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在哥谭卖叉烧

作者:一颗甜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葱爆蟹肉

      市面上能通过合法途径买到的奇幻生物科普读物里,一般都将鸡蛇兽塑造为致命的剧毒生物——被它口气熏到的昆虫会死,被它看到的动物会死,被它碰到的植物也会死,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但是在范.海辛祖传的《冒险者的睡前故事》里,鸡蛇兽的能力并没有那么夸张,三只成体同时出力,才能放倒一个成人。而且既好色,又贪吃,闻到芸香科植物的气味还会晕倒。
      
      系统的罪犯百科采用的也是这个版本,还多加了一条:“(鸡蛇兽)性情残暴,但智商和战斗力大幅度低于奇幻生物的平均水平。”
      
      因此,只要掌握了养鸡场工人的捉鸡技巧,再加上一些有针对性的陷阱,横扫鸡蛇兽部落不在话下。
      
      丹妮拉一边复习笔记,一边翻炒锅里的香料,她今天要抓的是一群藏身于密林深处的鸡蛇兽罪犯。
      
      根据系统提供的情报,这群鸡蛇兽自一百多年前移居到这片森林至今,便以家族为单位进行团伙作案,连续毒害了十几多个无辜的人类以及数不清的动物。
      
      丹妮拉看完报告,气得差点吐血,问管家:“这么多年,就没人站出来拧断它们的鸡脖子?系统的其他玩家呢?”
      
      管家欲言又止:“其实,曾经有猎魔人接过单子,但是它们出的价更高,所以……”
      
      丹妮拉无奈之下,更是失望。作为一个破产的吃土少女,她也喜欢钱和金条,但就算穷到天桥卖唱捡垃圾的地步,也绝不会收罪犯的贿赂。
      
      电烧烤炉的加热速度很慢,洋葱碎到现在都还没有变透明的趋势,蒜瓣距离金黄的色泽也还远得很,香味就炒出来一点点,根本吸引不了贪吃的鸡蛇兽。
      
      系统送的四维背包里倒是有卡式炉,可这里是动植物丰富的原始森林,其中不乏稀有物种,再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拿明火炒菜。
      
      因此,丹妮拉只能耐住性子,一手握着木质锅铲,轻轻翻动锅内的香料混合物,另一只握着手机,不时低头看一下电子版的笔记。
      
      *
      
      不远处的橡树上,杰森随手将望远镜挂在头顶的树枝上,然后大马金刀地往树桠中间一坐,望着底下悠闲炒菜的丹妮拉,有点愁。
      
      岂止是有点,简直是相当极其非常十分的愁。
      
      杰森知道范.海辛家族历史悠久,能人辈出,硬刚暴食兽、摩洛克这类残暴生物的勇士那是一波接一波,但人家是全副武装的硬刚,并没有徒手硬刚。
      
      虽然他刚让罗伊查了一下,这边的森林似乎没有大体型的猛兽,只有一些小型的猫科动物。
      
      可是小型猛兽也是猛兽,锈斑豹猫只比成人的巴掌大一点,却并不妨碍它拳打蜥蜴脚踹松鼠,成就最迷你冷血杀手的传说。
      
      炊烟袅袅,食物的香气穿越层密叶片的缝隙,打断了杰森的思绪。他没好气地拿手扇了一下,微微别开脸,纠结着要不要戴上头罩跳下去,给丹妮拉来一堂免费的野外生存安全课。
      
      那香味却不依不饶,怎么扇都扇不走,一个劲儿地往他面前凑,毫不吝惜地展示着自己丰富的层次和浓郁的味道。
      
      炒过的洋葱和大葱有淡淡的甜味,辛辣味却所剩无几,蒜瓣炒至焦黄后,蒜香的穿透力成倍增加,这些各有特色的香气彼此融合,在不小的范围内横冲直闯,指哪儿打哪儿。
      
      这类有特殊气味的调料对于挑食的朋友来说可能是雷点,但杰森不挑食,并且心态包容,口味博爱,任何陌生的食物都愿意试一试。
      
      现在他就很想试一试丹妮拉炒的菜,她刚刚又往锅里倒了一袋剔好的蟹肉,入锅的瞬间,伴随着动人的滋啦声,空气里的鲜味陡然飙升。
      
      杰森不想承认自己咽口水了,但他确实咽了,还咽了好几下,每一次都非常用力,发出清晰的咕咚声。
      
      克制克制,冷静冷静,丹妮拉会听见的。
      
      杰森闭气不息,抬头望树,努力回想达米安亲手为宠物们做的可怕食物所散发出的恐怖味道。
      
      (达米安:“托德你是不是又想打架???”)
      
