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妃养成手册

作者:潆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慈安道观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正在日更的新文《重生之傅御史宠妻日常》
    顾晚想,自己应该是最失败的穿越女吧,不仅成亲四年丈夫不曾踏进过房门,甚至不到二十岁就被渣夫的宠妾下毒害死。
    重生到十五岁被渣男表白的那天,
    顾晚真想抽自己两巴掌,为何重生不能早两秒?
    看到迎面走来的傅子晋,顾婉咬咬牙,大声说道:傅先生,我心悦你。
    傅子晋啊,那个前世碾压渣男,年纪轻轻就成为正一品都御史的御前红人。

    --------
    傅子晋上辈子的人生计划是: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把顾晚娶回家。
    前两件都实现了,第三件却被人半路截胡。
    一觉醒来,既然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这辈子的人生计划是:把顾晚娶回家,各种宠。把顾晚娶回家,各种宠。把顾晚娶回家,各种宠。
    至于那个半路会截胡的人……
    傅子晋眯了眯眼,脑海里在想本朝的一百零八种酷刑。

      冬天已过去大半,京都依旧大雪纷飞。
      
      京都乃大兴最繁荣的地方,在这座繁荣城市的最东边却寥无人迹,只有一座道观孤零零屹立其中。
      
      传说大兴的开国国君极为好色,建立大兴后便广纳后宫,喜新厌旧,以致后宫纷争不断,那些失宠的妃子都不够冷宫安置。于是,在某谋士的建议下,国君便下令在京都城东建了座道观,用来变相安置那些失宠的妃子。
      
      传说,常有妃子因难熬这常伴青灯的寂寞,自杀于道观之内。死的人多了,道观内常便出现了冤魂。传说,皇室为安抚那些冤死的亡灵,曾数次开坛超度,但终无济于事。
      
      不知从哪一年起,帝都的冬天开始被大雪笼罩。大雪纷飞长达数月,无数黎民百姓被冻死。这一现象直至国君驾崩,太子登基才有所改变。于是民间纷纷暗议,定是这国君好色祸国。
      
      奈何太子命短,登基不到三载便病逝。其胞弟刘常继位。
      
      当然,以上都只是传说,没人敢去求证。但因为有这些传说的存在,尽管这是京都城内唯一的一座道观,平日里仍不见有百姓来上香。皇亲贵族因那些传说,更是对此道观纷纷退避。
      
      于是乎,这座道观就一直这么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存在着,住着零丁几个坤道。
      
      苏叶坐在屋檐下,呆呆看着眼前满天飞的白雪。雪下的很大,而她只穿了件带点点棉絮的小道袍,冷的她直哆嗦。但即便如此冷,她仍然不愿意进屋。而是呆坐在这屋檐下,痴痴望着天空。
      
      如果你以为她那是在冥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在她平静的外表下,那颗狂躁的心早已默默喊了一百遍:老天你闹哪般?没事连下半个月大雪,是要把这城市冰封吗?
      
      兴许是坐久了,苏叶觉得自己双腿都要僵掉了,便站起来用力跺了几下。
      
      “新皇才登基就连下半个月大雪,这下百姓又有的说了。”苏叶拍了拍落在肩膀上的雪花,低喃道。
      
      “苏叶,在嘀咕什么?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吗?赶紧把院子里的积雪打扫一下。”一年约三十来岁的中年坤道恰巧经过,听到了她的低喃,严厉训斥起来。
      
      苏叶温驯地垂着头,应道:“苏叶知错了,这就去清理积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年仅七岁的小苏叶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如果你以为这是因为这孩子早熟,那就大错特错。这一切,皆因住在这躯体里的灵魂实际是有着二十七岁“高龄”,从二十一世纪莫名穿越过来的“老苏叶”。小苏叶是个孤儿,从小在道观长大。
      
      刚穿到这世界,苏叶懵逼了好几天。怎么都想不通,怎么发个烧醒来就在另一个时空了?费了好些日子接受现实,现在她最大的愿望是,快点长大,离开道观,不,不仅离开道观,还要离开大兴,她实在不喜欢这个一半时间都在下雪的地方。
      
      哎呀呀,恨呀!她到底干了什么事干,老天爷要罚她在这样的地方生活。
      
      苏叶拿着小铲子,用力清扫着院子的积雪,内心哀怨无比。
      
      “苏叶,去把道观外面道路的积雪也清理下,那么厚,路人行走不方便。”方才训斥过她的中年坤道再次经过前院,见院子的积雪被清理的差不多,便又吩咐她去清理外面的。
      
      苏叶不敢有异,温驯地拿着小铲子来到院外,嗖一声狠狠插入积雪中。心里嘀咕:根本就不会有人来这破道观,清什么清。
      
      嘀咕完又暗自恼火,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懦弱,什么都不敢反抗。不过想想,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人生地不熟的,要如何反抗?只能忍了,无论如何都要忍。道观的生活虽然清苦,可好歹算有落脚的地方。
      
      唉,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呢?至少要长大一点吧。想到还要等那么多年,苏叶不由的深叹了口气。人生的希望到底在哪里?
      
      苏叶越想越迷茫,只能用力狠狠地清理地上的积雪。
      
      虽然道观现在没剩几个坤道,但她好歹是孩童啊,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干这苦力活?还说是出家人,净虐待儿童。
      
      “妈呀,吓死我了。”正哀怨铲除着积雪的苏叶忽然吓得惊呼出声,反射性竖起手中的小铲子当武器。
      
      她铲雪竟然铲出了……一个人?
      
