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初恋是网红[重生]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共度一夜

      这场雨持续了四个小时还没结束。
      
      照例被宋念赶出去的刘深打电话过来,说雨势太大,他被困在了酒店里,准备就此歇下。
      
      掐灭电话的宋念有些心不在焉,明明端坐着在看新闻,余光却聚焦在斜面沙发的白栗身上。
      
      女生窝在柔软的沙发里,捧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书的封皮被小抱枕挡住了,宋念看不清名字。许是看的太过入迷,连“形象”都没得顾了,整个人呈现出放松的状态,和饭桌上的拘谨的她判若两人。
      
      柔顺的过肩长发随意散落,她垂着眸,长睫毛时不时上下颤动,像是被按下开关的芭比娃娃。
      
      白栗每翻一次书页,宋念就悄悄往她那边挪一点。书是她在书房里选的,他想知道她到底在看什么,那么入迷?比对他更有兴趣?
      
      茶几上的手机振动,是刘深发来的短信。宋念往左看去,他伸手,发现茶几离得有点远,手臂没法一下子够到手机。
      
      他好像偷偷挪得有些远了……
      
      怕白栗察觉,他又偷偷挪了回去,在原位坐好,见女生依旧沉迷看书,没往自己这边瞧过来,松了口气。
      
      宋念暗自腹诽:老子都快要和初恋说上话了,你个臭刘深添什么乱?
      
      ——小子,进展怎么样?要不要哥给你支个招?你哥我可是身经百战,外号情天大圣,哈哈哈哈哈哈。
      
      ——都把人带回家了,老实交代,搞定了没?牵手、接吻、推倒,到哪一步了?
      
      刘深一连发了两条短信,每一条都让宋念吃了哑巴亏。
      
      没有进展。
      
      本来吃饭的时候,宋念本来打算顺藤摸瓜聊点她中学的事,刺探些军情,顺便让他攀个同学关系。
      
      哪曾想,白栗一句“时间太久,记不太清”给把所有可能性抹杀在萌芽里。虽说仗着这一点,他又厚脸皮地重申了一回初恋的事,但对方的反应冷淡极了。
      
      “宋念同学,或许是我记不得了。造成你的困扰,我感到很抱歉。”她在晚饭的结尾对他说,好像还有些别的话要讲,张了张嘴,最终放弃了。
      
      宋念语塞,只好拿“晚饭真好吃”这样的话敷衍过去。
      
      后来,白栗提出想看书,宋念告诉她书房在哪。
      
      坐在客厅里,他竖起耳朵听了听窗外的雨声,大雨踩着摇滚乐节奏似的从天上往人间泼。
      
      他承认,他就是想让她留下来,老天给了个机会,得好好利用。
      
      可让她留下来,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直到刘深发来短信,宋念才意识到该做些什么。
      
      至少,得有个进展。
      
      他快速地给刘深回了条短信。
      
      ——你个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还好意思对我指手画脚?早点洗洗睡,少管我。
      
      新闻节目结束了,电视机里的晚间剧场播放起了动画片。
      
      宋念忘了换台,因为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部在白栗身上。
      
      他盯着她至少看了十分钟,脑中闪回不下一百句开场白,可就是什么也没说。
      
      感受到某道明显而又灼热的目光,白栗看书的节奏被打乱。
      
      “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白栗记下页码,安静地把书合上,抬头,问。
      
      “也没什么,我就是看你看书看得很起劲,好奇你在看什么书?”宋念趁机挪到沙发最边上,手肘撑着头,以微仰的角度看她。
      
      白栗微笑,平静地扬了扬手里的书,给宋念看封面。
      
      紫色封面挡住头上的光,在眼前形成了一道阴影。
      
      《迪迦奥特曼全集》。
      
      宋念眨眨眼,难以置信。他稍稍往后仰头,越过书痕去看白栗那张白净可爱的脸。
      
      柔光吻着她的脸,女生温温淡淡地说:“这本书很好看。”
      
      白栗抬手轻轻地将散落眼前的发丝撩至耳后。粉嫩的耳垂露了出来。没戴耳钉或耳夹。
      
      她浅笑,又加了句:“我非常喜欢。”
      
