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教主是个天然黑

      仿佛得到了连锁反应,惨叫声一片传一片,那些缠住他的人居然收了对他的攻击,转而不知打到什么地方去了!

      洛世初闭着眼,仔细感受着外界发生的事,季寒书在他旁边大声喊:“教主小心!这地方有蛇!”

      ……蛇?

      洛世初皱眉,问他:“模样如何?”

      季寒书观察几息,语气奇怪起来,道:“是一大片的白蛇,粗细手腕大小。……可是教主,它们居然没有攻击我们的人!”

      在季寒书的眼里,那些不计其数的蛇都往正道人士袭去,被砍断一截还能继续动作,生生不息的样子令众人手忙脚乱!

      还活着的魔教人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赶紧退到处决台,与洛世初汇合。

      看来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暗中帮助他们!魔教人想道。

      正派人被众多的蛇缠得脱不开身,见人想撤,一剑砍断蛇身要追上去,手臂又被咬了一口,还不知道有没有毒性,于是一个个不敢再分心。

      看洛世初带人等走远了,白劲吹了声口哨,蛇群顿时得到指令,“哗啦啦”地如来时那般退去,退得无影无踪。

      剩下的人狼狈不堪,被蛇咬到的不在少数,不过当然,这些蛇都是无毒的。

      场面混乱,没人听出那声口哨的来源,只能恨恨地在原地懵逼。

      趁着众人都在各自查看伤势,白劲悄悄离开,回到客栈,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洛世初的双眼不知被撒进了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他身边有没有大夫给他瞧瞧。

      系统这时出声:“你当他属下是傻的?就算人身边没有大夫,难道还怕在外面找不到大夫给他治?”

      白劲:“……万一医术没我好呢?”

      “那就瞎了呗。”

      嘴毒的系统被白劲唾弃了,他选择不理它,而是一个人想着,要怎么样去见洛世初,他现在的样子可不好解释。

      不过很快的,他就不用烦恼这个问题了,因为第二天他在上街晃悠时,猝不及防地被套了麻袋,呃,是被打晕了带走。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形成一片安静的天地,洛世初撑着头,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床上还在昏迷中的青年。

      分别大半个月,没想到能这样快就见到人,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情绪。

      或许欣喜多一点,又或者疑惑多一些。

      青年不可能出村来找他,根本没必要。这样想着,洛世初视线下移,落到那双在衣物的遮掩下,也显得笔直修长的双腿上。

      这时,青年轻轻唔了一声,睁开眼睛,眨了眨,神色迷糊地想要坐起来。

      然后,另一边的洛世初亲眼看着青年弯曲了腿,一手捂着发疼的后颈,发力,坐好。

      青年茫然的表情显得有些可爱,洛世初却极在意他的腿,直愣愣地盯着看,不出声。

      白劲左右扭扭脖子,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要在大街上被人绑架。

      他深吸一口气,抬起一条腿准备下床,顿觉不对,反应过来右侧有一股强烈的视线正在盯着他!

      他立即警戒地偏过头去,整个人都僵住。

      白劲:“……”

      洛世初笑得像个妖孽:“谢大夫,好久不见。”

      目光极其危险,白劲的右腿已经落地,左腿还留在床上,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不尴尬。

      妈的系统你怎么不提醒我他在这里!

      系统无辜脸:“你刚醒,我还没来得及说,你自己就先动了。”

      白劲:“……”怪我怪我怪我!

      自暴自弃完后,白劲把左腿也挪下床,淡定地穿鞋。

      既然都被看光了,那也没必要再遮遮掩掩的。

      系统说你这话好有歧义,我已经想歪了。

      白劲内心震惊,这个系统什么时候变污了?!

      洛世初看他穿好鞋,迈着双腿朝自己靠近,没有丝毫的不对劲,好像那腿从来都不曾断过。

      待青年坐下,他收起笑脸,换了一副逼迫人的样子,不过白劲察觉不到他的气势,还在给自己倒水喝。

      洛世初低声道:“你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

      白劲喝了一口水,说:“就如你所看到的,我的腿好了。”

      “这样短的时间内本来已经残了的腿就能好,你当本座很好骗?”洛世初不信他,语气倏地连同表情一起冷下来。

      “我是大夫,能治好自己的腿很奇怪?”

      “是你自己说过,治不好它。”洛世初逼问。

      “……我骗你的。”

      给自己挖的坑,总算轮到白劲来跳了,他刚一说完,洛世初就伸手捏住他的下巴,手劲很重。

      视线不得不对上,洛世初的眼里喷着火,直直地喷向白劲,他问:“你既然腿好了来外界干什么?嫌命太长?还是不甘心放走我一个魔头,想要来掺一脚好灭了魔教?”

      青年皱着眉,虽然被他捏痛了,却没挣开,看着他,说:“我没想过要害你。”

      “若想害你,当初便不会救你。”

      洛世初冷笑一声,“当初你不知道我是谁,自然要相救,如今怕是后悔不已了罢。”

      白劲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眼神产生迷茫,洛世初又道:“昨日你不是什么都看到了,也应该知道了我是何人,不是吗?”

