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纯情

作者:临渊鱼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这几天每次放学许远航都跟在她身后,倒是第一次到跟前来。
      
      迟芸帆和他四目相对,说实话,哪怕亲眼目睹过他打架,可她觉得他并不像自己认知里的不良少年,他不抽烟,身上的气息很干净,他总是站得笔直,这不是刻意装出来的,更像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还有那双眼睛,清亮又幽深,大多数时候给人一种心不在焉,对什么都浑不在意的感觉,偶尔也会在不经意间泄露颓然和落寞……
      
      她觉得他们是同样的人。
      
      同样用虚假的表象,掩藏真实的内心。
      
      许远航不可能对此没有任何察觉,那么,他究竟又把她看透了几分?
      
      同一时间,许远航也陷入沉思。刚刚无意中听到了她和她爸爸的对话,他猜得没错,原来从中作梗的人真是肖颖。
      只是,肖颖为什么要这么做?
      
      静默里,阳光突破云层,普照人间,凉风徐徐扑面。
      
      迟芸帆收回游走的心神,微抿着唇:“校服等洗干净了再还你。”
      
      许远航本来想说不用,他日子过得粗糙,不拘小节,再说她也就穿了那么一会儿,能脏到哪里去?根本用不着洗,可他不知想到什么,话到嘴边就改了:“不急。”
      
      和迟芸帆想象的不一样,许远航好像不是为了还校服的事来找她,她主动开了话题,他很自然地就提起因为没穿校服被陆主任罚三千字检讨的事,还半自嘲半戏谑道,“你知道的,写检讨真是太为难我们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体育生了。”
      
      就差明着说要她负责写三千字检讨书了。
      
      嗯???
      
      迟芸帆长这么大从来没写过检讨书,微愣后,尝试着和他讲道理:“是你把校服硬塞给我的。”
      
      许远航点点头,再次语出惊人:“可我因为你受罚,也是事实。”
      
      迟芸帆被这厚脸皮又专业的碰瓷手法惊到了,一时之间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我不会写检讨。”
      
      “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
      
      这人总有自己的一套歪理,迟芸帆不想再理他,大步往前走。
      
      许远航追上去,瞅准了她处于下风的好时机,舌灿莲花,口若悬河,说到她住的小区门口都还没个停。
      
      迟芸帆不为所动,该拒绝的还是拒绝,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她又说:“谢谢你这几天送我回家,不过以后不用了,那些人不会来找我麻烦的。”
      
      原来她都知道啊。
      
      以为独守的秘密被当面戳破,许远航愣了几秒,微张着嘴,想说几句浑话,比如,送你回家?你别自作多情了,老子就是纯粹想散散步,毕竟默默在背后当护花使者什么的,压根不符合他南巷一霸的大佬人设。
      
      可惜迟芸帆并没有给他说出来的机会,转身走进了别墅区。
      
      许远航:“……”
      
      他想起正事,对着她背影喊道:“检讨书最迟明天中午交啊。”
      
      自然没有得到回应。
      
      倒是把几只栖息在树枝上的小鸟惊得四下纷飞。
      
      中午把话说明白了,下午放学的时候,迟芸帆发现许远航果然没有跟在后面了,她提着装校服的纸袋,缓慢行走在林荫小道上,脚步莫名轻松,她还是更享受一人独行的感觉。
      
      回到别墅,迟芸帆把包和纸袋一起放在桌上,在厨房忙碌的佣人过来问她想喝水果茶还是乌鸡参汤,她的视线落在被夕阳晕染得柔和的桌布上,眸里也映着光亮:“给我一杯白开水。”
      
      “是。”
      
      另一个佣人也上前,熟练地拿起纸袋,准备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清洗。
      
      迟芸帆懒得想理由解释为什么会带一件男生的校服回家:“这件不用洗。”
      
      佣人立即停下了动作:“好的。”
      
      “小姐,夫人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今天就不过来了。”
      
      迟芸帆淡淡“嗯”一声。
      
      白开水已经放在桌上,她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了一半水,白皙指尖在杯身上轻轻摩挲,片刻后,微蹙的眉心松开,她从包里找出手机给妈妈拨了个电话。
      
      不等她开口,那端传来熟悉的温柔声音:“帆帆。”
      
      “妈妈,您还好吗?”
      
      “没什么事,就是低血糖,头晕,老毛病了。”
      
      “嗯,您多注意身体。”
      
      迟芸帆又问:“爸爸不在家吗?”
      
      “他……”孟汀兰顿了一下,“你爸爸还在公司加班呢。”
      
      “哦。”
      
      迟芸帆不明白,他们夫妻同床共枕二十多年,难道爸爸这么毫无底线地背叛他们的婚姻和家庭,妈妈一点都没察觉吗?说到底,妈妈的性子太软弱了,一昧只会容忍,连重话都不会说一句,受了委屈只会躲起来默默垂泪,一直以来都被爸爸拿捏得死死的。
      
      是不是肖颖和她妈妈也拿准了这一点,以为她和妈妈一样也是软柿子,所以才肆无忌惮地挑衅到她面前?
      
