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不过瞬间,玄羽就迅速调整好了表情,提步上前,语气惊喜道:“太好了!白劲你还活着!”

      一般人通常会说“你没事”之类的话,然而玄羽并不是。

      因为现实与他的愿望相悖。

      “崖边正好有树将我挂住。”

      白劲腰被晏封死死箍住,只好站在原地不动。

      玄羽的目光缓缓落在晏封身上,后者看都不看他一眼,玄羽的脸又转白了。

      “是我的错,不该让你帮我采草药。”试图说话引起对方的注意。

      晏封依然没有看他,倒是白劲说:“有惊无险嘛,不必自责,都是我没有绑好绳子。”

      听他这话,玄羽以为自己所做的并未被人察觉,心存侥幸。

      三人回到万忧殿,白劲一溜烟就冲回房里,突然想起门还未来得及关上,晏封已经慢悠悠地踏了进来。

      关上门,独处一室,白劲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有事吗?”

      晏封看他,有点好笑道:“你慌什么?”

      慌?没错啊我很慌!我不敢跟一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侵略气息的人独处啊!

      “天黑了我要睡觉了,你不走?”

      四周寂静,唯独白劲的心脏就跟玩初恋似的撞个不停,声音大得白劲认为对方肯定听到了。

      晏封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少年的心跳声极大,眼神发虚,明显的紧张。

      晏封上前一步,果然,少年立即露出如临大敌的模样,往后退了两步。

      “你、你冷静!”

      刚刚确立关系,心心念念的人也刚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先前在崖底,地方不对,所以只好压制住,如今……

      晏封觉得自己要忍住有点困难。

      步子渐渐逼近,白劲退无可退,被晏封逮住,吻了个爽。

      白劲向系统哭诉:“晏封不是禁欲系的吗!怎么一确立关系,就变成这样了!”

      系统问:“你不知道蛇性本淫?”

      “不是龙吗!”

      “有区别?”

      系统很烦恼,它猜想接下来肯定是无边的马赛克场景,所以它跟白劲说,它要暂时隐身去打游戏。

      白劲:“……”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我处于危险之中,你却去打游戏。

      “还在走神?”

      唇上传来刺痛,晏封惩罚他,白劲回神才要命地发现,是在什么时候,他被晏封压在床上的?

      不行这个姿势太危险了!

      白劲开始挣扎,晏封松了力道,俯身看他,问:“你不愿意?”

      对上那双染了欲望的黑眸,白劲心说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我好紧张!

      “我、我没准备好。”

      “别担心。”晏封拿笑容蛊惑他,手掌摊开,一个雪白的小瓷瓶出现。

      白劲:“……”他居然连这个都备好了。

      晏封低头,俯在白劲耳边,问:“现在可以了吗?”

      生无可恋的白劲:“我不想做,我只想洗个澡。”

      晏封听懂他的意思,善解人意地点头应允,白劲却起不了身,正想说话,右手被人捉住,晏封热切看他,呼吸微微加重。

      “安抚好它,我便让你去沐浴,如何?”

      此处内容已被和谐————

      白劲听话地闭紧腿,视线落在晏封的脸上,觉得自己所有的节操,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掉光了。

      而白劲受不了这目光,拿手掌去挡男人的眼睛,随后想到他刚摸过小晏封,就换成了手背。

      然后,手背就被舔了。

      白劲快速撤回手,自暴自弃地用胳膊挡住自己的脸,掩耳盗铃。

      不知过了多久,晏封才终于发泄完毕,他拍拍白劲,发现人已经睡着,眼角有光。

      眸色再次转深,起了变化,晏封低头去吻他,轻轻地。

      第二天,白劲醒来,晏封躺在他身边,两人都没有穿衣服,他脸色一变,掀起被子起身。

      身后没有异样,白劲稍微放了点心。可是,在看见身上的痕迹,特别是大腿那一块时,白劲一下子瞪大眼睛。

      系统首先惊奇道:“这么激烈?”

