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白劲心说果然系统你不爱我,面上却是问起青颂:“来找我的?”

      青颂怎会承认,他否定说:“不是!”

      白劲抬脚要走,青颂连忙道:“是是是,我来找你回去!”

      白劲坐回去,脸无笑意:“恐怕族里想抓我回去,而不是找。”

      青颂瞪他:“你不信我?”

      “我信。”白劲叹气。

      青颂见他如此模样,心中一酸,低头轻轻地道:“我以为你死了。”

      白劲接着道:“结果却听他人言我与魔头混在了一起是吗?”

      青颂点头,支身站起来,想要去拉白劲的手,“我带你离开。”

      白劲纹丝不动,语气高深道:“我还有未完成的任务。”

      青颂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的任务就是带你走。”

      白劲慈爱地看他,说:“傻孩子,若能就这样轻易地走了,我何必等到现在。”

      青颂动作微微一顿,白劲继续说:“蛇族我不能回也不想回。天地辽阔,待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青颂立即气道:“魔头的身边能安全吗?你……简直胡闹!”

      白劲起来转圈给他看,说自己过得挺好。

      青颂看了他好几遍,发现人身上没有一点受虐待的痕迹,稍微放了点心。

      “那魔头没事抓你做什么?”

      白劲说:“我哪知道啊,反正不伤性命的。”

      青颂才不听他这话,呵,不伤性命?不伤性命那就不叫魔头了。

      “我不带你回族,我们去哪里都可以。”他退让一步。

      白劲调侃说:“带我私奔啊?”

      青颂脸一下爆红,纯属被气的。

      白劲瞧他这表情,觉得挺可爱。

      原主的这个竹马一直对原主明里毒舌,暗中护短。白劲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自然知道青颂确实是在为他担忧。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白劲只好打晕青颂,把人交给白重影照看。

      “我这脸,整个蛇族人都认识。”白重影很不情愿,他自己隐藏行踪就很不易了,再添上一个,容易出意外。

      白劲说把人送下山或者直接托人送回蛇族,只要安全。

      白重影选择了后者。

      晏封时常出门,白劲浪得自在,不是看大电影,跟系统拌嘴,就是跑去后山跟白重影待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有一天,晏封带回来一个狐族少年。

      晏封貌似对少年还不错,给吃给住,再加上少年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又有精湛的厨艺。总之,比只会煮鱼的白劲好多了。

      白劲:“咦。”

      系统说:“你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白劲说:“这个不重要,我只是好奇晏封原来喜欢这样的。”

      于是他去找紫漠打探消息,才得知少年原来跟白祁有关。

      因为这少年似乎拥有白祁的部分记忆。

      在晏封出门期间,路遇狐族少年被虎族人欺侮。照他的冷漠性子,应该是不想理的,但是受刺激的狐族少年那时却突然觉醒了白祁的记忆,大声朝外呼救,而且叫的是晏封的名字。

      这可是个大新闻!

      白劲得空找到白重影,把这事一说,白重影瞬间皱眉:“那个叫玄羽的,拥有白祁的记忆?”

      白劲说,不用你当复读机。

      “那可咋整?”

      白劲摸下巴深思,道:“你觉得,晏封把我的灵魂抽出来塞进玄羽身体里的可能性大呢,还是他把白祁的记忆抽出来塞进我脑子里的可能性大?”

      白重影嘲讽他:“你当抽水泵用呐,抽来抽去的。”

      话语刚落,霎时表情一变,回身快速撤走。

      白劲悠悠躺下晒太阳,不一会儿,果然头顶上方传来一个声音。

      “白劲?”

      白劲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拍着土又对着玄羽笑道:“好巧啊,你也来看风景?”

      玄羽露齿一笑,尽是无害,“四处逛逛,透气。”

      白劲说那你慢慢透,我有事先回去了。

      玄羽叫住他,眉眼低落地问:“白劲,你是不是讨厌我?”

