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楼之莫若以明

作者:六六六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从此萧郎是路人

      “老板娘,外面,好热闹。”
      
      看着从说书楼门前经过的大红轿子,柏溪似乎也没怎么的去想,便说道。
      
      这种情况自然也只有在没话找话的时候柏溪才会这样说的,这里毕竟是京师,而且还是中原的京师而老板娘的这个说书楼又是处于一个十分热闹的地段的,所以这大排场的婚事柏溪也并不是没有见过。
      
      只是今日柏溪看着老板娘似乎已经是在那里一个人研究这棋局已经是很久了,柏溪可真的是会觉得那么一点点的空虚寂寞冷呢?
      
      所以才会这么的找个话题,为的,便是要刻意的去打断老板娘的思路。
      
      她也是知道的,老板娘虽然是看上去比较的面善,但是这内心说不定是比谁都高冷的。所以这一次也不一定会搭理自己的,柏溪在此之前,早就已经做好了要冷场的准备了。
      
      不过这老板娘对客人的态度也还真的是不错。(老板娘:废话,那可是衣食父母,当然态度要好了。)但是当对待柏溪的时候,就真的是就那么的回事了。
      
      “今天是安国公府的姑娘出嫁,这十里红妆,也算不上铺张。”
      
      老板娘竟然回了自己的话?柏溪还真的是有几分的惊讶呢?不过柏溪可能真的是高兴的有点太早了,老板娘怎么会忘记这事事都寻着柏溪来打趣呢?
      
      “怎么?看着人家十里红妆的出嫁,我们家小白,也是想着要嫁人了?”老板娘用考究的眼光看着柏溪说道,“若是,我家小白真的想要嫁人的话,你老板娘我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定然也给你准备一百二十八抬嫁妆,风风光光的从说书楼之中嫁出去。”
      
      老板娘的这语气真的别提多么的真诚了。
      
      “我才不要呢?”柏溪说道。“我在说书楼里待了那么的久,就没有发现这尘世间的感情,能有一个是能够善始善终的。”
      
      似乎柏溪说的也是有那么几分的道理,老板娘听到这里,倒也是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收回了放在柏溪身上的目光若有所思。
      
      “所以说,那种机缘巧合因缘邂逅,一般情况下都是会不得善终的。”柏溪说道,“可是,若没了那惊心动魄,单纯的那么这一段感情,又能够留下什么呢?”
      
      “所以呢?”
      
      “所以我才不会嫁人呢?更加的不会嫁给凡人。”柏溪终于将话题转了回来。
      
      除非,那个人会给自己一辈子好吃的,一直就这么的养着她。柏溪在心中打着小算盘。不过这句话柏溪是不会说出来的,不然一定会被老板娘给笑话的。
      
      那些邂逅,她们终究还是爱过,虽然,更多的不过是在不知道哪里的一个瞬间曾经真实纯粹爱过。
      
      至于结局,真的是有几分的听天由命的意味。不过若是事事都是完满,又怎么会有人走到这说书楼中呢?
      
      “其实吧,也并不是,所有的相遇相守,都是一场悲剧的。”老板娘说道,顺便看向了这外面的迎亲的队伍似乎是在示意什么?
      
      “哼,这新娘子既然是国公府的姑娘,那么嫁的也一定是王公贵族。所受着的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柏溪似乎不服气的说道,“那些嫁给还没有见过几次面的人的女子,即便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日后过着含饴弄孙的生活。可是这和相恋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吧。”她来若是真的是要嫁人的话,可不是学着伺候人的。
      
      是啊,那样的生活确实是不错,可是,却无关风月、无关情爱。
      
      “这国公府里的五小姐韩皎,要嫁的人先前可是一个江湖人士哦 。”
      
      “那,也一定是因为江湖人士,付出了什么见不得人代价,才会这样的。不然的话,这安国公府怎么会把韩皎嫁给那个人。”柏溪说话的语气虽然说是有几分的不屑,可是这言语之间,明显的就是担忧的。
      
      “江湖就是江湖,朝堂就是朝堂。放心她与他是不会过得好的。”说道这里,柏溪也学着老板娘的样子,端起了桌子上的一杯茶,假装很是享受的品起来。虽然说,她也是品不出来什么味道。
      
