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养成手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运权谋略

      看到白敛落那荒而逃的熊样,苏叶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想到以后漫长的岁月也许都要在深宫中度过,便觉得人生可悲,心中的酸楚感止不住往外冒。哭着哭着,觉得自己这哭的有点无聊。九年的道观生活,七年的等待,这寂寞她不是不能忍。只要有盼头,一切都能熬过去。
      
      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苏叶决定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听到屋外有点吵,苏叶微睁开眼,恰好看到大兴国的皇帝在一群宫女太监拥簇下走了进来。
      
      宫女太监被苏叶如此不成体统的模样吓坏了,全部大气都不敢喘,更是忘了要对她说恭贺的话。
      
      苏叶笑了笑,淡定整理了下仪容,站起来。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么做,唯有微笑。
      
      刘常虽知他这位妃子有点与众不同,可实在也没想到新婚第一天,洞房花烛夜,他走进来竟然是这样的光景——整个新房空空的,新娘子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明天去给太后请安只怕要被说一顿了。
      
      尽管如此,刘常还是非常给这位新进宫的爱妃面子,一副宠溺的语气说道:“朕让爱妃久等了,都怪朕太高兴,与大臣们畅饮过度。只是爱妃为何不让人在屋内伺候?”
      
      “她们……”能赶出去的都赶出去了,赶不出去的也找借口支开了,苏叶在心里默默回答。
      
      “臣妾让他们出去了,那么多人守着,臣妾觉得不自在。”
      
      ‘臣妾’二字苏叶是憋足了劲才说出口,说完还觉得沉甸甸的,活像吃了某样不喜欢的东西。
      
      “爱妃这性子真是……可爱。”刘常边笑边看向身后侧的贴身太监徐福记。
      
      徐公公不愧为皇帝身边的人,一个眼神便明白皇帝什么意思,立刻跪下请安恭贺。其他人见状,也扑通扑通紧跟着下跪请安恭贺。
      
      “都起来吧。”苏叶第一次被那么多人跪,除了不适应外还是不适应。
      
      “谢娘娘。”众人谢恩后起身低头站在皇帝身后。
      
      看出苏叶的不自在,刘常也不想增添她的不适,便让众人都退下。
      
      待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苏叶立刻指着头上那凤冠问道:“皇上,这东西很重,可以取下来了吗?”
      
      刘常含笑点点头。
      
      卸掉身上的重物,苏叶顿觉轻松不少。
      
      “皇上,我本就是乡野道观长大的,自然是比不上那些大家闺秀。入宫前我们可是谈好的,你护我周全,我入宫为妃,仍可做自己。”
      
      “朕自然明白。”
      
      “那你方才为何皱眉?”
      
      “朕有皱眉吗?”
      
      “我可是都看见了,皇上可别不承认。”
      
      “朕只是觉得,既然入宫,那还是要注意点好。只有朕在你可以随意点,但若在太后及众臣面前,希望爱妃能记住自己是大兴国国君的妃子。”
      
      言下之意就是,我虽然答应护你周全,可你也别处处给人留把柄。苏叶自然是听懂了他这话,想了想觉得也是为了自己好,克制下也无妨。
      
      苏叶立刻起身,恭敬行了个礼,道:“臣妾谨遵教诲。”
      
      刘常含笑,道:“孺子可教也。”
      
      “是皇上教导有方!”
      
      “爱妃今日累了吧?”
      
      “那可不是。”苏叶拍了拍有点酸的肩膀:“顶着那么重的凤冠,我脖子都僵了。”
      
      “爱妃脖子僵了啊,可要朕帮你揉揉?”刘常带了点玩味说道。
      
      听到这话,苏叶的防备级数立刻从一上升到十二。这皇帝莫不是想要个真实的洞房花烛吧。
      
      “皇上,我们可是说好的,我入宫为妃,可是不出卖□□,你可不能把我骗进宫后反悔。”
      
      刘常文言大笑了几声,看来他在这位新妃心中诚信度不够啊。
      
      苏叶扫了眼不远处书桌上的棋盘,便道:“怎么说这都是你的新婚之夜,第一晚就让你回自己的寝宫,以后我日子会很难过的。虽然很累,但不介意陪你下几盘棋。”
      
      “爱妃会下棋?”刘常深邃的眼眸亮了一下。自从登基后,除了太傅跟白敛偶尔陪他下过棋之,基本都是他一个人对弈。
      
      苏叶笑眯眯端过黑子,心里盘算着一会到底要不要赢。赢了也许可以趁势要个奖励,但也可能惹得龙颜大怒。
      
      白敛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宫殿,心中酸酸涩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会恨自己吗?
      
