己的子女比赛而来。当然还有些是曾经在真理之环学习,想重温一下决斗比赛的感觉,顺便拜访自己的导师。
      
      伊格纳茨被前来搭讪的人烦得头疼。他下回必须告诉大魔导师,不要再擅自给他安排社交活动,他不需要。
      
      他坐在评审席上,正对着贵族班的学生们,轻易就能看清楚他们每一个人。
      
      很奇怪,今天安尼塔不是一个人坐的。
      
      她身边坐着卡尼尔王子。
      
      安尼塔似乎有些无所适从,她用力扯着旧长袍的线脚,好像为自己的穿着感到羞愧——她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她把麻花辫放下来了,黑色长直发乖巧地垂落腰间。伊格纳茨甚至看见她洗去了色彩绚烂的指甲油,换掉了不对称的长筒袜,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恋爱中的小姑娘。
      
      王子一直皱着眉,时不时跟安尼塔说一两句话,安尼塔面红耳赤地回应。
      
      伊格纳茨心中有种奇怪的平静,平静到就算现在走到对面把卡尼尔的脖子拧断,也不会有任何情感波动。
      
      “伊格纳茨阁下?”旁边另一个评审抬高声音叫他,“您给的分数是?”
      
      伊格纳茨根本没看刚才那场比赛……
      
      “抱歉,他们的表现差劲得让我不知道该如何给分是好。”
      
      他起身离开了评审席,观众一片哗然。
      
      *
      
      后来的比赛伊格纳茨没有看,但听说卡尼尔赢得了冠军。
      
      他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卡尼尔的实力在所有学生中最多算中上游,菲尔那种才叫天才……当然,安尼塔是废物。
      
      “卡尼尔的发挥太让人吃惊了。”元素课老师在他的办公室里惊叹,“你错过了真可惜,他的魔法改变了我对元素的理解。”
      
      真有这么夸张?
      
      元素课老师说:“他让我想起年轻时候的你。”
      
      这句话里的每一个字都让伊格纳茨憎恨万分,把卡尼尔和他相提并论也好,“年轻”这个词也好。
      
      元素课老师喋喋不休:“哦,你知道吗?安尼塔被甩了。也对啊,卡尼尔王子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真的跟她在一起。”
      
      伊格纳茨心中那份憎恨开始无休止地往上翻倍。安尼塔恢复单身,他应该高兴才是,但是他并没有。他忍不住去想,为王子放下麻花辫,洗去指甲油,好好穿衣服的安尼塔,现在一定很伤心。
      
      元素课老师惊叹道:“你的天平又融化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它真的是纯金的吗?”
      
      伊格纳茨把她推出门:“抱歉,我很忙,请不要再用小孩子的无聊感情问题来打搅我了。”
      
      元素课老师看着紧闭的门,忍不住想,伊格纳茨可真是个不近人情的家伙。
      
      他除了上课之外极少接触学生,在课上也只传授知识,不做任何多余交流。学生们最害怕的导师就是他,但是没办法,魔法理论是必修课,所有人都得在他手下走一遭。尽管大魔导师强调过很多次,伊格纳茨是真理之环最优秀的魔导师,可还是有很多贵族班的学生提出换负责人,因为伊格纳茨太严厉太可怕了。
      
      严师才能出高徒。
      
      十年来,伊格纳茨的门徒遍布整个帝国,各个身居高位,他几乎掌控着整个帝国的少壮派魔导师脉络。很多目光长远的贵族学生会刻意讨好他,比如帝国王子卡尼尔,又比如公爵的长子克里莫。
      
      有时候伊格纳茨也会想,假如有一天安尼塔试图贿赂他,让她通过考试,那他该怎么做?
      
