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脑洞十八弯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子与暗卫五

      谢钦瑜抿了抿嘴,沉默下去。
      “是我一时任性,让你受了伤,虽然你可能又要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个是因我而起本可避免的。”她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谢钦瑜。”
      谢钦瑜的手指颤了颤。明明刚用过燕窝,他却觉得喉咙干涩异常:“世子……”
      “你看,你救过我两次,这恩情可太重了。我什么也不会,只有世子这个权势尚能一用,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是有什么愿望,务必告诉我。”她缓缓握住他的手。
      谢钦瑜一惊,要抽出手来,却被她更用力地抓住。
      
      她扑哧一笑:“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她一点点靠近,弄得谢钦瑜连大气也不敢出,“你这个样子,真的是太有趣了,我从未见过……”
      谢钦瑜偏过头避开她灼灼的目光:“世、世子,属下听得见,您不必靠这么近。”
      洪菱舟咬着嘴唇笑,终是松开了他。
      她提着食盒出门,将要推门之际,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他:“谢钦瑜,你见堂堂王府世子,竟然仪容不整。”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里衣领口不知何时散开了大半。他捂着领口惶然抬头,就看见她的身影已随着门的“吱呀”声消失不见了。
      
      洪菱舟哼着小曲儿刚回自己房间,白玉就靠过来说:“世子呀,奴婢心疼您不能出门,所以特来给您说点东西听听。”
      洪菱舟啧了一声:“什么呀?”
      白玉眨了眨眼:“就是作案两次又恰好全被世子撞上的那个魔音杀手啊。”
      洪菱舟:“你能不提全被我撞上这事儿么?”
      白玉:“好的世子。现在京城里流言四起,有人说那个魔音杀手不是人,不然怎么能好端端地从湖里逃脱,还有人说那个魔音杀手天生不男不女,所以练就邪功来报复社会……”
      正说到兴头上,门口就有小丫鬟敲门:“世子,王爷让您过去一趟。”
      
      洪菱舟规规矩矩走进景王书房,规规矩矩行礼:“父王,您找孩儿啊?”
      “嗯。”景王放下手里的书卷,“听说你去找你那个暗卫了?”
      “呃……父王消息真灵通。”
      “哼,这是我的府邸。”景王指了指一边的座位,“坐。”
      洪菱舟乖巧地坐下。
      
      “我觉得你对那个暗卫特别上心,啊?”
      洪菱舟小心翼翼地笑:“毕竟也是救过孩儿好几次,孩儿总是要表示一下的嘛。”
      景王道:“他保护你那是他的职责,你和上次一样给他点赏就够了。我可从没听说过哪家的主子还会亲自去给暗卫送燕窝粥的。”
      谁家的主子去给暗卫送燕窝粥还来告诉你啊。洪菱舟腹诽道。但她还是赔笑道:“父王有所不知啊,这个,谢钦瑜是一个不看重身外之物的人,孩儿觉得呢,赏燕窝粥是一种比较有人情味的赏,但是又有些寒酸,所以孩儿亲自去赏,就可以……”
      
      “又在诡辩!”景王拍桌,“你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洪菱舟一愣:“我在想什么?”
      “那个暗卫好像长得还挺不错的是吧,你这个年纪,唉呀!就知道看脸,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景王纠着眉头又是重重一拍桌。
      洪菱舟“啊”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无奈地笑:“父王,您想太多了。”
      “多想点总不是坏事,你爹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我现在就去把那个暗卫撤了。”
      “别呀父王!”
      “你看你,这么急着扑上来,还说我没想多!”景王气呼呼地背过身去。
      
      洪菱舟绕着手指转着眼珠道:“您这不是过河拆桥么,人家刚救完我救把他开除了,多不好。何况少了一个暗卫对我来说也不太安全吧。”
      “总会有人补上来的!”
      洪菱舟只好妥协:“不让他当暗卫也可以。”
      “这就对了。来人——”
      “那得让他做我的明卫。”
      “你——”
      
      一番唇枪舌剑据理力争之后,两人各退一步达成共识:谢钦瑜仍旧做洪菱舟的暗卫,但是洪菱舟要定亲。
      景王的想法是:洪菱舟野得久了,得找个强势点的夫婿让她收收心,倘若那夫婿胸怀宽广不介意谢钦瑜的存在,那洪菱舟把他收二房也就勉强同意了。
      洪菱舟的想法是:她一定要保证谢钦瑜在她身边,至于定亲么,若是他反对,那就随便打听一下定亲对象家庭的喜恶,怎么让人反感怎么做。然后就拖拖拖,一直拖到填平谢钦瑜的这个脑洞。
      
      回到自己房间内,白玉刚给她温好茶,一边递过来一边问道:“世子,你的表情好奇怪啊。”
      “有吗?”洪菱舟喝了一口茶,大咧咧地趴到了美人榻上,“白玉,给我捏一捏肩膀,还有,你刚才没讲完的,接着讲。”
      “好嘞。”白玉一边给她捏肩膀一边说道,“最近京城里都被他搞得人心惶惶,那些歌舞坊生意也冷清了许多,毕竟谁也不敢冒险,对吧?哦奴婢还听说,官府悬赏一千两黄金要抓住这个人呢。”
      “唔。”
      
