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教主是个天然黑

      白劲顿时松口气,把人拉着坐下,要继续检查眼睛,而洛世初一下抓住他的手,说:“之前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力道有些重,显然对这个问题十分在意,白劲逃脱不掉,叹口气。

      洛世初抓着青年的手,只见青年轻叹一声,凑了过来,一只手由他抓着,另一只手攀上他的肩,再轻轻按住他的头……

      “我的意思,你不懂吗?”

      结果青年只是附在他耳边说了这么一句,洛世初偏头,唇正好擦过青年的侧脸,他笑:“是你自己凑过来的。”

      既然来了,就别想再离开本座。

      白劲愣了愣,再看看教主的脸,眉眼温润。

      嗯,是我自己愿意跳进你的陷阱,想陪在你身边。

      气氛难得地变得温馨,洛世初倒是微微不自在了起来,尤其是青年在帮他检查眼睛的时候,那专注的眉眼,让他有股想扑上去的冲动。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容易对他动了情?

      自知晓人事以来,他从未碰过任何人,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没有。

      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人?……

      “好了。”

      思绪被青年的声音打断,洛世初伸出手,捏了捏青年的耳垂,然后就看见青年红了耳根。

      这可真稀奇。

      平时处变不惊的青年,从来都是淡淡的表情,这般表露害羞的神情还是第一次见。

      他忍不住又捏了捏,这次青年瞪了他一眼,那眸子里盛的风情令他不再压抑心口涌上来的情感,把人抱住。

      “我是魔教教主,正道都在追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现在,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阻拦你。”

      白劲安抚地拍拍他的背,给人点安全感,说:“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治好腿?我为什么要来找你?而我为什么要救你们?因为我……不惧。”

      即使你现在是魔教教主,即使你被外界追杀,即使我……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

      但只要你还在,我就可以找到你,我就无所畏惧。

      白劲到底是留下了,以医者的身份。只不过除了洛世初,其他人都不认识他,多多少少抱有怀疑和敌意。

      但是白劲作为教主的救命恩人,他们又不得不收起那些敌意,暗中留意着。

      季寒书受伤不轻又略微中了毒,白劲这个新人于是就有了表现机会,把脉、扎针、写药方从容有序,分支的人看他有模有样的样子,才勉强信了这人是个大夫的设定。

      但白劲身上的疑点颇多,纵然洛世初信他,他的活动范围也很小,不可随意走动。

      反正他本来就比较宅,也无所谓。

      白劲安心地在替季寒书治病,洛世初则是派了人留意外界的消息,他自己却闭关去了。

      现在,魔教人一出门就人人喊打,他这个做教主的怎能消极?不过出关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先查出当时到底是谁把正道的人顺利地带上了山……

      苍明山地势险要,总坛又处于山顶,四周无路,尽是陡峭的悬崖峭壁。

      只能通过对面的山崖才可隐约看见总坛的位置,两山之间横出一道宽有四十米左右的深渊,凭轻功是飞不过去的。

      所以,要想回总教,必须得在对面的山崖表明自己的身份,得到守护入口的教徒的许可,他们便会放下一段桥梁,建起两崖之间的连接。

      现如今那些教徒都死了,这背叛之人的身份还是一个谜。

      不过……魔教众人也许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捅刀子,正道的那些有身份之人不可能也不知道是谁。

      总之,逃不过的。

      季寒书的伤在一天天恢复,毒也被完全清除,整个人的精神都好得很,摸上许久未碰的武器,刚练了两招,一个声音就入了耳。

      “季护法你这腿可是好了?谢某怎地不知?”

      季寒书一看来人,立即心虚地收起剑,朝白劲抱了抱拳,“这些天多亏了谢大夫的照顾,季某这伤才好得如此之快。”

      白劲不懂这些习武之人的礼数,只是颔首,道:“不必转移话题,谢某问的是季护法的腿,可记得谢某说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季护法这腿不可做大幅度的运动,脚筋不易接,方才季护法这舞剑又是跳又是飞的,可曾把谢某的话放在心上?”

      季寒书被他一大段话说得面目羞愧,又抱拳道:“谢大夫的话季某怎敢不听,不过季某已有一月未曾练武,今日练一练,好去去手生,恢复手感。”

      走到石桌前坐下,白劲才道:“谁都想尽早痊愈,但毕竟是急不来的,季护法不妨告诉谢某,你在急什么?”

