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养成手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从天降

      苏叶永远都记得,那是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她们刚打完坐,就有一队人浩浩荡荡走进道观。为首的是位宦官,只见他双手恭敬地托着什么东西,进来后,立刻让她们跪下接旨。
      
      苏叶记不得圣旨的具体内容,咬文嚼字的。但她还是听懂了那句:有女苏叶,温驯纯良,乃天女之命。听到这的时候,苏叶差点暴走,她乃一介孤儿,怎么摇身一变成天女了?而且还是待嫁入皇家的天女?
      
      那日之后,慈安道观突然人丁兴旺起来——皇帝派了近百个守卫守护在四周→_→。慈安道观,也因这‘从天而降的惊喜’摆脱了断粮的恐慌,而她,穿了九年破麻布的苏叶,终于穿上了锦衣玉帛,睡上了软榻,且有了专门伺候的丫鬟。纳闷的是师父们也没笑掉大牙,反而满脸忧愁。想到这颇欣慰,好歹是把自己养大的人,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伺候苏叶的丫鬟们整天在她耳边说,上天对大兴真不薄,在民不聊生之际,竟然赐个了他们一个天女。偶尔听到守卫们谈论,外面的百姓在听到慈安道观住了个天女之后,欢喜的不得了,觉得苍天终于开始眷顾大兴了,大兴从此就要繁荣昌盛起来了。
      
      好吧,貌似对于突然蹦出的天女这身份,除了苏叶本人及那些荣辱不惊的道长们,全世界都欢天喜地。大家都那么欢喜,她是真的开心不起来啊。只因圣旨最后提到,待她及笄后,折日进宫,纳为帝妃。
      
      帝妃,别人对这身份估计向往不已,可她的理想是走出去看看这大千世界。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啊!
      
      慈安道观自从出了个天女后,一改往日的冷清,百姓争相前来敬拜,一睹天女真容。
      
      ‘自从上天赐给我们,持续两月干旱的大兴也下雨了。’,什么‘城西突然挖出了吉祥石’,甚至老王家许久不下蛋的母鸡终于下蛋了这等事都归功到苏叶身上,苏叶每次听到这些,都需用尽全身力气才能不让自己哭。这真的是太荒谬了。
      
      怀着复杂的情绪度过了夏秋两个季节,眼看冬天就要来临了。大兴的冬天年年大雪纷飞,苏叶就盼着今年雪下的更恶劣些,这样也许百姓就会怀疑她这个所谓的天女是糊弄人的。
      
      只是,冬天过去大半后,苏叶真觉得自己被老天爷戏弄了。今年的冬天,竟然就下了两三场雪……百姓欢呼啊,举国都在期盼天女被封为妃的那一天。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无数个夜晚,苏叶捶胸无语问苍天。天女这个身份,如何才能甩掉?难,很难。认识到这点后,苏叶想了无数个逃跑的方法,其中也尝试过无数次(因为都失败了,在此就不细说是什么方法了,提起来都是泪啊),都被那狗皇帝派来看守她的守卫逮住了。守卫最后只差没抱住她大腿,跪求她放他们一条生路。每次看到她爬窗,□□,都吓的泪眼汪汪。
      
      一开春,皇帝便立刻发了圣旨昭告天下,将在六月初八举行大婚仪式,迎接天女进宫。苏叶彷如看到催命符般,整个人顿时没了生气。为什么要举行大婚仪式?又不是纳后!眼看六月初八就要到了,苏叶急的团团转,害怕穿越后的人生从此要在宫斗中度过。
      
      “天女,您这是要干嘛?”碧水从厨房端了盘糕点回来,发现苏叶又在翻窗了,吓的惊呼起来。虽然近半年来,这样的事她经常做,可每次还是把大伙吓的魂飞魄散。苏叶真要有个什么闪失,她们全部人都不够掉脑袋啊。
      
      苏叶见又被逮个正着,慢吞吞从窗户上爬下来,脸不红起步床拿起一块糕点,道:“有点闷,想看看外面而已。”
      
      碧水快哭了,道:“天……”才说了第一个字 ,被苏叶一瞪赶忙把剩下的那个‘女’字吞了进去,改口道:“姑娘,明天宫里就有人来接你了,再忍多一天吧。”
      
      苏叶听到这就话更加不爽,一口吞了那个点心,心里暗暗伤感道:就是因为明天就有人来接,所以才更加要抓紧时间逃啊。离开慈安道观的话,就更加难逃跑了。不过从这几个月屡战屡败的情况来分析,她能成功抬走的几率是零。唉,苏叶叹了口气,一脸哀怨望着窗外的天空。
      
      天蓝蓝,水清清,却一切都与她苏叶无关了。这悲催的人生,她难道真要在皇宫里关一辈子吗?
      