      “你喜欢就好。”宋念整个人往上撑了撑,靠到了沙发最里面。他的嘴角漾着笑,眼里闪着小星星。“想不到你还有这么特别的喜好,很有趣。”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还能有片刻保持童心的人,难得。
      
      白栗惊讶地看着他。其实她都做好了被嘲笑的准备。
      
      “二十三岁和五岁,喜欢的东西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她问。
      
      还记得大学进校时,同寝室的舍友谈起偶像这个话题。1号床说了股神巴菲特,她立志闯进华尔街,与世界精英为伍。2号和4号说了各自喜欢的明星,想着好好努力,有一天也能站上最棒的舞台,同万人狂欢。
      
      白栗是靠窗的3号床,闭上眼睛想了会儿,把第一个浮现在脑海里的人说了出来——迪迦奥特曼。
      
      引得哄堂大笑。
      
      “原来你是要变成奥特曼的姑娘啊!”
      
      对啊,她打不了小怪兽,但可以做自己的英雄啊。
      
      这是她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站在回忆的长廊里,白栗看到了一个周身散发光芒的男人。他站在她的视线尽头,温柔地笑着,语气轻松:“不会觉得奇怪啊,就像我从记事起就爱我妈,到现在也是。”
      
      “这不一样。”白栗摇头。
      
      “哪里不一样?”宋念问。
      就像,17岁时喜欢你,25岁也是。
      
      白栗愣了半晌,说了心里话:“谢谢你。”
      
      屋外的雨声越来越急。
      
      已经十点了。夜,黑得发沉。
      
      “时间不早了。”宋念清了清嗓子。
      
      往常这时候,白栗已经洗好澡,差不多准备睡觉。
      
      她明白他的意思,可她什么衣服也没带。她笑笑:“你要去洗澡吗?要去就快去吧。”
      
      “那你呢?”宋念差点说成“一起洗”,好在他及时刹了车。
      
      她本打算明天回去再说,可转念想万一他有洁癖,占用一晚客房,可能被嫌弃。她便问:“那个……能借我一套睡衣吗?”
      
      洗完澡之后,白栗借了他的吹风机吹头发,宋念这才去浴室。
      
      宋念房间里有浴室,用的是浴缸。他把伤着的腿搁在白色浴缸边缘,悠闲地躺着泡澡。
      
      时间久了,有些无聊,他习惯性地哼起了歌。
      
      固定曲目,儿歌《红蜻蜓》。
      
      小时候特淘气,他一犯浑妈妈就罚他唱这首歌,净化心灵。他以前不懂,为什么要哼那么悲伤的曲调。一点都不适合他帅气欢脱的人设。
      
      后来遇到一个姑娘,听她吹口风琴,一成不变的《红蜻蜓》,但却恰好在他最难过的日子里,像一道光,拯救了他。
      
      那以后,他再也没吐槽过这首歌。不太擅长唱歌的自己,这首是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作品。
      
      许是回忆太温柔,又或许是因为水温太过舒服,宋念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隔壁的歌声停了,在客房里留灯看书的白栗慌张起来。
      
      他们家的设计有点奇怪。客房的床头与主卧的浴室,只有一墙之隔。而且隔音效果,非常一般。
      
      她竖着耳朵听动静,那歌声停了挺久。
      
      宋念应该洗好澡了,她还是得礼貌性地去说句晚安吧?
      
      这么想着,人竟然不受控制地走到了门外。
      
      宋念的房门敞开。屋子在紫色的光笼罩下,透着一股子暧昧。
      
      没想到,他的品味挺……独特。
      
      见屋里没人,白栗又折回去。她抱着书,本想如果遇到他,就借口自己去书房放书。
      
      可是没有。
      
      走了几步,白栗觉得不太对劲。
      
      走廊尽头的墙壁上,有挂钟,上面显示已经十二点四十分了。
      
      宋念进浴室快两小时了。况且他还是有腿伤的人。
      
      她不敢往下想,冒冒失失地跑进他的房间,心急地敲门。
      
      “宋念,你还好吗?如果你听得见的话,就应一声。”
      
      “你没事吧?宋念,你听得见吗?”
      
