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养成手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当年之事

      大兴有座非常有名的寺庙——国安寺。大兴的皇家专属寺庙,只有皇帝、后宫嫔妃、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才可进入的地方。
      
      苏叶在王爷府住了几天,太后突然下了一道懿旨,命苏叶于本月初七去国安寺上香,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此懿旨下的莫名其妙,让苏叶纳闷不已。不明白太后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好端端的,她还没进宫为妃,且又没碰上大兴搞祭祀,突然就让她去国安寺,苏叶百思不得其解。
      
      住王府的这些天,敲侧听也让苏叶对现在的大兴皇帝有了一点了解。当今皇上非太后所出,当年先皇突然暴毙,其十三岁的弟弟,也就是当今皇上匆忙登基,左右丞相辅政。如今七年过去,实权依旧在两丞相手中。太后为了保住幼帝的皇位,一直忍气吞声讨好斡旋于两丞相之间。
      
      忍气吞声?斡旋?每一个宫斗剧都有一个坚忍伟大的太后。苏叶真想给一百个啧啧啧啧。
      
      苏叶不清楚,让她去国安寺是太后的意思还是那帮朝中大臣的意思。担心万一上完香大兴来个什么大灾大难的,她岂不是立刻从尊贵的天女变成人人唾弃的扫把星?再则,万一有人不想让她进宫,想在半路上谋害她呢?
      
      越想越觉得万事皆有可能,苏叶觉得就她这样的智商很难在皇宫生存,不是被人害死就是自己把自己累死,心累。
      
      碧月见苏叶接到懿旨后便一直坐立不安,想她可能是太紧张,便安慰道:“苏姑娘,其实您也不用太紧张。太后懿旨上说了,只是代表她去上柱香。”
      
      苏叶用哀怨的眼神望着碧水碧月,道:“你们当这柱香好上?”
      
      上香有何难?碧水碧月两人疑惑地对望,心里纳闷,苏姑娘从小在道观长大,这上香不是经常干吗?
      
      苏叶深叹了口气,碧月碧水都只有十五六岁,从小进宫,心思单纯,怎么懂她所想。思来想去,还是找白敛吧,怎么说七年前的救命之恩是抹不掉的。
      
      “你们去把白大人给我找来。”
      
      “姑娘怎么突然要找白大人?”
      
      “别问了,快去。”苏叶急的跺脚。
      
      不一会,白敛闻讯过来,速度比她料想的快。苏叶暗喜,难道白敛还是紧张自己?。
      
      白敛来到见苏叶整个人没点活力躺在贵妃椅上,脸绷的更紧。碧水找的那么急,他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过来。如今看来不像有事。
      
      “姑娘找在下何事?”白敛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苏叶坐起来,讪讪一笑,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如今是她有求于人,只能先低头了。
      
      “有件事跟你商量。”
      
      见他没开口,也没走的意思。苏叶知他愿意听,便道:“太后让我去国安寺上香,我挺担心。”
      
      白敛表情无任何波动,依旧不接话。
      
      忍!
      
      深吸口气,苏叶继续说道:“太后这么突然让我去国安寺,你说她是不是不喜欢我,想找个理由不让我进宫?又或者是干脆想找个机会把我干掉?”
      
      苏叶边说边偷瞄着白敛,想从他表情猜测他对自己所说的话是什么态度,奈何白敛千年冰封脸,干脆心一横把电视剧里各种能有的剧情假设一遍。
      
      直到她说完,白敛依旧保持着那个表情话,让人猜不到半分内心想法。
      
      苏叶觉得自己没有退路,心一横,道:“据我所知,皇上还没立后。朝中多少人对后位虎视眈眈,却半路杀出我这一个程咬金,多年的谋划眼看要化为乌有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在我进宫前把我解决掉。”
      
      越分析越觉得有理,苏叶激动的差点拍手掌。
      
      “想啊想啊,终于想到了个除掉我的方法。”
      
      “苏姑娘,你想太多了。”白敛两只手紧紧握拳才能忍住去按太阳穴的冲动。
      
      “我分析的没道理吗?”苏叶一脸无辜望着白敛。
      
      白敛深吸口气,道:“姑娘无需想太多了,万事都有皇上。”
      
      苏叶眨了眨那双明媚的大眼睛,白敛这事训斥还是关心?
      