      季寒书登时一副被看破了心事的表情,为难道:“此乃教中叛逆之事,谢大夫还是…不必过问罢。”

      一月的相处也不过如此,白劲依旧没有取得其他人的信任,他敛眉,道:“那季护法便好好练剑吧,谢某还有事,先走一步。”

      季寒书本就面皮薄,藏不住事,一听白劲那话就知道人是生气了,不然也不可能叫他继续练剑,白劲不仅仅治过他一个人,分支中的其他人受伤了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治疗。而这样众人依然心存戒心,把他当个外人一样对待。

      任谁摊上这种事心里都会不好受,季寒书心中冒出一丝愧疚,当下把人叫住,把事情说了出来。

      白劲听了,恍然大悟,原来魔教是想查出谁是叛徒,要去正道那里查探消息。

      他找到洛世初,表明自己也要跟随他一起去,毫无疑问地被拒绝了。

      洛世初说他不会武功,对去正道抓人回来盘问没什么用处。

      被嫌弃了一脸的白劲:“……”

      搞什么!说我没用处,你脑子才没用呢!

      嘴角提了提,是个嘲讽的笑,白劲问:“如今你教中还剩下多少人?”

      洛世初微微蹙眉,没明白他的话题怎么转得那么快。

      白劲却快速说道:“你说要去正道抓个有身份的人回来盘问出叛徒的下落,你可曾想过,那人难不成会乖乖地被你抓吗?他周围的人会傻傻地看他被抓吗?不能吧,这一下去得死多少教中的人你算过没有?”

      洛世初说:“本教主会亲自去。”

      白劲一听,眉头一皱,脾气上来了,说:“啊,你武功高你就确定能全身而退?再者就算你们抓了人回来就能确定那倒霉蛋一定知道那叛徒的消息?你如何能保证!不是我说你啊洛教主,凡事不可硬碰硬你知不知道?就不能想个好点的法子?非得大家拿性命去换!”

      听他反问了一大堆,洛世初算是明白了,这人根本完全是否定的态度!

      给说得口干舌燥的青年倒了杯水,洛世初一笑:“那阿辰可有办法解决了这难题?”

      猝不及防地听见这声“阿辰”,还在喝水的白劲忍不住被呛住,抖抖冒出的鸡皮疙瘩,再咳几声,眼睛盯住了对面还在笑的人,说出两个字:“易容。”

      ……

      江湖上不仅仅是魔教与正道有纷争,朝廷近来也出了好几件大事。

      前去赈灾的官银凭空失窃,押运的官兵皆被漫天撒下的药粉给药晕在地,醒来之后箱子里的银子便空了,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就是晋王爷新娶了王妃,不过在洞房当天晚上,王妃就离奇死亡,而那晋王爷不知是受了这个刺激还是其他,疯了。而这晋王爷是皇帝宠信的四弟,遇上这事,皇帝岂能不闻不问。

      第三件事,新定的状元郎死在赴任的路上,无人收尸。

      这三个消息,都是白劲他们在客栈里吃饭听来的。

      他戳了戳身旁的白衣青年,有些小得意道:“我说在客栈里能听到不少消息吧。”

      那白衣青年样貌普通,身形不算高大,但比白劲要强壮许多,这正是易了容之后的洛世初。

      白劲本来想要把人易容成一个丑八怪,免得出去招蜂引蝶,结果最后没忍心,在积分商店里购买了一张普通相貌的人/皮面/具。毕竟他也不想成天对着一张有络腮胡的刀疤脸。

      洛世初伸手捏捏白劲的耳垂,道出实话:“这些消息对我们都没有用,听它做什么。”

      白劲拨拉开那只不安分的手,心想怎会没有用,我可是还要帮着你让你做三件好事啊,正好可以从这三件里面下个手什么的……

      腰被揽住,洛世初凑近他,勾起一抹笑:“你可有想到什么?”

      白劲面无表情地离他坐远了些,心说也不看看现在在哪儿就动手动脚的,没看见周围人看我们的眼神都不对了?

      眼一眯,白衣青年看似淡淡地扫了一眼围观群众,实则暗含杀气的眼神顿时令他们一颤,不敢再好奇地看过来。

      洛世初跟着坐过去,白劲却抵着他胸口,不让他靠近,说:“桌子这么宽,跟我挤什么挤,好好吃饭。”

      而洛世初依然以不容拒绝的气势重新把人揽回身边,白劲一条咸鱼的样子靠在他肩膀上,接收着各处暗自传来的奇奇怪怪的目光,默默无语。

      好啦!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断袖了教主!可恶的是你是易了容的不嫌丢脸,我可没有啊啊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ww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