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在哥谭卖叉烧

作者:一颗甜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冷餐派对(上)

      为什么18岁的生日依旧离我如此遥远?
      
      为什么主流社会在成年与未成年的界限问题上总是那么迂腐?
      
      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随心所欲、不受约束地暴捶罪犯?
      
      ……
      
      今天的达米安也在为自己未成年的身份发愁。
      
      原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悄默默搞定的秘密任务,就因为年龄这个并不重要的玩意儿,被迫成为受潘尼沃斯监护的公开任务。
      
      明明他早已拥有好几个博士学位,上天能开战斗机,下海能驾核潜艇,甚至熟练掌握韦恩泡妞神功九九八十一式,却无法获得一张小小的合法驾照,也不能成为哥谭麻将协会的正式成员。
      
      更别提那些时刻萦绕在耳边、阻碍他执剑走天涯的家长式担忧:
      
      “不行达米安,乖乖留在家里,这次任务太危险了我不能带你去。”
      
      “达米安少爷,你必须年满18岁才可以驾驶蝙蝠车。”
      
      “恶魔崽子,酒吧可不欢迎未成年的小娃娃,赶紧回去写作业吧。”
      
      ……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我特么连坦克都能开,为什么他们还是要执着于把我归类在柔弱不能自理的人类幼崽范畴?!
      
      像莉安那种除了吃哭拉睡什么都不会的,才是需要呵护的小宝宝,老子可是21世界最伟大军事理论家的有力竞争者,并不需要保姆!
      
      我打个麻将怎么了?独自参加个麻将协会组织的冷餐派对怎么了?成不成年有那么重要吗?哼!
      
      达米安越想越憋屈,愤怒地啃了一口巧克力,又愤怒地喝了一口草莓牛奶,特别想出门砍个人。
      
      汽车平稳地驶出匝道,阿尔弗雷德抬眼看后视镜,温和道:“达米安少爷,容我提醒一句:换牙阶段少吃甜食。难道你想一边看《猫和老鼠》,一边补牙么?”
      
      达米安正剥第二块巧克力,被这突兀的声音惊了一跳,顿时炸毛:这还没完没了么?!
      
      只是吃块甜食治愈一下而已,换牙少年做错了什么?丝滑香甜、醇厚美味的巧克力又做错了什么呢?
      
      达米安霍霍磨牙,挑衅似的举起手中的巧克力,当着老管家的面狠狠啃了一大口,含糊不清道:“我就吃就吃就吃哼!”
      
      阿尔弗雷德:“………”
      
      行叭,就当是达米安少爷在撒娇吧,回头给他预约一次牙齿检查作为奖励好了。
      
      (达米安:“???”)
      
      老管家淡定回眸,继续一心多用,一边猛踩油门,一边操心小鸟们的牙齿健康,一边回忆很久不用的猜牌口诀。
      
      十几分钟后,汽车驶入唐人街,阿尔弗雷德特意饶了路,想看一眼丹妮拉的新店位置。
      
      毕竟丹妮拉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以前她和杰森少爷合作卸自家大门的时候,他还给过专业的技术指导,帮忙递过扳手呢。
      
      尽管来之前,阿尔弗雷德已经了解过小吃店的基本情况,可当他亲眼看到那间又小又黑、装修了一半的店面时,心里还是很难受。
      
      乔纳森乖巧地趴在窗边,唏嘘道:“这也太小了吧……”
      
      “这店面看起来还没有范.海辛庄园的狗窝大。”这时候,达米安冷静的声音响起,“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亲戚太多不是好事,鬼知道哪天你就被连累的破产了。”
      
      乔纳森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比如丹妮拉,以前住华丽的城堡,现在住破旧的木屋,好凄惨的说。”
      
      达米安冷哼一声:“所以说,优生优育是多么的重要,万一养出个败家子,子孙后代都跟着倒霉。”
      
      阿尔弗雷德:“………”
      
      如果杰森少爷听到以上对话,他一定会说,这可真是太特么的富有哲学意义了。
      
      (杰森:“你港得对。”)
      
      *
      
      虽然坡可以精准传送,但为了掩人耳目,丹妮拉还是从余留不多的创业资金里挤出一丢丢钱,租了一辆送货的小货车。
      
      冷餐派对在唐人街最有牌面的一家华夏式酒楼举行,车子统一停在后头的停车场。客串驾驶员的坡向门卫出示了邀请函,顺利进去以后,便有工作人员跑过来帮忙。
      
      “请问有没有大点的送餐推车?”丹妮拉摇下车窗,略带歉意地问,“我们东西有点多。”
      
      工作人员有点懵:“怎么个多法?”
      
      丹妮拉回头看了一眼,双手在空中一比划:“特别多,送餐推车至少要放得下两大盘鲨鱼盛宴。”
      
      工作人员:“???”
      
      丹妮拉:“我和会长说过的,她好像专门给我留了一张长桌。”
      
      哥谭麻将协会的会长就是丹妮拉的固定牌搭子,很小就随父母移民到哥谭,一听说她做了华夏传统的小点心,简直举双手赞同,还鼓励她多做一些。
      
      工作人员:“??????”
      
      专门?长桌?一张长桌两三米,请问你是做了一整套的满汉全席吗?
      