      正胡思乱想,忽然耳朵尖一动,敏锐地捕捉到一丝细微的悉悉索索声。
      
      杰森豁然睁眼,一把扯下在头顶晃荡的双筒望远镜,旋眼罩、扯镜盖、调焦一气呵成,迅速瞄准怪声发出的位置——丹妮拉身后的矮树上,此时整整齐齐地站了一排眼冒绿光的鸡头小怪物。
      
      那些小怪物个头不大,每只差不多有十几厘米长,长相诡异,融合了鸡头、青蛙眼、蜥蜴身和蛇尾,还有六只锯齿状的脚,全身配色鲜艳,但是奇丑无比。
      
      这么屁大点儿的玩意儿,他一脚能踩扁一窝。
      
      杰森松了口气,但手依旧搁在枪套上,时刻准备着打爆鸡头。
      
      丹妮拉还在炒菜,炒得全情投入,炒得忘乎所以,似乎根本没发现身后的不速之客。倒入最后一种料汁并翻炒均匀后,她拿出一个雅致的餐盘,开始装盘。
      
      啊呀,酱汁溅出来了,快找条干净毛巾擦擦。
      
      嗯,再撒点熟芝麻吧,又香又好看。
      
      杰森:“…………”
      
      这又是什么鬼啊?!大小姐你能不能回头看一眼,鸡头怪物的哈喇子都快滴到你的头上了,我以前教的安全防护常识你都忘光光了吗?!
      
      他在树上急得抓心挠肺,丹妮拉在树下从容自若,双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菜,甚至还满意地笑了一下。
      
      她笑了一下……
      
      笑了……
      
      杰森看不下去了,期望丹妮拉意识到身后的危险是不现实的,还不如他直接动手——哎哎哎,丹妮拉怎么和鸡头蛇尾六爪怪物聊上了?
      
      不止聊上了,丹妮拉还把盘子举高高递到鸡头怪的面前,任由它们伸长细细的脖子,猥琐地嗅着食物的香气。
      
      难、难道是朋友?
      
      唔,好像真的是朋友,丹妮拉笑得可开心了,眼里流露着兴奋,幸好他没着急动手,否则就尴尬了。
      
      杰森悬在空中的心落回了原处,原来丹妮拉是来找怪物朋友聚餐的,怪不得穿得那么漂亮,带那么多食物,以前他们结伴去中央公园野餐的时候,她也会这么准备。
      
      杰森低头苦笑,不远处的地面上,丹妮拉还在和鸡头怪热络地聊天,一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景象。
      
      鸡头怪:“咝——叽叽叽叽!”
      
      丹妮拉:“叽叽叽叽叽叽叽!”
      
      鸡头怪:“嘎—叽叽—叽叽!”
      
      鸡头怪:“嘎嘎嘎嘎嘎嘎嘎!”
      
      丹妮拉:“叽叽叽叽,嘎嘎!”
      
      ……
      
      虽然完全听不懂,但杰森能从丹妮拉的眼神和动作中感受到她澎湃的喜悦之情,她和鸡头怪的友情一定很牢固吧。
      
      啊,鸡头怪还用嘴里喷出的绿色气体在空中给丹妮拉画了个爱心,真感人,丹妮拉感动得都跳起来了……
      
      【真实情况】:
      
      鸡蛇兽头目:“咦——小美人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给我吃一口可不可以呀?”
      
      丹妮拉:“你们终于来了!哇,每一只都那么肥,肯定能换好多猪肉!”
      
      鸡蛇兽头目:“小美人儿,有空多读书,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鸡蛇兽喽啰:“我们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的鸡蛇兽!”
      
      丹妮拉:“呵呵,寸草不生?那你们脚底下踩的是什么?似乎是一棵年轻的白桦?”
      
      鸡蛇兽喽啰:“额,老大,我们买通稿的事好像被她识破了。”
      
      鸡蛇兽头目:“既然如此,小美人儿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来,大家一起上!”
      
      鸡蛇兽头目一声令下,所有的鸡蛇兽立刻往后一坐,后腿牢牢撑住树枝,然后整齐划一地昂起头,从嘴里吐出一股股鲜绿色的雾气。
      
      丹妮拉早有准备,连忙后跳一步,伸手去抓包里的防毒面罩:“没用的,我准备了香薰加湿器,轻松稀释毒——”
      
      话音未落,无形的鲜绿色雾气迅速聚拢,随后该延伸的延伸,该回缩的回缩,最终形成一个完美的绿爱心。
      
      鸡蛇兽:“?????”
      
      丹妮拉:“卧槽好变态的下毒方式!”
      
      鲜绿色的毒爱心稳稳悬于空中,既不往前,也不退后,仿佛人鸡之间有两道看不见的屏障,使它只能被困在中间。
      
      这诡谲的情景持续了大概两三分钟,膈应得丹妮拉都快吐了,绿爱心才噗一声消失在原地。
      
      鸡蛇兽们百脸懵逼。
      
      丹妮拉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时间紧迫,她来不及细想,遂霍霍磨牙道:“鸡蛇兽犯罪家族是吧?毒害单身前往森林观鸟的游客是吧?”
      
