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谢八爷

作者:木兮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痴心妄想

      叩叩——
      门外有人敲门,谢安韫过去开门。门一打开,外面站着三四个美貌的侍女。
      前头的侍女瞧见谢安韫,将他挤开,冲着榻上的二爷娇声款款:“二爷,‘阆苑仙乡’开席了。我家主子请您过去。”
      谢安韫侧身看着娇美女子一身清凉的装扮,再看那因为俯身而露出的姣美身线,登时便觉得二爷洪福齐天...嗯,艳福不浅。
      眼中带笑的瞟向二爷,谁知二爷一脸清白正直的回望他。仿佛他不惧诱惑,不为所动。
      谢安韫嘴角抽了抽,忍住想打他的冲动。
      明明没什么奇怪的关系,这样看过来好像他们有不清不楚的什么关系一样。
      看看那诱惑失败的侍女掩不住嫉妒的瞪了眼谢安韫,在二爷起身经过时再一次挤开了他,顺便不经意般的踩了他一脚。
      对此,谢安韫谢八爷不着痕迹的上前一步,横肘狠狠击在侍女的软肋下。那侍女登时一声惨叫发出,倒在地上捂着痛处呻|吟。
      谢安韫那一肘的力气可使得不轻,所以那疼得站不起来的侍女是真疼。只是熟悉她本性的其她侍女竟都以为她在装,尽管谢安韫没露出什么委屈莫名的反而一副当该如此效果的表情。
      二爷回头,“怎么回事?”
      “二爷......”那侍女当即就抬起梨花带雨的委屈小脸,欲语还休。
      二爷看也没看,径直说道:“阿韫,走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对了,跟你们主子说一声,像这样轻轻一拳都受不住的侍女就不要往爷跟前放。免得挡箭不成反拖后腿。”
      噗!在场的侍女有忍不住笑出声来,地上的那个侍女青黑了一张俏脸。
      谢安韫跟上二爷的脚步,一个机灵的侍女上前恭敬的引路。
      九曲回廊,亭台楼榭,弯弯转转几刻之间,穿过无数楼阁花园,才最终到达一处大堂。谢安韫和齐二爷方一脚踏进大堂,立时就有无数目光投射过来。
      人生鼎沸的大堂一瞬鸦雀无声,唯一还存在的声音就是丝竹之音。
      齐二爷目不斜视向前走,坐在大堂主位座的余三赶忙下来冲他拱手道:“二爷大驾光临,陋室蓬荜生辉,属余三之幸。二爷,您请上座。”
      余三把自己的主宾之位让给二爷。二爷毫不客气的上前坐下,他的身份确也符合这个位置。
      余三朝大堂三拍手掌,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今日于金南别馆举办宴会,想必在座各位也知道举办这个宴会,邀请蜀中道各大世家望族前来是为何事。没错,便是‘阆苑仙乡’。”
      底下有人嚷道:“余三,传说‘阆苑仙乡’吃下一点便真如到了海上仙山似的,飘飘欲仙。可是真的?我等千里迢迢赶至此地,可不是要听你夸夸其词!”
      余三眼底一寒,面上笑容更为温和,如玉君子。
      “阁下若是不信,余三当将请柬并银两一并奉上。”
      那人登时诺诺不敢言,神色却有些恼怒。
      进入金南别馆的人必须要有请柬,请柬又有等级之分。每一张请柬价格都不低,需要花钱购买才能进来。
      但也有例外,那就是金色请柬。那是身份的象征,唯有极为高贵的身份才有资格获得一张类似于邀请的请柬。
      所以才说先前那个给二爷下马威的管事是个蠢货啊。
      尽管请柬很贵,却仍难得。若是被余三赶出去一次,今后也就别想进来这儿分一杯羹了。
      故而在场众人都很鄙夷那个出口质疑的小气之人,想来是个新人。却是蠢货!
      “余三所言,何曾有过半句虚语?在座各位都是老伙伴,余三的诚信,在座也都了解。余三说的‘仙药’那便是仙药!大家都是为了利益来的,我余三没什么大志向,眼中就看见那么点钱。所以我余三绝不会自砸招牌!”
      这一番铿锵之语,话音刚落,立时有人叫好。只是那好进不进心,无人知晓。毕竟商贾为贱,亲口承认自己贱的人,眼高于顶的世家哪里看得上眼?