      ……不,不光是怎么做,他其实还要考虑做了之后怎么办。
      
      他没有考虑过“不答应”这个情况,因为只要安尼塔向他开口,他就一定会答应的。
      
      可是安尼塔没有开过口。
      
      她和那些普通学生一样畏惧并远离着他。
      
      这让伊格纳茨觉得痛苦而无措。
      
      *
      
      给安尼塔上课也是件痛苦的事情。
      
      伊格纳茨要讲解高深的魔法理论,要应付学生的白痴问题,还要避免不自觉地走到安尼塔身边。
      
      今天安尼塔迟到了。
      
      她穿一件鼠灰色的毛绒袍子,从后门溜进来,坐在角落里。她把头发剪短了,很短很短,大概刚刚过耳,爽利又干净。她把指甲画成了黑色,上面有细细的银色蛇形纹路,左右并不对称。进教室之后,她将袍子解开,露出里面的单薄纺织品,伊格纳茨视力太好,可以透过薄薄的衬衣看见下面黑色胸罩的轮廓。
      
      进门的匆匆一瞥,他还看见安尼塔光着的大腿。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以理性逻辑为中心所呈现的魔法,其中心……其核心力量是依照逻辑建构的,因此有规律可寻……而……而以感性情绪为中心所呈现的魔法……”
      
      伊格纳茨终于讲不下去了,他咳嗽一声,把书扔在讲台上,下面所有学生都抬头看着他。
      
      “安尼塔,以感性情绪为中心所呈现的魔法有什么特征?”
      
      伊格纳茨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安尼塔站起来,好让他再看一眼那条劣质丝袜勒进大腿的性感痕迹,还是真的想为难她,让她回答这个问题。
      
      “它……”安尼塔站起来,涂黑的指甲顺次敲在课桌上,带动伊格纳茨的心跳,“更强大。”
      
      伊格纳茨努力集中精神听她的答案,并且一遍遍提醒自己,下面还有几十个人看着,他不能像个十几岁的青少年一样脸红起来。
      
      他低下头,看着讲台上的书,语气平静:“魔法不管是以理性逻辑为中心,还是以感性情绪为中心,其强度都只与魔法结构本身的能量转换率与施法者的魔力强度有关。”
      
      “我知道。”安尼塔习惯性地用手绕辫子,却摸了个空,她低落地说,“我觉得感性情绪比理性逻辑更强大。”
      
      “砰”地一声,大教室里的水晶吊灯炸了。
      
      “下课。”伊格纳茨拿起书,冷冷地说,“安尼塔,晚上课程结束后,请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下课之后,安尼塔把魔法理论课导师气跑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真理之环。
      
      *
      
      伊格纳茨刚回办公室,元素课老师就闯了进来。
      
      她说,克里莫和菲尔订婚了,卡尼尔王子因为与安尼塔的短暂交往,最终在角逐中失败。
      
      其实很容易看出菲尔更喜欢卡尼尔。卡尼尔王子有着天然的领袖气质,英俊不凡的五官,高傲却不失礼仪的姿态。跟他比起来,克里莫只是个有钱有权的大男孩儿,偶尔胡作非为,但是好在对菲尔一心一意。
      
      元素课老师遗憾地说:“如果不是安尼塔插足,那王子就该跟公主在一起了。”
      
      什么叫插足?难道不是卡尼尔在两者间摇摆不定,一会儿追求菲尔,一会儿又跟安尼塔交往吗?
      
      “不过王子的眼光可真奇怪,贵族班有那么多美丽温柔的可人儿,他怎么就看上了安尼塔这个怪胎?”想了想,元素课老师又说,“也许王子只是等公主等得太累了,想玩一玩换个心情吧。这么多贵族小姐之中,只有安尼塔是适合玩一玩的。”
      
      伊格纳茨把她连人带门一起扔到了走廊里。
      
      他暴躁地说:“我正在进行很重要的研究,不要再来吵我了。”
      
      晚上,安尼塔到他办公室来了。
      
      她刚上完炼金课,身上换了专门的黑色魔导长袍,短发蓬松地盖过眉毛,衬得她比平时更加阴郁。
      
      “伊格纳茨导师,晚上好。”她礼貌地说。
      
      她的音色不太柔和,语调过分散漫,某些特别的词还发得比较模糊。只要她一开口就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很多老师都觉得她不是个认真学习的姑娘——她也确实不是。
      
      伊格纳茨坐在桌子后面,严肃地问:“今天为什么迟到?”
      
