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莫名其妙被委以重任(快穿)

作者:咸鱼摊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是一条蛇

      另一边,紫漠出其不意地收拾掉那几把老骨头,毫不犹豫地把人交给了一旁待命的青颂。

      这几人都以“违抗族长之令,擅自入地牢,欲加害白劲”的罪名被收押。

      其实一切都是白重影的意思,没他这个族长的身份,恐怕事情很难成功。

      随后,紫漠就火急火燎地走了,好像晚一秒就会错过什么大事一样,那速度让白劲目瞪口呆,感叹不已。

      想来爱情这玩意儿,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可以让人暖,也可以让人疯。

      迈步走出牢门,白劲开始伸展起筋骨,动动僵硬的四肢,小空间可比不上大空间让人舒服透气。而青颂在一旁看着他的奇怪动作,满脸无语。

      他吩咐手下把犯人带下去,下一秒朝白劲走近。

      他有幸被族长收为亲传弟子,如今在族内的地位不同往日。

      白劲呼哧呼哧做完一套广播体操,已过去半刻钟,他还在平复呼吸,手就被人一把抓住了。

      原来是青颂作势要掀他衣服,看看人有没有被伤到什么的,关心则乱四个字,在他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且看白劲体操都做完了,人很正常,怎么可能有受伤的情况存在。

      他连忙一手拦住人,另一只手护住自己的衣服,解释说自己没事,没受伤。然而青颂不信他有本事可以在几个长老的围攻下,还能完好无损。

      看来他不知道白劲的真实身份,毕竟之前紫漠与人打起来时,他依照白重影的吩咐,带了人在牢外待命,等待时机好进去抓人。

      青颂拨拉开他的手,一脸不信,继续掀衣服。

      可不妙的是,那个动作在不知情的人看来,过于那什么了,感觉就像是在调戏,侵犯。

      就在两个人拉拉扯扯你来我往之时,忽然,白劲脸色猛然一变,手上的力道顿时一松,很快就看见青颂居然整个人都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墙上,无力落下。

      痛得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 ,吐出一大口血,成功昏死过去。

      白劲:“……”造孽。

      他这样想着,随后身体猛然陷入一个冷硬的怀抱,鼻尖萦绕着那人独属的冷淡气息,晏封紧了紧手臂,在他耳边沉声道:“找到你了。”

      闻言,白劲觉得鼻尖有点酸,他不想这样,只好动动鼻翼,双手用力回抱他,继而又叹气道:“我在这里,等着你的到来,我……很想你。”想你会不会来,会不会答应白重影的条件。

      没料想到少年会说出这般话来,晏封的心猛地一跳,随后整颗心脏都填满了腻人的甜蜜,体现着主人的欢喜。

      男人不自觉把怀抱渐渐收紧,继续抱了一会儿,才松开。

      “害怕了?”

      白劲哼道:“没有。”

      晏封去亲他的唇,低声说:“以后还敢不敢乱跑?”

      白劲鼻尖又是一酸,心说没有以后了。

      “不敢,我错了。”

      晏封看着少年认真的模样,再看看少年发红的双眼,渐渐软下心,重新把人拥住,叹气道:“你总是这样,不知悔改,我又能拿你如何?”

      白劲乖乖地由他抱着,嘴上不答话,脑海里却去狂敲系统,问道:“系统你看晏封都来了,看来白重影做得很顺利,你怎么还不给我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过了几秒,系统才慢吞吞回应道:“任务应该是完成了,之所以没有提示,可能是有延迟。”

      白劲一愣,“啥?那意思是说我暂时不用两天后离开了?”

      “……嗯。”

      话还没问完,系统就又突然切断了联系,而白劲还沉浸在可以多停留一段时间的喜悦里,没有继续敲它。

      余光瞥见地上的青颂,白劲终于额头一抽,把人推开,脸上怒道:“对了,刚刚你做什么动手伤人?好好说话不行吗!你知不知道自己手劲有多大,万一不小心把人弄死了你赔我一个?”

      晏封随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昏厥的青颂,表情毫无波动,“我见他……对你动手动脚,你并不愿意。”他说道,却又想到什么,适时将舌尖的“侵犯”吞下。

      那时,他亲眼看见白劲在那人的动作下挣扎着,而那个人正在脱他衣服,那个场景太刺眼,太令人愤怒,他来不及细思,只想着赶快动手除去碍眼的东西。

      白劲不知道晏封真正所想,他无语片刻,而后解释道:“他叫青颂,就是我说的那个竹马。还有什么叫动手动脚?人那是想看我受伤没有。”

      “嗯。”

      他毫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慢慢低头,凑近白劲的耳边,耳鬓厮磨,用着少年不能自拔的声音,蛊惑他,“不如,我帮你看,嗯?”

      尾音上挑,白劲不住地一抖,整个人都酥麻起来,暗叹这个声音对声控来说真是要命。

      这时,男人已经伸手去解他的腰带。

      他一下子从美色里面反应过来,登时红了耳根。

      白劲:流、流氓!