      若不是为了利益。
      “各位稍等片刻,‘阆苑仙乡’尚在路上。不过片刻,各位便可亲自见证‘仙药’的神奇之处。现在,还请各位先品尝余三自西域带来的珍馐佳果以及,美人。”
      余三话音刚落,便有数十个着异服,装扮甚为裸|露性感的女子自大堂门口鱼贯而入,丝竹的靡靡之音奏起,为之伴舞。
      在这段期间,身为男人的二爷不思进取,专注于逗弄谢安韫。
      谢安韫对此,烦不胜烦。
      “阿韫,你不理我?”二爷委屈。
      谢安韫:好烦。
      “阿韫,之前说好的要让爷顺心的......”
      谢安韫:没让你骚扰我。没让你老骚扰我。
      “七年......阿韫,你变了......”
      谢安韫忍无可忍,咬牙低声:“二、爷!您能不能正经点?我还是个孩子!”
      齐二爷:果然在生气。
      “好吧。其实我今早吩咐了王时行去寻找洗经伐髓的药草,等着搜集好了就给你洗经伐髓。洗完了就可以教你武功......”
      二爷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目光灼灼。莫名的,谢安韫从中读出了‘快夸我’几个大字。
      谢安韫作恍然大悟状,难怪今天一大早看不见王时行的身影。那,二爷是真的有心。
      “那,药草找到需要多久?”
      二爷看着他的目光颇为幽怨,“大约两天。”
      谢安韫点点头,正经严肃的盯着大堂。二爷见人没理他,目光更幽怨了。
      二爷内心的小胖二爷耷拉着脑袋,抱着膝盖,面无表情的戳小人。那个小人身上的名字......写着王时行。
      说好的默默付出再无意间透露会让心上人非常感动然后投怀送抱撒娇什么的,王时行果然是个不靠谱的蠢货!
      “二爷?”
      “嗯?”
      二爷抬头,黑黝黝的双眼灰扑扑的,竟然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
      谢安韫瞬间觉得自己真是丧心病狂,堂堂鬼将齐二爷,会感觉可怜兮兮的?他果然是,疯了。
      “谢谢。我很开心。”
      二爷灰扑扑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然后谢安韫觉得自己的确是丧心病狂,因为他居然想要扑倒二爷,把他压在身下。这种事情......还真是,丧心病狂得令人上瘾。
      谢安韫突然发现喧闹的大堂突然安静下来,定睛看过去,发现丝竹不知何时停下来,舞女不知何时也都退下了。
      大堂上不少人都正襟危坐,甚至有按捺不住的人引颈而望,纷纷对着门口,似乎在期待什么。
      余三站起,高声唱道:“持盏进来!”
      大堂门口有人跑起来,速度很快,但井然有序。
      过了一会儿,大堂门口就有一对人,大约三四十个侍女,分成两排,手中拖着一盏雕花银盘。银盘之上放着两颗褐色的丹药。
      而在侍女前面领导着她们的是......宋艳平?!
      谢安韫瞳孔一缩,眉头微跳了一下。偏头朝二爷看过去,发现二爷看向宋艳平冰冷却没有异样的神色。
      谢安韫暗自心想,也对。华安药行与‘仙药’有密切联系,那么今晚自然会来。
      余三高声对着宋艳平道:“宋少东家,还请您跟在座各位解释一番‘阆苑仙乡’。”
      宋艳平朝着余三作揖,抬头,正好和谢安韫对视,认出他便是那夜站在屋外偷听到他的秘密的侍女。
      一抹杀气一闪而逝,宋艳平垂下眸,转身招呼一个侍女上前,接过银盏道:“‘阆苑仙乡’是宋家药庄新研制出的一味‘仙药’,药效比之往年的‘仙药’更为猛烈,也更为有效果。”
      他低声吩咐:“带上来。”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蒙着头脸的男人被押解上来,宋艳平接过一个袖珍花纹镂空银炉,点燃之后取了一粒银盏上的丹药放进去。
      很快,银炉燃起屡屡白烟。
      众人翘首以盼。
      宋艳平拉开那个男人的头罩,露出一张迷茫麻木的脸。他将银炉放在男人鼻间,让那男人呼吸。
      这个期间,那个男人还是神色麻木,甚至不在乎自己是否吸的是不是毒|药。
      但过不了一会儿,这个男人的神色渐渐变了。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脸部肌肉微微有些抽搐,眼睛转动,露出激动的光芒。
      男人原先麻木迷茫的神色被幸福沉迷满足的神色取代,仿佛他面对的是仙境。
      当宋艳平将银炉撤开时,这个男人难以忍受的上前抢夺。一下就被守卫斩杀。
      面对一条人命,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在意,都蠢蠢欲动的盯着宋艳平手中的银炉。
      宋艳平面色平静的介绍:“这个奴隶是关了二十年的死囚,本来对什么都起不了兴趣。甚至连对自由的渴望都失去了,不知道快乐不知道恐惧,如同一个木偶。但是‘阆苑仙乡’可以重新燃起他的欲望,甚至可以引诱他的欲望,而且至死方休。这股欲望,会一直支使着他对‘阆苑仙乡’的渴求,如果没有满足他,他甚至会发狂的杀人。”
      “是不是真的?”
