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白劲这个傻白甜轻信系统的邪,真把花送给了晏封。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被误会成是在对人告白了。

      系统虽然知道,但它不说,而是盲目地同白劲继续看起了电影。

      晏封既然要复仇,自然忙得很,他找到白劲,道:“我要出门。”

      白劲问:“要多久?”

      晏封深深地看他:“半月之久。”

      白劲面上露出忧愁:“去吧。”皮卡丘。

      晏封嘱咐道:“别乱跑,否则遇见危险,我护不了你,有需要跟黑贸说。”

      白劲一副乖乖的样子答应。

      晏封依旧不放心他,白劲立即举起双手发誓不乱跑,不出万忧殿范围。

      随后晏封才和紫漠出发了。

      偌大的殿里只剩下白劲一个人。

      白劲立马回了房,有点兴奋地对系统说:“我要浪!”

      系统说:“浪什么,你又忘了要找白重影了?”

      白劲的兴奋劲降下来:“去哪儿找啊。”

      系统说我不知道。

      “那我先浪着。”然后他就去了后山看风景。

      这里没手机没网络,作为一个阿宅,白劲表示只能这么浪。

      指着一簇白色野花,问系统这是啥,系统居然没理他,看来是生气了。

      白劲戳系统,试探地问:“生气啦?”系统还是没有回应,而白劲乐此不疲地继续戳。

      系统被他戳烦了,忍不住回了一句:“我不跟做工不积极的人说话。”

      白劲说:“没有啊,我很积极的,你看。”

      他把编织好的花环戴在黑贸圆圆的脑袋上,后者眼神亮晶晶的,看来很喜欢。

      系统冷漠地说:“哦,看不出来,你手这么巧。”

      白劲采了些花,想继续编个大一点的,说:“以前在幼儿园里,有编织游戏,我可是其中最快最好的一个。”

      系统沉默一阵,看白劲认认真真的模样,突然说:“你往前走一段。”

      白劲用心地编着他的花环,一时没听清楚,问:“什么?”

      然而系统又不说话了。

      唉,这善变的系统啊。白劲也不再出声,放下未编好的花环,扯了几把草,编了一个小蚂蚱。

      他敲系统:“系统,给你看个大宝贝。”

      系统:“……大宝贝什么鬼。”

      白劲把草蚂蚱拿出来,说:“看,我按照你的特征编的,送你啊。”

      系统:“……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本体是这个?到底是什么给你造成了这样的错觉。”

      “不是,我是指它的可爱。系统爸爸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然而系统马上丑拒了这个蚂蚱,并说它不爱白劲。

      白劲难掩失望地将没人要的小蚂蚱放在地上,继续编他的花环。

      他没看见,系统暗戳戳地收起了它人生中的第一个礼物。

      碧洗晴空,空气里夹杂着花的香气,白劲难得地享受着此时的宁静。

      巡视四周情况的黑贸陡然发出威胁的低吼。

      手一顿,他顺声音看过去。望见黑贸正对着一个满是灌木的地方露出警惕的吼叫。

      系统出声说那里没危险,白劲才抬步走过去。

      原来那里躺着一个白衣男子,衣襟上沾了血迹,似是昏迷。

      黑贸挡着白劲走近,不让他多做查看。白劲伸手摸摸它的下巴,以做安抚。

      咦,这脸好眼熟啊。

      系统说是啊,这不就是蛇族在大厅里挂着的那画像人嘛。

      白劲猛然回忆起,一下子激动不已。

      系统替他说:“这是你白爸爸。”

      白劲:“……”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得来全不费工夫。

      看白重影的样子只是昏迷,而万忧殿设了结界,不能把人扶回去,只好把人等着人醒来了。

      时至中午,等得心都慌了,白重影终于动了动身体,一旁的白劲还来不及去扶起他,就听前者毁形象地爆了句粗:“WTF!英明一世,居然被结界撞下来了!”

      白劲:“……”

      系统:“……”

      “不要告诉我,白重影是自创的这句粗口。”白劲深吸一口气,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系统貌似能应付这种情况,解释道:“按概率来说,两个宿主在同一个世界遇到的几率很小,但也不是没有过。”

      ……白劲反应一瞬,所以说这是老乡?老乡好啊!好交流。

      瞬间觉得白重影的面容亲切起来。

      白重影顿感觉后颈一阵热辣,他转头,看见一个陌生少年在对他笑。

      他头还晕着,虽见少年毫无恶意,但他依旧警惕性不减,那只蠢蠢欲动的黑猫正死死地盯着他。

      “阁下是何人?”端出高人的风范。

      白劲不知抽哪门子的风,当着一人一猫,还有一个系统的面,唱起了《国歌》。

      白重影受的惊吓显然不比白劲的小,他也不端着了,抖出话来:“你哪位???”

      白重影的系统对他说:“这是你儿子。”

      白重影:“……”

      毫无意外,接下来两人认了亲。

      在原世界里,二人都是大学生,一个被车撞死,一个睡觉遇地震而死,可谓是同病相怜。

      白重影问白劲:“你的主线任务是啥?”

      白劲叹气:“拯救整个蛇族不遭晏封全灭。”

      白重影哦了一声,说:“那咱俩的任务不冲突。”

      白劲一听,好奇地问他是什么。

      白重影一想起这个就气,道:“系统要我做红娘,让白祁与晏封毫无阻碍地在一起。”

      白劲:“……”

      在原世界里,人们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并不高,甚至会歧视。

      白劲不敢在人前随随便便表明自己的性向。

      再观白重影的态度,明显是对这个撮合一对基佬的任务强烈不满。

      他试探性地问:“你是直的?”

