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谢八爷

作者:木兮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阆苑仙乡

      谢安韫往后退了一步,不过是轻微的响动却引起宋艳平的注意。猛然转身拔腿就跑,身后的门被一脚踢开。
      谢安韫感觉身后一阵风而过,再定睛一瞧,眼前便出现神色阴鹜的宋艳平。
      宋艳平一见谢安韫那身宋宝儿的侍女特有的衣物,便毫无顾忌的释放出强烈的杀气。
      谢安韫的皮肤克制不住的浮现一颗颗小疙瘩,他面无表情的和宋艳平对视,脑子不断转动着思索对策。
      虽然对于自己没有足够的反抗能力,轻易的被宋艳平威胁到生命这一点令谢安韫厌恶到极点。
      他怎么能再让自己的生命陷入这种无法控制的境地?
      谢安韫暴躁得要发狂。
      脑海里充斥着逃命的各种思索,尖叫着各种疯狂的痛恨,掺杂在一块形成一股强烈的风暴。
      风暴卷出脑海,卷出心中,形成一个独特的谢安韫。
      明明如同困兽却仿佛持着利剑狂嚣,会上前撕碎一切妄图伤害他的人。
      恰是这个独特的谢安韫令宋艳平出现一瞬间的疑惑和戒备,也令躲在暗处的人的沉迷加深,一直到最后的无可自拔,永远沉沦。
      宋艳平在一瞬间出现破绽,谢安韫冲着回廊方向迅速逃跑。宋艳平眯着眼,勾出一抹夺魂摄魄的笑,指尖几抹湛蓝色的光芒如离弦的箭射出去。
      只在快要接触到谢安韫的皮肤上时,诡异地偏离了方向,一整排带毒的银针插在墙壁上。不过一瞬,那排墙壁就被腐蚀成黑色并溶解掉。
      宋艳平一惊,料是暗处有高手,却怎么也察觉不到那高手的气息。这让他心惊不安的同时也对宋家药庄的守卫不满。
      宋艳平向前踏一步,脚下踩到什么东西发出轻响,低头一看,是一枝在混乱中被扯断的牡丹花。
      牡丹,是宋宝儿最爱的花。
      她说,牡丹是花中之王,雍容华贵,最是骄傲。那骄傲的脾性似她,也似辰州传承了上百年的宋家。
      脚尖向下,狠狠地捻住地上的牡丹花,将它踩成烂泥。汁水点点溅到鞋面上,迅速晕开,如墨入清水,却比黑墨还要肮脏的东西。
      宋艳平突然就甩掉鞋子,厌恶极一般往牡丹丛中踩,洁白的脚被枝条刮出条条伤口却还是发疯的踩。直到气喘吁吁,才满目仇恨的瞪着西苑的方向。
      “来人。来人!来人——”
      “。。。在、在!”
      “调遣守卫封锁宋家庄,并搜寻庄中一切可疑人物。查到可疑者抓住,倘若反抗,格杀勿论。”
      “是!少东家。”
      刚刚才逃到走廊拐角处就被突然出现的齐二爷拐上屋顶的谢安韫在全程看完了宋艳平发疯的样子后,翻过身来思索。
      “宋艳平不太对劲。似乎有些疯癫。”
      齐二爷侧身躺在他身侧,欣赏他拧眉沉思的样子。谢安韫才十三岁,个头小,躺在他身侧,二爷一手伸过他的头顶仿佛把人小孩嵌进怀里似的。
      二爷突然就捏住谢安韫的一缕头发放到鼻尖闻,闭着眼很陶醉的样子。
      谢安韫面无表情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骚扰,“二爷,属下三天没洗了。”
      二爷装不下陶醉的样子,偏头无耻而正经的回归正题:“宋艳平本就神思癫狂,能与自己的亲妹妹□□又觊觎自己的妹夫,能正常到何处去?”
      内心的小胖二爷面无表情,傲娇的生气:说好的亲近就会害羞然后投怀送抱什么的为什么没有?
