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谢八爷

作者:木兮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个赌约

      谢安韫睡得很不安稳,或者说自他被谢家舍弃之后就再未得到过安稳。但是现在的他被困在一个血腥的梦中。
      梦里到处是血红色的,天空地面被四面八方的血水包裹住,齐齐向他涌过来。
      谢安韫冷眼看着,无法压抑心中嗜血的欲望。他想撕碎目所能及的□□,聆听那些罪恶的忏悔和求饶。
      这很不正常,谢安韫当然知道。但他无意去改变。
      谢安韫享受并沉迷于血腥和杀戮。
      突然,一道令他感觉到危险的视线投射在他身上,是从正面而来。猛地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放大版的齐二爷的脸。
      谢安韫眼没眨,心跳没错一拍,和齐二爷对视。
      “二爷。”
      “嗯?”
      “能起开吗?”
      “不能。”
      谢安韫皱眉,心情暴躁。做噩梦的人都有权利发起床气,他想。
      “你想对爷发脾气吗?”齐二爷轻轻的打破谢安韫的妄想。
      “二爷,您该起开了。”谢安韫转移话题,双手推拒他的胸膛。这才发现齐二爷整个人几乎压在他身上。
      齐二爷纹丝不动,后者泄气。身为一个十三岁的凡人,还是个柔弱的灵子,再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撕碎□□。
      谢安韫一瞬间感到很悲伤。
      “你刚刚在做噩梦吗?也不对,应该说是噩梦看见你了吧?”齐二爷完全不在乎谢安韫的冷暴力,兀自琢磨着他的神色。
      “刚刚你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和血腥气把我惊醒了。你在梦里看见什么了?还有,你在不安什么?”
      “二爷,您是打算在我身上发泄我吵醒您的起床气吗?”
      谢安韫黑得死气沉沉的眼和齐二爷鬼气森森的眼相凝视,明明没什么变化,但是就是让齐二爷知道了他在生气。
      齐二爷翻身下榻,谢安韫起身。
      恰好这时门外有人叩门,齐二爷高呼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是王时行捧着盆水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青玫。
      谢安韫朝二爷拱手道:“二爷,属下先自行洗漱去。”
      齐二爷挥手同意他下去。
      谢安韫转身踏出房门,出来时顺手把匕首递还给青玫。
      “爷?”青玫跟上。
      谢安韫低声对着青玫吩咐道:“你去探查辰州近段时间发生的怪事,若是有人意外死亡,无论什么人都把他们的背景查清楚一些。”
      青玫点头,然后离开客栈。
      目送青玫离开,谢安韫去寻找掌柜的添些点心上来。刚吩咐完,转身便听见两个食客高谈之声。
      “昨儿个在城隍庙那里咱们陆府尹设计,总算是抓到了那个残杀女子的凶手。你可知,那凶手是谁?”
      “嘁。谁不知道?昨天晚上闹的动静挺大,我直接爬起来看,还被我那婆娘说了一顿。”
      “哈,你那婆娘可凶悍了。”
      “可不是...”
      “两位大哥,打扰一下。你们说的抓住那残杀女子的凶手是什么人?”
      那两人回头,首先见着的便是谢安韫那脸,倒吸一口凉气。都以为这是个貌美的灵子。等回过神来都纷纷把知道的倒豆子似的倒出来。
      “抓到的是城西的赵大公子,说是抓到的时候手上正捧着一颗心,身边是个姑娘。早死了,还是死得诡异。”
      “赵大公子是什么人?”
      “辰州首富家的大公子。长得一表人才,也不知他这是怎么想的。既是不乏钱财,不愁吃穿,容貌才华一等一的好,而且还有个辰州第一美人的未婚妻。怎么就做出那畜生才做得出的事情......”
      谢安韫回房向齐二爷禀告得来的消息,“而且赵克若去年方中了秀才,今年九月份就会参加秋闺。据闻赵可若才高八斗,解元基本上是囊中之物。怎么看他都没有杀人动机。”
      王时行猜测:“变态癖好,寻求刺激吧。”
      谢安韫勾起一抹冷笑:“说得也是。”
      论变态残忍腌臜,哪个及得上世家?
      王时行登时就被他那阴冷的笑给吓得一个激灵,抖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感觉自己在一瞬间看见了恶鬼。
      齐二爷问他:“你打算如何?”
      谢安韫回答:“去看看审讯以及赵克若。如果赵克若是凶手便任他被处斩,倘若不是自然该还他公道。”
      齐二爷看他,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神色。仿佛透过谢安韫这副皮囊看见了他里头的心思。但他没有计较,微微一笑,似带着宠溺。
      宠溺?
