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整个寒假,何滨都陷在一种躁动不安的情绪里。
      
      跟犯了病一样,一闲下来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孙心妍,想她小时候的样子,又想刚到班上时她的样子、她现在的样子。何滨发现,其实她长得没变化,小时候就皮肤白白的,明眸皓齿,爱笑,很可爱。
      怎么那时候就没感觉?
      放假这么想了几天,何滨原本以为过年会在乡下看到真人。他都想好了,吃完年夜饭趁机喊她和家里的几个小孩一起在门口放烟花,加深一下感情。于是一放寒假他就期待着。
      
      谁想今年全家在市区过年,憋他一肚子邪火。
      
      想到跟孙心妍借寒假作业的时候,何滨简直被自己的机智所折服。
      孙心妍一开始当然不买账,她凭什么给他抄作业。于是何滨说:“你不是还欠我顿饭?拿作业来抵。”这么一来她才勉强答应。
      
      一个人会在什么时候情不自禁地开始唱歌呢?
      
      当何滨穿戴整齐,对着镜子抓头发的时候,嘴里一直在哼周杰伦的《星晴》。
      是的,他已经快把这歌听烂了。心理活动从一开始觉得唱得什么玩意,变成好像还不错,最后又变成彻底没感觉,但一张口就是“一步两步三步望着天,手牵手一颗两颗三颗四颗练成线”。
      
      “哥,你出去?”洗漱台边,站着一个刚到何滨腰高的小男孩。
      何滨“嗯”一声,对着镜子仔细地抓着额前的一簇头发。
      “去哪?”
      小男孩圆头圆脑,声音有点沙,看看身旁的人,又静静看镜子里的人,目光崇拜。
      “有事。”何滨漫不经心地回他。
      
      这是何滨小姑家的儿子,大名叫彭琪,小名叫琪琪,上小学二年级。寒假里,何滨一直住他小姑姑家。何滨姑父跟何滨爸一样,常年在外头搞生意,这个家平时也就他姑姑和这个弟弟在,何滨住得还挺自在。
      其实何滨自己家也在这个别墅区里,和小姑家隔着七八分钟路程。这里算是是江城较早的别墅区,他们这两栋房子是这两年前后脚买的。何滨家平时都空着,不住人。
      
      “哦。”
      彭琪绕到何滨另一侧,一只手来回摸着洗漱台上的大理石台面,“我妈今天不在家,我下午也没事……要不我跟你一起出去吧。”
      何滨终于弄好发型,“旁边玩去,忙着呢。”
      彭琪看看他,没说话,真到客厅玩去了。
      
      何滨一个人在厕所忙活半天,完了又去二楼的房间忙活半天,穿好外套再一看表,时间紧迫。他风流倜傥地拿着钱包、手机下楼。
      彭琪趴在电视柜旁边的地上,玩着一辆赛车。
      穿鞋开门,门快带上,何滨停下,回头朝里看一眼。小男孩蹲在地上,也正抬头看着他,闪亮的黑眼睛充满期待。
      一只脚跨出门外的人问:“我去麦当劳,你去不去?”
      
      于是当孙心妍冒着严寒、带着寒假作业来到西门坡的麦当劳时,看到的是何滨和一个小男孩。两个人面前点了一大堆东西,铺满一桌。
      
      店里一股喷香的炸鸡味,孙心妍坐下,拿下围巾手套,放下身上的双肩包,看看小男孩。
      彭琪很识相地叫了她一声“姐姐好”。
      “你好。”孙心妍笑笑,拉开羽绒服的拉链。
      其实她在乡下见过彭琪,不过从来没有说过话。
      孙心妍跟何滨说:“他好像长大了,我上次看见他还一点点高。”
      何滨低头看看彭琪,“ 哦,他这时候还能长长。他爸妈都矮,大了长不高。”
      彭琪抬头,瞪着圆眼睛看他,敢怒不敢言。
      孙心妍现在已经习惯这人的狂妄,冷眼看看他,不搭腔。
      
      其实何滨原本想去她家楼下找她,顺便看看她住哪,结果孙心妍怎么也不愿意,担心被父母撞见有男生找自己。
      何滨打量她一眼,把餐盘往前推:“帮你随便点了几样,看看还想吃什么。”
      “不用,都这么多了。”孙心妍把几门课的作业拿出来,“那,都在这儿了,你现在写还是带回去?”
      “当然带回去。”何滨接过作业,拿在手里随便翻翻。
      “你不要给我弄脏了。”
      何滨抬眼,“我不比你爱干净?”
      