      “我知道那些女子临死为何带笑,为何没有因疼痛而惨叫,却不知道她们被杀的原因。但我猜应该是跟宋家药田种的那些东西有关。”
      “你是指药田里那些看得异常艳丽的花?那些花确实漂亮,看久了还会让人产生眩晕的感觉。但是有一股令人厌恶的味道——”
      “血腥味。那些花是由人血浇灌着长大的。”谢安韫冷静的说。
      二爷闲适的姿态一凝,“人血?你的猜测是什么?”
      “我猜,是仙药。”
      所谓‘仙药’便是流传于世家之中最为黑暗的部分,四处搜寻那些神仙偏方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炼药供给世家享用。
      同时,炼成的这些‘仙药’被运往全国各地经销,极受欢迎且为世家带来巨大利润。
      ‘仙药’的作用或是给人带来飘飘欲仙之感,令其沉迷上瘾。或是传说的医治百病百毒,或是传说能令人脱胎换骨。
      那些作用倒是多得很。
      譬如崔家药奴庄,譬如曾为药奴的他。都只是一味药!最昂贵也最低贱的药!
      人?什么是人?
      谢安韫冷笑。
      无论是前世身为药的他还是今世生为鬼的他都不再是人!这个世家当道的天下,百姓是猪狗,商人是血蛭,王朝皇族是昏聩的蛀虫。世家,世家,世家是硕鼠!
      腰间一阵剧烈的疼痛,谢安韫猛地清醒,抬头便见齐二爷担忧的神色。谢安韫怔怔的,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
      齐二爷松开手,谢安韫退开。两人也不对此发一语,就这样当作没看见谁曾癫狂的样子。只是当作如此而已。
      齐二爷不说话,可那心,丝丝的疼。
      他想他不应该不在乎谢安韫的过去,他突然想要了解他,然后有更光明正大的理由去宠溺这个人。
      齐二爷啊,那颗心可是狭窄得很,装的东西那么少,装下了一个人认定了一个人也就那样毫无下限的要去宠一个人。
      “你一提起‘仙药’,我倒想起今天从陆子期那儿听来的有趣的消息。你可知道那些被害女子的共同点?”
      谢安韫摇头,“不知。”
      “是处女。”
      “处女?那么在客栈被杀的女子不是处女?”
      “对。她和那个来看病的弟弟本是夫妻。只是在外方便行事便互称是姐弟,凶手不知,便把女的杀了在剥开衣服挖心脏时发现没有了守宫砂,一时恼怒便做侮辱尸体的事。”
      “这么说来,处女。。。。。。倒是有些传言说法道处女之躯最为洁净。心为人之灵窍,是最为干净的地方。还有传言吃了处女的心脏和童男童女的心脏可以永葆青春的说法。”谢安韫猛地坐起。
      回头,他猜测道:“会不会。。。。。。那些女子的心脏是被取出来用于制成某种所谓的‘仙药’,然后贩卖给一些达官贵人?我猜那些原料应该就是以鲜血饲养的醉心花以及。。。人心。”
      齐二爷定定的望着他,“我说的有趣的事情便是每三个月的月圆之时,辰州以及临近的黔州、思州、沅州,大概整个蜀中道的望族都会赶来,在城中一处金南别馆举行神秘盛大的宴会。那场宴会有个名目叫‘阆苑仙乡’。这阆苑仙乡可不是指那宴会的糜醉,而是一味‘仙药’。”
      “仙药?”谢安韫微微眯起眼,果是与那东西扯上关系。
      “而且,仙药的出处与这宋家的华安药行关系密切。”
      “我们,能进去参加那个宴会吗?”
      齐二爷躺在屋顶上仰望谢安韫,大爷似的,示意人来一两句顺心舒心的话撩撩他寂寞的心灵。
      可这二爷脸部表情僵的跟谁都是他仇人似的,哪个蕙质兰心的想得到那方面去。
      谢安韫是懂二爷的心思,可他是根据前世听来的那个无情无心的鬼将白起,那个妖似的男人。现在这个内心发骚的玩意儿他哪里认识?
