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脑洞十八弯

作者:青草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子与暗卫四

      谢钦瑜后知后觉低头认错:“是属下愚鲁。”他这一低头,就发现自己和洪菱舟挨得太近了,他下意识地要后退,却发现身后就是墙壁,而在他左侧,女子的手臂正撑在墙上。
      洪菱舟保持着壁咚的姿势,继续教育:“你呢,以后不当值的时候多出来走走,不要把自己……诶?!”
      谢钦瑜忽然以迅雷之势将她困在了自己和墙壁之间,她还没反应过来两人的位置为什么突然倒了个个,就听见嗖嗖嗖几声,有什么东西贴着谢钦瑜的后背飞了过去。
      洪菱舟扭头一看,地上骨碌骨碌滚了几个小石子。
      
      “谁家的熊孩子乱扔石头啊。”洪菱舟推开谢钦瑜,大步往小巷深处走去,“我最讨厌熊孩子了,我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好好教他们做人。”
      谢钦瑜拉住她:“世子,前面……似乎有人在唱歌。”
      洪菱舟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怎么没听到。”转眼想到他是暗卫,五感可能比常人更敏锐些,听到这个也不奇怪,又道,“唱歌怎么了?”
      谢钦瑜斟酌了一下措辞:“唱得……不好听。”
      洪菱舟失笑:“不好听就不好……”脸色突变,“你是说……?”
      
      谢钦瑜点了点头。
      洪菱舟回头看地上的小石头,打了个哆嗦:“我的妈,这堆石头莫非是被他唱出来的?”
      谢钦瑜沉默不语,这种事情,太过离奇,他也不知道。
      “这是怎样鬼畜的存在啊……”洪菱舟瞪他一眼,“都是你的锅!”整天乱七八糟不知道在想什么,脑洞里还整出这么个人出来。
      谢钦瑜:“……?”
      
      洪菱舟站在原地思考:“我要不要进去一探究竟呢?”
      谢钦瑜道:“世子请谨慎。不确定里面的人是否为当日的琴师,也不知对方深浅,还是不要贸然行动为好。”
      洪菱舟觉得有理:“你说得对,保命要紧,这种事情交给官府头疼去吧。”
      
      两人刚走出几步,忽然一阵高昂的歌声破空而来,带着灭顶之势摧枯拉朽。
      洪菱舟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感觉有一个锯子在不断锯着自己的耳膜,她心想:她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被难听死的人……
      混乱中她被人拉起来护在怀里,耳朵被手指按住,虽然仍能听到那可怖的歌声,但已减弱了许多,不是不能忍受。她抬起头,看见谢钦瑜面部紧绷。他给她护住了耳朵,自己的双耳处却淌下了细细的血。
      
      洪菱舟惊呆了,等到手忙脚乱地想给他也把耳朵摁上的时候,歌声已经停了。洪菱舟头疼得很,但想到谢钦瑜情况更糟,忙不迭掏出手绢问道:“你要不要紧?”
      谢钦瑜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伸手抹掉顺着脸廓留下来的血。
      “……该不会是聋了吧?”她喊道,“谢钦瑜,谢钦瑜?”
      谢钦瑜看了她一眼,动了动嘴唇,然后仰面倒了下去。
      
      “谢钦瑜!”此时此刻洪菱舟真是万分后悔自己不让其他暗卫跟着。她本来只是想和谢钦瑜独处一会儿,顺便看看能不能套点话,谁料到会遭遇这种事。
      她吃力地把他拉起来抱在怀里,叫道:“有没有人呐!有没有人呐!来人呐!”
      她怀疑他是受了内伤,待在原地不敢乱动,何况她也没那个力气搬动一个大男人。
      洪菱舟很想拍拍他的脸把他拍醒,可是又不敢乱拍,只好一个劲地喊:“来人呐!来人呐!”
      
      几个劲装男子迅速落在洪菱舟面前:“世子。”
      洪菱舟愣了愣,道:“你们是我的暗卫?”
      “是。世子先前吩咐不让跟着,我们就没跟着,但刚才京城中出了乱子,我们就赶来看世子是否有事。”
      “我没事,你们快救他啊!”洪菱舟急道,“救谢钦瑜,赶紧的!找最好的大夫!他怕是被那魔音伤着了!”
      “是!”
      两个暗卫把谢钦瑜架起来,飞身离开,另外两个暗卫护送洪菱舟回府。
      
      洪菱舟一路回去,才发现大家的情况好像都有点不容乐观。
      事发地点周围扑街了一地的无辜群众,哀嚎遍野。一个小医馆门口聚满了人,一个少年一边那纱布按着耳朵一边面红耳赤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家师父他现在状态也不太好,不能看病……”
      洪菱舟心惊胆战道:“王府有没有事?”
      “回世子,王府离得比较远,没怎么听到声音,但是有些大树枝被吹到了府里,所以才引起注意的。”
      
