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改行修仙了[快穿]

作者:云墨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落魄千金(7)

      忍受了媒体记者将近一个星期的骚扰,终于到了网站的结算日。十万多元的打赏,和网站对半一开还剩下五万多。周竹桢对着地图思考了一会,选定了亢州作为下一个落脚点。

      据说这里有“人间天堂”美誉,是个风景绝佳的旅游城市。

      道君在网上买了张高铁票,把东西一股脑塞进储物戒指里,搜索了一下去火车站的路线就出发了。

      她现在也算是网络红人了,那件防御法袍又和普通道袍有很大差别,为了避免一路上被人围追堵截,也就暂时收回了储物戒。周竹桢换上了系统商城里兑换的软甲背心,套上白色线衣遮掩,外披一件黑色风衣,头发仍旧是马尾一束,再戴上口罩,看起来跟普通女孩儿也没什么区别了。

      周竹桢换乘了两次地铁,辗转到了华都火车站。

      这个时候才中午十一点半,她买的是下午三点的车票,时间还早。周竹桢出了地铁站,顺着火车站外面的一条马路溜达了一圈,打算找个地方先把午饭吃了。

      那么问题来了——

      是吃这家金拱门,那家开封菜还是旁边的沙县国际呢?

      道君陷入了沉思。

      正当她准备踏进开封菜大门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道炙热的目光如影随形地粘在了自己身上。

      多么熟悉的场景。

      周竹桢转过头,一个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老太太穿着件破破旧旧的衣服,一步一喘地走到她面前。

      “闺女啊——”

      “停,谁是你闺女。”周竹桢表情复杂,论年龄她都能当这老太太\祖宗了,“有话好好说。”

      老太太被她这个态度噎了一下,很快改变了称呼,看起来仍旧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姑娘啊!俺家儿子在那边的总医院看病,他爹死得早,俺卖了家里的房子和地,才差不多把医药费给交上,大城市到处都要用钱,俺没得钱,晚上都是睡在天桥下面角落里,到现在饿了两天了,你看——”

      “啊。”周竹桢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看什么?”

      她活了两百多年,这老太太眼里满藏的算计根本逃不过她的眼睛。

      老太婆没想到她根本不按剧本来,只好自己往下说:“能不能带俺去那边的小饭馆吃个饭?”

      “哦?”周竹桢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摆弄起来。

      老太婆看她这么个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有点打退堂鼓。

      她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看到这姑娘孤身一人走走停停,感觉可以下手,这才过来搭话,谁知却是个厉害的主,听了她这一番叙述,别说主动上套给钱了,连个同情的眼神都没给。

      她都准备转身离开了,那姑娘却突然开了口。

      “你刚刚说什么?”周竹桢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平平静静地看着她,“再说一遍。”

      “俺饿了两天了,你能不能,带俺去那边的馆子吃个饭?”虽然不知道这姑娘为何转变了态度,眼见猎物就要上钩,老太婆还是心中一喜,“就在那边的巷子里,很近的,花不了多少钱。”

      “好啊。”周竹桢双手插在兜里,抬了抬下巴,“你,带路。”

      老太婆带着她走了两百米左右,才到了巷子口。

      周竹桢神识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铺开,宛若人形雷达,慢悠悠地跟在老太婆身后。她通过神识,“看”到老太婆得意的表情,嘴角缓缓勾起。

      “姑娘,就在这巷子尽头。”老太婆催促她,“进来呀。”

      周竹桢扫了眼四周,这地方已经远离了繁华的闹市区,路口装着的球状摄像头也已经损坏。

      还真是风水宝地呢。

      她跟着老太婆进了巷子,走到尽头,正如神识反馈给她的信息,这里压根没有什么小饭馆。当一块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毛巾迎面而来,捂住她口鼻时,周竹桢很配合地倒了下去。

      老太婆和屋里出来的男人把她扶进了室内,放在地上。

      “老娘还以为多厉害,还不是让我骗了来。”她发出一阵刺耳而尖利的笑声,“给王四打电话,让他们开车来接——这丫头还带个破口罩,以为自己是明星哪!”

      男人到一边打了个电话,用浓重的口音和电话那边的人讲了两句。老太婆一把扯下周竹桢带着的白色口罩,露出一张清丽的面容。

      “哟,这次的货还真是靓得很。”蹲在一边的男人转头,对老太婆说,“但是我咋觉着这么眼熟呢?”

      “是啊,为什么这么眼熟呢?”

