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被吓晕后,白劲倒是好好地睡了一觉。一睁开眼,屋里突然多出的一个人,令他反应了几秒,昨晚的记忆才渐渐清晰。

      白劲:我现在装死行不行?

      “醒了?”

      看来不行,他只好抬眼,心头发颤地去看声音的主人。

      随后,白劲觉得他的眼睛受到了严重的洗礼……

      瘟神原来是美男!虽然面容阴柔了点。

      白劲表示收到了一万点的伤害,他以为是个中年大叔什么的。

      见白劲呆呆傻傻的,那人啧了一声,问道:“你叫什么?”

      “白劲,白云的白,遒劲有力的劲。”干巴巴地回道。

      那人颔首,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白劲点点头,故意乖乖喊了一声“紫漠前辈”。

      然而紫漠只是给了他一个冷漠脸,显然不吃这一套。

      “你资质尚可,为何身上却无妖力加持?”

      白劲无辜道:“不知。”

      紫漠嗤笑:“你真是一问三不知。”

      话音刚落,门外顿时响起敲门声。

      “白劲,是我!”

      白劲正想应声,脖颈却一凉,紫黑小蛇缠上了他的脖子,眼带警告。有了上次经验,这次白劲淡定下来,没有晕厥过去。

      并且默默打赌,如果他敢泄露半个字,紫漠绝对会一口咬死他,呵呵。

      大家都是蛇,相煎何太急。

      “你不会还没起吧?”得不到回应的青颂推开门走了进来。

      白劲背对着门,摆摆手。

      “你来给我送行的?”

      青颂皱眉,也不坐下,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白劲真诚地说:“那你闭嘴吧。”现在什么消息对他都没吸引力。

      忍住想打人的冲动,青颂继续道:“好消息是历练日推迟十日,坏消息是……据说昨日有一名十恶不赦的犯人逃了出来,而目前未被缉拿。”

      历练日推迟不过是多了十天死缓的时间而已,至于那个逃犯,白劲眯了眯眼。

      他猜到是谁了。

      “你自己多注意些。”

      待人离开,紫漠再次化作人形,白劲瞅其脸色正常,松口气。

      十日很快过去,白劲依旧一丝妖力都储存不了,于是他放弃了挣扎,生无可恋地到达蛇窟林外围入口。

      “前辈你确定要跟着我?”白劲抽空低声询问缠绕在左臂上的小蛇。

      “我若不跟着你,不出两日,你必定会中毒身亡。况且,你认为我会给你通风报信的机会?”

      说的也是。

      跟着大部队走进了入口,随后大家自愿组队结伴同行,唯独剩下一颗没人要的小白菜。

      白劲:“……”

      你们嫌弃不要太明显好吗!

      紫漠补刀:“你于他们不过是个累赘。”

      信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白劲展开盗版地图,研究了起来。

      既然没人愿意收他,不如自己动手。

      盗版地图虽然简略,可白劲仍是找到了好几种卷纸上要求的药材,正寻思着二阶魔兽的事情,耳边忽地刮过一阵劲风。

      白劲:地图上怎么没有标记这破地方有野猪的?

      知道自己干不过野猪,白劲迅速掉头就跑,野猪在后哼哧哼哧地追赶。

      慌不择路了半天,待他听见后面没有了声音,才逐渐停下脚步。

      那野猪不知什么时候大发善心,放过了这条怂逼蛇。

      白劲比对着地图,半晌,才惊悚地发现他好像入了蛇窟林东部范围!

      传说这里封印着很恐怖的东西。

      因此才会成为蛇族禁地。

      怪不得他一路跑来都没再遇上其他魔兽,大抵是由于畏惧,才不敢逗留。

      应该没打扰它的休息吧?

      这样想着,小心翼翼地往后退步,可flag已立,脚下的土地已然开始颤动。

      白劲:“……”哦豁,地震了。

      紫黑小蛇化成人形,看着林中深处,若有所思。

      一股恐怖的威压蔓延开来,白劲不由双腿一软,跪了。

      紫漠却站得笔直,他偏头望了一眼白劲,却见一条小白蛇躺在原地瑟瑟发抖。

      白劲现出了原形。

      “嘶!!——”

      一声怒吼随着空气传开,威压顿时增加几分,紫漠眼里闪现一丝惊诧,随后转为兴趣盎然。

      那阵颤动与威压来得快去也得快,紫漠托起短时间内无法化形的白劲,揣进袖里。

      白劲好好地喘了几口气,小脑袋钻出去观察四周,绝望地发现紫漠正往东部深处走。

      他瞬间感觉脑仁疼:想寻死请别带上我好吗!

      小白蛇抗议地嘶嘶着,并没有口吐人语。可白劲知道紫漠能听懂,只是反抗无效,紫漠根本充耳不闻。

      他干脆躺袖子里装死。

      天黑后,黑漆漆的周围静谧无声,紫漠终于停下了脚步,抖抖衣袖,提起装死的白劲往那漆黑的山洞扔了过去。

      “去,探一探虚实。”毫不留情。

      于是小白蛇就“飞”进洞口探探虚实去了。

      白劲:“嘶嘶嘶——”卧槽!!!

