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9

      总体来说,期末考试前这段时间,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安分了很多。
      
      这天上自习课的时候,李爱珍让孙心妍上三楼找一下英语老师。三楼都是高三的教室,学生们都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整层楼没几个人,异常安静。孙心妍从几间教室路过,所有书桌上都堆着三面小山一样的书本、试卷。
      
      英语老师正在其中一个班级和另外一个老师说话,孙心妍进去叫她才发现,教室后排有两个女生在看书。窜堂风哗哗哗翻动桌上的书页,从她进门到和英语老师一起走,她们连头都没抬一下。
      孙心妍不禁想:两年后,自己也会这样吗?
      
      很快日子到了十二月底,今年跨年这一天恰好是周一,学生们都说没意思。
      嘴上这么说,十六七岁的孩子还是对跨年这样的浪漫时刻充满期待。三十一号晚上十二点,孙心妍还在熬夜看书,手机忽然之间涌入数条短信,紧接着就听到外面有烟花声。
      孙心妍放下笔,走到窗边。
      手机里的短信还在涌入,有好朋友精心编发的、也是班上同学群发的,还有一些是陌生号码,她把认识的人都回了。
      
      “哈哈哈,二零零八一切顺利哦,最可爱的小天使。”这是李笛发来的。
      孙心妍笑着回:“二零零八,最先祝你期末考到全班第一名!”
      那边秒回:“扫兴鬼!”
      
      烟花绽放在窗外夜海,光影印在玻璃上,浪漫而美丽。
      就像即将到来的二零零八年,充满神秘,令人期待。
      
      清理短信的时候,孙心妍忽然发现,何滨也给她发了一条,内容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匹马,它跑着跑着就掉进了海里,所以,它变成了一只“海马”。这只马的另外一只马朋友,为了要去找掉到海里的马,结果却掉到河里,后来,他就变成“河马”。第三只马是只白马。它为了要找失踪的两个朋友,来到了交通混乱的城市。它连续被好几台车子给辗过,使得身上出现好几条黑条纹。结果,它变成“斑马”了! ”
      
      孙心妍锁着眉头把这条短信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才确定他真的是发了一个冷笑话。
      无聊。她想也不想就删了。
      
      结果翻过来的二零零八年第一天,李爱珍在早读课上宣布,期末考时间喂一月二十二号。全班哀嚎。
      
      天气预报说今年是百年一遇的寒冬,会下大雪。于是学生们就在心里祈祷,快点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猛到直接上不了课、考试取消。谁想一个星期后,天气真的开始巨变,冷风凄雨不停,上下学变得苦不堪言。
      
      可能近来总是熬夜复习,孙心妍一不小心感冒了,上课时昏昏沉沉,总想睡觉,有一天晚自习她请了假提前回家,孙母到教室门口来接她,全班都好奇地向外张望。第二天好多女生和她说,你妈妈好漂亮好有气质啊。
      
      周三的时候,连续几天的雨水停了,天上出了个大太阳。尽管天气依旧严寒,雨水带来的阴郁心情总算得到了缓解。
      
      好久没打球的男生们连骨头都痒了,一下课就带着球奔到操场,打得热汗腾腾得赶回来上课。
      
      这天中午,陈彦其饭都不吃了,跟何滨两个人约了学校几个高一高二的直接在操场开战。
      一开始大家玩得挺开心的,打到一半,陈彦其不知道何滨忽然发什么疯,老是盯住对家的一个人,位置、打法、犯规都不管了,人家拿到球他就截,人家投篮他就盖,明摆着就是在挑衅。
      终于,对方成功被激怒,拿到球后猛地一摔,球在场上直接飞出一个折角。
      
      “你他么会打么?什么吊意思啊?”
      场上人早就看出端倪,眼明手快地上来劝,把两人分开,“好了好了好了……”
      几个高一的过来劝何滨,陈彦其搭住他肩往旁边带,知道何滨今天情绪不佳,什么也不问,直接拉他走,“好了好了,不打了,结束。”
      何滨没说话,也没被他拉着走,站着没动。
      那头,男生也被几个人围着拉着,嘴里骂骂咧咧。
      拎起衣领擦了把汗湿的脸,何滨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陈彦其说:“走吧,搞个饮料喝喝去。”说着又要拉他。
      就在众人放松警惕,以为事态已经平息时,何滨忽然甩开陈彦其,冲上去朝对方猛推一把。被众人围着的男生防备不急,踉跄几步,还没站稳,脸上又被挥到一拳。
      陈彦其反应过来时那头已经一片混乱,他想都没想,下一秒就加入战局。
      于是,好好的打篮球变成了打群架。
      高一和高二的群架。
      
      消息传到十七班时,这帮人已经全部被拉到教导处严厉训过,并由各班班主任暂时先领回去了。处分的事校领导正在商议中。
      
      在江高很多男生的印象里,打群架这种事好像还发生在初中。
      江高学生不是死读书的类型,但大家确实很少打架。这里的学生大多出生在中产家庭,做事随心却不逾矩,思维比同龄孩子略理智。
      