      这可把在场两人惊吓到了,谁也猜不准这任性的二爷又在玩什么把戏。
      三日过后,辰州首富大公子赵克若在辰州府尹公开审讯。谢安韫和齐二爷混在人群里头观看。
      公堂之上,赵克若对于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当问及杀人缘由时,他只说乐趣二字。当即引起堂下喧哗一片。
      陆府尹三拍惊堂木,堂下肃静。他便又问为何被杀女子脸上挂着安逸的笑,赵克若回以祝由之术迷惑之。
      祝由之术,形同催眠。以语言信号为基本治疗媒介的传统暗示,达到摄心之效。源自神秘的南诏,在西燕还属于神秘的传说,大部分西燕百姓将之视为妖术。
      这话一出,堂下百姓惊惧而愤怒,强烈要求处死赵克若。陆府尹再拍惊堂木,下达判刑,言之下月处斩。
      判令一下,堂下一女子猛然倒地,引起众人惊慌。谢安韫从三三两两的言语中得知那女子正是赵克若的未婚妻。
      混乱的人群中除了昏倒的女子还有一个青年男子面色苍白悲伤的看着被押走的赵克若,听人所言,那青年是赵克若的好友,他未婚妻的哥哥,也是华安药行的少东家。
      青年吸引谢安韫的注意一是因他过于艳丽的美貌,二是因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股熟悉的味道。
      微微眯起眸,“你如何看?”陡然耳侧响起二爷的声音,谢安韫猛地转身,差点就把手插/进齐二爷的胸膛。
      幸好他想起这么做的后果是自己的手先断了。
      齐二爷当没看见他蜷成爪状的手,再次问道:“你认为赵克若是凶手吗?”
      谢安韫深吸口气,摇头道:“我不认为。一是赵克若没有理由杀人,尽管他说是乐趣,但一个生活富足满意,且家庭和睦、事业有成的青年是不会产生这样变态的乐趣。杀人源于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和发泄,像这种连环凶杀,更多的是诱因。而且是黑暗的长达数年的诱因。这一点,赵克若可以排除。”
      “二便是赵克若所说的祝由之术,祝由之术虽神奇,有摄心之效。却不是无法可解。一般巨大的疼痛都会唤醒被祝由之术迷惑的人。所以这一点也可以排除赵克若是凶手的可能性。”
      “三是属下之前吩咐青玫去调查辰州近来的怪事,有两件怪事。一件是城东郊外一处山岭言有妖鬼,无人敢进。第二件便是连环凶杀,青玫说被杀的人的死法很一致。心脏被挖、嘴角挂着安详的笑、都是女人,这更像是一场仪式。”
      “仪式?”
      “对。某种为了完成目的的仪式。”
      齐二爷目不斜视的向前走,谢安韫跟上去,看着他的背影,终是开口问:“二爷也认为赵克若不是凶手吗?”
      齐二爷没回话,算是默认。
      “二爷,怎么知道的?”谢安韫并没有告诉他青玫搜集来的信息,也没有告诉他关于赵克若的为人家庭,难道光凭祝由之术这一个破绽他就可以确定赵克若不是凶手?
      “心跳、神态。赵克若神态太镇定,不是一个大少公子该有的镇定,他的心跳前后没有变化。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好像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赴死,这种感觉,更像是...顶罪。”
      谢安韫眼里闪过一道奇异的光:“二爷,听得清赵克若的心跳?”
      在场四五十人,吵嚷不已,且公堂之外与公堂之内隔着八/九米的距离,他却可以听得见赵克若的心跳。
      若真是这样,这位爷的能耐可不得了。
      齐二爷突然转身停住,盯着他,嘴角轻扬,似笑非笑。
      谢安韫顿住,瞳孔微微放大。
      又是那种笑,那种宠溺一样的笑。谢安韫完全不觉得荣幸快乐,他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感觉自己...在这人的面前,犹如幼儿,什么心思都是赤/裸透明。
      “我们打一个赌吧。”
      “什么赌?”谢安韫不由自主的问。
      “如果这一次的连环凶杀,只靠你一人就找到凶杀并且让赵克若无罪释放,我就教你武功怎么样?”
      谢安韫心中猛地被什么砸中似的,有什么暗黑色的迷茫的东西在胸腔里炸开。
      “那,如果我做不到呢?”
      “做不到那就赵克若死。和现在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您不是亏了吗?”
      “爷高兴。更何况,你会让自己放过这一次机会吗?本就是你想要的。”
      果然啊......
      谢安韫闭眼,再睁开,淡然无波,死气沉沉。但若是仔细看,还是能见一缕光芒曳出,微不可见。
      但总有一天,光芒乍泄,寒冰溶解,耀眼重临。
      齐二爷发现自己期待那一刻的到来,并赞叹自己心中的这个英明的决定。
      齐二爷看见谢安韫的那双眼时,就想着若是摇曳生光、波光盈盈、笑意婉转,天天见着,心情定会很好。
      于是,二爷便下了决定要这双死气沉沉的眼睛重绽光辉,为此,不惜一切的满足他宠溺他。
      而且,瞧着漂亮的小孩儿一瞬间傻了,不复世故老沉的样子。二爷觉得这种感觉,他挺喜欢的。
      至于谢安韫,他想的不管眼前这人是什么心思,因为最开始是他的算计。无法修习修罗六道的人等同于废物,那就只有寻找当世最强的人教他修习武功。
      谢安韫找了齐二爷,在辰州连环凶杀案件时,利用二爷无聊的心思将他留住,为的便是找机会让他主动教他武功。
      却没想到,心愿如此容易便达成。
      谢安韫垂头,跟上前方的齐二爷。
      他想不管眼前这人什么心思,在未来的七年里,他必将付之早已丢失的信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还有谁在么?来来,吱一声。唱独角戏的感觉好心酸QAQ
    PS:这几天在弄专栏,想把专栏弄文案里。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文案被查审。所以看到文案突然没有或者突然出现什么奇怪的东西无视就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