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教主是个天然黑


      岳池贤先一步被蛇拖走,所以洛世初有了片刻的反应时间,他本想还手,但感觉到白色巨蛇缠他的力道并不大,眼神也温顺,不过气势汹汹了点,立刻反应过来,在被拖走消失的前一刻,视线在人群中找青年的身影。

      不过很遗憾,由于蛇拖行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没有看见。

      一切来得太突然,不论是魔教还是正道的人全都一脸惊魂未定,除了白劲。

      “啊!这怪蛇从何处来的!是不是你们魔教搞的鬼!!”

      “你他娘的眼睛被戳瞎了吗!被蛇抓走的可不只是你们的盟主!!”

      “岳盟主啊!!”

      “教主啊!!”

      双方一片鬼哭狼嚎,领导的人都被蛇抓走了,他们倒是没心情再打下去,嚎了一会儿就立马分开去找人。

      岳池贤在一片树林中醒来,全身上下都被巨蛇勒得疼痛不已,艰难地撑起身,视线一转,右前方的洛世初正环手抱胸冷冷地看着他,满眼的杀意。

      他下意识想去拔剑,发现剑断成两截,正躺尸在他手边。

      “洛教主,为何不直接杀了岳某?”知道自己临近死亡,岳池贤反而心平气和下来。

      “你以为我不想?”

      洛世初杀意不减,脚步却一动未动,他把目光放远,一眨不眨。

      这眼神太熟悉了,岳池贤不禁想起自己昔日也曾拿过这样的眼神看过百谷宣。

      于是他顺着洛世初的视线望去,只看见远方有影子在移动,两大一小,大的影子高出七八米,小的貌似是个人影。

      渐渐地,影子走近了,岳池贤呼吸猛地一紧,瞪大了眼睛。

      “想不到啊,洛教主身边竟有这等神人。”

      洛世初呵了一声,把目光放回岳池贤身上,道:“所以本座才说,要想灭了魔教,你得做好死的准备。”

      岳池贤嘴角挂起一抹苦笑,道:“岳某不知,既然洛教主有这个本事,为何还要费这一番周折,将岳某抓到此地?”

      “本座……也不知。”

      这时,白劲已经带着黑白二蛇走至两人跟前,他微微一笑,对着岳池贤道:“见过岳盟主。”

      岳池贤道:“阁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岳某绝不反抗。”

      白劲道:“盟主何出此言?”

      岳池贤道:“技不如人便是输,阁下既有这通天的本领,岳某也认了。”

      白劲摇摇头,道:“盟主怕是想岔了,谢某此举不过是躲开他人,好与盟主谈一笔交易。”

      “交易?”岳池贤蹙眉,道:“岳某从不和魔教人做交易。”

      白劲一手摸一个,黑白二蛇得令退去,消失在树林深处。

      沉默的空气里再次响起他的声音,“不和魔教人做交易?岳盟主难不成忘了与百谷宣的事?”

      提到百谷宣,岳池贤神色陡然变得难看,他左腿一屈一伸,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眼睛看着白劲,目光凌厉,半晌道:“阁下是什么意思?”

      洛世初把身边人搂住,替白劲答道:“百谷宣原为本教大长老,苍明山一战,对于正道而言,他功不可没,你说是不是啊岳盟主!?”

      岳池贤却是盯着相互依偎的二人,目光难以言喻,“你们?”

      洛世初勾唇,“本座为魔教教主,世俗这些东西都可以不在乎,你也不必奇怪。 ”

      他不知道岳池贤与百谷宣的纠缠,可白劲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岳池贤有点受刺激了。

      白了脸色,岳池贤缓缓地闭上眼又慢慢睁开,“是何交易?”

      白劲挑眉,道:“谢某的本职为医者,观岳盟主眼底发红,真气似有不稳,可是练功有些走火入魔了?”

      “是又如何?”