      看孙心妍不说话了,何滨打开一盒麦乐鸡放她手边,“先吃东西吧。”
      又把一个草莓新地放她面前,他懒散地靠回椅背。
      “你在乡下过得年?”何滨问。
      “对啊,”孙心妍说,“你们家在哪过的,我爷爷说你们都没回来。”
      “嗯,”何滨指指旁边的小鬼头,“都在他家过的。”
      孙心妍点点头。
      她发现他脖子里戴了根银色的装饰物,坠着的小方牌露在黑色T恤领上,流里流气的。
      
      何滨看她一眼,“快吃吧,要凉了。”
      今天孙心妍换了一个发型,一半扎着,一半披肩上,几缕散落发丝粘着粉色毛衣。她慢慢揭开一小盒甜辣酱,拿起一枚鸡块,轻轻蘸一蘸,在嘴里咬下一口。
      何滨清了下嗓子,看看旁边,过了会儿,目光又不自禁地转回来,孙心妍拿着餐巾纸擦手上的油。
      
      小彭琪坐在旁边,静静吸着吸管里的饮料,懵懵懂懂地看看何滨,又看看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子。心想,这不是外公家隔壁的姐姐吗?
      
      何滨说:“每天在家无聊死了,没什么好玩的。”
      孙心妍心想,作业不写,书也不看,你当然无聊。
      过了会儿,何滨挠了下眉角,忽然说,“周杰伦最近好像拍了个打篮球的片子,也不知道拍得怎么样啊?”
      一旁的彭琪侧过脸看他。
      “你说《大灌篮》?”孙心妍说:“不怎么样,我上个星期才看的。”
      “……”
      
      “孙心妍!”
      嘈杂的店里,孙心妍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她回过头,没想到看见了自己初中的好朋友徐佳宁。两个女孩子一下子高兴坏了。
      
      徐佳宁是孙心妍初中时候很好的朋友,初中念完全家都移民去了加拿大,两个人有时候还会打越洋电话。过年的时候徐佳宁回国,本来约好要见面,结果一家人又去了外地拜访亲戚,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徐佳宁跟孙心妍热络完了,注意到和她一桌的何滨,别有意味地在她耳边小声说:“咦,这位要不要介绍一下?”
      孙心妍知道她想歪了,脸一下子就红了,“不是,他是我同学。”
      徐佳宁看她脸红就更觉得不是同学那么简单,大方地跟何滨打招呼,“同学好,我是孙心妍的好朋友,我叫徐佳宁。”
      何滨居然一本正经地回,“你好,我是何滨。”
      孙心妍微微讶异地看看他,觉得他又故意想闹她。
      徐佳宁在她耳边说:“哎,超帅。”
      “真不是,你不要乱说。”
      “好啦好啦,我闹着玩的。”徐佳宁看看那头正在等她的家人,“我小姨还在等我呢,先走了,我们晚上联系。”
      “拜拜,我晚上打给你。”孙心妍和她挥手再见。
      
      经徐佳宁这么一闹,孙心妍觉得再和何滨这么坐着,有点说不上来的尴尬。想想也是,市中心的麦当劳,被高中同学看到更加说不清。
      又吃两块鸡块,她把衣服穿起来,“我先走了,开学的时候你早点去,把作业还我。”
      “走了?冰淇淋还没吃。”何滨说。
      “不爱吃凉的,”孙心妍带上围巾手套,看看吃了一嘴番茄酱的小彭琪,“我走啦,你慢慢吃。”
      “姐姐再见。”
      孙心妍和他笑笑,临走时又叮嘱何滨,“别忘了,开学那天早点去。”
      
      人走了,彭琪拿起一根薯条在番茄酱里滚了滚,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看何滨。
      何滨猛喝了口可乐,冷眼看看他,忽然拍了下他的头,“吃饱了没,走了。”
      何滨起身。
      “鸡块还没吃完呢……”
      自顾自地穿起外套,何滨拿好孙心妍的几本作业,“猪啊,还吃,走了。”
      
      晚上孙心妍给徐佳宁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相谈盛欢。
      徐佳宁说之前看新闻才知道国内下了好大的雪,问孙心妍是什么样的情形。于是孙心妍和她描述了这个冬天里的新闻,还有那夜她看见的雪景。
      