      而理智不代表心中没有少年意气。
      这天中午,十七班人四处打听事情始末,一听是何滨带头和高二的干架了,都有点热血沸腾。各个大言不惭地说,高二的要是敢报复,十七班男生绝对一起上。一下子弄得班级空前团结。
      
      李笛把自己听到的告诉孙心妍:“知道何滨是和谁打的吗?其实你听了这是估计还挺开心的。”
      孙心妍:“谁啊?”
      “沈凯。”李笛没卖关子,“他们说打球打得一言不合,何滨就把他给揍了,然后高二的就怒了,高一的也怒了,一下子就全打起来了。”
      
      孙心妍是在这天下午看见何滨的。
      
      下午第二节体育课下课前,她去办公室拿英语作业,远远看见一个瘦削的人影,罚站在走廊上。
      男生轻靠栏杆,垂着眼皮看下面操场。
      余光注意到有人过来,何滨转过脸。
      
      孙心妍看看他,径直去办公室拿作业,抱着作业本出来,往教室走。
      
      “喂……”
      脚步停下,孙心妍想了想,回头,“叫我?”
      何滨问:“下课了?”
      她摇头。
      冬日天空晴朗,光线明亮,何滨脸上有两处明显的伤痕,一青一紫。
      回头朝没什么人的办公室看看,孙心妍想了想,走到他旁边。
      “我过来拿作业。”孙心妍把本子抱在胸前,“这节是体育课,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
      不远处的操场上飘来学生欢笑声,她往下看看,抬头,“你没事吧。”
      何滨没回答,过了会儿,忽然说:“那天的事跟我不相干哦。”
      孙心妍:“算了。”
      眉头皱起来,何滨语气不佳地,“什么算了,不都说了跟我不相干,老子纯粹是路过。”
      “能不说脏话吗?”
      “哪一句啊?老子?”
      “……”
      
      安静片刻,孙心妍抿抿唇:“其实我就是不想再提那件事了。”
      何滨看看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懒懒地向后仰了下头,脖子里发出几声关节响。
      “拉倒。不提就不提了。”他说。
      身边人说,“不过我信你了。”
      何滨低下头看她。
      一阵小风迎面而来,雨后天晴的空气,夹着细细的阳光,吹动女孩额角几缕绒发。
      
      站了会儿,孙心妍说,“学校说怎么罚你们了吗?”
      “没有。”
      “陈彦其也动手了?”
      “你说呢?”
      “那太好了,毕竟有他爸爸在。”
      何滨乐得笑了下,她倒是会想。
      就怕陈彦其反倒是最惨的一个,人到现在还站在政教处门外。
      
      “要下课了,我先回班了。”
      “喂……”
      刚走出几步,孙心妍回头,“又怎么了?”
      “帮我个忙。”
      “嗯?”
      “帮我去买个创可贴。”
      孙心妍的目光在他脸上身上逡巡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要止血的伤口。
      “你不要紧吧?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
      何滨说:“不用,帮不帮啊?”
      孙心妍:“好吧。”
      何滨在裤子口袋掏出张一百块,孙心妍赶忙说:“不用了,先去给你买吧,省得还要找我一堆零钱。”
      
      孙心妍把作业送回班上,去小卖部买了创可贴再回来。下课时间,办公室外的走廊上已经换了一批站的人。
      何滨不在了。
      下了课的任课老师抱着书走来,看孙心妍在外面踟蹰着不进门,笑着问,“来找你们李老师的?她去会议室了。”
      “谢谢老师。”
      “不客气。”
      
      回到班上,孙心妍看看最后一排的空座位,又看看在周围打闹的几个男生,把创可贴放进了书包。
      
      谁知下午最后一节课开始时,何滨回班了。全班人像他第一次来班时一样,从他进门起就行注目礼。
      何滨脸上挂着彩,面无表情地走进来,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一整节课后排男生都躁动不安,找各种小空隙问他前因后果。
      
      下课后就是吃晚饭时间,孙心妍和李笛从食堂回来,何滨不在。等他回来了,却又被好几个男生围住,孙心妍想把创可贴给他,看看那个情形又作罢。
      
      就这么一直到了晚自习第一节课下,孙心妍看书看得头晕脑胀,铃声一响,她去走廊上透气。
      
      “我东西呢?”
      身后忽然低低一声。
      孙心妍转过脸,何滨已经走到她旁边,手放松地搭在栏杆上,侧着脸看她,似笑非笑地。
      他身材欣长,脸型瘦窄,这样的光线下,眉目显得更深。
      “啊?”孙心妍说,“我书包里,你等下。”
      她进去又出来,把创可贴给他。
      “多少钱?”他拿在手里看看。
      “几块钱,算了吧。”
      “真不要?”
      教室里又有几个男生出来了,孙心妍觉得这么和他站在这怪怪的,于是说:“不要了,我先进去了。”
      何滨回头,淡淡看了眼她的背影。
      
      拿着创可贴在手里轻轻翻转两下,他略挑了下眉,打开,撕开一片,随手往下巴上一贴。
      夜色下,对面的教学楼灯光明亮。
      抬手摸摸后脖颈,嘴角浮起一丝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