      白劲觉得这锅有点大,他选择不背。

      “不是。”

      玄羽走近一步,状似无意道:“你与他,是何关系?”

      “这……你得去问晏封。”说完,白劲毫不犹豫转身离去。

      留在原地的玄羽望着他走远的身影,脸上的表情忽明忽暗,透着一股阴凉。暗处的白重影瞧见这一幕,暗自留了个心眼。

      白劲一回殿,就撞上了晏封,这是自玄羽来之后,两个人第一次单独遇上。

      晏封表情淡淡地问他:“又去了何处?”

      白劲说:“后山看风景又怎么你了?”

      晏封瞧他脸色不对,又问:“你不高兴?”

      白劲露出一个笑脸,说:“你开心就好。”

      晏封道:“你都知道了。”

      白劲不置可否,绕过晏封径自回了房间。

      几天过去,玄羽突发头疼病,说痛得不行,这会儿又正好赶上晏封不在,紫漠也不知踪影。

      玄羽找上白劲,原来是请他帮忙去后山悬崖找一种治头疼的药草,白劲想了想,点头答应。

      当然白劲说他不认识那药草长什么样子,玄羽很贴心地给他画了图,身为狐族,学过医术,这些自然不在话下。

      随后白劲拿着图往后山悬崖方向走,刚走出一段距离,他就察觉到玄羽的气息跟了过来,他停对方就停,他走对方立即跟上。白劲面上不显,就想看看这个玄羽到底想做什么。

      那药草喜阴,长在悬崖边下,而那悬崖深不见底。

      白劲探头瞅了瞅距离,找准一棵大树,绑上绳子,缠在腰上,动作小心翼翼地下了悬崖。

      没过多久,果然绳子顿时一松。

      白劲适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都掉下了幽深的悬崖。

      系统说:“差不多就够了啊,你再叫也没人听得见。”

      然而就在此时,白劲却慢慢浮在了半空,神情悠闲。

      他叹气,道:“这男孩子争风吃醋起来,也是要命。那玄羽的智商也就只会这样的把戏了。”

      黄昏时分,晏封回殿,失魂落魄的玄羽立即朝他求救,前前后后道清事情原委。

      除了白重影,没人知道白劲已将封印解开,而且拿回了力量。在他们的印象里,白劲还是那个毫无妖力的小白蛇。

      悬崖那么高,掉下去必死无疑。

      晏封紧紧抿着唇,周身气势隔开一个小空间,都是冷然阴沉的,他在发怒。紫漠也很诧异,一时间,没人去安慰自责不已的玄羽。

      紫漠道:“不可能,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晏封一语不发,脸色极沉,当即火速赶去后崖,面对深崖他毫不犹豫,一个纵身跃下。

      随后赶来没看见人的玄羽眼带不甘,内心祈祷那个傻子白劲最好是死了。

      然而,这个祈祷不会应验。

      被找到时,白劲还在崖底烤鱼,没留意到敛了气息的晏封,已经站在他背后好一阵了。

      直到系统提醒他。

      白劲一个激灵,道:“……吃鱼吗?”

      看见人完好无损,晏封才敢松下内心的那口气。

      他手掌一挥,挥掉了白劲好不容易烤好还没来得及啃一口的鱼,不顾后者一脸心痛,伸手把人拽起来,眼里脸上怒意尽显,他厉声问白劲,“你是不是真的不知死活?”

      “玄羽是你的什么人?嗯?你要为他做这些?”

      “你就不能老实待着别乱跑?”

      “你是不是存心想气我?”

