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另一只手掌粗糙又冰冷,而同为冷血动物,白劲的手却是温热的。

      温度对比,鸡皮疙瘩冒起,他大着胆子,一把甩开晏封的手,语气不善:“晏封,你把话说清楚。”

      晏封冷眼不看他:“说什么。”

      白劲转个方向,直视他,道:“什么叫用全族人的命来还,你想做什么?”

      此刻,态度强硬的白劲,完全不似最初面对晏封时,那战战兢兢的模样。

      晏封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年,仔仔细细地,随后目光渐渐变得疏离淡漠。

      当初,为了自己,白祁愿与整个蛇族对抗。

      如今,名为白劲的你,却要护着蛇族?

      “蛇族害我父母,害白祁与我生死离别。”

      每吐出一个字,晏封眼神就更阴森一分,白劲被这眼神逼得心慌不已。

      “你认为。”停顿,俯身,威压释放。

      白劲瞬间浑身僵硬如死狗。

      “我,会放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完,晏封站直身,看着少年瞪大双眼,抖着嘴唇,脸色煞白。

      各自沉默。

      晏封抬腿要走,身后传来少年闷闷的声音。

      “我也是蛇族。”

      晏封怎会不懂他的意思,“我暂时不会杀你。”脚步未停,嗓音冷漠。

      “他哪里舍得杀你。”看戏的紫漠截断晏封的话。

      而白劲后退一步。

      他想逃跑。

      紫漠眼皮一跳,冷冷道:“说你蠢,你还真的蠢给人看,蛇族待你这般差,你还对它心心念念不成?那被放走的蛇族人看你眼带惊奇,想必是认出你了。不久之后,整个蛇族都会知晓你与我们在一起。你现在回去,这不辨是非的蛇族高层会善待你?放过你吗?”

      他的语速极快,白劲听了个仔细,脚步倏地一停。

      紫漠立刻补充一句:“一般人可不会蠢得自寻死路。”

      白劲:“……”说来说去,就是说他蠢。

      可这蠢,是任务需要。

      “激怒晏封的支线任务成功。”系统提示响起。

      白劲松口气,往前走了几步,紫漠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又要嘴欠地说两句。

      而他打个呵欠,抢先说道:“逃什么?只是困了,回去睡觉。”

      紫漠:“……”

      在经过晏封时,承受着威压,白劲侧头看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说:“我知道你恨,恨当年害了你的那些人,可冤有头债有主,并未参与其中的蛇族人是无辜的。”

      被白劲的愚蠢行为气了一把的晏封脸色阴沉得不行,唇线紧抿,整个人都散发出阴暗的气息。

      “你太天真。”

      白劲心想这不还是在说我蠢吗,即使委婉了点。

      “你最好待在万忧殿,哪里也不要去。”

      白劲说:“凭什么!”

      晏封给他一个眼神,声音低沉又威严:“你可以试试。”

      白劲没有被他的声线迷惑,呵呵一笑,顿觉好气。

      晏封见他笑得古怪,心中一凛,道:“不要妄想伤害自己,即便自杀,我也可以让黑贸锁住你的灵魂。”

      白劲笑着摇头,心说自己就是随便一笑,自杀这样深奥的问题真没想过。

      之后,过了三天。

      期间,白劲没再主动跟晏封说过一句话,晏封话也不多,平时蹦不出几个字来。

      因此,二人交流甚少。

      紫漠倒是能多多少少说几句,但之前的不愉快横在三人之间,白劲也不搭他的话了。

      即便是嘲讽的话。

      白劲表面上贯彻着沉默是金,却时时刻刻跟系统说七说八,一点也不无聊。

      第四天上午,白劲跟系统正开开心心地看电影,黑贸进来了,蹭蹭白劲的小腿,撒娇。

      “怎么了?”

      黑贸示意白劲跟它来。

      看它那神神秘秘的模样,好奇心被勾起,白劲叫系统按暂停键,跟上了黑贸。

      万忧殿地势高,范围广,两侧卧着山川。

      黑贸把白劲带到殿的后山而,白劲一路走来,有点累了,黑贸示意他再走一段,他死活不动。

      两条腿哪里比得上四条腿啊,黑贸虽然腿短,体型圆润,速度依旧快得他追不上。

      搞什么名堂。

      黑贸见人不动,环视四周,没有危险。然后它就自己往前跑,眨眼间不见踪影。

      白劲:“……”所以之前这小东西还是慢慢走的吗!

      后山空气清新,鸟语花香。

      白劲抬头看蓝天白云,说自己好几天才出来透一口气。

      系统说:“你忘记晏封不许你出万忧殿了?”

      白劲说:“忙于修炼呢,哪管得上我这条咸鱼。”

      系统开玩笑说:“你这话说得好幽怨啊,像个怨妇。”

      白劲:“……”

      白劲正要反击,黑贸叼着一枝花出现。

      那花鲜艳如血,拳头大小。黑贸把花塞进白劲手里,做个嗅的动作。

      白劲会意,嗅了一下。

      “咦!”