      一个人?苏叶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确实是一个人。看他整个身子几乎都快被大雪覆盖,倒在这估计有些时辰了,还活着吗?
      
      苏叶此刻看起来虽然只是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但怎么说都每日烧香念经心地善良且勇敢的好孩子。该伸出援助之手的时候,还是会伸手的。
      
      放下铲子,苏叶立刻上前探了下他的鼻息。暗暗松了口气,还好,虽然很微弱,但还有呼吸。
      
      想也没想,苏叶立刻拨开覆盖在他身上的积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到方才清理掉积雪的空地。这才看清男孩的相貌,身形消瘦,看起来只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模样,脸上稚气未消。
      
      “这家伙长得还挺帅的。”看清他整张脸,苏叶不由发出赞叹。
      
      “醒醒,大哥哥,醒醒。”苏叶用力拍打着他那惨白的俊脸,小声呼喊道。在苏叶努力的拍打下,男孩睁了下眼,但很快又合上。
      
      “醒醒啊,大哥哥。”苏叶担心他这么躺下去会冻死,下手加重了,啪啪啪落在他脸上,原本惨白的小脸被打出了一丝血色。
      
      “冷。”男孩虚弱吐出一个字。
      
      冰天雪地的,必须立刻把他弄进里屋取暖才行。
      
      于是,分不清拖还是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苏叶终于把人弄进房间。力气已用尽,男孩这下又连那最后的意识都没了。没办法了,苏叶只能把草席铺在地上,并牺牲了自己唯一的一床棉被跟暖炉。
      
      脱掉了他那身被雪染湿的外衣,感受到他的体温在逐步回暖,苏叶放下心走出房间,继续清理道观外的积雪。唉,谁让这慈安道观她最小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苏叶,到底算不算是出家人呢?道长说她捡来的时候只有几个月大,因从小就生长在道观内,穿的自然只能是道袍,但因为一直没授录,观里没觉得她是个出家人。因为一直坤道装扮,外面的人都当她是小道姑。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看,她苏叶暗暗庆幸这小躯体还未授录。她无肉不欢,可不希望以后天天稀饭馒头加咸菜的,她想吃肉啊,疯狂吃肉啊,可是肉到底是什么味道,她都快忘记了。每次去集市经过酒楼看到那香香的烧鸡,晚上都会梦到自己面前摆了个烧鸡,油滋滋的,可每次都没吃进嘴里就醒了,呜呜。如今,唯一支撑她在这个苦哈哈的世界活下去的,无非就是要疯狂吃肉这念头。
      
      不知不觉,日落西山,道观外的积雪也终于清理的差不多了。苏叶看着自己红肿的小手,忍不住直呵气。暗暗感叹这双真是劳动人民的手,要不是这皮厚,估计早冻坏截肢了。
      
      晚饭的时候,因为想到房间里那个被冻僵的男子,苏叶忍痛把那个珍贵的馒头留了起来。唉,救人救到底,留个馒头,待他醒了好歹能充充饥。
      
      吃完晚饭,照例在大堂听主持讲了半个时辰道理后,苏叶终于可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自己房间。
      
      每次回到房间躺在那长小床上,她还是忍不住会感谢天,感谢地。因为道观人太少,她好歹还能独居一室,虽然是在偏僻的后院某角落。
      
      回到房间,点亮蜡烛,苏叶看着那男孩还睡的很沉,不由的苦恼起来。
      
      她房间里只有一张棉被,如果他一直不醒,今晚她怎么办?虽说有炉火,可大冷天的,盖被子睡觉尚且觉得冷,不盖,估计明年的今日就是她的祭日了。
      
      眼皮好重……苏叶感觉自己坐着都快睡着了。
      
      幸好,苍天有眼啊!在这关键的时刻,男孩缓缓睁开了双眼。
      
      “你……”男孩开口,没待说完先被自个沙哑的声音吓到了。
      
      “你醒了?”苏叶由衷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哈哈,谢天谢地,他醒来,她终于可以拿回自己的被子,安心倒床上去睡觉了。但是,在拿回自己被子之前,苏叶还是很有良心地从火炉上烧着的水壶里给他倒了杯热乎乎的白开水,并递上那个她忍痛割爱的馒头。
      
      “这是我特意留给你的,吃吧。”苏叶露出个无害的笑容。
      
      男孩打量了她一番,半信半疑从她手里接过杯子跟馒头,问道:“你吃饱了?”
      
      苏叶笑眯眯的小眼一眯,心里暗道,喝一碗粥怎么可能饱。
      吞了下口水,苏叶道:“没,可是我不想想吃馒头,我想吃肉。”
      
      男孩楞了下,道:“你是出家人……”
      
      苏叶撅嘴不悦,立刻打断道:“我虽然是住在道观里,可我并未出家。”。
      
      无知,真无知,长那么帅却那么无知。穿道袍的未必是道姑啊,她可能是……寄人篱下。
      
      “是你救了我?”男孩接过馒头就咬。
      
      叶在心里撇撇嘴,不过比我大了一两岁,说话怎么口气那么拽?我还是你救命恩人呢!脸上却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是啊,是我救了你。你一定要记住,我叫苏叶,你的救命恩人叫苏叶。”
      
      救命恩人呢,这恩情可不轻。
      
      听到苏叶这番严肃认真的话,男孩忍不住笑了下。
      
      “记住了。我叫白敛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