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艺术节下面就是月考。
      
      各科成绩在周三陆续出来,孙心妍考了班级第十二名,小有进步。不过这次的数学卷子比较简单,她算是讨巧。
      孙心妍忍不住关注了下何滨的成绩,全班四十八个人,他排第三十七,倒比她想象中稍微好点。
      居然不是倒数第一?
      
      这两天天气越发寒冷,校园大半的树都掉光了叶子。学生们没有过多沉浸在月考成绩中,心中都很拎得清,接下来的期末考才是大头,它决定着一个寒假的命运。
      
      于是,近来孙心妍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迎考复习上,连着李笛也十分认真,午休时间大家也不说小话,各自看书做题。
      
      这天中午孙心妍看书看累了,趴在桌上休息。迷糊中,感觉有人轻轻碰了下她的胳膊。她睁开眼,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是班上一个和她接触不多的女生。
      女生短发,大眼睛,蹲在她书桌边,压着声音,“有点事找你帮忙,能出来一下吗?”
      班上窗帘拉着,很多人都在睡觉,很安静。
      “什么事?”孙心妍小声问。
      女生笑一笑,“我们出去说吧……”
      
      两个女生脚步轻轻地走到教室外。
      
      带上教室门,女生拉住孙心妍的手,神神秘秘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们先不要站在教室门口……”
      孙心妍被她拉着往前走。
      “到底是什么事啊……”
      不知不觉走到水房,两人刚进去,女孩忽然在孙心妍背后一推,自己跑了出去。
      
      孙心妍站好了才发现,放拖把的角落里有个人,瘦瘦高高的人影倚在墙上,朝她笑。
      外面,有人关上了门。
      
      知道自己上当了,孙心妍一言不发地去拉门。
      其实水房的门根本不好上锁,然而孙心妍拉了两下完全拉不动,外面有人在帮忙抵着。
      她用力拍两下。
      身后人说:“你别害怕,我就跟你说几句话。”
      孙心妍一脸羞愤地回过头,“你让他们把门打开,不然我叫老师了。”
      高二男走过来,“我又不会在这对你做什么,就是有些话想跟你说。我又不傻,门一开你铁定跑了。”
      “你以前都这么追女生?”
      高二男一愣,又一脸认真,“我之前是在学校谈过对象,但是一看到你我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不光是长得漂亮,主要是看着特别乖,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不是要你现在就答应,你不要跟我把话说死了,不要老是躲我,好吗?”
      他比她高,站近后,孙心妍无形中被他逼在门后角落。
      心里既紧张,又有点害怕,孙心妍一点不敢示弱,怕示弱了面前的男生反而为所欲为。
      尽管嘴上威胁着叫老师,可怎么可能呢,要真扯着嗓子喊,首先跑来的肯定是看好戏的学生。
      冷静了下,孙心妍鼓起勇气,“那我现在就和你把话说死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你每次都说有几句话跟我说,结果每次说完都有下一次,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真的很烦人。”
      男生盯着她看了会儿,没生气,“你是不是怕耽误学习啊,我知道你跟很多女生不一样,你是好女孩。我跟你保证,你要是跟我在一起,绝对不耽误你成绩。我就是想照顾你。”
      “你照顾好你自己吧。”
      男生越接触越觉得,她看着文静乖巧,其实还有点自己的小性格,挺可爱的。
      他笑笑,以退为进,“你不同意也行,你跟我保证,以后在江高绝对不谈恋爱,那我就不再找你。”
      “凭什么要跟你做这样的保证?”
      
      门外,一个男生紧紧拉着门,还有一个贴在门上,仔细听里面动静。带孙心妍来的女生问:“说什么了?”
      “不知道,声音太小了。”
      拉门的那个笑,“不会是没在说话,亲起来了吧?”
      旁边的女生轻拍他肩,“太下流了……”
      瞥到走廊那头来的人,女生笑容收住。两个男生一看,是何滨跟陈彦其过来了。
      
      寒冬腊月天,两个人一路晃荡过来,喝着冰可乐。陈彦其看水房门口几个都是熟人,又看其中一个拉着门,神叨叨地,笑着问,“干什么呢?”
      男生做了个嘘声的动作:“你轻点,沈凯在里头办大事。”
      “大事?”
      另一个男生压着声音道,“表白。”
      “又表白?”陈彦其一乐,来劲了,“和谁?”
      男生拿下巴一指旁边的女生,“夏莉班上的孙心妍嘛,他不都追好久了。”
      
      “拉着门干什么?”旁边忽然有人开口。
      几个人转眼看向何滨。
      
      何滨不轻易和人深交,照面了一般不怎么跟他们搭腔,很拽。这时候忽然开口,大家当他也觉得这事有趣。男生笑,“沈凯叫的,怕她太害羞了。”
      
      “哦,不敢保证,这么说你真是纯粹看不上我。”沈凯在里面忽然用了正常的音量,音调也痞痞地,不再像之前那样温柔。
      外面还是听得不清楚,却终于听到个轮廓了,几个人全部静下来。
      孙心妍声音也正常了,“我们根本都不认识,你喜欢我什么了?我不是看不上你,是觉得我根本都算不上认识你。如果我喜欢一个人,绝对不会用这种不尊重他的方式对待他。你不要再说你喜欢我,你喜欢的是你自己。把门打开,不然我真的要叫人了。”
      说着她又试着拉了下门,拉不开,泄气地拍两下,喊着,“开门……”
      
