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撩世家子的技巧

作者:墨书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互相袒露阴暗后,谢杰和魏岚迅速建立了革命友谊。
      
      而谢子臣在准备好如何防止谢杰搞死自己后,不免有些担忧。
      
      上辈子谢杰采取的是在春游的马上安插毒针这种简单的伎俩,现在加上一个从边塞杀过人立过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角色的魏岚,怕情况可能是有变了。
      
      单纯一个谢杰,谢子臣并不放在心上。他要杀谢杰不容易,可想要让谢杰不能动他,却容易得多。可现在横空杀出一个魏岚,这件事就开始变得事关生死起来。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当一个人杀过人之后,对人命能轻贱到什么地步。任何一件事,能斩草不留根彻底解决问题,就绝不会让那人活着。
      
      想到这里,谢子臣不由得有些沮丧。合上了自己铺子的账簿,叫出自己的小厮谢铜来道:“现在资金流转基本没问题了,线人也铺得差不多,你和金子一起按着计划把暗部建起来。还有,让线人再将魏世子盯紧一些。”
      
      “是。” 谢铜恭敬应下,谢子臣疲惫挥了挥手,让他退了下去。
      
      等他走后,谢子臣望着横梁,有些绝望的想——要不,稍微妥协一下?
      
      这个念头一出,许多念头都冒了出来。
      
      比如,其实魏岚长得还是不错的;
      
      比如,他也就妥协一段时间,同对方周旋着,不要让对方近身;
      
      比如,其实就算近身了,只要别做得太过分,他就当时王凝发了疯,似乎也没什么;
      
      再比如,其实魏岚这个人呢,若是站在你这边,还是十分好用的,毕竟她是这么多世家子里唯一一个,有私兵、有脑子、正得圣宠、且并不确定会不会在未来挂掉、与他上辈子没有什么互相斗争的历史的人。
      
      这些好处纷纷涌了上来,谢子臣叹了口气,扪心自问了自己一句——想那么多,有那么个本事去对一个一看就是浪子的人玩欲迎还拒吗?
      
      回想了一下自己那个光棍了三十多年的上辈子,谢子臣于感情一事上,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平生也没喜欢过谁,唯一似乎动过心的人,到头来把自己捅死了……
      
      这种感情经历,估计谁都不想尝试。
      
      可是事情到了现在,就算不行,也得逼着自己努力一把,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天生都会的。
      
      于是谢子臣想了想,终于决定,至少先稳住蔚岚,稳到他入宫当伴读之后。
      
      他是个行动派的人,当即就让谢铜准备了衣服,直接去了魏府。
      
      此时已是半夜,谢子臣也没走正门,直接从魏府后院翻墙而入,只是刚刚跳上墙头,便看见一个玉色广袖的身影站在院子里,手中握着一把玉笛,正有些诧异瞧着他。
      
      星光落在她眼里,桃花已经到了散落的时候,风吹过来,卷着纷飞在她周身。少年独身立于桃花之中,从容而笑,淡道:“谢四公子,好久不见。”
      
      谢子臣沉吟了片刻,方才好不容易做足的心理准备,似乎又在这刻瓦解了。
      
      怎么想他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能委身于男人的人。
      
      然而他习惯了隐忍和蛰伏,上辈子为了往上爬,多苦多难他都走过来了。如今不过是和一个男人、一个长得还不错的、脾气看上去也还算君子的男人虚伪打几个月的交道,他能忍。
      
      于是他下定决心,抬头看向正静静看着他的少年,认真道:“魏世子之前说的话,可还算数?”
      