      系统好奇地问怎么了。

      “这花好香啊,闻一闻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哦,那大概是某种药草。”系统下结论。

      白劲点点头,问黑贸:“哪里找的?”

      黑贸可爱地歪头,主人好像很开心呢。

      看来它做得很对!

      捧着一大把花回了万忧殿,刚进门就碰见面色不好的晏封。

      白劲:“……”哦豁。

      下意识地将花藏在身后。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晏封审视着他,静静地说。

      白劲抿着唇不说话。

      晏封瞧人一副哑巴模样,心下不禁烦躁,语气下降几个温度,道:“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动你?”

      白劲心说来,打我啊。

      两人对峙着,晏封又问:“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可以答,于是白劲硬邦邦地蹦出两个字,“后山。”

      这是几天以来,白劲对晏封说的第一句话。

      “去那里做什么?”晏封的目光瞟向白劲身后。

      “透气。”

      黑贸在一旁望着,察觉气氛并不和谐,它喵了两声。

      当然,没人理它。

      虽说人愿意跟自己说话了,但这惜字如金的态度,依旧让晏封心闷不已。

      他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白劲盯着脚尖:“没有。”

      晏封顿时被他气笑了。

      擅自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将自己陷入不可知的危险之中,还道自己不知错。

      白劲听晏封的冷笑声就知道大事不妙,别真以后将他关起来,那他还怎么找白重影。

      气氛压抑到一个极点,晏封迈开腿,一步步朝他逼近,白劲腿脚不由得发软,此次晏封释放的威压比上次强多了,他连脚都抬不动!

      黑贸急得喵喵叫,一直在推白劲的腿。

      可白劲这次猜不出黑贸的意图来,他只能梗着脖子,准备承受晏封的怒火。

      没想到系统看不过去,对他说了一句。

      白劲闻言,面色古怪,不自觉握紧手中的花。

      晏封一走近他,白劲就摒着一口气,把花递了出去,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晏封:“……”

      黑贸:“喵喵喵!”QAQ主人你终于懂了我的意思!

      晏封目光沉沉,没有任何动作。

      白劲说系统你坑我。

      系统说:“你不觉得你这个动作像是用花挡在你身前,防止被打吗?”

      白劲说好像是有一点。

      系统又说你不要沉默了,跟他说话。

      于是白劲将胳膊伸长,把花递到晏封跟前,语气别扭,像个娇羞的小姑娘:“送你。”

      然后他被自己的语气雷了一把。

      明明有那么多种说话方式,什么“给你”、“拿着”、“接着”、“拿去”都比这个好啊!

      这一定不是我。

      系统说好巧哦这就是你。

      第一次给大男人送花,白劲莫名感到一丝羞耻,却又作死地觉得新奇。

      大兄弟你接不接啊,不接我可就收回来了。

      晏封只是愣住了,他没想到白劲到后山是去采了血焓花回来。

      “送我?”

      白劲点头,快拿着啊我手要酸了。

      心慢慢沉静,他渐渐收敛威压,看样子有些无奈。

      “你可知晓此花的含义?”

      ……什么?难不成这花还有花语吗?白劲赶紧问系统。

      系统说有啊,等我查一查。

      晏封还等着他的回答,白劲说系统你快点查。

      见少年没有立即回话,晏封又冷了眼眸。

      白劲面上极力绷着,系统说查到了。

      “看来你是不知……”

      “不,我知道。”他稳住声音。

      “它名为血焓花,花期在秋季。此花代表不离不弃,又指夫妻之间的生死相随。若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也要随其而去。”

      白劲内心一脸卧槽,这不就是陪葬吗!

      眸色回暖,晏封说:“现在可还要送我?”

      白劲想回答个不想。

      “我想了想,你有白祁,或许你更想要他送的,我给的,你应该不会收。”

      花还未收回,晏封伸手拿了,说:“收,怎会不收。”

      虽然你没有记忆,与白祁相差甚远。

      但你依旧有我爱的那个灵魂。

      白祁没有给过的,你给了。

      收了花,晏封的表情温和许多,少年不再赌气,愿意跟他说话,很不错。

      白劲抱着黑贸回房,打算继续看他的电影,期间遇见紫漠,嘚瑟一笑,没有挨罚,一身轻松。

      紫漠摸不准这小白蛇抽什么风,只是白劲身上残留的香气令他精神一抖。

      晏封捧着花,被紫漠瞧见,熟悉的香味,他刚闻过。

      “白劲送的?”

      “嗯。”

      紫漠自然知道这花的含义,“平白无故送你花,为什么?”

      晏封敛眉:“不知。”

      紫漠回想白劲的表现,不像是恢复记忆的样子。

      “他明白血焓花的含义?”

      晏封点头。

      不知想到了什么,紫漠对着晏封感叹:“我有点嫉妒。”

      晏封:“……”

      “他都不记得你了,居然还能这么快对你产生感情。”

      “你羡慕不来。”

      紫漠气哄哄地走开。

      晏封凝视手中娇艳的血焓花,闭眼,唇角微扬。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