      两个女孩聊了好多,聊着聊着,徐佳宁忽然告诉孙心妍,她谈了一个男朋友。孙心妍以为她是在加拿大谈的,谁知道徐佳宁说不是,还让她猜是谁。她这么说,孙心妍想这个人肯定就是认识的了,然而当徐佳宁说是初中班上一个男生时,她还是微微感到震惊。
      
      孙心妍不怎么明白,徐佳宁都移民了,怎么会跟初中同学谈恋爱?
      徐佳宁说:“我刚到那边没有什么朋友,他天天在网上找我,陪我说话。你知道,我们有12个小时的时差呢,我其实挺感动的。”
      “那你喜欢他吗?”
      “原来没什么感觉,现在挺喜欢的。”
      孙心妍说:“可是以后怎么办,他会去加拿大吗?”
      徐佳宁:“还想不到那么远,先谈着吧,不过他说他会过来的。”
      对十六七岁的人来说,将来太遥远了,又充满无限可能,于是什么都敢承诺。
      
      徐佳宁问:“今天那个真的不是你男朋友?”
      “真不是,他是我同学,和我借作业抄。”
      “我感觉他好像对你有意思,而且真的长得挺帅的。”
      “算了吧。”孙心妍想起何滨,感觉有点一言难尽,“我跟他一碰到就没好事,他这个人你接触几次就懂了,成天喜欢耍人玩。”
      电话那头笑起来,“不过也是,看起来坏坏的,很花心的样子。”
      最后,徐佳宁说:“学校肯定很多人追你,初中时候你就那么受欢迎,孙心妍,你要是谈了可要第一个告诉我。你看,我第一个告诉的就是你。”
      “好啦,知道了。”孙心妍跟她保证。
      
      打完电话,孙心妍躺在床上,心里还在思考徐佳宁的恋情。才发现,原来每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真的不一样。
      这是徐佳宁的初恋,孙心妍没想到她会这么随意地,去和一个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的人恋爱。可当徐佳宁告诉她那种恋爱的感觉时,她又能感受到她的甜蜜和开心。
      
      徐佳宁说:“心妍,等你以后谈了就懂了。有人时时刻刻在想念你,你也时时刻刻可以想念他,这种感觉就很幸福。”
      
      冬夜,窗外的月亮边有童话般的十字形光辉。孙心妍躺在床上静静看着,陷在十七岁的思绪里。
      
      不知过了多久,放一旁的手机忽然进了一条短信。
      
      孙心妍拿起来一看,何滨发来的。
      
      “有一只企鹅,他的家离北极熊家特别远,要是靠走的话,得走20年。有一天,企鹅在家里呆着特别无聊,准备去找北极熊玩,于是他出门了,可是走到路的一半的时候发现家里煤气忘关了,这就已经走了10年了,可是煤气还是得关,于是企鹅走回家去关煤气。关了煤气以后,企鹅再次出发去找北极熊,等于他花了40年才到了北极熊他们家。然后企鹅就敲门说:‘北极熊北极熊,企鹅找你玩来了!’结果北极熊一开门,‘我不和你玩!’”
      
      和上次一样皱着眉头看完,孙心妍心想:什么啊……
      
      欧式装修的房间里,何滨躺在黑色的大皮床上,头枕着自己的一只手。空调打得很足,他只穿短袖,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枕头被慢慢泅出一块水渍。
      床侧的落地灯亮着,他身上放着一只玩偶兔、一本摊开的作业本。灯光下,本子的姓名栏清清楚楚写着三个清秀的字——孙心妍。
      
      握在掌心里的手机震了一下的时候,点开一看,果然是她回的。
      只有两个字:“无聊”,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少年嘴角翘起一点,捏着玩偶兔的脖子放到眼前。
      
      “哥。”
      
      旁边忽然冒出个声音,何滨被吓得一哆嗦。他坐起来,调整了下脸上的表情,冷眼看旁边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彭琪像是刚洗过澡,小脸白里透红,坐到床沿,面不改色地看看他,小声嘟囔,“刚刚就过来啦,你一直在这玩兔子。”
      “下回记得敲门。”何滨把身上东西都放旁边,低头玩手机。
      “哦。”
      
      安静的房间,小彭琪左右看看。
      看何滨没有理他的意思,过了会儿,他站起来,又偷瞄何滨一眼,自言自语地往外走,“有什么稀奇的,这个兔子我们学校门口就有的卖。”
      
      刚走出两步,身后响起慢悠悠的声音,“什么有的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