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楼之莫若以明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崔氏番外

      【宁府】
      
      “夫人,有人让门口的小厮转交给您一封信。”
      
      崔氏看见书信之后,唇角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找到了,又如何?妾不过是一个妾。一个出走的妾,就更加的不值得她去在意了。不过,她倒是真的是要看一看这么的一个感天动地的故事,最后的结局,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要去殉情吗?还是要接着懊悔呢?他痴情,他专情,可是他这专情却不知道伤害了多少的人。
      
      说起来,这件事情,说起来,也是和自己脱不了干系的。
      
      但是,若是说,这件事情,要全部的都算在她的头上她可是也不依的。
      
      当年,这桩亲事,可是宁家的上任家主也就是她的公爹在她年幼的时候,亲自求的。而且在之后,也没有说退婚的意思。不然的话,崔家的女儿也是不愁嫁的,谁要赶着要嫁他宁衔了。
      
      先前在外面有个红颜知己也就算了,哪个男人没有个风流韵事的?不过分也就算了,她也并不是那种一件事情就捏着不放的人。若是就这么的过去了,他给自己体面,这外面的红颜知己,她还真的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日后即便再怎么的在外面恩爱也就算了。她也不是妒妇。
      
      但是,没想到宁衔就这么的给自己没脸,竟然在外面弄出了个孩子出来。而且,这日子算起来,竟然还可能是自己进门之前的一段时间。无论日后这个孩子有没有名分,却也是真真的宁家的庶长子。
      
      若是自己不能够生,也就算了,自己也就是认了,但是这件事情,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口气,她又能怎么能够轻易的咽了呢?
      
      而且那个妓子竟然还想着要生下来?那么就势必会给自己的孩子造成影响了。
      
      这种隐患,自己怎么会留?
      
      若说有愧?
      
      她也不是一个良善之人,不然即便是嫡女,也不一定能够在崔府安然的长大呢?
      
      而且,之后,自己也并没有落井下石,不是不想,而是不屑?一个妓子,还不至于自己拈酸吃醋的。
      
      这么多年,他宁衔能够做甩手掌柜,这整个宁家,可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操持,公婆也是她一个人在侍奉。
      
      儿女的婚事,他宁衔可有半点上心?整日的醉生梦死?如果不是她,宁家早就已经不再他这一脉了。亦或者说这宁家早就没落了?他又有什么资格和资本去花天酒地,而且说书楼的价格,也挺贵的吧?
      
      若说欠,崔氏承认,她最多只是欠了那个未出生的孩子的。而他宁衔和紫鹞尤其是宁衔,还欠自己一个交代呢?
      
      在紫鹞当初离去的时候,他疯了一样的寻找,之后就变得一蹶不振,整日的流连于花街柳巷之中,多次的一掷千金。他在找,可渐渐的,寻找,似乎也只是一个执念了吧。至于找到为了什么,他也忘了吧。
      
      可是,他这样,也似乎仅仅是对那段感情负了责任而已,但却是对自己的父母,对于自己出身的家族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于自己的不负责任。
      
      崔氏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早就已经是不再年轻的容貌。想着这么多年,自己为一双儿女的付出。几十年媳妇熬成婆,大抵也就是如此吧。
      
      前一段时间,崔氏去了女儿的房中,见着自己的女儿在那里满心欢喜的绣着嫁衣。崔氏的眼睛有一点的恍惚,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当年。自己当年,也是这么的满心欢喜的在闺阁之中绣着嫁衣。幻想着,以后,和一个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做一个温婉的妻,为他侍奉公婆,教养子女,然后和那个人一起在缱绻的时光之中老去。
      
      可是,当她的大红盖头被揭开的时候,她含羞的抬起了头,却看见了一个似乎是并不耐烦表情。婚后,她努力的的去做有一个合格的妻子。却是没有想到,等来的不是他的回应,却是那样的一封信。
      
      想到这里,镜中的女子,眼泪婆娑,早就已经是看不清镜中的人影了。
      
      会好的,以后都会好的。这么多年,她已经是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多少次这样的对着镜子想着想着就哭了。
      
      二十多年了,她多么的希望,她在宁家这么久了。可是,每当她要面对一些难以抉择的事情的时候,她都希望有那么的一个人,能够在她的身边,即便是什么都不做,只要是站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面对那就足够了。
      
      可是,都没有,一次都没有。因为那个人,不知道在哪个楼里喝花酒呢?又怎么会管这些事情呢?
      