      白重影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老子是直男。”

      然后白劲就沉默了。

      白重影不疑有他,两人继续说正事,白劲叫白重影赶紧解开他体内的封印。

      白重影说你以为这是解绳子啊那么容易,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你,我需要准备准备。

      接着这一准备就准备了接近半个月。

      这次白重影谨慎避过结界的反弹,与白劲约在后山。

      晏封回来没见着人。

      男人坐于大殿上首,闭眼感受着周围袭来的冷清,平静的气息渐渐变得疏离、阴暗。

      为什么不听话?

      为什么要逃走?

      而紫漠只有抱手在一旁为白劲祈祷着。

      直到……

      “咦,你们回来啦!”

      少年欢快地迈着步子进来,手里提着两条鱼,黑贸紧紧跟在他身后。

      “正好我抓了鱼,晚上吃鱼好不好?”

      似是没有发现殿里压抑的氛围,白劲提着鱼往厨房方向走。

      晏封收起骇人的表情,哑着嗓子问:“鱼……是在哪里抓的?”

      白劲说:“后山啊,那里有条河,你的地盘你不知道?”

      人走后,紫漠才开口道:“你想多了吧,人好好的,没走。”

      晏封说:“你去后山看看。”

      紫漠一脸莫名其妙地去了。不久后,人回来,手里用草藤栓了两条鱼,块头比白劲的略大。

      “后山真的有条河。”

      随后他去找白劲煮鱼。

      晏封捏捏眉,不再怀疑,靠在座位上小憩起来。

      躲在后山某处的白重影抹了把冷汗,差一点,他就要被突击的紫漠给发现了!

      就这样,白劲时不时地往后山跑,白重影手把手教他如何运用和控制力量。

      一时之间,没人发现不对,黑贸也没有泄露他的行踪,因为白重影会给他催眠,忘记这段关于他的记忆。

      白劲问他,为啥都百来年了,你都不回蛇族。

      白重影气道:“那些思想顽固的老疙瘩害我任务迟久不成,我回去找罪受吗?”

      白劲说,那你为啥把原主留在那个破地方。

      白重影说,为了让原主顶着官二代的光环长大呀。

      白劲呸他,光环个屁!你也不看看原主被冷落成什么熊样了!

      白重影:“……”我错了。

      白劲又问他:“为什么我还没有恢复白祁的记忆,要知道,这可是你完成任务的重要条件。”

      白重影愣了一下,更气道:“当年我光顾着收集灵魂碎片,没顾得上那记忆。”

      白劲一脸冷漠地说:“哦豁,你这个错误犯得有点大。”

      白重影再一次认错。

      两人道别后,白劲回到万忧殿,只见殿中站了五六个外族人,晏封不在。

      感受到对面若有若无的魔气,白劲抿唇转身,打算离开,猝不及防地就被搂入了一个怀抱。

      白劲挣开桎梏,脸色很冷,那个魔族调笑道:“哪里来的小哥哥,告诉本座名字可好?”

      白劲推开他,继续走他的,那名魔族还想拉住他,被同伴叫住。

      “这可是在万忧殿里,赤海君,怕还是收敛点罢。”

      赤海依言收手。

      “这应该是殿里的仆人。”他猜想,以为自己可以朝晏封要人。殊不知,好死不死这一幕全被晏封撞见。

      赤海感到一阵被毒蛇盯上的危险一闪而过。

      商谈完事情后,在回程的路上,赤海无故死了,并且他的两只胳膊也没了。

      魔族人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赤海平时拈花惹草,恐怕是被寻了仇家。

      白劲知道这些魔族是晏封的帮手,他既然打消不了对方复仇的想法,只要在最后时刻救下那批无辜的蛇族人就好了。

      至少他是这样想的。

      白重影听了这个计划,表示他可以帮着白劲救人。

      白重影又说:“那些蛇族老顽固就是横在白祁与晏封之间的巨大障碍,只要铲除了他们,我的任务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就要看你的了,我的儿。”

      白劲呵呵一笑:“谢谢啊我的爹。”

      系统简直没眼看白劲,当初说好绝对不叫白重影爸爸的人呢?

      白劲说:“族长大人,你到时候可要出大力啊。”

      白重影说:“我今早上就出了一份力。”

      他救下了一个像无头苍蝇乱撞结界的小青蛇。

      白劲顺着这话问下去,随后,白重影带着他去了平时隐藏的山洞。

      待见了人,白劲讶然:“青颂?他怎么会来这里?”

      人还昏迷不醒,白劲看他那沧桑模样,心有点苦。

      “来找你的呗,这孩子硬闯结界,跟我之前一样,被反弹了,于是躺这了。”

      看这小模样,怕是一个人跑出来的。白劲突然想起刚来这世界时,青颂给他的那一巴掌。

      然后他就给了青颂一巴掌,力道很轻。没想到这一下,就把人给打醒了。

      白重影说他出去望个风,走了。

      “唔……”青颂睁开眼,白劲的脸印入眼帘,他有些懵逼。

      随后惊喜道:“白劲!你没事!”

      白劲翻了个白眼,说:“我还活着,你是不是很失望呀?”

      然后他就被青颂扇了一巴掌。

      白劲:“……”麻辣鸡。

      看白劲咬牙捂脸,想还手的样子,青颂立即双手交叉护脸。

      中气十足道:“我头还疼着呢!”

      白劲:“……”好,你疼你有理,我疼我活该。

      系统我脸好痛,这小子下手一点都不知轻重。

      系统冷漠脸说,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