      白栗敲了好一阵门,没人应。她拿起房间里的固定电话,已经准备好了打120。
      
      屏住呼吸,扭开浴室的门,雾气蒸腾,缭绕,散发着热。
      
      镜子上蒙着一层水雾,照不分明人。
      
      白栗趿着拖鞋,冲到最里面,果然见宋念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不省人事”。
      
      沐浴剂将水染成不透明的牛奶色,白栗只看到了他露出来的脖子和头,以及搭在外面的右腿一小部分,不至于很尴尬。
      
      她试着拍他的脸,边拍边呼唤她的名字。
      
      “宋念,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她又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急切道:“你能看见我吗?”
      
      “这是有了什么并发症吗?”白栗咬了咬唇,拿电话准备拨打救护车。
      
      宋念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了个哈欠,瞧见白栗的人影,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栗子,你真好看。”
      
      白栗吓得手一抖,电话从手中滑落,落在了地上。
      
      哐当一声,将两个人拉回现实。
      
      宋念吓得人一滑,浴缸里顿时水花四溅。
      
      “我……我没事,刚才……刚才不小心睡着……”
      
      白栗瞪大眼睛看着在浴缸里扑腾的宋念,默默地把十根手指覆到了脸上。
      
      “你一个人能行吗?”她耳根子红得发烫,硬着头皮,忍着羞耻,问。
      
      “我可以的。”宋念缩了缩脖子,尽量将自己没进洗澡水里。
      
      “好……好的。”
      
      两个人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动着。
      
      宋念也挺不好意思的,上一次被人看/光/光还是小时候,他妈给他洗澡。
      
      “你应该没……没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吧?
      
      “我什么都没看见,真的。”说完,她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地跑没了影。
      
      她没听到,宋念歪着头,认真地思考一会儿后,在背后小声咕哝,说道:“如果对方是栗子你的话,好像也没什么。”
      
      碎碎念完,他整个人沉进浴缸里,又冷静了好久。
      
      …………
      
      宋念这一晚上睡得都不踏实,初恋就在隔壁,他能不兴奋吗?
      
      而且还发生了那么个乌龙事件*罒▽罒*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后半夜迷迷糊糊睡去,第二天早晨九点才醒。
      
      去白栗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空了,床头柜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打扰了”三个字。
      
      真逊呐……
      
      他坐在床边,摸了摸被子。
      
      凉的,没有余温,人走了很久。
      
      好像真的什么进展也没有,除了知道她喜欢“奥特曼”。
      
      宋念打电话刘深,让他买点东西。
      
      抱着两根法棍、大口喝豆浆的刘深,停在闹市街头,顶着鼎沸人声,放大声音问:“你要那玩意干啥?”
      
      宋念:“你先买来再说,不同种类的,越多越好。”
      
      “那我现在能回来了么?”电话那头弱弱地问了句。
      
      宋念笑着“嗯”了声。
      
      刘深回来,看到客厅茶几上散着东西,蹙起眉头。
      
      车锁、钥匙、麻绳……蜡烛?
      这些都是什么鬼?!
      
      他又扫了眼刚从楼上慢慢走下来的宋念。
      
      黑眼圈深重,面色发沉。
      
      他放下手中的环保袋,快步迎上去,揶揄宋念:“呦,昨晚挺激烈的呀。”
      
      “她不是那种女孩!”宋念白了他一眼。
      
      “所以呢,什么也没发生?”
      
      点头。
      
      “小手呢?总该牵过了吧。”
      
      摇头。
      
      “告白呢?”
      
      摇头。
      
      …………
      
      刘深扶了扶宋念,看着他越来越黑的脸,禁不住发出爽朗的笑声。
      
      “平时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谁都不怕。得,遇到喜欢的姑娘,就成怂包一个。宋念,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这么纯情啊?”
      
      “你丫给我闭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了一点羞耻play*罒▽罒*
    捂脸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