      “就是。你说的神乎其神,但是如果我们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对人间没有了渴望。”
      “什么话都是你说的,我们怎么信?”
      “这一次的价可是上一次的十倍。上一次的货也是不差,如果你不能证明这个能够给我们带来足够大的利润,我们宁愿用回上次的货。”
      “是啊。十倍的价,若是卖不出去,岂不是亏了?”
      堂下许多人提出了质疑,毕竟是比之上一代‘仙药’贵了十倍的价码,他们如何能信?
      谢安韫这下彻底的懂了,华安药行用那鲜血浇灌的醉心花制造所谓‘仙药’供给这些世家望族,而这些世家望族再经销‘仙药’以谋取巨大的利润。
      可那所谓‘仙药’,只会不断侵害身体健康!!
      一开始,‘仙药’的确会让身体看起来很强壮,可是外强中干,‘仙药’毁的是人的根基!
      如果这些人经销了多年,那么西燕的男人孩子还有多少个是拥有强壮的身体的?
      这时,又有人嚷道:“再说了,宋少东家,您这才掌权几年?咱们可跟宋大东家的,合作了十几年,用的都是宋大东家研制出的‘仙药’。您这,呵,恕老夫直言,您呀,还是比较适合在床上躺着,等着人来疼爱哈哈哈......”
      宋艳平紧捏着拳头,尖利的指甲刺入掌心,鲜血横流。一张艳色的脸煞白,单薄的身体有一瞬的颤抖。
      看着他这模样,大堂中有不少人都知道他曾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发出暧昧嘲讽的笑语。余三在边上看着,皱眉,看着宋艳平沉默的样子略有些不满。
      “韩老,您这话可是看不起咱们华安药行?我堂堂华安药行的少东家任你这般作践,我这大东家的还真有些颜面无存,不太开心。”
      突如其来的温婉女音自门口传来,众人望过去,却是宋宝儿笑意盈盈的出现。
      被点名的韩老讪讪的摸着自己的胡子,略微有些讨好,道:“原来是宋大东家到了,失敬失敬。方才、方才不过是与少东家开开玩笑罢了。”
      “哦?开玩笑?呵呵呵。”宋宝儿掩嘴轻笑,待笑够了,猛地沉下脸:“那么我也来跟韩老开开玩笑如何?比如与韩家的交易汇利提高三成。”
      韩老急切了,赶紧赔笑:“这......大东家,是老朽错了,老朽出言不逊。少东家请原谅责个,都怪老朽这张嘴,破漏风。还请少东家莫见怪。”
      分明是被赔罪的宋艳平却更觉难堪,只因那赔罪冲的是宋宝儿,不是他!
      宋宝儿见自己的哥哥满面苍白,便心疼的上前安慰,却被失态的宋艳平一把甩开。宋宝儿顿时沉下脸,眸光愤怒偏执的瞪着他。
      但每过多久,宋宝儿又缓缓笑了,笑容清丽绝伦,不愧为辰州第一美人。
      看着一切经过的谢安韫眉头紧皱,不掩讶异。
      他没想到华安药行的大东家居然是宋宝儿,而且宋宝儿的气势跟他那天夜里见到的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这个宋宝儿,一身气势震慑住大堂所有人,比之宋艳平,确实更像是掌权人。反而表面上身为华安药行掌权人的宋艳平,在场根本没人服他。
      突然,耳边有道热气呼过来。谢安韫刚想动,耳边的二爷说话了。
      “蜀中道、岭南道这些偏远地方更倾向于女性掌权。”
      谢安韫了悟。
      他也曾听说过,有一些隐蔽地方的家族家主是由女性继承的,在那些地方,男人和女人的位置是相互调换的。
      男人是生育工具,没有继承权,而女人,则是作为继承者的存在。
      宋家,就是这样的家族吗?