      老板娘倒也是没有说什么,转眼间,柏溪的脑海之中,就已经是出现了韩皎日后的生活。
      
      画面中,韩皎和夫君云默之一共养育有二子一女,二人一同走遍了名山大川。在韩皎八十二岁的时候,安然的闭上了双眼,之后云默之也随韩皎一并去了。周围跪着的都是二人的子孙。之后二人葬在了一起。
      
      “还好,还好。”柏溪虽然是在心中很不服气,可是在世间可以见着这样的恩爱的情侣,也算是对于自己的一点慰藉吧,想到了这里,柏溪也放下了心。
      
      “不过,老板娘,这个,应该是一个意外吧。”虽然说,柏溪也希望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完满的,可是她也知道这时间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这,当然是例外了。”老板娘说道,“但是,也并不是,你所说的那样,是不存在的,不是吗?”
      
      “好,我承认这些是存在的。”到了这个时候了,柏溪当然只能承认了。
      
      这,当然是例外了,而且,还是一个女子用自己的余生,争取到的成全。老板娘早就已经离了柏溪的视线之中。
      
      【安国公府】
      
      那个成全了韩皎的这个女子,如今,正安安静静的斜斜的在那贵妃榻上,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仅仅是睡着了。
      
      不过即便这个看上去神情缱绻的老妇人很是面善,但是这旁边的任何服侍的奴婢,以及整个定国公府里的任何人,都不敢在她的面前有半点的不恭敬。
      
      这越是神情缱绻惬意,下面的人,就需要更加的小心服侍着。哪怕是一点点的疏忽,都有可能惹来祸端。
      
      可见这位老夫人的威仪,并不是一般人可以去撼动的呢?
      
      所谓的泼天的富贵,在这位老夫人的面前,怕是也就真的就是那回事吧。说起来,她也算的上是生来尊贵的人。
      
      她的名字叫王婳,是韩皎的祖母。
      
      如今,除了翻看皇家的玉碟,也几乎是不会有人会知道这个名字吧。而即便是有人不小心的在正在编写的史册之上看到了这个名字,应该也没有人敢说出来。
      
      但是,这却并不代表着遗忘,朝堂上下,无人不知圣安固伦建国长公主。
      
      这个和王朝的寿命相同的女子,也是这个王朝的第一位公主。似乎,自从嫁到安国公府之后,她便开始潜移默化的便影响着这整个朝堂。而如今,也是这个王朝年龄最大的公主了。
      
      今日出嫁的韩皎,是定国公府幼女,现任的安国公,是这位长公主和前任安国公的长子。
      
      安国公府一共出了四个女儿,韩皎是幺女。却也是,在这位长公主的跟前的时间最多的一个,或者说,是最像自己的祖母的一个孙女,这个孙女不用想也是长公主最喜欢的一个孙女了。
      
      韩皎的三个姐姐如今的也是享尽了尊荣,长姐韩皘便是当今的皇后,二姐嫁的是昭王。三姐则是嫁到了世家大族邢家为宗妇。
      
      按照韩皎的出身,即便是不做王妃,但是可以在这京城的人家之中随意挑的。而且,这个从小养在了长公主身边的孙女,让人们对她抱了更大的希望,众人很期待能够有第二个如长公主这样的人物出现呢?
      
      可是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韩皎所嫁的却不过是一个正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并没有实权,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闲官而已。
      
      而且国公府里的人也都是知道的,即便是这个官职,也是府里的老夫人去求来的。因为云默之在此之前也不过是一个江湖草莽。
      
      一个江湖草莽若是没有什么官身的话,又怎么可能这么名正言顺的娶得到安国公府里嫡出的姑娘呢?
      
