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贪恋黑无常

作者:云舒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无常(四)

      “你做梦!”詹小叶喊道,“简凝,你别听他的!快放了我和金盏,我们会帮你抢回纪斐的魄。”
      
      简凝抬起手,指尖金光团绕,呲呲有声。
      
      “简凝,何必这么麻烦呢。”李天力连忙阻止她,依旧语气轻柔地诱哄着,“你让我收了金盏和那丫头,我就把纪斐的魄给你,让你和你的爱人团聚。你不是说,就算为此灰飞烟灭也无所谓吗?那咱们就彼此成全,再好不过了。你看,纪斐刚刚被肉身召唤回去的魄,已经慢慢回来了。”
      
      “这……”简凝心有所动,但看着曾经救过自己一命的金盏,还有对她这个陌生人充满关切之情的詹小叶,她实在下不了这个决心。从头到尾她最坏的打算就是为此牺牲自己,她从来没想过要去害别人!
      
      “简凝,动手吧,给他们最后一击,让我来收了金盏和这个碍事的丫头。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只要记住一点,跟我合作,你马上就能见到你的丈夫。抓紧时间,你不是说了吗,你丈夫撑不了多久了。”
      
      简凝呆立在原地没动,身体在颤抖,眉头紧皱着,眼里布满了复杂的情绪,为难得像是要哭出来了。
      
      “简凝,这是个圈套,你千万别这么傻!我保证,他一定不会把纪斐的魄给你,到最后,你也会被他收去,供他炼化!”金盏苦劝简凝,他并不怕自己会消亡,可是詹小叶是无辜的。因为那双相似的眼睛,他便把重生的机会给了她。他从来没有问过她愿不愿意,就把她卷进这个完全陌生而诡谲的世界,甚至,连她的将来都已经无法改变。他对这一切无能为力,那么至少要保护她不至于面临被炼化而灰飞烟灭的残忍结局吧?
      
      “简凝,金盏说得对!虽然这个家伙看上去只有一副冷心肠,但是他从来不会撒谎骗人,你听他的一定不会错!简凝……呃!”
      
      这么多的声音在耳边盘桓,令简凝杂乱纠结的心更受刺激,忍不住朝詹小叶猛地挥一下手,便有金光飞射而去,击中詹小叶的肩膀。
      
      “住手!”金盏急喝道,“简凝,我把纪斐让给你,只要你放了我们。”
      
      闻言,简凝双眼顿时一亮,面色稍缓,朝金盏看了一眼。
      
      “简凝,你要是放了他们,我马上把纪斐的一魄销毁,这样一来,就算你收了纪斐,也入不了地府!”李天力不疾不徐地说,似乎早就算好了这一步棋。
      
      刚刚才有了喘息的机会,简凝立刻又陷入巨大的矛盾情绪中,瞪大了眼睛,不住摇头。
      
      “啊!!”
      
      终于,她仰天长啸一声,指尖的金光汇聚到掌心,变成金光团。她翻转手掌,同时向金盏和詹小叶运气攻击。  
      
      李天力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从口袋里取出收魂锦囊,蓄势待发,却猛地脸色大变。
      
      原来简凝并不是攻击金盏和詹小叶,而是把他们放了!
      
      趁他愣神间,詹小叶和简凝冲上来左右夹攻。金盏白天灵力太弱,只能在她们落下风时补个漏。虽然三个打一个,但简凝灵力大损,詹小叶灵力又控制不稳,再加上李天力每每危急关头,都故意在简凝眼前握紧收魂锦囊,警告她他随时可以把纪斐那一魄毁掉,令简凝心神不宁,备受掣肘,詹小叶还得分神护着她,这场混战一时间迟迟分不出输赢,渐渐地,简凝和詹小叶都有些体力不支了。
      
      金盏悄悄退到一边,把自己看作是个局外人,凝神观察,终于抓到一处空子,欺身上前,将李天力手中的锦囊夺下来,又立刻对着纪斐打开锦囊,那一魄便幽幽飘荡出来,朝着它的主人去了。锦囊里没来得及炼化的魂魄,也都重获自由,从窗口飘出去,又在阳光下一一灰飞烟灭。
      
      “可恶!”这一下,李天力是彻底恼羞成怒了,大吼一声,一记扫堂腿连连把詹小叶和简凝震飞,转身朝金盏飞扑过来,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桃木剑瞬间变幻为一柄闪着寒光、无比锋利的宝剑,剑身刻满了符咒,眼看着就要刺进他的心口!
      
      破魂咒?金盏心里一惊。如果是在夜里,他根本不会怕,可是现在是白天,他若是被这破魂咒侵入魂魄,虽不至于灰飞烟灭,但魂魄估计也会四散开去,不知何日才能找回来,重新聚合在一起。
      
      可是方才抢夺锦囊时,他几乎把灵力都用光了,此刻根本躲闪不及!
      