      怪不得,宋艳平只是少东家。
      等等,如果宋宝儿是大东家,那么跟赵克若的婚约必定不能履行。毕竟宋宝儿是宋家掌权人,那么赵克若成为连环凶杀的凶手这件事,所为的是谁?
      这时,宋宝儿说话了:“今日我来不过是捧场,‘阆苑仙乡’主要负责人还是咱们华安药行的少东家。今日我也不发言,一切事项都交由我的哥哥、华安药行少东家宋艳平处理。”
      高声说完这一番话,宋宝儿走到宋艳平身边,轻轻的拿手触碰了一下他的手,权当安慰。又低声诉了一句“哥哥,宝儿支持你”,然后就站到了一边。
      宋艳平一个人僵在原地,唇角微勾了几下才勉强镇定心神,他环视在场一圈人,沙哑着声音道:“‘阆苑仙乡’是在前一款‘仙药’的基础上进行改良,增加了以纯洁之血灌溉的醉心花和处女之心的成分,不仅令人体会到飘飘欲仙之感,而且能够脱胎换骨。”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番议论纷纷。
      宋艳平狭长的丹凤眼缓缓一扫四周,魅惑中略带着血腥之色:“处女之心为人之灵窍,未通人事,纯洁无暇。取处女之心磨成药粉,配以上古丹方,制成‘阆苑仙乡’,洗净人一生的肮脏污垢。若是带着一身通灵洁净之体,更为西方极乐世界所接纳。”
      略带沙哑的嗓音说着仿似荒唐的诱惑之语,偏偏极为动人心。可见在场的人都清楚自身的肮脏不堪。
      明明肮脏不堪,却又贪心,妄想死后登仙进极乐世界。
      谢安韫眼中不掩厌恶,这个时期正是佛学进驻西燕王朝盛行的时期,很多贵族都相信人死后可以进入极乐世界。
      但是进入极乐世界的人必须是洁净的灵魂,那么‘阆苑仙乡’就是根据这些人的心理而炼制出来的?
      可是‘阆苑仙乡’的原料那么血腥恶心,颗颗带着怨魂的凄嚎、不甘、怨恨之音。
      这些人吸的哪里是‘仙药’?分明是无辜之人的血肉和魂魄!
      “而且,‘阆苑仙乡’更为吸引人的一点是......它会令人上瘾!”
      这下子,大堂炸开了锅,就连余三也禁不住惊讶看过去。
      如同宋艳平所说的,‘阆苑仙乡’最吸引人的不是什么‘洗净灵魂’那一点,而是上瘾!
      世家望族购买‘仙药’之位利益,一旦拥有会令人上瘾的药,何愁没有客源?源源不断的稳定的客源,代表着永无风险的利益。
      这,何尝不令人疯狂?
      可谢安韫对药性那么熟悉,岂会不知那让人上瘾的药对人体的侵害有多大?一旦西燕百姓染上这种药瘾,那么西燕终将倾倒。
      若是军队......
      谢安韫失神的呢喃:“二爷,若是西燕的军队染上这种药瘾......二爷,西燕危矣!”
      一股杀气凛冽而出,谢安韫猛地回身,却见二爷犹如修罗恶鬼上身一般,盯着在场脑满肥肠、损国肥私的硕鼠。
      偏偏这些所谓世家望族眼中从未有国的存在,他们满眼都是权欲金钱,此刻早已兴奋得忘神了。
      谢安韫朗声问宋艳平:“宋少东家,敢问处女之心从何而来?是不是前些日子辰州被杀挖心女子那儿得来?”
      这一声质问立刻使沸腾的大堂安静下来,宋艳平回身看谢安韫,不屑的笑了一下。扬眉应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宋少东家可就犯了谋杀罪,要判刑。不是,我家爷才敢放心买你这药。毕竟我们做生意的,还不想跟官府扯上关系。宋少东家,您说,到底是不是?”
      宋艳平头昂得高高的,神色骄傲,颇似一只俯瞰人间的凤凰,与之前的狼狈相比,判若两人。
      “是。”
      哗!