      洞里的阴冷如实质一般穿过他的身体,他恢复了人形。

      恍惚感觉有东西在黑暗深处盯着自己,反正进出都是死,索性往里走,只希望那里藏着的东西不要对一条小白蛇感兴趣。

      白劲摸索着走了一会,狭窄的洞中豁然开朗,火光猛起,照亮四周。

      在不远处有处石台,白劲大着蛇胆走近了看,心中的好奇胜过恐惧。

      只见这石台上躺了一个男人,不过这个男人被石台上的锁链捆得严实,好像不能动弹。

      白劲又端详起此人的面容。

      呵呵,又是一个帅得惨绝人寰的男人!

      ……还活着吗?

      这样想着,脑子陡然一痛,好似有什么东西想冲破屏障,白劲忍不住脸一白,半蹲下身,捂头喘气。

      他没看见的是,自己的头顶射出一道白光,光里有复杂的符文闪现,隐隐约约。

      那光直直地朝石台上冲去,化成光晕,包裹着男人。

      极快地融化了束缚住男人的结界,光晕又变成星星点点散去,消失。

      一切发生得极快!

      待痛劲过去,白劲颤颤巍巍地立起身,发懵。

      然后想起自己要做的事情,他挪步靠近石台,却猛然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

      石台上的人倏地睁开了双眼!

      但白劲没继续留意石台上的动静,而是一骨碌爬起来,疼得龇牙咧嘴。

      只觉自己真是多灾多难的体质。

      后知后觉的,后背渗出莫名的寒意,白劲下意识转头,立刻对上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

      ……卧槽他醒了!

      眼睛的主人正是石台上的男人,那铁链不知何时被解开,男人已经坐了起来,铁链被无情抛开,发出沉重的碰撞声。

      暗沉沉的眸光如毒蛇般锁住白劲,后者一动不动。

      仿佛时光静止,白劲只听得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手脚都是僵硬的,承受不住男人散发出的威压,白光一闪,白劲又变成了小白蛇。

      男人下了石台。

      他看了一眼地上快要厥过去的小白蛇,表情漠不关心。

      抬起手展开修长的五指,做了一个抓紧的动作,方向却是对准前方。

      “老朋友相见,这就是你的问候方式?”

      紫漠嘲讽的声音传来,男人动作一顿,收回手。

      “是你。”嗓音低沉冷酷。

      紫漠提起奄奄一息的小白蛇:“麻烦把你的气息收敛收敛,不然你想让那些人知晓你苏醒了,好再次将你封印?”

      男人沉默抿唇。

      白劲顿觉身上一轻,可依旧头昏脑涨,全身疼痛难忍。

      而紫漠用他做了个平抛运动。

      男人表情不变,没去接。

      于是小白蛇再次跟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白劲这下是真的摔厥过去了。

      紫漠一点愧疚也无,对男人说:“你居然不接,你会后悔的。”

      闻言,晏封的表情有了变动,他说:“白祁呢?”

      紫漠挑眉,看向地上的小白蛇,语气调侃:“你脚边。”

      晏封不信他。

      紫漠说:“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犹疑半瞬,他这才缓缓蹲下身,摸上小白蛇的脑袋。

      “……是他。”

      确认完了,晏封动作轻柔地托起小白蛇,犀利的目光转向紫漠,后者却转身往外走去。

      “他是白重影的后代。”

      晏封眉头一皱:“你在胡说什么?”

      紫漠回道:“至少在表面上,他是白重影的血脉。但是晏封,你以为你为何突然苏醒?”

      晏封将小白蛇托紧了些。

      余光瞥见这一幕,紫漠语调下降,莫名的酸气:“你俩倒是好啊,重聚了,可白重影失踪多年不见人影。”

      “不过,晏封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

      “……”

      “要知道当年他为了让你活命,可是牺牲了自己。”

      “……我知晓。”

      “虽然不知为什么,白重影会救下他,让他重生。但重要的是,他好像没有记忆,所以,他并不记得你。”

      “白重影在他身上设了能解开你封印的术法,我真是不懂这个男人在想什么。”

      晏封的呼吸一滞,目光渐沉。

      紫漠仍在兀自补刀:“他应该怕极了你,瞧你刚把人给吓的。”

      最后落下一句“任重道远”紫漠便大踏步走出洞口,融入了外界的黑暗。

      晏封在后面无表情地道:“比起我,你连白重影的面都见不着。”

      紫漠:“……”

      他不禁后悔起自己,不该这么早把白劲带来唤醒这个说话噎死人的人了。

      晏封低头,目光打量着白劲。

      眼前弱小的小白蛇跟那人明明无一丝相似之处。

      重生吗?

      不记得我了?

      无妨,我会让你记起我,再也不会忘记。

      由于近距离接触了太强劲的威压,白劲这次化作原形的时间长了不少。

      小白蛇吐着蛇信子,颤颤巍巍地从沉睡的晏封怀中溜走,刚要全身而退,尾巴就被抓住了。

      白劲:“……”哦豁,要死了。

      晏封盯着他:“去哪里?”

      小白蛇嘶嘶了几声。

      晏封起身,让白劲缠在他手臂上,白劲不敢违抗,松松地缠好不让自己掉下去,随后眼睛亮晶晶地抬起,正好对上晏封阴沉沉的目光。

      白劲:“……”

      不是大兄弟你叫我缠的吗?

      晏封说:“缠紧我。”

      声音是清晨特有的低沉磁性,白劲这个声控听得心一抖,啊!他喜欢这个声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