      鸡蛇兽头目高声鸡叫:“谁让他们一个人出门的,安全意识还那么薄弱,活该!”
      
      丹妮拉:“???!!!”
      
      这尼玛都是什么恶毒发言?!
      
      临出发前,丹妮拉问过管家:“兑换完食材以后,那些被我捉住的罪犯会怎么样?”
      
      坡回答说:“他们会被送到地狱深渊神那里吃牢饭,犯了什么罪,每天就受什么刑,永生永世不得解脱。”
      
      现在再看看鸡蛇兽无耻又恶毒的嘴脸,她觉得惩罚其实还可以再强一点。
      
      此时,鸡蛇兽头目丑陋的青蛙眼一转,似乎明白了什么,阴阳怪气道:“哦,原来你也是来抓我们的正义之士。呵呵,你要多少?”
      
      丹妮拉听出它语气中的嘲讽,轻蔑地瞥它一眼:“老娘睡金床长大的,碰到我算你倒霉。”
      
      鸡蛇兽头目:“你什么意思?”
      
      丹妮拉反问:“你头晕吗?”
      
      鸡蛇兽头目晃晃脑壳:“不晕啊——啊,晕了晕了晕了……”
      
      丹妮拉:“你腿软吗?还抓得住树枝吗?”
      
      鸡蛇兽头目蜷了蜷脚趾,努力想勾住树皮,却有种无法掌控六肢的无力感:“抓不住了抓不住了抓不住了……”
      
      丹妮拉:“那就掉下来吧。”
      
      随着她这轻轻的一声,不仅鸡蛇兽头目,其他的十几只喽啰们也倒栽葱般摔下了树,正落在看似随意扔在地上的数十口锅里,发出此起彼伏的乒呤哐啷声。
      
      杰森.见过世面.经过风浪.托德:愣住愣住愣住.JPG
      
      *
      
      鸡蛇兽头目可能平时伙食比较好,体质远超常鸡,别的同伴都已经晕得彻彻底底,它却还在锅里拼命蹬腿:“看来是个新手…你的锅…这下全毁了…”
      
      丹妮拉:“谁告诉你这是锅的?”
      
      说完,一打响指,铺天盖地的锅闻声而动,倏地变作一个个长着小翅膀的小笼子,每个正好装得下一只鸡蛇兽。
      
      鸡蛇兽头目愣了愣,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下子抬起鸡脖子,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丹妮拉的脸。
      
      丹妮拉翻个白眼:“干吗?想记住我的长相,等着子孙后代给你报仇啊?”
      
      鸡蛇兽的眼神渐渐绝望,嘶哑道:“原来是你啊……”
      
      丹妮拉没听清:“嗯?什么——”
      
      鸡蛇兽头目没能给出回答,它在说完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便两眼一翻,六脚一蹬,彻底歇菜。
      
      有那么一瞬间,丹妮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特想把鸡蛇兽头目弄醒,让它把话说明白。可转念一想,鸡蛇兽一旦选定了栖息地,便不会轻易离开,而自己以前并没有来过华沙,哪里来的见面机会?
      
      套路,绝对是套路!它说那话就是为了勾起她的好奇心,然后……反正肯定是套路。
      
      毕竟是能做头目的鸡蛇兽,智商和心眼确实比普通的鸡蛇兽多一点,可惜她往香薰加湿器里倒了整整半瓶七里香玫瑰精油,用量足以放倒一个村的鸡蛇兽,头目的心眼再多也无能为力。
      
      丹妮拉收回目光,又打了个响指,小笼子们便乖巧地扑棱着小小的翅膀,费劲地载着鸡蛇兽升上半空,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拼起来,最终幻化为一个长着巨大翅膀的捕兽笼。
      
      捕兽笼悠悠飞到她面前,声音软软甜甜:“嗷呜?”
      
      “你先回去吧。”丹妮拉抬手摸摸它的肥翅膀,“我还有别的事。”
      
      叉烧系统取名能力不行,但审美从未下线,无论是垂耳兔背包还是捕兽笼都可可爱爱,萌得不要不要的。
      
      捕兽笼便缓慢地前后摇动笼身,“点头”道:“嗷呜!嗷呜~”
      
      丹妮拉挥挥手:“拜拜,注意安全!”
      
      围观了全程的杰森表示:到底哪里能学兽语鸟语各种语?在线等,挺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梅竹马的默契#
    丹妮拉取名:红枣头直立四脚兽
    小杰鸟取名:鸡头蛇尾六爪怪物


    本文提到的奇幻生物和怪物有一程度的私设,全都是为了爽,另外这篇文估计不会很长,30W左右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