      当然,由于最后白劲强烈地挣脱了魔爪,所以才避免了在地牢里来个地牢play的危险。

      但是之后,晏封把他带回万忧殿,白劲并没有逃过被日的命运,男人拉着他整整做了一昼夜,哦,用的同一个姿势……

      事后,在床上躺尸的白劲内心泪流满面,而系统给出冷漠脸。

      半个月后,白重影传来消息,说晏封父母的案已平反,紫漠的案由于嫌疑人已故,不能翻案,所以作罢。

      紫漠表示无所谓,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

      晚上,晏封回房,以往冷淡的眉眼间充满情不自禁的喜悦,破天荒抱着白劲说了一大堆的话。

      白劲从来没见他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话,由此可见,人是真的欢喜。

      他也不住地替男人高兴。

      可是再欢乐有没有不散的宴席,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世界的一个过客。

      就在这时,系统迟迟不来的提示音响了。

      “恭喜宿主完成‘拯救整个蛇族’任务~!在此世界的停留倒计时开始,为期48小时~望宿主再接再厉哦~”

      荡漾喜庆的提示音,却让白劲瞬间感觉整个人好似跌入了谷底,浑身发冷。

      “怎么了?”

      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晏封敛去喜色,问道。

      白劲摇摇头,伸手环住腰间,抱紧他。

      晏封虽然喜欢少年这样主动的靠近,但更多的是,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他来不及追问,唇就被少年的柔软堵住。

      “做吧。”

      少年轻柔地吻着他,自觉解下衣带,褪去遮蔽的衣物。

      当目光触及到少年略带红痕的胸膛,眸色陡然加深,呼吸渐渐沉重。

      在床上,少年从来都是羞涩被动,主动权一直掌握在男人手上,每次都是他攻城略地,缠绵不已。

      直到把人做晕,做到哭泣求饶才肯罢休。

      没有见过少年主动攀上他的脖颈,亲吻他,或者说是……诱惑他。

      美色在前,晏封不安的感觉却随之增强。

      父母的案已平,仇人也一一死去,大仇得报,爱的人也重新回到他身边,他不清楚这股不安究竟因何而来。

      这时,少年伸手去解他的衣带,他由着他解,闷笑道:“这么急?”

      “嗯。”少年轻轻回答道。

      捏捏少年发红的耳垂,快速褪下衣物,二人立即坦诚相对。

      腿间的物体早已苏醒,蓄势待发。

      他将人压在身下,开始攻城略地,掠夺一切。

      做到动情处,少年一声又一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哭泣着,却没有求饶。

      这一示弱举动无疑换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攻势。

      让两个人在无边的快意里,追逐,沉沦。

      天近黎明,他们才终于停下。

      “我……我喜欢你,真的,还有……我好像还爱你了。”

      眼角挂着泪痕,少年闭眼沉沉睡去,嘴里却不住地嗫嚅了一句。

      凭晏封的耳力,他自然是听到了那些字句,并没有错过这句难得的表明心意的话。

      这是少年第一次对他说喜欢……

      还有爱。

      只可惜,他现在也不知道,这是少年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对他表白。

      整颗心脏都充斥了无尽的欢喜,心疼地亲亲对方的额头,做了简单的清理,才盖上锦被,相拥而眠。

      之后的一天里,少年的行为举止颇有些奇怪,视线一直跟着他走,黏着不放。

      男人虽然很享受这样的视线,但也察觉到了少年眉眼间挥散不去的忧伤。

      他问过少年,而少年嘻嘻哈哈地说自己哪有忧郁。

      但是接下来,少年有时会看着他的方向,仔细一看,眼神却是放空地在发呆。

      有时又会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从额头到脚背,从发根到发尾,一处不落,好似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地嵌进脑海里。

      他会突然说“你以后可要好好吃饭,不要把自己饿着”,“天冷了记得加衣,虽然知道你不怕冷”,“那么多事,别一个人扛着,要学会找人分担”等等类似分别的话语。

      有次他甚至撞见少年对着黑贸说了一句“替我好好照顾晏封”的话。

      他不禁为此感到很生气,所以就很不安地厉声问少年,最近怎么了,什么叫替你照顾我?为什么不是你照顾?你想去何处?!

      而对于这些追问,少年只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发火,随后才讪笑道:“我天天被你做得下不了床,你还想要我照顾你啊?不能吧,所以我只好托黑贸照顾你了。你看你没回来之前,黑贸把这里打扫得多干净!”

      少年的眼神太过真诚,也太过坦然,令他不得不信。

      可是,后来他才意识到,少年……终究还是在骗他。

      一切都只是伪装,残忍的伪装。

      “你是谁?”

      样貌明明那般熟悉,可眼神却陌生而警惕地,那人戒备地看着他。晏封慢慢闭眼,内心的门也随之封闭起来。

      这不是他想要的人。

      不论是以前的白祁,还是现在有着陌生表情的少年,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渴望的,只有一个……只有那只欠管教的小野猫。

      多次的疑惑终于串联成线,那股不安也变成现实,带着毁灭的气息,把他拖进黑暗的深渊,再不见光明。

      这次他总算知道,少年的反常言语,少年床上的主动,都不过是带着分别的意味。

      是不是早就知道要离开?所以才会哭得那么伤心?

      是不是真的不放心我,才会说那么多假话?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他很想下一秒就找到少年,问他,他急切地想要知道这个答案。

      只是这个问题,没有人会回答他,永远都不会有。

      因为他知道,自己唯一牵挂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他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1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