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徒弟想上天

      一月后的比试大会如期举行,按照惯例,各峰都会派出六名新弟子参与比试。而最后优胜者的前三名,会免费获得一次进入藏书阁挑选一本中级剑法的机会。其次,其所在峰也会得到额外多的物资分配,其导师在其他同僚面前也十分有脸面,因为这无疑是一种荣耀。

      难怪他那师尊如此看重他,竟愿意尽心尽力培养他,要他拿下这个桂冠,真是厚重的期望。

      站在三十名弟子之中,楚念瘦小的身躯格外惹眼,时不时引来周围人的关注。

      萧肃收了视线,摇头,不知道他这尚师弟如何想的,竟把楚念派上来参加比试。

      他看看旁边的空位,“清竹峰峰主为何还未到?”

      “回掌门,尚峰主有事下山,已有几日了。”

      舒俏对楚念道:“师弟,没想到师尊派了你来参加比试啊!”

      楚念只是点头,并不搭话,舒俏拍拍他的肩,道:“不过师弟的进步大家都看在眼里,看来师尊还是挺看重你的。”

      楚念不为所动,头一偏,视线望过去那把空位。舒俏显然也看见了,“唉,不知师尊去了何处,几日未回,今日好像也没回呢,别的峰都有师尊来鼓励助威,就我们清竹峰没有。”

      楚念这时开口道:“师尊一向如此。”冷心冷情。

      比试很快就开始了,楚念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闯进了前十名,众人很是意外。再看其修为已有练气五层,算是新弟子中的翘楚了。然而这般逆天的天赋,为何先前一直没有听说过?

      “此子是清竹峰弟子。”

      提到清竹峰,一些弟子想起来了,这楚念不就是一直备受尚峰主冷落的那个吗?

      第二天,楚念进入前五名的时候,白劲回来了,他先是回了清竹峰把东西放好,随后火速赶去比试大会。

      萧肃见他来,眉眼挂上温和的笑。

      “掌门师兄。”

      “师弟这几日是去了何处?”

      白劲坐在位置上,眼睛盯着台上的小孩儿,“下山去取了点东西。”

      萧肃道:“师弟且看,那楚念已经入了前五。”

      白劲嗯了一声,无过多话语,萧肃看他师弟这副冷冰冰的模样,收回话头,专心看起比试来。

      楚念在台上正专心地对付着这个难缠的对手,对方也是练气五层,不过显然根基不如他扎实,但是对方年纪要比他大一些,力气也大一点,所以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

      招式翻转间,余光不经意瞥见高台的位置,他动作不觉慢一步,一下被对方钻了空子,胸前挨了一掌。所幸之前他缠住了对方的攻势,这一掌的力道并不大,但对方也因此脱离出他的控制。

      这一幕恰好被白劲捕捉到,眉一皱,对着台上,道:“楚念,集中精力!”

      楚念听见声音,眸光闪了闪,抿起唇重新架起招式。

      萧肃不禁看了看他的师弟,再看看台上的弟子,表情若有所思。

      第二天的比试结束,楚念顺利闯进了前三名。

      其中有两名都是清竹峰的弟子,分别是楚念和舒俏。萧肃笑着对白劲祝贺,道:“师弟此届所带的弟子真是不错,恭喜。”

      白劲毫不谦虚,点头道:“清竹峰的弟子,自然不错。”

      掌门和其他峰主:“……”

      舒俏小女儿心性,赢了比试,小脸上满是欢喜,看见自家师尊的身影,开心地奔过去,叫道:“师尊师尊!”随后发现动作似乎不妥,立即放缓脚步,乖乖地站在白劲跟前。

      “做得不错。”出乎意料的,舒俏的脑袋被师尊揉了揉,她一愣,继而又抛之脑后,笑着。

      楚念慢吞吞走到白劲跟前,唤了一声:“师尊。”

      白劲点头应了,并没有过多动作。楚念想到方才白劲对舒俏的抚慰,莫名其妙地心里浮起一丝淡淡的委屈,但他不表现在脸上,只是抿唇。

      白劲看小孩儿赢了比试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牙疼,心说楚念呐,你就不能笑一笑?

      他说:“累了罢,回峰休息去。”

      舒俏欢喜地应下,要去拉楚念的手,白劲道:“舒俏你先走,为师找楚念有点事。”

      舒俏犹犹豫豫地走了,白劲示意楚念跟上。到了竹峰,楚念在屋内站着,等候他师尊吩咐,而白劲转身就去了内屋把东西拿了出来。

      楚念以为白劲对他的表现不满意,找他来训话,又或者是其他什么。

      只是当师尊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时,楚念就愣了。

      “打开看看罢。”

      白劲看着小孩儿抖着手打开了装着剑的盒子,内心一阵感叹。这可是他一个多月前去求华月派的铸剑峰峰主专门为楚念打造的剑,想着小孩儿没有合适的剑,正好趁他赢了比试好送出去。

      唉,送个东西都要找这么多借口,累。

      见小孩儿捧着剑,低着头不说话,白劲开口,道:“你既赢了比试,虽不是第一名,但为师也很满意了。这把剑是你应得的,三日后进藏书阁挑选剑法,正好可以配得上。”

      “此剑尚未命名,你既是它以后的主人,便可给剑取个名。”

      “还有,这把剑你暂且收着,目前你还使用不了,待你长大些再用罢。”

      白劲一啰嗦起来就忘天忘地,说了一堆回过神来,顿觉不对。这小孩儿收了东西就算不千恩万谢,照着平常也会口头上感谢两句的吧?虽然白劲也不指望得到他的感谢,但是也不会这么久一句话都不说啊?

