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男主

作者:童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砰砰砰……”
      关闭耳机连接后,手机传来激烈的拍门声,其中伴随着难听的辱骂声,在安静的车内格外刺耳,充当司机的保镖阿当转头看了眼陆琛的手机,陆琛淡定地将APP关闭,阿当是陆琛自己招聘过来的退伍军人,专业素养较高,收回视线,以极高的技巧将车子快速开了出去。
      这个App叫听网,是那只监听器的同步应用程序,可以实时监听,当然陆琛之前听到也只是巧合,他放监听器只是为了防患,他又不是变态,不可能浪费时间去时刻关注小蠢蛋。
      
      资料上,邵元龙与姚菲菲是在邵非五岁那年离的婚,对于想过奢华生活的姚菲菲来说,当然不愿意带着个多余的儿子,所以邵非就直接跟了邵元龙,直到最近陆正明提到邵非,才有了姚菲菲来学校找儿子。
      像这样的家庭暴力,国家也一直没出台更好的政策,就算去局子里也不过是关押几天教育一下,惩罚力度实在太低,所以这样的事屡禁不止。
      任何政策都是如此,当付出的代价不够严重,就会出现层出不穷的追随者。
      邵非这个懦弱内向的性格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养成的。
      
      邵非还是在邵元龙拍门的时候报了警,报上了地址,但警察往往不可能来那么快。
      也不知道自己支撑了多久,他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地看着门上的裂缝,真不能太期待老房子的牢固程度,门就是冻豆腐做的。
      以邵元龙失去理智只想撞门的情形来看,他大概还能再撑三分钟?
      不,也许三分钟都没,门虽然没破,但他听到锁被撞坏的声音。
      
      门锁还能坚持……
      不,无法坚持了!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邵非猛地离开门,躲过了门被撞开的冲力。
      阻隔消失,邵非也与门前的魁梧男人相视而立。
      
      被这些天邵非的失踪加上酒精的作用燃烧理智的邵元龙,看到站在那儿瘦小的儿子,几乎想都没想到就抬起了手,一掌扇向邵非:“没良心的混账,是老子把你养大的,你哪里都别想去!”
      邵非已经提前有了准备,险险地躲开了攻击,但邵元龙早已失去理智,下一掌就要过来。
      却被一只更有力的手臂挡住,下一刻要行凶的手就被扭了过来,传来邵元龙杀猪般的痛苦叫声。
      邵非看到来人,似乎比看到邵元龙还惊恐。
      
      陆琛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他们明明分开还没多久,但为什么在这里看到他,只让他觉得通体生寒。
      邵非应该是高兴的,他不是不感激这时候能来救他的人,却没控制自己倒退了一步,踩到了刚才邵元龙踢过来的酒瓶,腿一软向后跌倒。
      背脊撞到坚硬的地板,头正好碰上了床脚,眼镜也被打掉,钝痛让他一口气差点没缓上来,胸口闷涨得难受,耳朵也嗡嗡地响着,被撞到的耳朵泛起了红蔓到了脖子,嘴角滑落了一丝血迹,这是因为刚才撞的那一下,不小心咬破了嘴皮。
      
      在那刹那,邵非想的是,他没被邵元龙碰到,却因为陆琛的突然到访而受伤,果然是八字不合吧。
      两人都愣了一下,邵元龙在看到邵非流下的那一丝血液,还有那痛苦的表情,迷蒙的双眼有了一丝清明,复杂难辨的情绪中似有难堪和懊悔,酒精的折磨令他变成了一个疯子。
      陆琛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倒地的邵非,膝盖微弯,猛地撞向男人的肚子,男人痛苦地佝偻起来。
      保镖们陆续过来,陆琛却示意不必出手,他已经很久没练手过了。
      
      陆琛等着邵元龙站起来,男人的身形很有冲击力,哪怕陆琛已经在同龄人里鹤立鸡群,但还在成长期,比邵元龙要矮了几厘米,身材也偏清瘦。
      他却丝毫不畏惧,就在邵元龙打过来的时候,他向一旁闪身,表情瞬间变化,没了笑容的脸上是几乎没温度的冰冷,眼神锋利如刀,那是狼盯准猎物的目光。
      邵元龙没料到少年身手那么好,一个扑空趔趄了几步,陆琛不会给他重新回击的机会,擒住邵元龙的手腕,从右侧空隙钻入,一道拳风挥向脆弱的下颔。
      
      邵元龙本就喝了酒,速度不快,脑子也不清楚,有的只是一身蛮力,而陆琛是在无数实战中成长的幼狼,只是被温和的外衣所包装起来而已。
      就算力气比不过,但他技巧多,攻击又刁钻,专往人的弱点袭击,邵元龙哪里会是对手。
      没等邵元龙站定,抡住脖子就被拖到了茶几上,陆琛一腿半弯着,一腿制住乱动的男人,抓起头发就毫不留情地往玻璃上砸,直到砸得邵元龙头晕目眩地昏了过去。
      陆琛略显失望地放过了男人,似乎可惜对方的外强中干,让保镖够来善后:“告诉吴良,我要他想办法把事情弄大。”
      现在万能的吴特助还跟着陆正明出差,但对于吴良来说,这些事靠着远程调控也是可以的。
      
      陆琛走向远处地面的邵非,边道:“另外,我要这败类天天吃局子里的饭。”
      “但他并没有犯事……”阿当等保镖犹豫道。
      “那是你们的事。”陆琛已经来到捂着头的邵非身边,声音越发冰冷,“不会造出来吗,这还需要我教?让吴良来处理,你们都学着点,我不希望身边无人可用。”
      虽然这话并没有特殊语气,但几个身兼助理的保镖却感到了压力,有时候少爷给他们的感觉,比老爷的威慑更重,难怪最近老爷要他们盯着。
      阿当在处理昏迷的邵元龙时,看到男人衣服背后的字样,写着“融尚家具”的字样。
      而融尚家具正是融尚实业的子公司,也是这些年从一个小公司一下子跃为新贵的集团,甚至最近隐隐有与陆家抢生意的苗头。
      也许,少爷来这里,目的并不是那么单纯。
      