      听谢子臣的话,蔚岚立刻明白,她和谢杰走得太近,谢子臣怕是急了。她不由得笑弯了眉眼,温和道:“我对谢四公子说的话,从来都说话算数。”
      
      “那我答应你。”谢子臣抬眼看她,淡道:“你若不娶妻,我就不娶妻。且不会让人近身,男人女人,都不行。”
      
      反正他上辈子没有蔚岚,也是这么过的……
      
      那些世家贵女,好的都瞧不上他一个庶子,剩下的他又瞧不上。好不容易熬出头成了官,却一直忙忙忙,忙得没了个头。
      
      他在感情之事上,向来有些洁癖,宁缺毋滥,与其找一个人将就着,倒不如一个人过一辈子。
      
      所以蔚岚的话,若不是那话语中透出来的更甚的意思让他无法接受,就字面上的意思,他倒也是无所谓的。
      
      想想,他又道:“包括你,也不可随意近我身。”
      
      “可。”蔚岚点点头。其实她也没有这么着急,要等她恢复身份,至少……要安定些吧。她只是想养颗玉白菜,单纯不想让猪拱了而已。
      
      说完这些,两人似乎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蔚岚瞧着蹲在墙上的清俊少年,忍不住软下声道:“你先下来吧,在上面蹲着累。”
      
      谢子臣想想,觉着还想多问问蔚岚关于谢杰的看法,仅凭蔚岚一个口头承诺,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便翻身从墙上跳了下来。蔚岚下意识就伸手去接,结果黑衣少年无比准确沉稳的落在了地上,明显是个练家子。
      
      蔚岚不由得笑了,倒也不觉得尴尬,收回伸出去的双手,贊道:“谢四公子好俊的功夫。”
      
      谢子臣没回应她的夸赞,直接道:“你和谢杰是怎么商量的?”
      
      “好不容易来了,怎么一上来就谈这些扫兴的事?”蔚岚叹了口气,引着谢子臣到了石桌边上,谢子臣想起自己还要和她“虚伪”打着交道的任务,便没有拒绝,坦坦荡荡落座下去后,看着面前人提起桌上正咕噜咕噜住着的酒壶,听对方道:“今夜岚见月色甚好,便想吹笛以慰美景。本以为是将是自己一人独自赏月,却不想谢四公子竟就来了,真是让岚十分惊喜。”
      
      说着,她倒了一杯酒推给谢子臣,温和道:“这是我去年酿下的桂花酿,谢四公子不妨尝尝。”
      
      谢子臣点头,举杯抿了一口。
      
      他的动作极其规范,一举一动仿佛都刻意训练过很久,古板标准,和蔚岚自成风流的模样不同,却也因为标准格外好看。
      
      蔚岚看着美人饮酒,不由得心中越发欢喜,便道:“我奏笛给谢四公子听罢,待你我先做完饮酒听笛的风雅事后,再讨论谢杰之事,也不迟。”
      
      谢子臣点点头,有求于人,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蔚岚低笑出声,随后一曲轻快的调子就响了起来。
      
      她精通六艺,尤擅吹笛。就算对她没有什么好感,谢子臣也不由得发自内心赞叹,这人吹笛的技艺确是登峰造极。本就是简单的小调,在楚国是男子追求女子时所唱,却也被她吹得意境非凡,男子对女子求爱时的忐忑而欢喜的心情姿态,似乎都能跃然于脑海之中。
      
      吹着吹着,蔚岚又换了一首舒缓的调子,谢子臣静静抿着酒,觉得内心一片安静,方才的不喜淡了许多,仿佛跟着低声一起踏上了一叶扁舟,立于船头,缓缓行使于水波之间。
      
      江面倒映着他的身影,月光撒面了江面,他不缓不急破开这些影子,内心一片明澈。
      
      许久不曾如此舒心放松,谢子臣不由得多喝了几杯。等蔚岚吹罢,便看着谢子臣抬着一双清明的眼,静静瞧着她。
      
      他白皙的双颊微红,清明的眼底深处带了些茫然。蔚岚不由得微微一笑,低下头来。
      
      她的呼吸喷吐在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兰花香,发丝在风里,撩在他的脖颈之间,微痒。
      
      她抬手勾开他的发,秀美的面容上带着一贯从容不迫的笑意。
      
      “谢四公子,”她低声开口,声音混合在夜色里,断言道:“你醉了。”
      
      于是一瞬之间,谢子臣忽地就觉得,他好像真的,有那么些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爆完三万……
    撸得X尽人亡……大家明天见~~~晚安,请为本汪关一下灯,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