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养成手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郊外面圣

      苏叶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点眼熟,努力回想,却又真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刘常看着苏叶的眼神带了点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与……炽热?
      
      苏叶被他盯的有点不自在,便小声问道:“我应该要记得你吗?”
      
      “放肆。”刘常突然大声叱喝,把苏叶吓的颤抖了一下。
      
      “苏叶,那日你在山野间责怪朕毫无作为,今日再见,想装作没发生过是吗?”
      
      我滴神啊!苏叶心里似一万匹马奔过。没!错!难怪觉得眼熟,眼前这男子就是当日在山丘挖野菜时突然出现的那位翩翩公子。
      
      他竟然是皇上!!!完蛋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她骂了这个国家最高地位的人,还被本人听到。皇帝会放过她才怪了!
      
      于是乎,这就是她莫名其妙成为天女,即将要进宫为妃的原因吗?慢慢折磨□□?瞬间,苏叶做了个决定。
      
      “请皇上原谅民女愚昧。民女有眼不识天子,空长脑袋没长脑子,狗嘴吐不出象牙,皇上请恕罪啊!”
      
      没错,她决定求饶。这翻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而且说的那么顺溜,苏叶瞬间懂了为何朝堂上那么多谄媚之臣。这简直,简直是浑然天成的。嗯,没错,但凡是个人,在皇帝面前十个有九个都是谄媚讨好的。所以没关系,苏叶,没关系,说这翻话不代表你没骨气。
      
      这不为了活下去,她小小一孤女容易吗?万恶的白敛,如果当初他遵守承诺带自己走,自己至于有今天吗?千错万错,这一切错的源头就是白敛言而无信。想到这,苏叶狠狠登了他一下。
      
      “哈哈哈哈。”刘常忽然又大笑起来:“朕是开笑的,莫紧张莫紧张。”
      
      开玩笑……呵呵,苏叶心里冷笑一百句。这混账皇帝,不仅登基毫无作为,还喜怒无常。这么会变,怎么不去表演变脸啊?不过此时还是要顺势而下,把这个结给弄过去。
      
      “苏叶谢过皇上不责之恩。皇上不仅记忆过人,还宽宏大量慈悲为怀,实乃大兴之福、大兴之幸”
      
      就苦了是我苏叶大大的不幸,苏叶心里默默加上一句。
      
      刘常知道她这是拍马屁的话,但这话从她嘴里说出,听的还挺乐的。
      
      “苏叶,今日朕特命白敛接你来这里一聚,不知你肯不肯进这府邸?”
      
      你是皇帝,话都说这份上,我敢不不进?拖出去砍了!
      
      “苏叶受宠若惊。”苏叶诺诺回答。
      
      进到府内,院中早有人准备了满桌点心,泡好一壶极品好茶。为什么说是好茶呢?(作者君心虚回答:皇上用的,萝卜也只能当人参……)
      
      刘常坐下后,发现苏叶一直低着头站着离自己一丈远的地方,便示意她坐下。
      
      “谢皇上。”
      苏叶暗暗叹了口气,带着彷如上断头台的心情坐在离刘常最远的地方。
      
      “白敛,你也坐吧,在宫外就不必讲那么多礼数。”刘常笑着看向白敛。
      
      “谢皇上。属下站着比较方便。宫外不比宫内,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白敛说这话的时候,摸了摸剑柄的,苏叶就暗想,他这话的意思莫不是站着比较方便拔剑杀人?脖子顿感凉凉的!
      
      刘常指了指茶杯,道:“听闻你喜欢喝碧螺春,朕今日特从宫里带出了今年进贡的春茶,快尝尝。”
      
      皇上的话就是圣旨,苏叶哪敢不从啊,立刻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芳香扑鼻,口齿留甘,果然好茶。皇帝用的东西就是比一般人好!
      
      苏叶放下茶杯,马上谢恩。
      
      “真是好茶,苏叶谢过皇上。”
      
      “尝尝这点心。”
      
      苏叶立刻拿起一块塞进嘴里。
      
      “真是好吃,谢皇上赏赐。”
      
      “吃点临国送过来的葡萄。”
      
      苏叶依然摘了两颗送进嘴。
      
      “很甜,谢皇上赏赐。”
      
      ……
      
      心好累,刘常点一道吃的她就得谢一次,说这么多违心话会不会咬到舌头?
      
      刘常眉头微皱,不悦她态度如此恭敬。
      
      “苏叶,朕初次见到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别因为知道了朕的身份就拘谨、诸多顾忌。”
      
      苏叶真想大哭,皇帝果真难伺候。要是真随着自己性子来,你能赐我道免死金牌吗?若不是担心这小脑袋,谁乐意这么一个劲谢恩。但皇上既然不高兴了,还是改改吧。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既然皇上让苏叶不必顾忌,苏叶就谨遵圣命啦。”苏叶语气带了点俏皮。
      
      “这才是当日朕所见到的苏叶。”刘常大悦。
      
      呵呵呵呵,苏叶无奈陪笑,再次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刘常也跟着抿了口,道:“你可知这碧螺春是哪里进贡的?”
      