      “我对皇上一无所知。”
      
      白敛嘴角抽搐了两下,从牙缝里挤出句话:“姑娘以后有的是机会了解。”
      
      “那也得有以后。”苏叶也激动起来了,很想把七年前的救命之恩拿出来说。
      
      白敛不语,知道越说苏叶会越激动,有时候真恨不得点她哑穴。罢了罢了,既然解释行不通,只能换个方式了。
      
      “苏姑娘既然如此担心,怎就不懂明哲保身?拍死,就得收敛。”
      
      明哲保身?她这不就是在保自己吗?
      
      他说什么?怕死?他竟然在取笑她怕死?士可杀不可辱。她怕死怎么了?她就怕死了,可也轮不到白敛这出尔反尔的人来取笑她。
      
      苏叶冷哼了一声,指着白敛道:“你给我说清楚,如何个明哲保身法?”
      
      节气,傲骨,对不起了,暂时只能舍弃你们了。待我无性命之忧再让你们出来。
      
      “慎言,慎行。”白敛从嘴巴里一字一字吐出这句话。
      
      这不屁话吗?苏叶在心里暗骂,说了等于没说。
      
      “别再胡思乱想,皇上虽然还年轻,但是个可以相信的人。”
      
      苏叶极其哀怨说道:“以前我也觉得你是个可以相信的人。你答应以后会来接我,让我天天有肉吃。结果,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那人一直都没来,那人就是个骗子,大骗子。”
      
      苏叶边说着说着还真觉得挺委屈的。
      
      白敛紧抿着嘴,知道确实是自己失言了。他也没想到,皇上会这么突然封一个道观的孤女,没想到她会这么莫名其妙卷进朝廷纷争中来。
      
      “我怎么会认识如此忘恩负义的混蛋。”苏叶气的紧握拳头,拂袖转身,怕自己再盯着那张没任何表情的脸会失去最后一丝理智。
      
      若他真守约来带走自己,今日就不会被逼进宫,混蛋混蛋。
      
      “姑娘,这世上有很多无奈。”白敛说完马上意识到这话不该说,话锋一转,道:“希望姑娘放下过去,这世上能相信之人本就没有多少。”
      
      无奈?穿越到这的时候,苏叶才五岁,还是个话都说不全的孩子。在道观过了两年苦闷的日子,白敛的闯入让她枯燥的日子起了点波澜。他的承诺让她苦闷的日子有了期盼……
      
      不想不想,苏叶有点恼怒,道:“对,我傻,这道理都不懂,傻乎乎的信了七年。”
      
      苏叶这话勾起了白敛压在心沉痛的回忆,闭眼低喃:“傻的人太多。”
      
      白敛又劝了一翻,要她以后谨言慎行。可这些苏叶哪有听进去,直到他准备走,苏叶才想起叫他过来的目的,问:“这国安寺到底是去不去?”
      
      “不能不去。”
      
      太后下的旨,怎能不去。
      
      这回答干脆又显得无情,苏叶心不受控制抽痛了下,脱口而出问出心中憋了七年的话。
      
      “白敛,你失信于我是有什么无奈?”
      
      白敛原本转身要走的,定住了。
      
      “苏姑娘切不可把当年之事告诉任何人,否则……”
      
      “否则什么?”
      
      白敛背对着苏叶,苏叶看不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属下只能把话说到这里,望姑娘谨记。”
      
      苏叶眉头微皱,看着他从视线中消失。这几年她犯的最大一个错误或许是径自认为白敛一定会回来带自己离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冷,熬夜到这个点发文。
    如果有读者看到这章按个爪,影子要发福利。
    (*^_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