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

      晚上简单吃完饭,孙心妍一家三口各忙各的。
      
      孙心妍看了会儿书,孙母叫她先去洗澡。
      
      澡洗到一半,碰到大腿上的旧疤,孙心妍想:怎么会忘啊?
      
      长这么大,她只记过这一个人的仇。
      
      他是隔壁家的小孙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奶奶让她叫“何滨哥哥”。村里小孩也都叫他“何滨哥哥”。她还记得大人们说,他比她大五个月。
      
      小学二年级,孙心妍在乡下过暑假。两小无猜的年纪,他每天一到点就来家里叫她,和村里几个孩子到处疯玩。什么都玩,下田、爬树、钓龙虾、捉鸟蛋,孙心妍到现在还经常怀念那个无忧无虑的夏天,当然,不包括最后那个意外。
      
      暑假快结束的一天,何滨久久不来,孙心妍去找他。就他一个人在家,坐在大桌子旁,拿热水瓶往塑料饮料瓶里灌水。她走到旁边,静静地看他倒。
      他说今天要去一个远点的地方玩,要自备水杯,不然得渴死。
      看着滚烫的水慢慢倒入塑料瓶小口,孙心妍说,可我没有准备哎。他说,没事,我等会儿帮你也弄一瓶。
      忽然腿上一片灼热,孙心妍尖叫,下一秒只剩钻心的疼。
      
      塑料遇高温变形,热水瞬间溢出,何滨本能地甩手,瓶子飞出去,热水飞溅上孙心妍大腿。
      
      开学后整整一个月孙心妍都躺在医院。何滨被家里人领着到医院,低眉垂眼地跟她道歉。何家给她付了医药费,还送了很多水果、营养品。孙心妍出院后,他们家三不五时会打电话来询问她的伤情。
      
      现在回想,八、九岁的事都模模糊糊,只剩这件事印象深刻。他们最后一次说话是在他打来的电话里,他祝福她早日康复。
      
      孙心妍怎么可能忘记这个人?
      
      尽管做了植皮手术,到今天她腿上还是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疤痕,颜色发粉,摸上去比周围皮肤突出一点,穿短裙就会露出一小块。
      
      后来父母寒暑假不敢再把她放乡下,她和何滨也再无交集。前两年过年时下乡,他们也有过今天这样的匆匆一瞥。过了孩童期,孙心妍感觉他变了很多,其实五官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只是人长大了,给人的感觉不一样。
      
      经过周末两天的运动会,这晚孙心妍很累,睡得早。
      
      沉沉的一觉过来,周一早上她赖了会儿床,到校时早读课铃已响。
      
      踏着铃声、背着书包一口气跑上教室,孙心妍心下一沉。晨光清亮的走廊上,班主任正在和一个同学谈话。
      
      班主任李爱珍年近四十,教语文,教学严谨,平时很少有笑脸。才相处两个多月,班上不少人已经很怕她。
      
      孙心妍讪讪地叫了声“李老师好”。
      
      谈话被打断,李爱珍转眼看她,匆匆跟身旁的学生说,“好了,你先进去上课吧。”
      
      秋来了,新生们对高中生活的新鲜劲像夏天般一去不返。隔壁班两个迟到的学生从楼梯上来,鸽子一样“呼啦啦”从面前飞过,李爱珍的目光追了他们一截,又回来停在孙心妍脸上。
      
      “怎么迟到了啊?”
      “起迟了。”
      “你妈妈没有叫你吗?”李爱珍知道她父母都是老师。
      孙心妍脸有点红,“叫了。”
      “高中作息时间和初中比不一样,知道起不来,闹钟就要定的早一点。”
      孙心妍点头。
      
      “数学老师跟我说,你这次数学考得很不好啊。”
      
      这批学生一入学,李爱珍就明里暗里观察着他们,关注着新班级的一切风吹草动。
      
      她对孙心妍的印象很深。
      一来她的入学成绩很好,二来这个女孩子长得很灵,一入校就闹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新闻。
      
      军训时,后勤老师帮每个班拍了一些照片,发校园贴吧上展示新生风采。其中一张是他们十七班的抓拍。
      大太阳天,一群穿迷彩服的女生在地上坐一排,双颊晒得通红,各个愁眉苦脸。只有靠中间的一个,手里拿着顶鸭舌帽扇风,笑着跟旁边人说话,一张脸白白净净,笑容纯美,照片里十分打眼。
      
      新兴的网络时代,校园贴吧是闹腾孩子的聚集地。这个帖子下,跟帖一刷水地打听这个女生在哪个班、叫什么名字,没过几天就有了大几百条评论,成了热门帖。
      
      很快就有人说这是十七班的女生,叫孙心妍,不光长得漂亮,成绩还很好呢。一下子,很多新生都好奇地涌来十七班场地偷看她。开学后连高二高三的人都知道,新生里有个小美女,名叫孙心妍。
      