      白玉歪着头瞅了瞅她:“世子您是不是累了不想听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最近这个人动作这么频繁,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唱歌是个什么结果,却还要这么做,是不是想搞大事情?”
      白玉若有所思地点头:“那真是太可怕了,他杀伤力太强了,当时附近的好些老弱病残都没受住,听说这两天棺材铺和医药铺都忙死了。”
      洪菱舟慢悠悠吐出一口浊气:“京城这些日子大概会清静不少,毕竟大家对噪音现在充满了恐惧,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多睡会了。”
      白玉:“……”
      
      *
      
      洪菱舟没有想到,景王办事效率如此之高,没过几天就告知她:“我给你选了个夫婿。”
      她一口糕点卡在喉咙里,咽了半天才咽下去:“不是吧父王,你怎么这么急啊。”
      “没什么急的,算算你的年龄,也该娶个丈夫了。”景王说,“老国公的长孙长得一表人才,谈吐风雅,是个上等人选。”
      洪菱舟说:“我俩又不认识,突然定亲,多尴尬啊。”
      “有什么好尴尬的,我娶你娘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娘长什么样子,只听过别人夸她漂亮。”景王摆摆手,“我试探过国公府了,他们也有这个意思,再好不过的了。”
      
      洪菱舟略一思索,便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道:“父王,我和你不一样,我是个颜控,就算别人再怎么吹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信的,除非我自己看见。”
      “荒唐!”景王这次不拍桌子改拍镇纸了,结果刚拿起来一点又放下,估计是嫌重怕砸到手,“那么多人成亲前都没见过面,就你事多?”
      “父王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还有很多人成亲前见过面的嘛,再说那个长孙难道有见不得我的毛病,能和别人交往还不能和我见面啦?”洪菱舟笑道,“我又没说不和他定亲,如果他真和你说得一样好,那你怕什么?”
      “你真是……出去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洪菱舟吐了吐舌头,飞快地溜出去了。
      
      她一个人晃悠到花园里,左看右看,见四下无人便道:“谢钦瑜?你在不?”
      谢钦瑜立刻出现在她面前:“世子。”
      她向他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靠近些:“我现在不好再出府,你能不能帮我打探一下,老国公府的长孙,是怎样一个人?”
      谢钦瑜躬身抱拳:“是。”
      洪菱舟伸出手慢条斯理地帮他理了理衣襟:“长得不如你好看的话,我是不要的。”
      谢钦瑜:“……”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就算比你好看的话,我也不要。”
      
      谢钦瑜鬼使神差地问道:“世子为何不肯定亲?”话一出口他就暗自心惊,只因自己竟然过问了主子的想法,这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洪菱舟还没说话,他就赶紧跪下:“是属下多嘴了,请世子责罚。”
      洪菱舟把他拉起来,低声问道:“那你想不想我定亲呢?”她一双丹凤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地瞧着他。
      “属下无权干预世子的决定。”
      
      洪菱舟扶着他的肩膀,贴近了他的耳朵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周围还有没有人盯着,其他的被人听去算不上什么大问题,但是我接下来说的话太重要了,我只能悄悄告诉你。”她舔了舔嘴唇,用手遮住口型,“谢钦瑜你记住,有什么想法你一定要直说,你想让我娶,我就娶,你不想让我娶,我即便去出家,也绝对不娶。”
      谢钦瑜愕然。
      洪菱舟已然轻轻把他推开:“快去吧。”
      谢钦瑜抿了抿唇,耳根微红:“是。”
      
      洪菱舟回到房间,闲着没事干,就问婢女要了把剪刀,自己站在窗口有一搭没一搭地修剪盆栽。
      白玉路过,看了她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问道:“世子,您在干什么?”
      “嗯?修盆栽啊。”洪菱舟突然回神,看清盆栽模样的一刻吓得丢掉了剪刀,“这啥???”
      好好一盆原本被修剪圆润的“O”型绿植,在她的辣手下,变成了一个“Σ”型。
      
      白玉无语地说:“世子的眼光果然与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不同。”
      洪菱舟咳了一声:“呃,那个,方才走神了。你把这盆栽搬外面去吧,外面阳光足。”
      白玉端着盆栽刚要跨出门,就被洪菱舟叫住:“诶,你知道老国公府家的长孙么?”
      “没见过。但是奴婢在聚会奉茶时听好几个世家小姐提起过,好像很受欢迎呢。”
      “知道了,你出去吧。”
      
      她走去拿茶杯,却发现茶水已经冷了,但也懒得再喊人,便长吁短叹地坐了下来。刚才她一直在想定亲的事,国公府和王府联姻的好处她也明白,就是有些害怕他的态度。他一直恪守本分不敢逾矩,洪菱舟估摸着虽然她已经强调过了,但他大概还是不会反对她的婚事,恐怕就用一句“但凭世子定夺”模糊带过。想到这里她就有些莫名沮丧,第一个脑洞里,他让她嫁人,她就嫁了,结果那还真是他的愿望。沮丧之余,又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在那个脑洞里她顺从地嫁了,心里也没什么想法,怎么如今再来一遍却有些膈应。
      
      虽说人心都是会变的,不过变得有这么快么?
      噫吁嚱。
      她揉了揉眉心,索性不再去想,吩咐厨房做份红泥软糕给自己抚慰抚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想让作者说点啥┑( ̄Д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