      当即大堂如炸开了锅一般,谁也料不到宋艳平敢直言承认。虽说此事大家都心照不宣,但谁也不会去承认。
      “好!”谢安韫鼓掌叫好,“宋少东家敢作敢当,谢某佩服。既然宋少东家敢做,自然有一番敢当的英雄气魄。那被当成替罪羔羊的赵大公子会感谢宋少东家的敢作敢当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宋艳平未开口,宋宝儿先跳出来质问:“余三!你请来的是什么人?捣乱还是卫道士?金南别馆可是做生意的地方,若是你再这般随意放进奇怪的人,莫怪我华安药行撤了在您这儿的买卖!”
      啪、啪!
      谢安韫鼓掌两下,“既已亲口承认杀人罪行,按西燕律例自当交由官府审理。宋少东家,您可有异议?”
      宋艳平嗤笑一声,仍旧高傲:“无。”
      “那,陆府尹,您还不进来抓人?”谢安韫猛地拔高嗓音。
      一阵朗笑伴随着重兵整齐划一的步伐由远而近,快速的占据了整个大堂。领着重兵的是一个戴有六旈絺冕,着绯红色官袍,佩金饰剑的中年男人。
      这人便是辰州府尹陆府尹。
      “二爷此招高明,下官甘拜下风,佩服不已。”陆府尹先向齐二爷拱手行礼,而后招手令人抓住宋艳平。
      “你们谁敢?”
      宋宝儿面色狰狞地拦住官兵,将宋艳平护在身后。
      谢安韫道:“宋艳平为一己私欲,不仅残杀女子一十八人,更做出侮辱死人尸体之恶行。且为脱罪,更嫁祸于无辜之人,那无辜之人还是你的未婚夫婿。此等不仁不义之人,按罪当处以戮刑。”
      宋宝儿疯狂的摇头,粉腮带泪:“不...不!”
      “你可知戮刑?便是将宋艳平推于众人之前,剥其衣物,辱其肉身,使其尝尽痛苦折磨再杀之。此法可令宋艳平尸首难全,不得入土为安,永远于世间痛苦徘徊,为他所犯罪过偿还!”
      “够了!”宋宝儿怒瞪着谢安韫,缓缓的笑了。“是我杀的。人是我杀的!”
      宋宝儿怒吼。
      谢安韫当没听见,继续说道:“宋宝儿与其兄长感情甚笃,欲顶罪之。为防生变,还不速速将宋艳平拿下?”
      “住手住手!是我杀的人,是我贿赂了府尹中人,知道陆府尹的计策,写书约赵克若出来。是我杀了人,是我欺骗赵克若替我顶罪。你们不信吗?”
      宋宝儿怒睁着血红的眼,犹如困兽:“那我告诉你们,三月前第一个杀的女人是在城东林富商家女儿的闺房里,第二个杀的是在临安街十字路口,第三个杀的是西市豆腐娘子,第四个、第五个...要我一一说出来吗?哦,对了,我还可以描述出她们临死的样子,那个贱样子,她们可享受了。当我剖开她们的胸膛,她们甚至可以呻|吟。真是贱得无与伦比!”
      “你为什么杀她们?”
      “为什么?为什么...因为她们贱啊!一群贱人,整天只知道勾引男人!明明拥有纯洁的身体却想利用它来得到金钱,一群不知道珍惜的贱人。既然她们不懂珍惜,那就由我来保存她们的贞洁。你看,现在她们永远都是纯洁的了。她们应该感谢我。”
      这时,一直沉默的宋艳平轻声道:“不是她们贱,而是因为你忌妒。”
      癫狂的宋宝儿怔住,宋艳平继续说道:“因为你脏啊。因为你这身体太脏了。”
      宋宝儿摇头:“不不。我没...我不脏。哥哥,你别嫌弃我。我不脏,很快很快,有‘阆苑仙乡’在,我不脏。我很快就不脏了,哥哥,你等等我。”
      “嘁!那种伪造的东西你也信吗?”宋艳平嗤笑。
      宋宝儿恍然大悟:“那张古丹方是你故意让我看见的?你想要我死吗?哥哥,你是要我死吗?”
      宋艳平厌恶的推开她:“如果你不信,你不杀人,我怎么让你死?”