      安尼塔耸耸肩:“我去打工了。”
      
      太好了,不是不喜欢他的课……伊格纳茨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然后他又把它甩开,问:“真理之环禁止学生在外用魔法谋取利益。”
      
      “我没有用魔法。”安尼塔皱着眉说,“我在酒吧当招待,晚上上班,正好跟课程时间错开。”
      
      伊格纳茨想起她白天穿的那件半透明衬衫和薄丝袜。
      
      “你到底有多缺钱?”伊格纳茨冲她吼道,“我不明白贵族班怎么会有人付得起学费却要在外头打工!”
      
      安尼塔有点惊讶:“您不知道吗?我是有资助人的……不过他只付学费,我还得吃饭呢。”
      
      伊格纳茨向来对自己的学生不感兴趣,也懒得去了解对方的家庭背景或者父母爵位。
      
      那天,安尼塔说她有个资助人之后,伊格纳茨才真的慌了神——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调查一番。
      
      他翻阅了所有入学者的档案,唯独没有找到安尼塔的。她过去没有在真理之环学过魔法,也没有在任何已知的魔导师这里进行过启蒙,她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贵族班里。
      
      安尼塔是个古怪的小姑娘。
      
      没有人了解她。
      
      *
      
      伊格纳茨向大魔导师提出,下学期他的炼金实验室需要一个学徒来打杂,他开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高额雇佣费。
      
      通常那些来给伊格纳茨当学徒的人都不是为了钱,他不必开一个这么高的价来吸引人。
      
      但他想吸引安尼塔。
      
      可是下学期安尼塔就停止打工了,原因是她的资助人要亲自来照顾她。
      
      伊格纳茨在开学宴会上见到了安尼塔的资助人雷纳德,一位非常年迈而且享有很高声誉的大魔法师。他是个老派的法师塔巫师,反对真理之环对魔法的分享,主张将魔法作为少部分人的私有财产。
      
      大魔导师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劝雷纳德来真理之环教学了,可他一直没有答应。
      
      今年,他终于加入真理之环,宣布以贝洛家族为代表的法师塔时代终结。
      
      伊格纳茨一直思考该怎么开口询问雷纳德与安尼塔的关系,而元素课老师比他直接。
      
      她问:“请问您为什么要资助安尼塔呢?恕我直言,她的天赋实在是让人觉得浪费学费。”
      
      雷纳德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元素课老师,冷哼一声,没有作答。
      
      元素课老师悄悄用手肘撞了一下伊格纳茨,跟他说:“我终于碰上一个跟你一样不好说话的人了。”
      
      自从雷纳德来了之后,安尼塔身上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她开始化妆了,那种不容易看出来的浓妆,精致得像一张面具。她的指甲不再是严密排列的彩虹色谱也不再是黑夜银蛇,而是猩红强大的蔷薇魔纹。魔纹从指甲盖一直生长到皮肤下面,汲取鲜血,展露美貌。她开始穿正经的巫师服,精灵胫骨做的裙撑,树妖心脏缝的纽扣,大口翻折的喇叭花袖子,蕾丝重叠的圆形领口。
      
      她像极了古时候站在法师塔中守望的黑巫师。
      
      伊格纳茨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好事。
      
      开学一周,克里莫和菲尔的订婚取消了。
      
      原因是菲尔发现克里莫和安尼塔在她的房间里滚床单。
      
      克里莫慌张地从床上掉了下去,到处找衣服穿。而安尼塔却像一条缓慢立起的美人蛇,一缕缕将头发撩到耳后,裸着身子走到菲尔面前。菲尔给了她一耳光,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动手打人。
      