      里面人的情绪不对了,刺激好玩的游戏变了味,门外人跟着不知所措起来。
      
      听着孙心妍在里面的声音,何滨说,“把门打开。”
      男生手停在门上,有些为难地看看他,“沈凯跟我们说好了的……”
      目光忽然沉下,何滨一把拉掉门上的手。
      恰好此时里面传来声音,“蒋震,开门吧。”
      
      门开了。
      孙心妍走出水房,才发现外面站着好几个人。没想到的是,第一个看到的人是何滨。
      眼周有些红,孙心妍看了何滨一眼,往教室走去。
      
      走廊很亮,女孩的马尾辫一荡一荡的,像是抬手擦了一下脸,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
      周围几个人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看,又都沉默地看向何滨。
      
      这个时候,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看何滨,可能是因为他刚刚有些出人意料的反应,也可能是因为孙心妍最后看他的那个眼神。
      
      沈凯神色恹恹地出来后,几个人跟过去。
      这边,陈彦其拍了下何滨胳膊,“没事吧?”
      回过神,何滨没说话,喝了口可乐,感觉透心凉。
      
      孙心妍一回到班上就趴在了桌上。
      李笛刚午睡完,醒来时看她没人影,这一回来又一副情绪低落的样子,凑过来关心地问,“怎么了?”
      孙心妍好半天没反应,过了会儿她侧过脸、趴在胳膊上看着李笛,眼眶湿湿的。
      李笛一愣,“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哭了?”
      孙心妍伤心地说:“有的人好讨厌啊……”
      说着又有一滴泪珠顺着眼角掉下来,慢慢渗入脸和手臂间。
      李笛把凳子拉到她桌子边,下巴压在手上,也趴下来,轻声问,“你刚刚去哪儿了?谁惹你生气了?快别哭了。”
      李笛拿纸帮她擦了擦。
      孙心妍把纸接过来,蒙在眼睛上,又忍不住流了几滴泪。
      她把水房的事情告诉李笛,李笛一听就火了:“夏莉怎么这么恶心,自己跟那些高二的玩就算了,还拖别人下水。”
      孙心妍这时已经不哭了,“算了,我也不想跟他们再有什么牵扯。”
      李笛说:“下次他们再这么闹你找老师吧,真的,越来越过分了。”
      “嗯,我知道。”孙心妍点头。
      
      快上课时何滨才回来。
      走的是前门,人从孙心妍桌边走过,孙心妍如常地和前桌女生说话。
      回到座位,何滨拉开外套拉链,摊坐着,背靠上墙。
      目光无意识地层层越过前面,课间嬉闹声阵阵,女孩的侧脸时而被走动的学生遮挡。
      他歪一下脑袋,头倚在墙上,刚看到一个正脸,上课铃却响了,大家纷纷回座。
      
      下午第一节课是李爱珍的语文课。
      李爱珍一上课就抽背古诗文,孙心妍被点到背诵《兰亭集序》。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
      
      最后一排,何滨还是下课时靠墙坐的姿势,目光漆黑。耳边是流畅清朗的背书声。
      窗口进来一阵风,不知不觉吹滚他桌上的一支笔。塑料笔蹦跶着落地,撞击出几声脆响。前面人回头,他一动未动。
      
      这天晚自习下,孙心妍收拾东西慢了,和同路的两个女生约好车棚见。她背着书包走出教室,班上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刚下一层楼,忽然有人在拐角处叫住她。
      “孙心妍……”
      这一声不大不小,孙心妍吓一跳,“啊?”
      一看清黑暗里的人,她继续往下走去。
      何滨不紧不慢地跟她下楼。
      她步伐不停。
      
      “喂……”
      走到楼下,她脚步变快,何滨伸手拉她书包,谁知道轻轻一拽,没把她人弄停,反而把她包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拽了。
      背后一卡一顿,孙心妍停下,弯手摸摸后面。
      书包上的坠子没了。
      她这才回过头,怒目看他。
      何滨也没想到,看看被自己撸下来的毛茸茸的东西,僵在原地。
      怎么越搞越砸……
      
      一盏路灯亮在身侧的花坛边,淡淡投下他们的影子。两三个迟走的学生背着书包从他们身旁路过,回头看看。
      孙心妍咬了下嘴唇,静静看他两秒,走了。
      这一回,身后人没有再追上来。
      
      回家洗完澡,孙心妍穿着珊瑚绒睡衣,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事。
      书桌上亮着台灯,灯光柔柔的,书包就在旁边,拉链上只剩钥匙扣的圆环和一截短绳。
      她翻身朝下,脸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叹息一声。
      
      同样的夜晚,何滨洗完澡躺在宿舍的床上,头枕着手,头发还有点湿,头皮凉飕飕的。
      无神的双眸盯着天花板,少年脸上棱角分明。
      八个人的学生宿舍,一到熄灯时间,男生们就各自躺床上,聊篮球、聊女生。何滨对宿舍里的几个人向来爱理不理,他们讨过几次没趣,也就不主动找他。
      这两天,宿舍里有个其貌不扬的男生恋爱了,聊起女生,话里话外都有几分炫耀得意,好像谈了恋爱,他在这宿舍就高人一等了。其他几个听了不是滋味,熄灯后都默契地不再开口,被子一蒙头,直接睡觉。
      
      何滨一直睁着眼,听到呼噜声,才意识到已经熄灯了。
      房间幽暗,两扇合拢的窗帘间透一道月光,悄悄折射在墙上。
      动了动,一阵悉悉索索声,他从枕头下面掏出个东西,举到眼前,按亮手机屏。
      
      屏幕亮起白光,于是何滨看见一只毛茸茸的、咧嘴笑的小兔子,握在他的手心。
      
      看着看着,他微微皱起一点眉:这兔脸长得,怎么跟某人一模一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