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喜欢这首歌

作者:康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孙心妍走近病房时,里面传来笑声。
      
      空气里有淡淡花香,六七个年轻人围坐在病床边。有人有所感地朝门口看,目光一喜,“你们快看看这是谁啊……”
      众人回头。
      注目中,孙心妍走进去,怀中轻抱一束白色百合。
      “李老师,祝你早日康复。”她微笑。
      “心妍,好几年没见到你了。”
      靠着病床近的一个年轻男人帮她接过花束,放置床头。又有女人在旁边拉来一张方凳,亲切地说,“心妍你坐吧,李老师刚刚跟我们提到你,你这就来了。”
      
      温馨氛围中,大家继续聊往事,期间,几双眼睛却忍不住打量这位迟来的女同学。
      
      她穿着灰色羊毛薄衫和修身牛仔裤,打扮比上学时候还朴素。都快十年了,还跟上学时一样瘦,五官基本没变,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脸颊上的两个梨涡,一抿唇就若隐若现,不笑也像在笑。
      学生时代的风云人物,那时惊为天人的长相,现在来看好像也只是比普通女人甜一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在真正成为男人后,曾经的大男孩们对异性的审美说变就变了。
      
      尽管如此,带着内心的某种情结,在场的男士们还是觉得移不开眼。
      
      三人间的病房没有住满,只有一个病人,半躺在床上,被往日教过的学生围绕着。她是江城中学的语文老师,同时是带过好几届学生的老班主任,名叫李爱珍。
      “你们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不要带什么花啊水果的,都没人吃,浪费钱。李老师看到你们心里就很高兴了。”李爱珍穿着有些宽大的病服,半靠在床上,脸上强撑精神。
      
      “李老师你安心养病,不要想其他的。”
      “就是,看着我们高兴我们这几天就多来几趟,正好班上要聚会,您把身体养好了,也来跟我们一起热闹一下。”
      “是啊,安心养病,您就什么事都别烦了。”
      
      执教近三十年,李爱珍今年快五十岁,正要退休,却在去年的体检中查出问题,不幸被确诊为肺癌。这些年她单身一人,没成家,更无儿无女,校方知道她的困难后为她在校内组织过一次捐款。上个月刚做完手术,现正接受后期化疗,又是一大笔开销。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她的消息经学校发在内网后,很快被传到校友群,陆续有学生赶回来看望她。今天来的几个都是07届学生。近十年过去,看着学生带来的毕业照,她发现这班里的每个人她都叫得出名字。
      也许因为他们是她带的最后一届学生,她对他们格外有感情。
      
      探视结束,几个年轻人聚在楼梯口等电梯。
      “真想不到这么多年了,李老师一直独身。”
      “是啊,太不容易了。回头我们这边也组织一下,尽点力,也别告诉她,就直接放到她这个住院的账户上。”
      众人点头。
      
      走出医院,五月天晴风暖。
      几个年轻人一路说笑,聚在大门前不散。老友聚首,成熟的衣装下都透着当年的青涩劲。忍了两个小时的烟瘾,男人们迫不及待地散烟点火。
      
      十七班老班长韩东借着看望老班的由头,在五一假期里组织了这次高中聚会。今天是五月一号,在外地没事的几个提前回了。韩东人还在北京开会,要明天才能坐高铁回来。
      班级聚会放在假期最后一天,也就是五月三号晚上。于是大家打听着谁来、谁不来。
      话像是说不完,临了要走,男男女女全都有些恋恋地。
      
      “怎么来的,行李呢?”老同学李笛问孙心妍。
      “打车,东西先放到酒店了。”
      李笛点头,“走吧,送你过去,等下正好一起吃个饭。”
      孙心妍点头,“也好。”
      
      两人走到停车坪,刚上车,有人在外面轻叩她们的窗。
      
      李笛降下车窗。
      “你们等会儿怎么安排?”男人在外面微笑。
      “干嘛?”李笛问。
      “我们几个晚上想回学校转转,你们要不要一起?”他身后,两男一女聚在一辆红色奔驰旁边,冲她这边喊:“怎么说啊李笛,一起去玩吧。”
      李笛说,“三号不是要一起回去的吗?”
      “那个去也是白天,咱们今天这是夜访。”男人兴致颇高。
      李笛转过脸问孙心妍,“他们要去学校,你想不想去?”
      “我无所谓,你呢?”
      “我也无所谓。”
      孙心妍朝外看,男生俯下一点身,冲她笑道,“一起去吧,大家全都好多年没见了。我们今天就先小聚一下,我请。”
      “进得去吗?”他们上学那会儿,江高的门禁一等一的严。
      “这你们就放心吧,刚刚吴琼在那边都打过电话了,找好人了”。
      男人临走前拍拍车顶,“就这么说了啊,李笛你把车开到东吴路上,那边有个如意酒家,找不到你打我电话。”
      