      于是这件不可能的事情,竟然是得到了这个受人尊崇的,出身尊贵的老夫人的全力支持。
      
      至于为什么这位尊贵的老妇人要成全这一门亲事,却是无人知晓,整个安国公府也是无人敢问这件事情。只能是依照吩咐,风风光光的把女儿给嫁过去。
      
      而这桩本来没有可能的婚事,是在这个公主的极力的成全,以及对外界施加的高压之下,才会变成了可能。
      
      如今的一切刚刚好,若是一定要将这一切追寻根源的话,却也是鲜血淋漓的。
      
      【她可以和他离开,浪迹天涯,亦是另外的一种自在,只是此间再无王婳;他也可以为她归顺朝廷,凭他,定能赢得名正言顺的迎娶她的资格,可是却因此丢了忠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使命,逃不开、也躲不掉。
      王婳庆幸的是,自己得不到的,自己的孙女韩皎却可以。
      还好,自己已经有了能力去成全她。】
      
      【从此萧郎是路人】
      
      开元十五年四月
      
      “三皇兄……”
      
      一个声音,打破了原本在这个园子里安闲的氛围。
      
      “怎么就这么来了,也不知道要事先的打个招呼吗?”其实,王洵也不是说要责怪自己的这个妹妹。只是,因为府中有客人在,所以,还是感觉有那么的一点点的‘不合规矩’。而且王洵也算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也就直接的说了。
      
      “哦,原来是皇兄的府里来了客人啊。”王婳说道。十五岁的少女,即便是出身皇家,但是,终究是被自己的父兄保护的太好,还是少不了几分的灵动。
      
      十五岁的少女,本就是年华正好的时候,王婳也不过是穿了一袭淡绿色的襦裙,头上也不过是斜斜的插上了一对蝴蝶簪。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此时此景,当四目相对之时,惊艳的,又怎么会是一个人呢?
      
      “小妹确实是叨扰了三皇兄,但是想来三皇兄,应该是不会怪罪小妹的,对吧。”王婳朝着王洵行了个礼,可是却在之后很是调皮的向王洵眨了眨眼睛。
      
      见自家从小被父皇母后和皇兄宠大的妹妹,王洵自然只能是无奈的笑着摇摇头。
      
      “这位客人,应该也不会在意小女子的唐突吧。”女子清脆的声音,在萧绪的耳边响起。
      
      “不敢。”那人说道。唇见似乎是有着淡淡的笑意。
      
      “正好,你今日刚巧也来了,因为这位萧兄,刚巧带来了号钟。”说道这里,王洵的言语之中,似乎多了不少的得意呢?似乎他也是见了萧绪的眼中,对于王婳并没有什么排斥的意思吧。
      
      “‘号钟’,就是伯牙的那把号钟琴吗?”听到王洵说起,似乎王婳的眼睛都亮了。没办法,谁让她那么的喜欢琴呢?又谁让,号钟是那么的有名呢?
      
      所以今日既然是有缘见到了号钟,那么就必然的是想听一下这号钟琴的琴音了。
      
      “公主既然是知道号钟,那么也定然是知道七弦琴的来历了?”那个在庭院坐在王洵的对面的男子说道。
      
      “古原有五弦琴,外按五行金木水火土而定,内按五音宫商角徵羽而排。后来,周文王吊子伯邑考添了一根,声音凄婉谓之文弦;武王伐纣时又添了一根,其声音激昂谓之武弦。故有今日的七弦琴。所以才可奏出人间的百态,世间的万象。”女子答道。
      
      “‘号钟’是周代的名琴。此琴音之宏亮,犹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令人震耳欲聋。传说古代杰出的琴家伯牙曾弹奏过号钟琴。后来号钟传到齐桓公的手中。齐桓公是齐国的贤明君主,通晓音律。当时,他收藏了许多名琴,但尤其珍爱这个号钟琴。他曾令部下敲起牛角,唱歌助乐,自己则奏号钟与之呼应。”王婳说罢,似乎是在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萧绪,“只是,这琴那么的难得,怎么就落到这位公子的手中了呢?”
      
      王婳说着,便发觉自己的兄长正用着严肃的眼神看着自己,王婳也是适时的住了口,之后,把话锋转到了别处。
      
      “这号钟琴名贵,小女子今日是否真的是有这个福气来听上一听这号钟所弹奏出的曲子呢?”这时,侍者似乎也是已经收拾好的放琴的案几。
      
      而王婳,似乎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竟然就这样的走神了。
      
      那一日,在睿亲王的府邸之中,少女眉眼如画,男子轻轻的拨动了号钟,即便是,号钟声韵激荡,声如号角,但是,还是难免的流露出几分的柔情。
      
      是因为,相遇的缘故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故事,喜欢的亲亲如果可以收藏,那么就更好了呢n(*≧▽≦*)n。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