      白劲瞪大眼睛,没想到原来是昨天洛世初看见他了!

      洛世初以为他瞪眼是在生气,于是自己也怒了,松开捏住下巴的手,拂袖转身,“趁本座念在你救了本座一命的份上,不杀你,你我算扯平,你走罢!”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青年站起身,揉着自己疼痛发红的下巴,对他道:“不是一命,是两命。”

      “还有一命没扯平,我不走。”

      “……”洛世初不禁愤愤地转头,不能理解这人怎么能这样说大话。

      衣袖被扯住,青年拉着他,认真道:“那蛇是我放的。”

      “……”洛世初被震住,忘了想去甩青年手的动作。

      青年点头示意,伸出一只手来,一条小白蛇把头探出他的袖子,好奇地看了一眼,继而又快速钻了进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洛世初眉拧起,又捏住他的下巴,没想到青年身上还藏着这样的冷血动物。

      青年这次却是挥开他的手,摇头,“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

      洛世初顿时眯眼,显然不接受青年的敷衍,不管为什么青年有这样可怕的能力,也不管为什么他的腿突然就痊愈,总之,他不能留在这里,不能留在他身边。

      “好,我不问。”洛世初又转过身去,“待会我叫人送你回去。”

      白劲:“……”说来说去,还是要赶他走。

      这人是不是记仇?还在生气他之前叫他走的话?

      而洛世初心塞极了,背着白劲,整张脸都皱在一起,明明说出了要送青年走的话,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开心。

      青年瞒着他那么多,若照他以前的性子,这样的人早就给杀了,哪里还能说上话,还说这么多。

      身后的人没有动静,他听出青年的呼吸有些急促,正要出声,却见青年转到他跟前,微微抬头盯着他。

      他比青年要高一些,自然也得垂眼看着突然凑得极近的青年。

      接着,瞳孔猛然一缩,眼里映着的脸极速放大,占满了双眸。

      唇上凉凉的触感和鼻尖萦绕的青年的气息提示他,正在发生着什么。

      “不要赶我走,洛世初。”

      青年叫着他的名字,退开,清澈的眸子里充满了让他心颤不已的情绪。

      “我可以帮你。”青年又道。

      “……”

      整个大脑仿佛都停止运转,洛世初僵硬着身体,一向平静如死水的心好似要跳出胸口,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

      “帮、帮什么?”教主傻了一张脸。

      白劲眉头提起,不禁被他的反应逗笑,没想到这世的爱人原来这样纯情。

      青年微笑的脸让洛世初从被雷劈中回神,顿时,他难掩怒意,声音也大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这个人……这个人竟然亲了他!活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对待过,也没人敢这样对他!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洛世初来不及问这个问题,另一个疑问就又冒出了头,“你怎知晓我的名字?”

      白劲微微一愣,看来教主完全忘了昨天众人叫他名字的事。唉,愁人,智商呢?

      “说话。”

      “说什么?”白劲反问一句。

      洛世初逼近他,他没后退,随后被一片阴影笼住,唇上一重,洛世初竟是重复了刚才他对他的动作。

      “为什么要像我对你做的这样……对我做?”嗓音低沉而诱惑。

      白劲要命地捂住耳朵,“系统,我分不清这人是天然呆还是天然黑。”

      系统被卡住的程序拖着,没理他。

      洛世初掰开他的手,眼神莫名有些露骨,好像在期待什么,又好像并不是,白劲不得不对上他这样的视线,静下来才发现,洛世初的眼睛有些红。

      顿时想到昨天他眼睛进了药粉,不知道怎么样了,白劲立即捧住那张脸,开始细细地查看。

      “眼睛,感觉怎么样?”

      青年脸上细微的紧张落入眼底,眸光闪了闪,洛世初拿不准青年是在转移话题,还是在真的关心他。

      “有点疼。”他说。

      昨日,自己拿菜油擦了眼睛,简单地清理过,虽然不妨碍视觉,但是那种刺痛感依旧存在。

      “你看,我在你身边还是有用的。”

      “所以,不要赶我走,你可以不信我,但我绝对不会做任何伤害你的事。”

      “……”

      沉默一瞬,洛世初拨开青年的手,冷声:“留在我身边?当初是你要赶我走,你不是怕与我有什么牵扯吗!”

      现在说这些好话给谁听?

      青年张了张口,神情略微无语,“当时,我只是在与你说笑,并不知道你会真的离开。”

      洛世初:“……”说笑?那模样像是在说笑?你表情那么严肃本教主怎可能不当真?

      “一大早起来,我都追到村口了也没看见你。”

      “……”

      洛世初想起那时村口的青年,原来是来追他的?

      “你是想说,一切都是我误会了?”

      白劲立马点点头,表示自己真的是无辜的。洛世初定定地看着他,随后,教主的表情就变得高深莫测。

      “既然如此,在这个问题上就暂且放过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