      洪菱舟步履匆匆,遇到了焦头烂额的大理寺卿。
      洪菱舟道:“大人,你可知方才又出事了么?”
      “唉呀在下正是为此事而来啊,不是要查那个琴师嘛,除了一个签下琴师的坊主,那些应该认识他的歌舞伎都找不到,恐怕是喂了鱼,好不容易坊主高烧好几天,刚刚才醒转过来,说了点琴师的信息,结果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天杀的歌声,难听的不得了,坊主体弱不比我们,当场喷了一口血就又晕过去了。”大理寺卿的眉毛都快打结了,“我怀疑啊,正是那个叫申控的琴师!”
      洪菱舟气道:“他那声音也好意思给自己乱起声控之名?伤了我的护卫我还没找他算账呢!”扫了一眼府尹身后的人手,“事发时我就在附近,大人请随我来。”
      
      洪菱舟带着府尹等人拐进小巷,说道:“我与我护卫途经此地察觉异样,本想来告诉大人,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她顿了顿,“他弄了这么大一出事情肯定跑了,不过大人还是查看一下现场比较好。”
      府尹挥了挥手,点了一排人:“你们带头进去。”
      府尹和洪菱舟跟在后面,神情复杂地看着开路的人边走边清理掉横七竖八了一路的断枝残木——都是从前面那个小庭院里吹过来的。
      小庭院里本该住人,可此刻冷冷清清,除了一地狼藉,什么也没有。
      
      大理寺卿吩咐下去:“去查一查这是谁的院子。”再朝洪菱舟一揖,“今日有劳世子了。”
      “无妨,祝大人查案顺利。”
      告别了大理寺卿,洪菱舟急急忙忙回了府,就被告知王妃正在屋里等她。她心里咯噔一下,忙整理仪容前去。
      王妃坐在那儿,看她进来了,也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洪菱舟赔着笑蹭过去:“母妃……”
      “你还知道回来啊?”王妃重重搁下茶杯,杯子里的茶水都溅了出来,“是不是我和你爹太宠着你了,你都敢这般违抗命令了?”
      “没有啊母妃。”洪菱舟诚惶诚恐地跪下,“孩儿只是这些天在府里闷得快发霉了才忍不住偷偷溜出门去的。”
      
      “说你多少次了你都不听,哪一次我和你爹害过你?你自己瞧瞧,这回又碰上了个什么事!若不是有个暗卫护着,你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王妃气得直抚胸口。
      洪菱舟见状赶紧上前给王妃顺气:“母妃别气坏了身子啊,你往好了想,不管是上次翻船事件还是这次的魔音杀手,孩儿都拣回了一条命,说明孩儿命硬啊!”
      “你须知人的福气都是有定量的!你现在耗得太多了,今后就不顺了!”王妃撇开她的手,“我走了,你自己好好在屋里思过,今天不许出房门,没有我和你爹的允许,不许出府门。”
      洪菱舟连声称是。
      
      门关上了。
      洪菱舟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给自己灌了杯茶,道:“有没有人啊,来和我说说谢钦瑜怎么样了?”
      不知从哪儿飘出来一个暗卫的声音:“已有大夫为他诊过了,说是脑部受了太大震荡,所以暂时晕过去了,没有大碍。”
      洪菱舟拽紧了衣角急切道:“那他有没有聋啊?之前我喊他他都没反应的。”
      “大夫说只是耳朵中有淤血所以可能一时间听不到声音,不过已经被清理掉了。他现在还在床上休息,世子不必担心。”
      洪菱舟舒了口气:“是我今日|逼他带我出去的,却让他受这种无妄之灾,父王肯定也会迁怒于他,我今日是不好出门了,但我一定会向他赔罪的。”
      “知道了,属下会转达给他。”
      
      次日一早用完早膳,洪菱舟就把白玉叫来:“去给我炖点燕窝。”
      白玉好奇道:“世子之前不是都不要吃的么?”
      “问那么多干什么,快去快去,拿盒子封好给我。”
      “哦。”白玉笑着看了她一眼,出去了。
      
      燕窝送来后,洪菱舟叫来一个暗卫,让他带她去见谢钦瑜。
      暗卫带着她七拐八绕的,到了某个偏僻的小角落。洪菱舟看着面前一溜小房间门,心想王府里还有她没去过的地方,真是稀奇。
      暗卫指着某间:“他就在里面。”
      洪菱舟嗯了一声,提着裙子走上台阶:“我和他单独说说话。”
      
      她推开门,看见里面的情况,就觉得这个屋子不仅逼仄狭小,采光也差劲。
      谢钦瑜本来躺在床上,听见声音连忙要下地:“世子。”
      洪菱舟把他摁了回去:“你歇着吧。”她扫视周围一圈,将食盒放在一张台子上,掀开盖子,端出一碗温热的燕窝给他:“吃吧,补补。”
      谢钦瑜接过,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燕窝一眼。
      洪菱舟笑道:“怎么,你是不是很听本世子的话的么?”
      
      谢钦瑜低声道:“世子不必对属下这么关怀。”
      “那不行,我非常体恤人,尤其体恤——你。”洪菱舟眼睛弯弯如新月,“所以快喝了吧。”
      谢钦瑜只好慢慢地把它吃完了。
      “你的伤势还好么?”
      “已无大碍,只是尚有些体虚。”
      洪菱舟拿过空碗放回食盒里,坐在谢钦瑜床边道:“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世子不必如此,一切都是属下分……”
      “你又来了。接不接受道歉是你的事,道不道歉是我的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说什么好呢
    不如给你们唱个歌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