      不是不知道苏叶说要跟自己私奔是认真的,不是不知道苏叶渴望自由。他,并没有忘记当年的承诺。只是……
      
      白敛苦笑了下,心里默道:丫头,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这七八年来,记不清多少次偷偷跑去慈安道观看她。确认她安好,平安长大。偶尔隔着房顶,听到她在嘀嘀咕咕咒骂自己。偶尔见她扫雪的时候,扫着扫着突然生气的扔掉扫把。偶尔见她坐在屋檐下,含泪啃着馒头,嘴巴里不断低念道:我要吃肉。
      
      好几次他都差点失控想出现在她面前。带她走的念头不是不曾有。可是一想到身上的血海深仇跟责任,只能强压住这欲望。
      
      他不曾忘记自己的承诺,当年的情景时常在他脑海浮起。
      
      苏叶,如今你进宫了,锦衣玉食,会比在道观开心吗?
      白敛心知不会,又希望她会,又不怎么希望她会!
      
      那天在黑牢里把她救出,她抓着自己的衣袖可怜兮兮哀求道:“你把我藏起来吧,我不想进宫。”
      
      他狠着心没瞧她一眼,也实在不敢看她可怜兮兮的眼神。怕看多一眼,自己就心软了。
      
      住在郊外府邸的时候,苏叶的开心他都看在眼里。仿佛在尽情享受自己最后的时光,她明知道自己是逃不走的,却还在黑夜出逃。
      
      是在试探自己吗?他不敢去细想。他只能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白敛,你是有使命的,一切以大局为重。
      
      如今她终于成为了大兴王朝的王妃,有他一半责任。
      
      他没想过皇上与苏叶相遇的方式是这样的,在得道皇上要册封还在慈安道观的她为天女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注定要为妃了。
      
      大兴王朝的这位皇帝虽然年轻,可一向心思缜密,高瞻远瞩。登基这些年来,朝中大臣皇亲,包括太后,一直都在为皇帝后宫空置而忧心、谋划着。
      
      皇帝无端纳个道观孤女为自己的第一个妃子,朝中反对声一片,甚至天下的百姓也会不安。可皇上他是谁?他可是大兴王朝最精明的天子,一个立志要让大兴王朝成为国力最强,受四方进贡的君主。
      
      天女,不仅仅安抚了民心,更是让朝臣那句反对活活吞进肚子里。
      
      纳妃,并不是立后。那些盘算着通过后宫壮大自己势力的党羽们想着这后位还空置,心里就算对苏叶着天女身份半信半疑,也不想去做那个反对最强烈的人。毕竟这后位还空置啊,万一被皇上厌恶了,岂不是成全了对手。
      
      苏叶不明白皇上为何偏偏选中自己,白敛明白,这都是注定的。
      
      宫殿外的白敛百味交集,宫殿内的天子与新妃却下棋下的不亦乐乎。
      
      开始苏叶还在纠结自己要不要赢皇帝的,怎知皇帝的棋艺竟是比刘风高许多,她被杀的片甲不留,压根没还手的机会啊。
      
      “爱妃,我们都下第十盘了,明日朕还要早朝,不如就歇息吧。”刘常眼里确是有丝丝乏意。
      
      “不行,我就不信我不能赢你一盘。”输红眼的苏叶早忘了最开始拉他下棋的目的,更顾不得什么早朝不早朝。她所有的尊严都尽丧在这棋盘上了,如今她眼里心里脑海里只有一件事:下好下一盘棋,因为这是挽尊之战。
      
      看着她皱着眉又一脸认真的小脸,刘常带了丝无奈及微到几乎察觉不到的宠溺。罢了,看来他也要用心下好这盘棋,让的太刻意,只怕他这位新妃会认为被羞辱,失控起来砸了这桌子就闹大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V主要是想蹭个完结榜带带新文的预收,如果妹子们买了V,可以留个言,我基本都会发回个红包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