      一行人到饭店时才下午四点,于是跟服务员要了两副扑克牌,组了一局掼蛋。后面又陆续来了两个在本市工作的同学。
      饭点到了,正要收牌局,有人推门而入。男人身材英挺,一身休闲装,英俊帅气。
      大家立即哄起来,“这是谁啊这是,陈军官啊!”
      老同学陈彦其看着成熟不少。目光扫过一圈人,他脸上的灿烂笑容一如当年,“不好意思啊各位,久等了,我这刚下火车。”
      话音落下时,他注意到坐在角落的孙心妍,两个人都是淡淡一笑。
      
      七八个人坐满一桌,开席后有说有笑,没有一秒冷场。
      
      中途孙心妍去洗手间,出来时有人正在门口打电话。男人夹烟的手垂在裤侧,烟头上蓄着一截烟灰。
      背后的包厢传出阵阵笑声。
      孙心妍在心里算算,他们也有四五年没见了。
      
      挂掉电话,陈彦其看着孙心妍走过来,一句话还没开口,两个人又都友好而生疏地笑了笑。
      “今年要毕业了吧?”他在旁边的垃圾箱上把烟头抹了。
      “快了。”
      “工作定下来没有。”
      “没有,还在忙论文。”
      “不急,慢慢找。”陈彦其看看她,“好几年不见了,你都没怎么变。”
      “你也是啊。”孙心妍抿嘴微笑,“这几年在部队还好吧,陈军官。”
      在这个熟悉的笑容、有些揶揄的语气里,陈彦其仿佛看到一抹她当年的神气。
      陈彦其“呵”地笑了一声。
      又有人出来,两人没再说什么,笑着进包厢。
      不开车的人在席间喝了点酒,吃完饭一拨人热热闹闹地朝母校去。事先找人打过招呼,门卫很客气,只象征性地做登记。
      
      江城中学是一所百年名校,既是省重点,也是市里最好的高中。每年高考,学校本二以上院校的学生录取率在全省都遥遥领先,上百名学生能进全国重点大学。
      在江高的三年,孙心妍见识过真正的用功,也见识过真正的天赋。
      
      假期,校园内灯光少,花草香气浓郁,格外谧静。几个酒足饭饱的老同学边走边聊,很舒心。
      李笛穿的是一双高跟鞋,每走一步,鞋跟都把水泥地面敲得咚咚响。没一会儿她和孙心妍被大部队拉开距离。
      孙心妍看她脚上的鞋,至少七八厘米。李笛跟着她低头看,莞尔,明知故问地,“看什么啊。”
      孙心妍朝她竖了下大拇指,“开车也能穿这么高,厉害啊。”
      “这有什么,熟能生巧。”
      
      她是孙心妍高中时最好的朋友,这份可贵的友谊也一直延续到现在。高一开学时她们坐得很近,李笛是班上第一个和孙心妍说话的人,问完名字还问了企鹅号。
      那时候的李笛很不起眼,好在性格大大咧咧,人缘很好。今天,不少老同学看到眼前这个妆容精致、一头短发的时髦女人,都一脸疑惑,一报名字又是一脸惊讶。很难再把她和当初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生联系到一起。
      
      李笛问,“你几月份毕业来着?我现在日子越过越糊涂了。”
      “7月。”
      “还有两个月了啊。”
      “嗯。”
      “过的真快,你也算熬到头了。”
      “可不是嘛,你在广州都呆这么久了。”
      李笛上学时成绩中等,勉强考上了个一本的学校,一毕业就去了广州,在房地产企业做事,今年刚在寸土寸金的广州按揭买下房,也算小有成就。
      
      前面没灯光了,说笑声渐止。
      有人不确定地问:“这个是不是新体育馆?”
      
      操场上空空荡荡,尽头坐落着一栋建筑。建筑的风格和学校里其他楼宇不太一样,用了现在比较常见的钢网结构,屋顶是两道伸展开的曲线,像悬浮在半空的波浪,又像一双鸟翅,轻盈别致。
      
      “还记不记得,我们那届进来的时候新体育馆刚建,请了国外的设计师,当时说建好后有室内篮球场、羽毛球场、国际标准泳池,吹得怎么怎么好。谁知道一直等到毕业都还没搞好。等我们走了,下一届人来了,它开张了。”
      “不要说体育馆了,还记得我们校服吗,刚好也是在我们下一届改版,我们那个一比简直是麻布袋啊。”
      怀旧的男男女女笑起来。
      
      再往前没有东西,说笑声在风中淡去,一群人又陆续往回走。
      
      然而走了一小段后,不知是谁第一个回了头。
      小小的人群像受到感染,大家在不经意间三三两两回首、驻足。
      
      离远了,视野豁然开阔。
      
      校园远离城市灯光,夜空除了纯净的黑色,只有月亮。那低矮的建筑在淡淡月色下泛出迷人微光,像一座悬浮在空中的宫殿,有一种不真的辉煌感。
      
      比它更闪耀的,是曾经的拼搏与努力、微笑与眼泪,以为会陪伴你一辈子却早已远走的友情与爱情,是那些多年后依然会梦见的场景……
      
      往事淹没此刻与未来,像无声的烟花,在高旷的夜空下悄然绽放。
      
      夜风吹拂脸颊,孙心妍湿了眼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来无恙,各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