      白劲说,激烈个屁,我们没做!

      系统说:“只差没进去了嘛,该做的都做了呀。”

      白劲冷冷道:“你游戏打完了?好玩吗?”

      系统说是啊,可好玩了,可惜你只能看着。

      白劲呵呵系统一脸,下床穿衣。

      穿戴好后,转身,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晏封正盯着他看,眼神暗沉。

      白劲:“……”我猜你需要冷静。

      感觉少年的动作顿时一僵,晏封唇角扬起,支起身,被子顺势滑下,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昨晚,白劲光顾着躲闪、矜持,根本没有在晏封身上有过多的停留。

      此时,他的视线顺着被子滑的动作,往下,看到了晏封腹部标准的八块腹肌。

      白劲对系统说我好嫉妒。

      系统说不用嫉妒,一块跟八块,这没有可比性。

      察觉到晏封戏谑的目光,白劲咳了一声,丢下一句“我去洗澡”就去开门。

      接着,他发现,这间屋子被人下了结界。

      用意可想而知,既能防止他们被人打扰,又能隔音。

      白劲不得不走回床边,对用心险恶的男人说:“把结界撤了。”

      晏封长臂一伸,把人拉进怀里,不由分说地来了个湿漉漉的早安吻。

      “好。”

      耳边是男人独特的磁性嗓音,白劲捂着耳朵,亲身体验了一把“耳朵都怀孕了”的感觉。

      此时的男人,哪里还有最初那冷硬到不行的态度,白劲一时适应不过来,有点发愣。

      晏封低笑,亲亲他,再放开,慢悠悠起身穿衣。

      白劲还愣愣地在原地。

      然后,系统说:“你流鼻血了。”

      白劲说:“哦,怪不得我鼻腔发痒。”

      正在穿衣的晏封,只听得门一响,转头,正看见冲出房门的白劲,那慌慌张张的背影。

      之后,晏封依旧频繁地出门,只是会时不时地把人逮住,不分场合地亲。

      有一次在大殿的座椅上,正好被紫漠撞见。在晏封的眼神下,后者一脸暧昧地离开。

      还有一次,玄羽也看见了,然后失魂落魄地走开。

      这几天,系统被迫吃的狗粮太多,它拒绝再吃,于是继续去打游戏。

      白劲被压在墙上,晏封问他:“要拿回记忆吗?”

      白劲摇头,白祁的记忆无端跑到玄羽身上,看玄羽的表现,不像是能整理好那记忆的样子,这样的记忆,没必要再拿回。

      晏封听了,不再理会。

      原本,他强烈渴望白劲能恢复白祁的记忆,他以为这样,白劲才能记起他,才会对他产生感情。

      可是如今,没有那记忆的加持,他依然重新喜欢上自己了,不是吗?

      “喜欢我吗?”

      迷乱中,晏封问白劲,白劲推开他,说你让我歇会儿行不行。

      “紫漠说你送我血焓花,是喜欢我的意思,我原本不信。”

      白劲又推开他凑上来的脑袋,问:“那你做什么又信了?”

      晏封捉住他的手,亲了亲:“玄羽来以后,我明显感觉得到你不高兴。”

      白劲回想自己的表现,否认了。

      晏封亲他额头,声音温柔深情:“我心悦你。”

      白劲双腿发软,耳根染上绯红,心跳又开始来出卖他。

      接着是眼皮、鼻尖,最后移到嘴唇。

      “我心悦你。”吻上。

      白劲被这柔情攻势打得丢盔弃甲,委屈到不行。

      他小声地说:“喜欢我还要灭我全族,好可怕啊你。”

      晏封听得分明,哼笑,停下动作,说:“若你得知当年,蛇族有多丧心病狂,便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替他们说话。”

      白劲:“……”唉,这个念头依然打消不了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