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老大爱上我/明梡]助攻

作者:江*******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枪击

      宴无好宴。
      “我真不该来的。真的。”【注1】
      梡仰面躺在地上。
      “我单知道这是《LOLA》的聚会,不知道这也会有□□来。”
      大理石传来了冰冷的温度。
      “我睡完午觉,起来梳妆打扮。准备好了,才出的门。”
      感觉到力气正和血液一同流失。
      “这里的食物真不错。”
      腹部的肌肉已被子弹撕裂。
      “听到诺说‘有人带枪’,还以为是恶作剧。”
      切面处的痛感逐渐扩大。
      “陈明眼光好。他选的衣服、发夹,真是适合。”
      火药与金属摩擦,呼啸着蹿出枪管,灼烫。
      “我真的很喜欢这件衣服,也很喜欢那个发夹。”
      直烧到她心里去。
      “可惜,现在,衣服破了,发夹掉了。”
      呼吸间,咽喉像被切开,干渴。
      “而我,就要死了。”
      梡闭上了眼睛。

      “……是的,请您放心。梡医生是因为在受伤之后的短时间内失血较多,所以晕厥——这是人体为了避免外界刺激过大而影响脑部(精神领域)时采取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注2】。当然,在经过我们的治疗之后,她的性命已无大碍。等到她的身体判定外界环境已经不再危险,自然就会醒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注1:祥林嫂梗:“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春天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盛了一篮豆,叫我们的阿毛坐在门槛上剥豆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淘米。米下了锅,要蒸豆。我叫‘阿毛’,没有应,出去一看,只见豆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毛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各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山坳里,看见刺柴上挂着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狼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草窠里,肚里的五脏已经都给吃空了,手上还紧紧地捏着那只小篮呢。”
    注2:大概想表达是应激反应的“避祸”。百度了一下看到说受刺激晕倒是“晕厥”,而“昏迷”是说长时间失去意识。(如果有更加正经、正确的医学说法,请告诉我怎么修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