      宋宝儿痴痴的看他,痴痴的笑:“呵呵,哥哥明明知道宝儿最想要什么了。哥哥怎么会猜不到看到那张古丹方,宝儿会怎么做。哥哥,为什么?哥哥就这么想要我死?明明我这么爱哥哥呀。”
      “你的爱如附骨之毒,令我每每疼痛生不如死。”
      “呵呵,是因为赵克若吧。因为哥哥喜欢赵克若吧。所以我一开始就该直接杀了他!”宋宝儿猛地面色狰狞。
      提起赵克若,宋艳平看着宋宝儿的目光中带着憎恨,他指责道:“这本是你我之事,根本与若若无关。你却心肠歹毒,非要害若若。倘若不是你此举,我也不至于要你性命。”
      “所以你就当众承认罪行,然后逼我认罪?哥哥,你算的也不过是我对你的爱,你算的也不过是那附骨之毒。”
      宋艳平面色一变,难看至极。
      宋宝儿呵呵一笑,神经质一般说道:“果然当初就该如母亲所说,不该给你权利。只需要把你当成金丝雀一样的宠着就行。果然,放开了笼子的金丝雀就是想要飞,那心,太大了。”
      宋艳平厌恶憎恨至极,“别跟我提那个女人!”
      “哈哈哈哈,哥哥恨她,我也恨她呀。但是,哥哥以为我会放你跟别人双宿双飞吗?哥哥,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谢安韫大叫:“拦住她!”
      可还是晚了一步,宋宝儿猛然拔下簪子戳穿宋艳平的喉咙,死死的抱住他,将那根簪子插进自己的胸口。
      宋艳平摸着汩汩流血的喉咙挣扎着要离开宋宝儿的怀抱,只是不知道是临死之人的执着还是一个女人的偏执使得宋宝儿的力气就算是被几个士兵拉也拉不开。
      最终,他们死在了一块。
      抱得死死的,死也死在了一块。
      谢安韫看着二人的尸体,宋艳平脸上的不甘、宋宝儿满足的笑意,从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中猜测出不少惊人的真相。
      在毛骨悚然的同时为之可怜为之震惊,宋宝儿偏执的感情令他极为震惊。
      谢安韫从未遇见过这种感情,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最爱的是自己,最恨的是谢家。仿佛只有爱恨两种感情而已。
      而这种牵涉到爱情的至死也不肯放手的偏执之爱,令他深感迷惑。
      哪怕是对齐二爷,他也仅仅是付出了信任。对于这种感情......谢安韫茫然的回头,恰好看见二爷灼热的目光。
      那目光与之宋宝儿看着宋艳平的目光,何其相似。
      “二爷,方才为何不阻止宋宝儿?”
      凭着二爷的功夫,想要阻拦宋宝儿自杀轻而易举。但是二爷没有。
      二爷回答:“因为她打动了我。阿韫,她的感情打动了我。”所以成全了。
      “那,宋艳平呢?二爷成全了宋宝儿,却害了宋艳平。”
      “他死了,才是对他最好的结局。”
      谢安韫不懂,直到后来赵克若被无罪释放。他忍不住问了他为什么赴宋宝儿的约。
      赵克若说:“因为我想和她商量退婚一事,我已有心爱之人。”
      那个心爱之人是赵克若的青梅竹马,是个很温婉的姑娘。
      “听说你曾赞宋艳平貌胜杏花微雨?”
      “那时年少不懂事,向往红袖添香、怜花惜玉之美事。如今想来,当时轻浮孟浪。”
      原来,一句少年多情之言,不过无心。宋艳平,却将之视为支柱,若是知道一切都是他的痴心妄想,恐是会疯。
      果真,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戮刑:是一种带有侮辱性的死刑,戮刑包含戮和杀两部分,既有先戮后杀,又有先杀后戮。先戮后杀,即是先将犯人示众,这里当然不是简单的示众,而是在示众的同时,在犯人的身上施加侮辱性的肉刑,比如鞭打,割鼻,斩肢,破坏生殖器等,然后再将其杀死。先杀后戮则是先将犯人杀死,然后再将尸体示众,并施加侮辱性的刑罚。
    2、下一章再跟大家解释宋宝儿杀人的原因以及她和宋艳平的纠葛。嘛,其实跟赵克若没啥关系的,他就是个龙套。还有标题痴心妄想其实是指宋宝儿和宋艳平。
    3、说好的这章完结,于是硬是码了8000多字,把两章凑一章,我泪眼汪汪,这样要是明天断更了不会怪我伐?
    4、明明昨天晚上只不过改了个错字,结果就变成九点半发了。大晋江误我美学!
    5、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收藏专栏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