      十七班男生近水楼台,私下讨论,觉得孙心妍单看五官倒不是多漂亮,只是组合起来比较有感觉。最加分的就是梨涡啦,微微一笑就又甜又清纯,很容易让人对她产生好感。
      
      学生们以为老师不知道这些事,殊不知老师们私下最爱聊他们的小八卦。
      李爱珍看到那个放照片上去的后勤老师,不轻不重地把他说了一顿,说他影响学生学习。那个后勤老师是个小年轻,被她说得脸红,直喊自己无辜。他放照片的时候完全想不到会衍生出这么个花边。
      老师们都觉得网络发达后,学生越发调皮难管。
      满眼花花世界,你指东,他不像以前那种为了叛逆而叛逆的学生,故意向着西。哎,他偏偏往南跑一跑,嬉皮笑脸地往北看一看,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李爱珍发现,孙心妍还算是个比较能静下心的女生,是个好苗子。只是她这两次的考试成绩都不尽如人意,不知道是不是受外界因素影响。
      
      “是不是学习上遇到了什么困难,还是有什么让你分心的事需要老师帮忙?现在是起步阶段,有问题一定要跟老师说,知道吗?”
      “知道了,谢谢老师。”
      “高一这才刚开始,千万不能掉队啊。上课要是有听不懂的地方,下课要多问,你们数学秦老师就是嫌你们太懒,说我们十七班学生下课就没有问问题的。你看到了,年级里的竞争这么激烈,之前几个老师提到你都说你很不错,老师不想多说你什么,但你心里一定要有数,回去后把期中考好好做总结,不要掉以轻心。当然,也不要因为一两次的小失败就对自己失去信心,有竞争才会有进步。”
      孙心妍默默点头。
      
      “下下周艺术节就开始了,合唱的伴奏弹熟了没有?在家里多练练,我让你们音乐黄老师去帮你借了一条礼服裙,你上午下课前跟她拿一下,回去试试。”
      
      江高一年一度的艺术节是办了二十多年的传统活动。高一高二每个班都要出节目,高三的做观众。
      
      新生入学时,李爱珍翻学生履历,发现好几个都会弹钢琴,当时就想着能在艺术节派上用场。钢琴伴奏大合唱,好歹算个小噱头。孙心妍和另外一个女生都是十级,不知道谁弹得好,李爱珍考虑了下,觉得孙心妍形象好一点,把任务给了她。
      
      上午最后一节课前,孙心妍按班主任说的去找音乐老师要裙子。
      
      音乐老师也三十多岁了,保养的非常好,长卷发,化着妆,比同龄人漂亮很多。她一拍桌子,“哎呀,那个裙子到时候是跟十一班的演出服一起借的,现在肯定拿不到呀。过几天吧,小美女,你跟你们李老师说,到了之后我再找你啊。”
      孙心妍又去跟李爱珍汇报,李爱珍没在意,让她记得过几天再去找音乐老师。
      
      ……
      
      “我昨天刚在网上看的,双鱼座这两天财运特别旺,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发财。”
      
      中午,学生们吃完午饭陆续回班。李笛坐在孙心妍前面的位置,两个人一起趴着聊星座。
      
      孙心妍笑,“天天在学校,能有什么机会发财。”
      “那也说不定,要真是财运好,走路上还能捡钱。我真是穷死了,你知道吗,现在张亚迪她们都开始在网上买衣服了,只要有银行卡,然后开通网络银行……”
      孙心妍说:“我觉得不行,只看图,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料子,也不知道穿起来的效果。”
      “也是,不过网店都有模特啊,你看着模特比对,要找跟自己身材差不多的。”
      
      开学两个多月下来,李笛和孙心妍走得最近。李笛的性格和长相看起来不太一样,看着很文静,性格却特别搞笑,也特别八卦,有时还爱幻想,跟男生女生玩得都不错。
      
      孙心妍被做老师的父母教育多了,人越多的地方越安静得体,只在熟人面前活泼些。
      
      “对了,有个大新闻差点忘记和你说,刘嘉说我们班要来个新生了。”
      “转学生吗?”
      “嗯,还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不过刘嘉是听十三班的陈彦其说的,他爸不就是我们政教处主任嘛。”李笛说。
      “陈彦其到底长什么样?”因为教导主任的缘故,孙心妍常听到这个名字,却从来没见过。
      “下回我指给你看,挺阳光,挺帅的,至少比陈主任帅。”李笛回到话题上,有点纳闷地,“可是你说高中怎么转学呢?不用考了?”
      “可能有其他办法吧,听我爸以前说过,可以挂学籍什么的,不过我也不是太懂。”
      
      没一会儿,孙心妍前桌的女生来了,李笛自觉回座。
      
      正午阳光从窗外进来,金灿灿的。班上嬉闹声、说话声越来越小,住宿生带头趴桌上午休。
      
      孙心妍整理好上午几门课老师布置的作业,合上小本子,也准备休息。
      
      书放进抽屉,手指忽然摸到一个陌生的盒子。
      
      什么东西?
      
      她纳闷地拿出来。
      
      细长的首饰盒系着粉色蝴蝶结,长度浮夸的缎带垂在女孩白净的手面上,光泽柔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