      “金盏小心!”倒在地上的詹小叶连吐了几口血,看到金盏情势危急,奋力站起身朝金盏跑过来,浑身的灵力忽然爆发出来,刚跨了两步,就刷地极速飞到金盏身前。同一时刻,李天力的剑也到了!那剑刺穿詹小叶的心脏,刺破金盏的衣服,剑尖恰好抵在他胸膛上,那一丁点的接触,立刻就传来痛入骨髓的疼痛,那是剑上的破魂咒在啃噬他的魂魄。
      
      李天力把剑抽回去,举剑再刺,被简凝挡下,引到另一边去。
      
      “小叶,小叶,你怎么样?”金盏扶住瘫倒在他怀里的詹小叶,脸上焦灼的表情很强烈。他试图施法帮詹小叶止血,但是灵力跟不上鲜血往外涌的速度。很快,詹小叶的衣襟都被血染红了。
      
      “原来……原来你还有感情,还会为我担心……为我难过啊……”詹小叶的嘴唇已经看不见血色,说话断断续续地,嘴角却浮上一丝笑意,“小……叶,你、你叫得真好听……可惜,你平时……叫得太、太少啦。”
      
      “小叶,你别说话了,不要再耗费气力。”金盏更努力地运气,将剩余的灵力提到最盛,帮助詹小叶复原,不一会儿,身体忽闪起来,似乎是撑不住了。
      
      “不要,别再施法了!金盏,简凝她……她不是说,你还有、还有想去的地方,还有……一直爱着的人,你……你不是要和她重逢吗?我不要紧的。生和死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从前……我、我或许怕死,但是遇见你之后,你让我看到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我救了地狱鬼差嗳,那我不就、不就和阿离一样,能得到留在地府工作的机会?别难过,你很快就能再见到我了。”
      
      灵力耗尽了,金盏再无他法,浓眉深压,眼眶里居然有泪水打转。他是不会哭的,可是现在,他却有了眼泪!
      
      “金盏,你知道……我总是很好奇,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爱的那个人……她、她到底是谁?”
      
      金盏犹豫着没有回答。
      
      “她应该长得很漂亮吧?她……一定不像我这样,自恋又粗心,懒惰又笨拙,一天到晚占、占你便宜,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没有,小叶,你很好。你善良热心,从来都不记仇。你很有趣,会让待在你身边的人感到轻松愉快。”
      
      “呵呵……咳咳咳……”詹小叶笑得咳起来,“原来……你平时那么嫌弃我,都是装的。你别以为你说好话哄我,我就不会再打听你喜欢的人了。说嘛……她、她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她的名字一定……很好听……”
      
      “她……”金盏刚开了口,被詹小叶的低喃声打断了。
      
      “好困……我怎么忽然这么困……我好累,我要睡觉……”
      
      “小叶,詹小叶!不要睡,听见没有,不要睡!”金盏耳边顿时警铃大作,慌忙轻轻摇了摇詹小叶,急切地阻止道,“别睡,千万别睡!你不是想听她的名字吗?你把眼睛睁开,你把眼睛睁开我就告诉你!”
      
      “不要……我真的好困……等一下再说……”
      
      “呃啊!”金盏正要说话,忽听简凝一声惨叫!
      
      这一声惨叫何等凄厉,把神志昏沉的詹小叶也震得清醒了,和金盏一起抬头望去,只见李天力的剑刺穿了简凝的肩膀,将她抬离地面,剑身上的破魂咒迅速吸附在她的魂魄之上,很快,整个魂魄便布满了破魂咒的金光,像是熊熊烈火在燃烧一般!
      
      简凝挥舞着四肢挣扎,像□□控的木偶,始终挣脱不开那柄剑,只能任由破魂咒啃噬她的魂魄,很快,好好的一副魂魄便伤痕累累,目不忍视。
      
      窗外忽然吹进来一阵风,将一丝凉意落在詹小叶脸上。
      
      “天……天阴了,下雨了!”詹小叶下意识向窗外看一眼,头还来不及转回来,身体忽然有了劲,推搡着金盏,急声道。
      
      金盏顺着她的目光看向窗外,果然看见乌云密布,阳光被遮挡得严严实实。须臾,他感到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升腾起来,由弱变强,像是血液沿着血管流动一样,迅速蔓延至全身。一瞬间,他双瞳中的金光格外旺盛起来——他的灵力回来了!
      
      他当即运气将简凝从李天力手中救下,把她移至身后,挨着詹小叶坐下,然后立刻施法为她们疗伤。
      
      忽听耳边有异动,金盏霍地转身,只见李天力的剑锋芒毕露,直指眉心而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总点击过百了嗳,谢谢大家~好开心O(∩_∩)O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2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