      白劲道:“依岳盟主的能力,不可能找不到医治的方法,但是你却不愿意找人来治,这可就耐人寻味了。”

      岳池贤道:“有话直说便是,岳某比较喜欢爽快人。”

      “那谢某便直言了。”

      ……

      送走岳池贤,洛世初一脸闷闷不乐,白劲大着胆子伸手去挠教主绷紧的下巴,笑道:“怎么了?”

      捉住那只指骨分明的手,道:“你不必为我做这些。”

      “不,你说错了。”

      “……”

      “是我们。”

      洛世初拉住他,低头,额头相抵,“何意?”

      白劲一笑,“秘密。”

      夕阳落地,余晖包裹着前方的青年,洛世初慢一步走在后头,眼神逐渐幽暗。

      青年身上有太多谜团,他一样都解不开,不仅仅是那双残了的腿,还有青年那奇异操纵蛇的能力……

      这样神秘而无解的人,怎么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洛教主,你属蜗牛的?”前方响起青年的声音。

      闻言,洛世初快步跟上去,并肩而行,继而又觉不够似的勾住青年的手掌,十指相扣。

      “……你还是一样的喜欢这个动作啊。”白劲感叹道,想起爱人在床上也是喜欢一个同样的姿势,眉抽了抽。

      洛世初不懂他的感叹,这个动作不过他由心而已,他向青年确定:“谢辰,你说过的,会一直留在我身边,你可记得?”

      白劲啊了一声,嘴欠道:“我说过吗?”下一秒,手被捏疼了,他忙道:“别气别气,我就是说笑来着,我记得记得!记得可清楚了!洛世初你放手!手指要废了!”

      洛世初松点力道,没放开手,道:“上次赶我走也是说笑,你到底还要说几次?”

      “我错了,以后都不说笑不说笑了!”白劲认怂。

      教主的脸色好看了些,牵住人继续走,白劲想抽手又不敢抽,怕又不知道碰到洛世初哪根筋,把人惹炸了遭殃,只能默默无语地由着大人拉小孩似的跟着教主走。

      白劲给岳池贤的好处就是完全根治他的病,令他以后练功都不会走火入魔,毕竟正道不能失去这个好盟主,即使之前他由于个人感情听了百谷宣的话。

      而岳池贤要给的就是不再追杀魔教,二者和平相处。

      期间二人还说了好一阵子,岳池贤不相信百谷宣一直在利用他,也不相信其实是百谷宣的人一直在为魔教抹黑,白劲只是说信不信由他,他只是为岳池贤心中埋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至于真相,时间会给予证明。

      毕竟在洛世初的领导下,魔教人不可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时间会让世人发现以后的不同。

      岳池贤真气属性极阳,又走火入魔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想办法暂时压制了下来,但不用多久就会复发,到时情况就十分危险了。而洛世初所练的功法属阴,一个极阳一个极阴,很适合相互克制,白劲就劝了洛世初配合他替岳池贤治疗。

      这是他帮助洛世初一起做的第二件事,目前进度三分之二。

      系统还表扬了白劲的机智,细心观察好情况,还想出了对应方案,很好很好。

      白劲说:“少来,这个坑我是填平了,鬼知道你会不会挖下一个坑给我。”

      系统说:“不挖了,毕竟我不学挖掘机。”

      白劲嘿了一声,说:“那接下来我是不是就可以休息一阵了?”

      系统说:“你这一阵怕是有几十年长吧。”

      白劲说:“系统爸爸你真懂我。”

      系统说:“看你了,只不过别忘了在死之前做完最后一件事。”

      白劲立即笑得看不见眼:“系统爸爸我爱你!!”