      或许,他认为自己足够可以应付的。又或许,他连想都没有想。他心里只有紫鹞,紫鹞走了,却赢得了宁衔的心。
      
      不过,她也没有输,因为她要的不是宁衔的心,至少,她现在儿女双全。
      
      她知道他很快就要熬出头了。近二十年的空守,希望能够换来后半生的安逸。
      
      所有的一切,她都不后悔。
      
      【说书楼】
      
      “我怎么感觉,那个宁衔,就是一个大混蛋呢?”小白说道。
      
      “看来,你还是寻着那封书信,去了宁家了。”老板娘倒是也没有直接的回答小白的问题。
      
      “我感觉吧,崔氏,其实也……”有些话,柏溪还是没有说出口。
      
      也许,是不知道要怎么去说吧。毕竟,即便是用了读心术,也知道话本的内容。但是,当年的一些关于崔氏的事情,她也是不了解的。所以,也不应该去做过多的评价的。
      
      其实,小白看了话本,着实是觉得崔氏很可气。几乎说这紫鹞和宁衔所有的悲剧都基本上是这崔氏做下的。
      
      但是,她窥探了一下崔氏的想法之后。就似乎是打消了这种想法。
      
      当然,她也似乎是觉得崔氏那样的对着镜子哭,着实的是有几分的可怜的。是的,她又心软了。
      
      总之,她现在就觉的宁衔是个大混蛋。就是这样。害得她连吃东西的兴致都没有了。
      
      “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崔氏呢?”小白似乎是找到了新的话题。便不想纠结刚刚的那个问题。反正,那个宋衔的阳寿也快到期了,不是吗?
      
      “你猜?”老板娘似乎心情不错,所以故意要逗小白一番。并没有在意到今日小白的情绪。
      
      “老板娘,你这样,会没有生意的。”小白,听到这句话,愤愤不平的说道。
      
      “记得把下面的桌子给收拾利索了。不然,可就要扣你工钱了。”说罢,便上了楼,消失在万卷书册之中。老板娘当然是不会告诉柏溪,她的这个话本还另外的卖了一次。而这买家便是皇商宁家的当家主母崔氏。
      
      这崔氏出的银钱也比较的高一些,谁让,崔氏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全部结局呢?比如,普静庵里的那一幕。
      
      然后,就剩下小白一个人在那里辛苦的打扫了。相信如果柏溪知道了老板娘这么的狡诈的话,一定会骂老板娘奸商的。
      
      这么大的一个茶楼,竟然不多找几个伙计,看店里日进斗金的样子,小白就有几分的愤愤不平。
      
      不过想到老板娘做的生意,似乎也是并不能多找几个伙计呢?要不然,伙计把老板娘楼上的书偷出去自己卖,或者是偷偷的抄一份拿出去。这样的话,老板娘岂不是没有生意做了。
      
      当然了,这一切,也不过是某只狐狸,自己的臆想而已。试想一下,一个修炼了千年的九尾狐都没有偷偷的溜进楼上的能力,若真的是一个凡人,又怎么可能呢?
      
      不过,最纠结的是,这整个楼里,除非是老板娘心情好,不然自己都是很难施展法术的。也就是说,这么大的一个楼,就只有她一个人“亲自”打扫。想到这里小白的心中就有几分的狂抓了。
      
      其实,小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柏溪,但是由于老板娘的喜好,所以就一直称她为“小白”,可是柏溪是逃不开老板娘的“魔爪”的,所以,也就只能默默的忍受着“小白”这个阿猫阿狗都可以叫的名字。
      
      天色也不早了,小白也已经是收拾的差不多了。所以也就回房歇了。在睡之前小白还想着,今日的那个话本?当然也是在想着自己的读心术,是不是又出了哪里出了问题。或者是因为看到的东西不够全面呢?
      
      小白,似乎还想着,明日店铺收拾好之后,要到哪里去吃什么?想着想着就似乎是流出了口水。而困意,也就更浓了。也就想着,其实在这个店里待着也是不错的。至少是不缺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买好吃的,而不用去偷偷摸摸的去吃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完了一个故事。
    下一个故事,也许会有一点长。
    n(*≧▽≦*)n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