      屋里突然多出了一个突兀的声音。

      “好像在哪条新闻上见过?”男人下意识地回答,答完才觉得不对。

      老太婆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身后,男人下意识一转头,迎面一张木桌就砸了过来。

      “砰!”

      周竹桢手一撑地就坐了起来,老太婆看她轻轻巧巧就抡起了一二十斤的木桌,吓得浑身发抖,哆嗦着后退两步就要跑,被一板凳砸翻在地。

      周竹桢站起来,转了转手腕,像是在自己家一样,准确地找到了墙角的绳索和抹布,把这两人绑了起来。

      老太婆死死盯着她:“你就算抓了我们也没用的,我们什么都没干,你这是犯罪!”

      “哦。”周竹桢笑眯眯地从兜里掏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一下。

      【正在录音】00:26:37

      老太婆的表情一瞬间凝固了:“你……”

      周竹桢在她骂人之前把抹布塞进她嘴里,拍了拍手。

      她保存好录音,拨通了报警电话:“喂?您好,华都火车站西街拐弯胡同里发现两名人贩,现已被制伏,但他们还有同伙,现在似乎在赶来的路上……请你们派几位便衣过来,不要开警车,不要打草惊蛇……我现在很安全,谢谢。”

      公安的出警速度倒是挺快的,大约十五分钟后,两名便衣赶到现场,出示了警/官证,其中一个年轻点的警察看到周竹桢,惊讶道:“怎么又是你?”

      “是啊,怎么又是我呢?”周竹桢叹了口气,“是我流年不利,还是你们这不怎么太平?”

      年轻警察一时有些讪讪,他张了张口,周竹桢突然神色一肃,一把推开他,以非人的速度冲了出去。

      一辆白色面包车在巷口鸣笛两声,一长一短,见无人出来,突然飞快提速驶离。

      如果它仅仅是驶离,周竹桢并不会这么紧张。

      但它前方的路口刚好是绿灯,一群游客正在经过人行横道,眼看就要撞上了!

      周竹桢提气,灵力灌注双足,身法快如残影地追了上去,正准备破例出手,突然看到了路边小推车上的指尖陀螺。

      她抓起一个尖角陀螺就甩了出去。

      “嘭!”

      面包车右后轮被扎爆,整辆车不受控制地向左/倾斜,一头栽进了路中间的绿化带里。

      后面的警察追上去控制嫌疑人,周竹桢转身,客气道:“不好意思,刚才那个陀螺多少钱?”

      看小推车的老大爷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

      到公安局做完笔录已经下午四五点了,周竹桢改签了晚上八点的高铁,总算在第二天凌晨抵达了亢州。

      她看看地图,决定步行一段,先到亢州最著名的风景区东湖附近找个旅馆休息一下,天亮了再去租房子。

      小赵是亢州某医院的护士,这天轮到他值夜班,好不容易捱到两点下班,小赵呵欠连连,头脑也因袭来的困意有些昏沉,就着路灯昏黄的灯光往家走。

      他家离医院并不太远,步行二十分钟就能到,只是路途中要经过一个开放式的公园。公园里有个人工湖,小赵经过公园时,偶然间一偏头,却看到湖中一片白影浮动,隐隐听得到孩童呼救声。

      有小孩落水了!

      顾不上思考深更半夜怎么会有小孩出现在这个地方,身为一个会水的成年男人,小赵的第一反应就是跳湖救人,他正要冲进公园,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啊!”

      小赵吓得一声惨叫,他愤然转头,却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漂亮女孩儿站在他身后。

      这人走路都没声的么!

      “你怎么了?看起来不太对劲。”

      “有个小孩落水了!”小赵焦急道,“别拦着我,我要去救人!”

      他转身要走,那女孩一手按在他肩上,似乎有千钧之力,愣是让他迈不出半步。

      “泽有水鬼,常幻人形,诱骗行人投水以啖之。”那女孩轻轻念出几句话,“你仔细看看,哪里来的孩童?”

      小赵抬头一看,湖中心的白影消失不见,周遭安安静静,半点啼哭声都没有。

      他突然浑身一个激灵。

      “回家去吧。”女孩放下搭在他肩上的手,轻轻推了他一下。

      小赵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看,那女孩已经消失不见了。

      周竹桢进了公园,不大的公园中静寂无声,莫说虫鸣,就连树叶摇动的沙沙声都没有。

      归真剑出现在她手中。

      周竹桢握紧剑柄,一步步朝着湖边走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小幽月小可爱的地雷!
    感谢风若小可爱的两个地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