      “你为什么总是要跟我抢?”菲尔哭着离开了。
      
      克里莫去追她,没有人理会的安尼塔穿好了衣服,昂首阔步走出宿舍。
      
      本来谈心这种事情是伊格纳茨不会做的,但他想知道安尼塔到底怎么了。所以在菲尔称病旷课三天后,他找到了她。
      
      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幸好菲尔自己先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男生们都喜欢她这个样子对吗?那副……那副……那副很方便的样子。”
      
      很方便上,也很方便甩掉。
      
      菲尔避开了所有脏话,却挑出最能往他心上插刀的字眼。
      
      “你看见她身上有什么痕迹吗?”伊格纳茨问。
      
      “什么?”菲尔怀疑自己听错了。
      
      “安尼塔,她身上有没有什么魔法印记,比如魅魔之吻……”
      
      “没有。”菲尔说,她停顿一下,“但是有很多伤,我想她也许喜欢玩得激烈一点?”
      
      *
      
      关于安尼塔的不好的传闻开始散播。
      
      有人说她为了嫁入帝国而勾引卡尼尔王子,但是失败了。为了报复王子所爱的菲尔公主,她又勾引了菲尔公主的未婚夫。还有人说,之所以雷纳德愿意资助她,就是因为她床上功夫好。
      
      伊格纳茨在贵族班明令禁止谈论此类事情,他把安尼塔单独叫到办公室里谈话。
      
      “是克里莫提出要上床的,我答应了。”安尼塔满不在乎地说,“为什么不答应呢?反正他出手大方。”
      
      “也就是说,不管对方是谁,只要给钱就行,是吗?”
      
      安尼塔抬起头,有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那我呢?”伊格纳茨问,他从桌子后面站起来的时候,安尼塔看见了他下面轻微隆起的轮廓。
      
      安尼塔刚才那副嚣张的气焰瞬间就下去了,她震惊到语无伦次:“等等,导师阁下,你不会是在暗示……”
      
      “所以我就不可以?”伊格纳茨理了理袍子,平静地告诉她,“你出去吧。”
      
      第二天的魔法理论课,伊格纳茨能看出安尼塔极其不自然的脸色。
      
      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但是他比安尼塔更会掩饰。如果魔法之神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要回到过去杀了说出那种话的自己。
      
      他一整节课都在避免看安尼塔的眼睛,但脚下还是控制不住地往她那边走。
      
      他把手撑在安尼塔的桌角上,低沉的声音回荡在教室里:“假如魔法的建立以感性情绪为核心,那么它的内部结构将会是不稳定的,很多新魔法的发明都仰赖于此。有些魔法在特定情绪下施展出之后,可能你穷尽一生也无法……”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感觉安尼塔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小指。
      
      “也无法……再施展出一模一样的。”他艰难地讲完了这句话,微微低头看向安尼塔。
      
      她正在写笔记,最新的一行字是“请贯穿我吧,我的爱人”。
      
      伊格纳茨开始庆幸他今天穿的袍子比较宽大。
      
      *
      
      大魔导师说要介绍新人加入不老药的研究计划。
      
      所以当他把雷纳德带到伊格纳茨面前的时候,伊格纳茨也并不惊讶。雷纳德这种活了近百年的老鬼,不会平白无故就跑出法师塔,他一定别有所图。
      
      让伊格纳茨感到惊讶的是,大魔导师还带来了安尼塔。
      
      “为什么她也在这儿?”
      