      于是,谢安韫还是瘫着一张脸望二爷:“二爷?咱们还是先回客栈吧。虽说天不冷,但在屋顶上睡一觉还是容易着凉。要不然回去了盖床被子爱躺多久躺多久。”
      他也不着急二爷立刻答应,反正还有段时间可以等着二爷顺心了应下。而且,他也一定会应下。
      齐二爷内心的小胖二爷很不开心,抱着膝盖面无表情的生气和难过。
      齐二爷起身,在谢安韫的惊吓中猝不及防将他抱起飞速掠过屋顶和枝桠,一路自宋家山庄屋顶飞至山谷谷口。
      “你有没有发现宋艳平一直被叫做少东家?”突然,齐二爷对着怀里的谢安韫说道。
      “什么?”
      “宋艳平的父母亲几年前早就去世了,宋家庄是宋艳平在管手。可为什么他不是大东家,而是,少东家呢?”
      谢安韫恍然大悟,这个,他确实没有注意到。二爷。。。却注意到了,明明他的消息和线索都没有他知道得多,但最后好像都是靠着他的帮助案件才能进一步发展。
      “二爷。。。”
      “嗯?”
      “蜀中道是卢氏的地方吧。虽然同为顶级门阀,但是卢氏远远不及其他三家底蕴深厚。而且卢氏起家范阳于河北道,和毗邻而居的河东道王氏相比,被打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所以自前朝起,卢氏就一直试图将本家搬往蜀中道。”
      齐二爷的母亲,西燕先皇后是琅琊王氏嫡长女,王氏是二爷的嫡亲外戚。当朝六皇子齐白涟背后有卢氏,又有传言,六皇子和四皇子齐白宴非常亲近,常以齐白宴为领首。态度之间似有视其为主之意。
      如果在蜀中道挖出世家丑闻,拖下卢氏半边身子进污泥里,二爷便算是赢了。
      所以,这才是二爷和他设定赌约的真相吧。
      齐二爷脚下一蹬,滑落在一棵枝叶繁茂的树上,站定在树梢里间,对着谢安韫认真的说道:“一,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蜀中道是西燕齐氏的,不是卢氏。二,我是想拉下卢氏一脚,但这跟你我之间的赌约无关。我只是,想有个借口教你习武罢了。想有个借口可以光明正大的满足你,因为王时行说了,想要对一个人好就要满足他的欲望。不过,我现在想做的是,对你好,并且好到让你离不开我。”
      谢安韫面无表情,莫名其妙接受了齐二爷面无表情类似于告白的告白。良久,他手脚并用从齐二爷身上爬下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树干最里头,蹲下抱头,面树思过。
      “阿韫?”
      “二爷。。。您让我缓缓。。。”
      二爷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僵着身体望月装淡定。
      良久良久,谢安韫才幽幽说道:“二爷。。。其实我说那些话不是要怪你。因为不管二爷的目的是什么,我都相信二爷不会伤害我。因为,我把信任给了二爷。”
      齐二爷僵住了,蒙住了,一瞬间动弹不得。
      “二爷?二爷。”
      “啊?”
      谢安韫:难得二爷糊涂。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二爷傻了~
    再过两章把这事完结啦。
    然后过到下一副本。
    嚯嚯,下个副本等同于创建自己的王国啦。
    话说有没有注意到前面二爷对着八爷自称为‘爷’,这里就直接‘我’啦!
    我还是发吧。果然无法忍受一整排时间整齐突然出现断点。
    昨天设置错误连发两章,结果导致有一篇的时间不是21:00:00.感觉好难受,一整排的21:00:00出现一个异类好痛苦(扭曲)。为什么不是都是21:00:00?我一直期待着写完结了出现一整排的时间都是21:00:00,但是现在出现一篇异类,我的美学被破坏了。好痛苦好心焦好想改但是貌似没法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