      他看过去,立即一怔,这剑盒子上哪儿来的水渍?再留意一看,可不得了了。

      原来是小孩儿的眼泪……正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砸,砸在漆黑古朴的剑盒上,溅开一片。

      “……”

      他跟楚念相处几个月,从未见到后者笑过,除了面无表情还是面无表情,小大人似的严肃。

      甚至弟子们私下说清竹峰有两个冰山,一个大冰山,一个小冰山,大的自然是白劲。

      楚念无声地掉着眼泪,忽而只觉满心的委屈,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委屈什么,就是想哭,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眼眶。

      几个月来,他的师尊突然对他变得关注了,也不随时随地发难于他,还给他功法,教他修炼,传授他技艺。

      还给过他伤药,让他搬出了柴房……总之,在众人看来对他是很好很好的,他起初也不为所动,认为这都是有目的的关注,就因为他天赋高,可以为清竹峰,为师尊带来好处。

      他也渐渐地发现,每次师尊看到他的脸时,眼里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厌恶,虽然嘴上嫌弃着他的修炼速度慢,但是再也没有无故罚过他。

      只是,他心里横着的那点坎还一直迈不过,师尊以前的确不好,打他,骂他,不想见他,无疑给他留下了些心理阴影。

      他恨过,恨以前对他百般刁难的师尊,可是现在……他捧着师尊赠的剑,委屈得掉了眼泪。

      明明之前那般厌恶我,那般见不得我,如今对我这般好究竟是什么意思……

      师尊你可以对其他弟子做那般亲昵的动作,为何偏偏对我没有话说?

      “弟子不懂……”

      楚念红着眼盯着白劲,重复:“弟子不懂。”

      白劲心底一颤,忍住要伸手给小孩儿擦眼泪的冲动,捏住手:“有何疑惑?”

      楚念眼更红,抽泣出声,“师尊之前明明那般厌恶弟子,如今……如今却对弟子这般好……”

      他捧紧盒子,“知晓弟子无剑可用,便赠剑于弟子……”

      “师尊第一次唤弟子前来,问弟子知不知晓师尊为何不喜欢弟子,弟子没有答对……”

      小孩儿注视着,眼泪不知不觉爬满整张脸,他抽噎道:“弟子斗胆,请师尊告知原因……”

      小孩儿平时严肃得要命,如今哭得可怜,这剧烈的反差令白劲一下子心软得一塌糊涂,终于忍不住拿袖子给楚念擦去眼泪。

      “你想知道?”

      楚念道:“是。”

      白劲负手一笑,犹如春暖花开般地映入楚念眼里,“以前,是为师不对,由个人恩怨迁怒于你,掌门师兄已经劝诫过为师,幸而为师顿悟,所以才会对你有所改观。”

      “……”楚念吸了吸鼻子,“敢问、敢问师尊。”

      “嗯?”

      “是弟、弟子做了什么,因此勾起了师尊不好的回忆,是吗?”

      “……起来再说,腿该麻了。”白劲伸手,要去扶人,楚念由着他扶起,小脸上满是泪痕,素日里如平静水面的眼里充满莫名的委屈。

      眉头一皱,白劲不知道小孩儿在委屈啥,不过真的挺令人心疼的哈。

      楚念还在红着眼等着他的话,白劲道:“为师确有一些令人不快的回忆,不过那已经过去了。”

      “如今你是为师的弟子,为师不祈求你忘记为师以往所做的荒唐事,只希望你记得……为师现在是真的想对你好。”

      “……”闻言,不禁瞪大双眼,楚念抽噎得更厉害了,显然白劲这番话对他的冲击力很大。

      “弟子何德何能……”

      白劲又伸手擦去小孩儿脸上的眼泪,道:“凭你是清竹峰的弟子,凭你……是为师的弟子。”

      终究是十二岁的小孩子,敏感,容易记恨也容易感动。白劲这几个月来做的楚念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有一瞬间他都觉得师尊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然而师尊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师尊,会用话语堵他,会嫌弃他的修炼进度。

      “师尊。”

      小孩儿叫着他,白劲垂眼看过去,“还有疑问?”

      楚念摇头,顶着兔子眼倏地跪下去,“谢师尊赐剑。”

      白劲摆摆手,“行了,回房歇着罢。”

      抱着剑盒,楚念回了隔壁房,把门关上,坐在凳子上,瞪着剑。此时此刻,他的心情与进清竹峰之前的是两个不同的境地。

      前一刻,他还对前方的路茫茫然不知方向,只求得过且过。现在,仿佛连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可爱了起来,呼吸不再那么紧张。

      推开窗,望着碧蓝的天空,手背捂住双眼,真干净啊……好像灵魂都被洗涤了一般,慢慢变得澄清透明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