      虽说每个来宾都要准备一道菜,但这主要是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和参与感,并不是真想靠来宾良莠不齐的厨艺支撑起整个派对,其实主办方这边提前一个月就和酒楼订了餐,大部分吃食还是由专业厨师制作。
      
      协会的老成员们都知道主办方早已订好餐,因此一般来说,他们只用做做样子,随便带点自己烤的曲奇啊,沙拉啊之类的,并没有特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所以工作人员真的好奇,眼前这位美少女到底做了什么菜,竟然需要大号的送餐推车,还必须是放得下两大盘鲨鱼盛宴……等等,什么是鲨鱼盛宴?
      
      工作人员满头问号,去了后厨问了一圈,没人听说过鲨鱼盛宴,大号的送餐推车倒是有,上下四层,加厚加宽,运个小半吨的肥猪都够了。
      
      推到停车场一看,工作人员震惊了:“这……得有二十来个份数盒吧?小姐你到底准备了几个菜啊?”
      
      丹妮拉笑眯眯地伸出三根手指头,在他眼前一晃:“三道啊,其他的都是佐料。”
      
      工作人员:“………”
      
      如果说丹妮拉在华夏的这几年有什么进步的话,那必须是在吃喝玩方面得到了全方位的升级,不仅开阔了眼界,心态也更包容了。
      
      而蓉州人民对于吃喝玩乐,那可实在是创造力惊人,杏仁豆腐的吃法更是多种多样,除了传统的桂花糖和杏仁碎,还可以搭配蜜红豆、蜜绿豆、蜜芸豆、各类水果和奶油。
      
      丹妮拉甚至吃过放酥黄豆、小米辣、酸笋、花椒粉和辣椒油的杏仁豆腐,第一口有点怪,第二口就真香了,然后再也停不下来。
      
      因此,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在等待杏仁豆腐凝固的期间,丹妮拉大手一挥,准备了十几样常见的佐料。
      
      三个人奋斗了十来分钟,才把二十来个0.5L规格的不锈钢份数盒搬到送餐推车上。
      
      确定东西都放稳之后,工作人员擦了把汗,试推了一下,结果推车纹丝不动,连轮子都没转一下。
      
      所有人:“………”
      
      工作人员只好又到后厨借了辆送餐推车,平均把东西分成两份,来回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东西送到大堂。
      
      然后新的问题又来了:丹妮拉带来的份数盒体积又大,数量还多,一张长桌放不下。
      
      这个问题倒是好解决,两张桌子拼一起就行,古法叉烧放正中央,左边放椰蓉奶冻,右边放杏仁豆腐,佐料依次排开。
      
      这时候,工作人员又犯难了:按照冷餐派对的传统,每个会员的菜品旁边都会放上一个铭牌,写着菜肴和制作者的名字。
      
      这样安排是因为在派对接近尾声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娱乐性质的投票活动,评选出当天最受欢迎的菜品。
      
      麻将协会的会长虽然给丹妮拉留了桌子,但她忘记跟手下说要加铭牌,所以主办方也只做了一个写着丹妮拉名字和古法叉烧的铭牌。
      
      这会儿现做肯定是来不及了,幸好丹妮拉不在意这些细节,工作人员和她商量之后,就把唯一的铭牌放在叉烧旁边,椰蓉奶冻和杏仁豆腐只用马克笔在便签上随便注明了一下,知道是什么食物就好。
      
      *
      
      一切准备妥当,丹妮拉就去找认识的牌友聊天了,正聊得高兴,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低沉男声在背后叫自己:“丹妮拉小姐。”
      
      丹妮拉一回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阿尔弗雷德慈祥的面庞。他身边还站着两个小男孩,一个是穿破洞牛仔裤的小卷毛,另一个两边鬓角推得极短,满脸写着不高兴。
      
      “潘尼沃斯先生。”丹妮拉一愣,随即欢快地跑过去,又看看两个小男孩,“小乔?达米安?”
      
      乔纳森一抬头,冲她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灿烂微笑。
      
      达米安懒精无神地掀了掀眼皮,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立刻收获一枚阿尔弗雷德不赞同的眼神。
      
      “你怎么还是比小乔矮?”丹妮拉依旧乐呵呵的,伸手薅了一把达米安酷炫的发型,“别告诉我你剃这个头就是为了显高。”
      
      “……”达米安隐忍地别开头,咬着后槽牙挤出五个字,“你也没多高!”
      
      丹妮拉得意洋洋:“反正比你高。”
      
      乔纳森噗笑出声,阿尔弗雷德也忍俊不禁,达米安快气死了。
      
      来的路上,阿尔弗雷德已经充分了解过丹妮拉把人误认为水果的问题,因此在她和达米安互怼的过程中,他一直不动声色地审视着对方。
      
      不仅阿尔弗雷德在观察,乔纳森也在关注,但丹妮拉今天看着来很正常,各项生理指数都在标准范围内,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也都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可她确实说过“山竹抱着番荔枝飞走了”、“他真的是红枣成精”这样的怪话,大家都听见了。
      
      乔纳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小心地靠近达米安,压低声音道:“怎么办?她有点太正常了。”
      
      达米安趁着丹妮拉和老管家探讨“统计学在麻将中的实际运用”的机会,一把搂住小乔的肩膀,凑在他耳边道:“别着急嘛,待我先吃一碗加了巧克力酱的杏仁豆腐再说。”
      
      说着,他潇洒地推开好朋友,大摇大摆地向着放着小点心的长桌走去。
      
      乔纳森:“???”
      
      老哥,你不是说自己是来办正事的,让我负责吃,你负责搞定一切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达米安:待俺干了这碗杏仁豆腐再与你计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