      一阵劈头盖脸下来,白劲表示一脸懵逼。

      话说出来心里略微好受一点,他盯着对方,“如何下来的?”晏封的最后一个问题。

      “绳子被人解了,自然就掉下来了。”白劲抽抽眼角,回答道。

      晏封闻言表情一愣,他问的其实是为什么白劲能安全落地,并不是如何落崖的问题。

      看来玄羽说的不尽然是实话。

      “已经没事了,你不要生气。”白劲说。

      “对了,我好像有妖力了来着。”

      晏封强行压下心中的火气,闻言,去探白劲的脉,果然经脉有股蓬勃的力量涌动,而他是很熟悉它来自于谁。

      “可能是死亡的恐惧激发出来的,那时候,我突然就浮在空中,慢慢落地。”白劲说。

      然后他就浮给晏封看。

      “只是我不能好好地掌握它,只能飞这么高。”

      晏封定定地看着他,而后戾气尽收,敛了眉,伸手把人揽进怀里,温声说道:“我教你。”

      白劲对系统说这剧本不对啊。

      系统说很对,就这样演下去。

      白劲怒摔剧本,大力挣扎想要脱离这个怀抱,他一脸正直地说:“晏封,别这样,我并不是白祁。”

      怀里忽然一空,晏封眸色转深,心底压抑多时的渴望急切地涌上来,似要淹没他,眼神阴沉沉地看着白劲,说:“如果……你是他,又当如何?”

      白劲显然没料想到晏封这么早就准备给他摊牌,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才问,“不如何,你说是就是?有证据?”

      晏封似乎笑了一下,不打算再瞒下去,反正这人现在也不怕他了。

      “紫漠会查人灵魂之法,恰好我也会,我二人都确定你是白祁的转世,不会出错。”

      “黑贸是食魂兽,它认得出自己主人的灵魂。”

      “况且,你有的妖力,正好跟白祁的力量相同。”

      说着说着,晏封逼近好几步,最后一字一句道:“这样的证据,够了吗?”

      距离太近,低着头的男人的气息悉数喷在白劲脸上,白劲下意识大气不敢出一口。

      离得近了,他才猛然注意到眼前的晏封长得有多要人命。

      白劲内心颤抖,干脆垂死挣扎,“我没有白祁的记忆。”

      晏封勾唇一笑,不知不觉压低嗓音道:“它就在你身边,你忘了?”

      作为一个声控,这下白劲捂着心脏,仿佛受到了致命一击!

      系统爸爸救命!

      系统说爸爸无能为力,你好自为之。

      “等等!我有话要说!”

      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白劲抵制住晏封的动作。

      晏封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冲动,示意白劲先说完。

      “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是白祁的转世?”

      “……你那时似乎很怕我,而我也怕吓到你。”

      白劲立即道:“现在我也怕你!”

      晏封却说:“都敢拒绝我了,还说你怕?”

      白劲:“……”

      晏封的唇和他的人一样冰冷,却意外的柔软,可怜的白劲压根不会接吻,磕磕绊绊,犹犹豫豫不敢前进。

      之前只会僵硬地承受,后来才渐渐回应起来,不过技巧生涩。

      没谈过恋爱的白劲双手毫无意识地紧紧攀在男人的肩上,待到双眸不经意睁开,发现这个事实,动作顿时一僵。

      并且,直到现在他才看见,晏封一直在看他!说明就他一个人闭眼了!

      头被箍住,想撤回的手也被晏封牢牢抓住,白劲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而且要命的是他明显感受到男人的体温在逐渐上升。

      特别是抓住他的那只手温度过于高了。

      不过晏封的自制力一向很强,他也知道这时候并不是好时机,于是强行压制住涌动翻腾起来的欲望。

      他渐渐松开怀抱,低眼,而白劲无暇顾及他,拧着眉许久才从那强势却还算温柔的亲吻中缓过气来。

      释放了感情的晏封好可怕啊系统爸爸!

      被迫看了几分钟吻戏的系统内心很冷漠。

      它说:“你接受得好快啊,我摸不清你们的感情进展。”

      白劲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作为一个声控,我真的抗拒不了。”

      绝望的白劲被晏封抱住,一鼓作气,冲上悬崖,不意外地看见玄羽眼巴巴地守在崖边。

      玄羽起身,还来不及开口叫晏封,就看见晏封怀里的人,霎时,脸色煞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