      阿当等人也不敢耽搁,拨通了吴良那边的电话,对方却关机了,有些奇怪,因为身居秘书长要职,吴特助向来是不关机的。
      邵非那阵耳鸣稍许好转,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人,那人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隐约间好像与第一次见面时重叠,那个从二楼望向他们的少年,冷漠而高贵。
      他并没有听到陆琛刚才的话,因为还没退去的眩晕让他忍不住抓住了面前的人。
      
      望了会裤腿上的那只手,陆琛蹲了下来缓缓将人扶起靠在自己肩上,他猜测,小蠢蛋一旦意识到是自己,也许会逃离,也只有这种无助的时候,才愿意依靠他。
      可笑的是,比起邵元龙,也许更恐惧自己?
      陆正明把他带入商业圈的时候,曾说过,世上有许多你能掌控的事,但永远都会有计划之外的。
      邵非就是个闯入他世界的意外。
      
      邵非失去了眼镜后,果然如他想的那样,气质有了点变化,那细密的睫毛乖顺地垂着。手掌碰了下那微肿的脸颊,邵非倒抽了一口气。再一次碰到了细腻的肌肤,果然很温腻,虽然没继承姚菲菲的美貌,但身体似乎继承了。
      这样的皮肤,长在一个男性身上,可惜了。
      可惜?
      他在可惜什么?
      心揪了一下,陆琛隐约察觉到了自己对邵非,已经不仅仅是兴趣,似乎走向了另一条岔路。
      潜意识里,他并不愿深究,将那刹那出现的疑惑摒弃。
      
      邵非再醒来,就感到自己靠着什么,他并不是完全失去意识,他记得是陆琛过来了,后来警察也来了,说了什么他听不清,从家里到车上的印象已经没了,邵元龙怎么了?陆琛怎么会出现?
      他眼珠转了转……好像是陆家的车,那他现在是靠在陆琛肩头!?
      这个现实好惊悚,不会是趁着昏迷体内残存的原主灵魂发作,硬赖上去的吧?
      缓缓移开了头,却被一双干燥温暖的手掌轻轻按住,传来少年淡漠的声音:“头晕就靠着。”
      
      “哦……好。”邵非习惯性地顺从,这时候哪里还敢再晕,陆琛的话让他醍醐灌顶,立刻清醒地不能再清醒。
      像具风干的雕像压在陆琛肩头,只敢小幅度地挪个几毫米,脑袋只是轻轻搁在陆琛肩上,随时能挪开的那种,吊着筋骨的。
      陆琛自然发现了这个小动作,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目光更冷了。
      邵非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满含感激:“琛哥,如果不是你,我今天还不一定能出来…谢谢。”
      这感激很真诚,也是发自内心的,邵非还是是非分明的,陆琛能来帮他,只这一点他都应该感谢。
      邵非的反应也与陆琛的预期差不多,小蠢蛋理应更依靠自己。
      “哦,所以刚才看到我撞到头,也是因为太惊喜?”
      “呃,当、当然!”心忽然狂跳不已,“就是这样。”
      好、好心虚。
      
      “是吗?”陆琛好似很满意邵非的温顺,而邵非也显得非常感激陆琛,恨不得现在就报答的模样。
      邵非感到现在的气氛有点古怪,却又说不上哪里怪,忙为之前见到男主过于惊悚的自己辩解:“我就是没想到你会来,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也许是太期待了才会发生这个意外的。”来自邵·不敢置信·非。
      保佑男主一定要信我,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我是因为怕得要死才摔倒的。
      陆琛轻轻揉了下邵非滑腻的脸颊,邵非硬生生让紧绷的身体软下来,战战兢兢地被拉开了点距离,陆琛眯着眼,分辨着这只温顺的小蠢蛋是否出自真意。
      
      不过此刻小蠢蛋的眼里像是装满了星星,亮得惊人,好像的确是感激到了极点,也像是不敢置信的,陆琛眼中的深沉渐渐消匿,语气也回暖了一点:“还算有良心。”
      小蠢蛋,你最好不要被我发现口是心非。
      
      “真的特别感谢,都不晓得怎么办?”
      小家伙的眼睛没了眼镜后,自带雾蒙蒙的效果,特别讨人喜欢,也显得可怜效果,陆琛心情也好了不少。
      “那就以身相许?”歪了下头,轻佻的声音,若有似无的气息撩过邵非的头发。
      
      邵非像触电似的弹开,靠向另一边的车门,不知所措地望着陆琛。
      陆琛一手挡住邵非脑后方肿起来的包,以防撞到椅背,取笑道:“开玩笑的,又当真了?你真是太可爱了。”
      邵非羞红了脸,好羞耻,他刚才竟然因为男主那有点认真的语气给当真了。
      男主果然还是那么恶劣。
      
      想想刚才的对话,本来就像顺口接上的,开不起玩笑的他简直蠢得无可救药了。
      这是言情文,言情文。
      这世上不会有比男主性向更正直的人!
      
      他怎么思想这么龌龊啊!
    插入书签 



    凤栖青雀台
    追妻火葬场



    路人男主
    当路人甲变成了男主



    如果逃跑没有用
    花了一晚上搞定男神,然后潇洒地逃了



    太监的职业素养
    从扫地太监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本书禁阅·熹微
    做了10世的处男该如何力挽狂澜?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