      “这是雷纳德大人的要求。”大魔导师答道。
      
      雷纳德背后的安尼塔像一道影子,低头看地面,感觉不到呼吸心跳。
      
      伊格纳茨觉得她很害怕。
      
      雷纳德不愧是很早就名闻大陆的老派巫师,他加入之后,不老药的研究进展极快,很快他们就完成了理论设计。伊格纳茨原以为研究就到此为止了,可雷纳德要求进入实验阶段。
      
      伊格纳茨以“回老家结婚”的蹩脚理由拒绝了。
      
      大魔导师表示很遗憾,但是即便没有他,实验依然会进行下去。雷纳德召集了一批旧派巫师,大多与不老药的发明者贝洛家族有关。他们个个实力出众,技艺精湛,近乎狂热地沉迷于对真理与不朽的研究。
      
      月末,伊格纳茨离开真理之环,回到遥远的沿海小城。
      
      同一天,真理之环宣布,他们即将为世界献上永恒的魔法源泉。
      
      *
      
      有些事情是伊格纳茨很久以前就知道的。
      
      他知道有人往安尼塔抽屉里塞死鸟吓唬她。他知道有人把熬草药的材料强行塞给安尼塔吃。他知道有人偷了安尼塔的元素课课本。他也知道有人把她宿舍里的沐浴液换成一瓶鼻涕虫。
      
      也有些事情是伊格纳茨最近才知道的。
      
      比如出入安尼塔房间的男人其实是大魔导师。比如安尼塔是作为雷纳德的试验品而非被资助人入学的。比如卡尼尔在决斗比赛中实力暴增是因为他跟安尼塔上过床。又比如克里莫之所以向安尼塔提出需求是因为卡尼尔不小心说漏了嘴,而安尼塔之所以答应,是因为雷纳德催促她开始不老药的实验。
      
      贝洛家族的黑巫师研制出了能让人不老不死并且拥有无尽力量的灵药。它以人类的欲望为原料,越是肮脏,越是强大,越是污秽,越是可口。
      
      ——就像安尼塔。
      
      在“永恒的魔法源泉”消息出来后几日,实验领导者雷纳德遇袭,他的尸体从三千多米高的空中塔坠落,砸成一片肉泥。不老药炼金室发生爆炸,半个塔楼被烧成了灰烬,珍贵的实验资料和试验品都付之一炬。
      
      风雨交加的夜里,有人敲响了伊格纳茨的门。
      
      “谢谢您留下的火药,很管用。”戴着兜帽的安尼塔在雨水中瑟缩着,“那个,请问……您真的要结婚了吗?”
      
      伊格纳茨把安尼塔拉进屋里,小心地跪下拥抱她。
      
      他笑着说:“是啊,不过我还缺一位你这样的新娘。”
      
      海风带起潮湿的腥味,不安的夜色里,唯有壁炉的昏黄火光照亮一隅静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是写女主中心,第一次尝试这种视角,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总之是篇新年贺文啦,祝大家节日愉快。
    没看过另外两篇的可以不用看下文了(。)
    本篇时间线在《请温柔地杀死贝洛》与《怠惰的利维娅》之间,期间教会统治结束,魔法圣地崛起,真理之环利用强大的魔法力量辅佐帝国。
    看过前后两篇的应该知道魔女的力量其实是在不断进化的。贝洛这一代魔女是可以用肮脏的欲望换取自己的永生;利维娅这代魔女是可以将欲望转化为无穷的力量,并且她具有赋予力量、剥夺自由的权力。介于两者中间的安尼塔仅具有“转化欲望为力量,并且将这个力量转赠他人”的能力,她不可以剥夺被赠者的自由,也就是说她无法限制对方。王子是第一个从安尼塔身上获利的人,他散播出了这个消息……后面的我就不说了,让故事在“安尼塔和伊格纳茨幸福美好地隐居起来”这里结束吧(。)
    其实真理之环对“永无魔女”的研究,就是从伊格纳茨这一代开始的,给魔女“赋予力量,剥夺自由”的权力,也是他的成果。
    他知道悲剧性命运将会重复,所以为了让魔女并不是完全无力反抗的,他给了魔女自保的手段。然而得到了这种力量的利维娅也并没有比贝拉或者安尼塔更幸福……至于利维娅的死到底有没有成功结束魔女的诅咒,大过年的大家就不要细想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