      在苏叶沉浸于自己悲剧人生想象中的时候,碧月气喘吁吁跑了进来,道:“姑娘,来了,来了。”
      
      “什么来了?”这些日子的相处,苏叶跟碧水碧月她们也有了些感情,见碧月那么激动,她也猜到来人肯定不简单。
      
      “来接姑娘的人来了。”
      
      苏叶听到,立刻跳了起来,大叫道:“不是明天才来人吗?怎么今天就来了?”还想说等晚上月黑风高好跑路,天要亡她也。
      
      “我也不知道,说好是明天到的,不知怎么今天就来了。”碧月也一脸惘然。
      
      就在她们说这话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
      
      “白敛奉圣前来接姑娘。”脚步声止,一男声立刻响起。
      
      “白敛?”苏叶听到这名字立刻跳起来,想冲到门口,尘封七年的记忆一下子冒出来。是那个白敛吗?
      
      调整了下心绪,苏叶挥了挥手,道:“开门让他进来。”
      
      碧月闻言,立刻麻利跑去打开门,对着屋外的人行了个礼。
      
      苏叶两眼直视着门的方向,想好好看清楚来人是不是那位故人。
      
      迎面走来那个男子,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眉目间英气十足。
      
      是他,苏叶一眼认出,这个白敛就是七年前自己所救的那个人。七年过去,少了份当初的稚气,多了几分英气。
      
      白敛见她直盯着自己瞧,一脸从容,无丝毫情绪波动,行了个礼,道:“属下给姑娘请安。”
      
      他来了,却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苏叶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心里有许多问题想问,却统统如鲠在喉。半响才讷讷问了句:“选的良辰吉日不是明天吗?皇上怎么今天就派人过来了?”
      
      “日子仍旧是明天,不过皇上听说姑娘这段日子比较闹腾”白敛说到这顿住了,一会才接下去说道:“便让属下提早一天来,看看有什么要准备的。”
      
      “哪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反正,慈安道观一穷二白,又不会给我准备嫁妆。”苏叶抿了口茶舒缓情绪,不想去接受她爬窗□□这些事迹传到皇帝耳朵里这个事实。
      
      当夜,苏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是因为想到明日就要离开,二是念着那个白敛,纠结着要不要理直气壮去质问他为何言而无信?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眼看都三更了。
      
      苏叶叹了口气,干脆起床,推开窗,打算最后感受下自由的星空。哪知一推开窗,却发现白敛正站在院子中。
      
      这人还真尽责,熬夜守着。
      
      “白敛。”苏叶鼓起勇气,朝着那背影喊了声。
      
      白敛听到声音,定住了,转过身,问道:“姑娘怎么还不休息?”
      
      “我睡不着。”顾不了那么多,苏叶挥手示意他靠近。
      
      白敛走到窗户边,“那姑娘为何不睡?”
      
      “想起以前一些事。”苏叶瞥了他一眼,想看他听这话作何反应。
      
      没如她愿,白敛就只是安静站着,不好奇,也没说话。无奈,苏叶只能自己接下去说道:“以前我救过一个人,那人说以后会来带我离开。”
      
      白敛依旧没接话,两眼直盯苏叶看了许久。苏叶被他盯得有点不好意思,懊恼低下头,不明白自己干嘛慌。
      
      “姑娘是即将要进宫的人,过去的事还是忘了吧。免得被有心的人听去了,麻烦。”
      
      “是担心我惹麻烦还是怕我带给白大人麻烦?”苏叶讥笑问。
      
      “姑娘似乎还没明白。”白敛眉头微皱,道:“伴君如伴虎,稍有差池都是掉脑袋的事。姑娘要想日后在后宫平安活下去,一定要明白,哪些话是该说的,哪些是不该说的。”
      
      苏叶低叹口气,道:“我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道童,不懂什么礼数规矩。”
      
      “以前不懂没关系,希望姑娘以后好自为之。”
      
      “你……”苏叶本想发泄下心中的不满,可一抬起头看到他凌厉的眼神,立刻忍住了。
      
      带着更为复杂的心情,苏叶躺回到床上,这下是彻底睡不着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