      苏叶老实的摇摇头,表示不知。
      
      “江赭。江赭碧螺春在我大兴可是赫赫有名啊。想当年太|祖在位的时候,江赭每年进贡碧螺春数百斤。但今年仅有二十斤。”刘常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仅二十斤啊,朕这个无所作为的皇帝若再继续无所作为下去,只怕宫里连茶都喝不起了。”
      
      “苏叶惶恐。”听皇帝又提‘无所作为’四字,苏叶真是悔到肠子都青了。什么叫祸从口出?她简直就是应放入历史教材教导后人的血淋淋例子啊。
      
      刘常苦笑:“不用紧张,朕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朕是觉得你说的甚对。”
      
      苏叶偷瞄了下刘常,确认他是真无恼怒之意,心宽了不少。
      
      “皇上,苏叶当日说那话,是在宣泄情绪。那时苏叶并未见过皇上,不知道皇上是怎样的人,也不了解朝政。皇上切莫在意苏叶说过的话。”
      
      “不,这正是百姓的声音!”
      
      苏叶心里暗暗叫苦,小声嘀咕道:“就不能当我是刁民庸民吗?”
      
      刘常不是没听到她的嘀咕,强忍着笑意接下去说道:“朕今日特意让白敛带你出来,主要是想向你表达下歉意。朕万万没想到,派去服侍你的丫鬟中,竟然有想伤害你的人。”
      
      “皇上,您这样说,苏叶更惶恐了。苏叶跟碧水相处了这么久都没感觉到她有不妥。皇上您日理万机,又怎么能料到这些事。”
      
      刘常狠狠捶向石桌上,咬牙切齿说道:“朝中大臣结党营私,如今势力更是渗透到宫里来了。你放心,此事朕一定会彻查,严惩不贷!”
      
      听到‘严惩不贷’这几个字,苏叶立刻想到灭九族这种连坐法,也不知道碧水还有没家人。
      
      “皇上,从这些日子的相处上看,碧水不是个坏心眼的人。她也许是受人所迫才不得不这么做。若她真心想害我,这些日子不是没有更好的机会。还请皇上明察,追究真正的肇事者。以免……有无辜者因苏叶而受牵连。”
      
      苏叶本是想说‘以免错杀无辜’的,后反应过来这话不妥,话到喉咙愣是逼回去了。
      
      皇帝乃真龙天子,即使错也是对的,又怎么会错杀无辜?
      
      刘常赞许地点点头,道:“刚经历这样的事,难得你还能如此明辨是非。有你这样的女子为妃,真乃我大兴之福啊!”
      
      你这混蛋,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苏叶的心情因为这句话跌倒了谷底。怎么说呢,对,她就是即将要进宫为妃的人。眼前的这位帅气公子更是当朝天子,也是她未来夫婿。
      
      想到以后的日子就要跟这人过,苏叶差点撑不住垮脸了
      
      “皇上,苏叶惶恐。”苏叶说这话的时候都快哭了。她真的好想问,我可以不进宫吗?
      
      她能问吗?她能问吗?进宫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她从来没想过,进宫前能见到皇上一面。如今他就在自己眼前,她要不要豁出去表达下内心真正的想法?
      
      苏叶偷瞄了下周围的护卫们,被拒绝是很丢脸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当今皇帝。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说出来也许是死,可进宫是生不如死。死有何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条好女汉子!
      
      想一股热血上头,苏叶道:“皇上,我能单独跟你谈谈吗?”
      
      突然冒这么一句话还真让刘常挺诧异的,端起茶杯的手在半空停了会,最后还是应允了,遣退白敛。
      
      白敛听到苏叶想单独跟皇帝谈话的时候,脸就冷到了极点。临走前,不忘扫了苏叶几眼,暗示她别乱说话。
      
      待只剩下他们两人,苏叶撩起裙子跪下,道:“皇上,苏叶斗胆问您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你说,别跪着。”
      
      好,我才不想跪呢,地上砂石让人膝盖好疼的说。苏叶也没扭捏,再次坐回到凳子上。
      
      “皇上,苏叶一直对于自己如此突然从一个道观小道姑变成天女这事疑惑不解。苏叶可以问皇上,是什么原因,如此突然让苏叶进宫吗?”
      
      苏叶边说边用衣袖擦拭掌心的汗。紧张,这提着脑袋说话果然刺激紧张。
      刘常表情变得严肃,没立刻开口回答,只是静静看着垂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苏叶。
      
      他在寻思着该怎么说,皇帝的身份,决定了他做每件事都不再纯粹。
      
      为什么突然把她从一个小道姑变成天女准王妃呢?
      
      刘常开始缓缓说道:“朕登基已七年,后位一直悬空。朕的年纪不小了,也到了该有子嗣的时候。朕觉得,那日在山上见到你就是上天指引的缘分。你觉得呢?”
      
      啥?苏叶没想到他会反问自己,傻眼了。你乃皇帝,你方才都亲口说了这是上天指引的缘分,我敢唱反调吗?
      
      苏叶很想摇头,可是不敢,但也实在说不出附和的话。
      
      “苏叶乃一孤儿,无权无势。大兴国比苏叶貌美且家世比苏叶好的大有人在。每每思及此,苏叶都恐慌不安。”
      
      刘常嘴角往后扬了扬,玩弄着手中的茶杯,道:“无权无势,不正好吗?”
      
      苏叶藏在石桌下的手不断扯着衣袖,好想好想掀桌子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盼着放假了。好想快点放年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