      系统冷漠脸:“不,我不爱你,我对智障没有兴趣。”

      “……”

      如同得了大赦天下的命令一般,白劲暂时不用再考虑帮助洛世初做大事来完成任务。

      他老老实实地待在教主身边,这一待就是五十多年过去,一直到教主八十岁,他七十七岁。

      几十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岳池贤退任,有新的盟主顶上,而魔教却没有新的教主上任。因为在洛世初三十五岁时,魔教就已经不存在了,同时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势力,名为千机楼。他们是一所情报机构,只卖情报,不参与江湖中的纷争,属于中立派。

      昔日的魔教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人忘却。

      隐蔽的山林中,一间乡家小院里,鸟语蝶飞,蜜蜂围着院外的鲜花转了又转。

      一把长凳上,两个一红一蓝的身影相互靠着,静静地望着院外纷飞的花虫。

      教主还是那么喜爱红色,即使现在满脸皱纹,头发花白,胡子也是一大把,同样为老爷爷的白劲想到此不禁笑出声。

      洛世初听见声音,问他:“你笑什么?”

      白劲说:“我在想我们年轻时的样子,不过人毕竟是老了,记不太清了。”

      “所以呢,你笑什么?”教主的注意力并没有被白劲转移开,谁叫他刚刚笑的时候是盯着教主的,教主一定以为是在笑他。

      唉,白劲叹口气,这时洛世初又问了:“你叹什么气?”

      白劲:“……说真的,你好啰嗦啊我的教主。”

      洛世初说:“老年人不都是这样?你嫌弃我?”

      白劲哪里敢呐,“想多了你,我嫌弃你我还跟你过了一辈子?”

      教主哼了一声,算是放过了他。白劲起身回屋,带出来一个东西,拿布包裹得严严实实,问:“教主大人,腿脚还利索吗?替我跑个腿如何?”

      洛世初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正要拆,白劲阻止道:“这东西你不要拆啦,下山去,把它交到县官手里。”

      洛世初听了白劲的话,停下动作,盯着他:“县官?你又背着我偷偷做了什么?”

      “不,你说错了。”

      “……”

      “是我们。”

      捧着包裹,洛世初觉得这话似曾相识,他想回忆,奈何逃不过时间的压榨,回忆不起。

      “从这里下山再回来,至少要三天的时间。”洛世初有些不乐意,两个人都这高龄了,所剩时日无多,因此他很珍惜与爱人度过的每一刻,每一天。

      白劲笑:“所以你要快去快回。”

      红色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白劲倚在门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说好要一直留在你的身边,我也算做到了吧……剩下的日子,我没有余力再陪你走下去了。

      我的教主,你可要原谅我先离开一步。

      或许,在下个世界我们还能再相见。

      ……

      三日半过去,洛世初回山,他还有些发愣,他没有想到爱人给他的竟然是失窃多年的玉玺!那些衙役拿了东西拆开,当即就要来抓他,幸而他及时施展轻功,脱了身。

      望望还有一小段距离的院门,洛世初想着他必须要啰嗦一回,好好问问这事。

      只是当他推开院门,空荡荡的院子并没有那抹蓝色身影,他皱了皱眉,心说这人一大把年纪又上哪儿去了?

      天空猛然一声炸响,方才还晴朗的天气瞬间变脸,洛世初猝不及防淋了点雨。

      他抬头看看哭泣的天空,阴阴沉沉的,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心跳骤然一停,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他缓慢转身,眼睛盯着那扇关闭的门。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推开它,潜意识里认为,一旦推开了,等待着他的……是地狱。

      直到后来,上山迷路的过路人偶然发现了这座荒废多年的院子,天又下雨,于是进院避雨。

      然后他们就被吓惨了,庭院阶梯上,一副身着红衣的骷髅坐着,身躯靠着柱子,两个黑漆漆的瞳孔望着远方,似是在休息,又好像是在等什么人回来。

      路人对着骷髅拜了几拜,推开门进屋,然后又是几声惨叫。原来在这屋内的桌前,也坐着一副穿着蓝衣的骷髅。

      看骨架大小,都为男子。

      晦气到不行,路人宁愿淋着雨也要离开这个让人不禁产生一丝悲伤的诡异地方。

      一红一蓝,一个在台阶上,一个在屋内,朝着同样的方向,都似乎在等待着谁。又或许,他们所等待的,仅仅是对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