      那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就算将来有一天她和妈妈会从家里搬出去,肖媛也别奢想能堂而皇之地成为迟家女主人,而肖颖,这辈子也只能顶着私生女的身份……
      
      和妈妈的聊天结束没多久,迟芸帆又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是事情已经解决了,让她不用再顾虑,安心学习,他似乎还要忙什么事,匆匆说了几句就挂断。
      
      外面暮色已至,佣人开了灯,柔光披了迟芸帆一身,她握着手机,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后,才去吃饭。
      
      饭桌上摆着丰盛的八菜两汤,她每样都吃一点,就差不多饱了。
      
      晚饭后的时间,她一般都独自待在楼上,佣人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不会随便上来打扰。
      
      迟芸帆写了一张数学模拟卷,抄了政治卷和历史卷的答案,今天的作业就算完成了,她把卷子整齐叠好,放进包里,然后唤醒待机状态的电脑,打开浏览器,输入:检讨书。
      
      看了几秒钟,她关掉页面。
      
      为什么要帮他写?
      
      作为学校广播通报批评的常客,他写的检讨还少了?
      估计三中都找不出比他写检讨经验更丰富的学生了。
      
      迟芸帆合上电脑,看了看桌旁的纸袋,反正待会她也要出去一趟,就顺便把校服送到洗衣店吧。
      
      她是不可能帮他洗的,从小到大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洗过,再说就算洗好了晾出来也会被佣人看到。
      
      九点左右,迟芸帆悄悄从院子后门出去,停在几米开外的一面墙前,小区的安保性极高,在公共领域的一切行为都在监控中,这意味着给她晚上的外出添了不少麻烦,好在还是找到了解决办法,她此刻站的位置正好是监控死角。
      
      不就是翻墙吗?
      
      又不是没翻过。
      
      迟芸帆先把纸袋丢过墙去,借着凸起的墙灯,身影一闪,人就到了墙上,她运气还不错,墙外,靠墙的地方长着一棵歪脖子树,她轻轻松松就借着那截歪出来的树脖子,缓冲落地。
      
      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小院子,旁边的屋子没有亮灯,估计没有人在,她提着纸袋走出去。
      
      南巷。
      
      她上次迷路迷得七荤八素的地方。
      
      她继续兜来兜去,走了一圈又一圈,意识到不能漫无目的走下去,她打算找个参照物,举目远眺,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块用深蓝色灯光写成的招牌“一网情深”,像低垂的夜空被挖下一块,装在了上面。
      
      迟芸帆朝着“一网情深”走去,还没走到目的地,她惊喜地在右手边发现了一条小巷,尽头的马路对面坐着一只石狮子,如果没错的话,穿过这条小巷,就能到达她每天都要经过的主路了。
      
      一条路线在她心里清晰呈现:种着歪脖子树的小院-一网情深-小巷-主路。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月光如水,清澈明亮,迟芸帆回过头,望着“一网情深”的灯牌,绽开清丽笑颜。
      
      ***
      
      第二天,许远航从早上等到中午,也没等来他的那份三千字检讨书。
      
      事实上是下午放学之前上交,他故意说早了,留出时间做两手准备,他懒得写检讨,更懒得和进入更年期的陆主任周旋,再说,他还打了感情牌,把瓷儿碰得严严实实,明明白白,毕竟是立着友爱同学乐于助人的人设,相信她会帮这个忙的。
      
      然而,眼看午休都快结束,三千字检讨书还是没个踪影,许远航揉了揉发僵的脖子:“啧,心真狠啊。”
      
      他往一个名叫“带我装逼带我飞”的微信群里丢了条消息:重金悬赏检讨书代写。
      
      然后把零钱里所有的钱,九块八毛,用红包发了出去。
      
      不到一秒,红包就被抢了,钱入袋,等于接了单,其他抢不到的还好一阵扼腕叹息。
      
      其实他们接许远航的单也不为赚钱,他面子大,又擅长交际,三教九流的人物都认识,要是和他搭上关系,出去混就等于有了座靠山。
      
      甚至有人为了争代写争得头破血流,私底下还约出来干架的。
      
      大壮正吭吭哧哧地拿着手机搜索检讨书范文,这里挑一段,那里选一句往纸上抄,见前边许远航无所事事,气定神闲的模样,他多嘴问了句:“远哥,你检讨写好了?”
      
      许远航不咸不淡地“嗯”了声。
      
      “这么好。”
      
      “又用不着我写。”
      
      “嗯?那是谁写的?”
      
      许远航神秘地笑而不语,大壮怎么都猜不到是谁:“给点提示呗。”
      
      “我为什么会被罚检讨?”
      “因为没穿校服。”
      “我为什么会没穿校服。”
      “因为……”
      
      卧槽!大壮顺利接上了信号,握着笔在纸面划出长长的一道,声调都变了:“难道是……我女神帮你写的?!”
      
      “可不是。”许远航把拼命涌出微信新消息的手机反扣在桌面,随意地靠在椅背上,长腿交叠,笑得不知多欠揍,“我都说不用了,她非要给我写,还说这是她应该做的。唉,你不知道,挡都挡不住啊,真是拿她没办法。”
      
      大壮:不好意思我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远哥:再次碰瓷成功,喜滋滋,老婆要给我洗校服了。
    鱼鹅:清醒一点!暗暗给你透个底,你可以去小院子里歪脖子树下挖个坑专门蹲你老婆了,守株待妻啊啊啊
    翻墙芸妹:“……”
    2、芸妹:关于检讨书……
    远哥:老婆,在兄弟面前给我点面子,回家我给你跪榴莲
    今天520啦,祝愿开心快乐,爱你们三千遍喔,留言都送红包~



    从“长”计议
    你是我此生的信仰(强强)



    婚过来,昏过去
    豪门甜宠



    枳生淮南
    高干甜宠



    唇属意外
    校园清水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