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初恋是网红[重生]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碰瓷第一

      “我孤零零一个人在家,要不是被邻居及时发现,这会儿恐怕已经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宋念软着声音,拉长语调,表现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天台上的风呼呼地吹,弄乱了他的头发。宋念撑着拐杖,小心翼翼地往屋里走。
      
      “你们家的产品有问题,难道你们不该对此负责吗?说起来或许有点唐突,可我是真心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他带着哭腔,表达尽了心中的“委屈”。
      
      白栗没有说话,她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人很奇怪。
      
      如果她不主动打电话过去,他不会提这种要求。
      
      医院才是他最好的选择。找专业的医生和护工,难道不是正常脑回路?
      
      让一个素不相识的淘宝客服去照顾自己,他真的能够放心?
      
      所有的事都太突然了。
      
      “为什么非得是我?”白栗倒吸一口凉气,拼命向同事使眼色求救。头一回遇到这种顾客,买宋念真人模型的,果然奇葩多。难道他的家人朋友都不管?
      
      “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你会帮我的,对吗?”心理攻防没起作用,他便采取了迂回措施,“就明天上午半天,我朋友下午过来,你就可以走了。”
      
      “你实在不放心,就和男同事一起过来,正好回收瑕疵品。”宋念使出最后一招,暗叹自己的话说得滴水不漏。
      
      果然最佳男主角不是白拿的,宋念声泪俱下的一出戏让白栗的心动摇了。
      
      再三犹豫后,白栗还是答应了。听刚才那个可怜的声音啊,她很难不心软。
      
      和男同事一起过去应该没问题。她想。
      
      “地址就是收货的那个地址吗?”白栗侧着头问,伸手准备拿纸笔。
      
      宋念“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靠着墙直立,让左腿处于最舒服的状态。在手机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快速拨了电话过去。
      
      对方接起电话时受宠若惊的反应在宋念预料之内。
      
      他没客套,直截了当说了目的:“帮我查一个号码。我要她的资料。”
      
      宋念报了一串号码,不忘威胁两句:“这关系到哥的终生幸福,你给我好好办。还有,千万保密。”
      
      今晚的星星很漂亮,明天多半是晴空万里的好日子。
      
      宋念眨了眨眼,唇角微微扬起,他忽然对明天有了期待。
      
      -
      
      地铁换乘的时候,白栗特意看了下去静安区的路线。
      
      “大雄不会飞”的收货地址是静安区一家高档小区,离白栗住的地方不算太远。坐地铁过去的话,大概要花二十分钟。
      
      能在静安区买一套高档商品房,他的家底不错。
      
      有钱富二代调戏傻白甜小客服?
      
      白栗哑然失笑,很快否定了这个刻板幼稚的想法。
      
      见都没见过,他怎么会对她有意思?他或许不是富二代,是凭自己的实力赚的钱。
      
      再说了没人蠢到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应该不是故意调戏。
      
      最重要的是,她再也不会是傻白甜了。
      
      第二天白栗赶了个早,约了昨天说好的技术部男同事,一起去差评客户家。
      
      半路接到出版编辑的电话,说是大老板刚好有时间,要和她谈谈图书出版的事,让她去出版社一趟。
      
      “事发突然,我也没心理准备。九点准时到,你抓紧时间,这是个好机会可千万别错过!”编辑语重心长地叮嘱了两遍。
      
      “小张,我临时有非去不可的急事,今天就拜托你了。如果客户脾气不好,你多担待点。”
      
      白栗下了地铁换出租,掐着时间赶去编辑发来的出版社地址。
      
      -
      
      电视机里在播早间新闻,声音洪亮的男播音员报时间。
      
      “今天是2014年11月1号,农历闰九月初九,星期六。”
      
      “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整。”
      
      宋念已经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四十五分钟了。
      
      期间,他一直保持着标准的露八颗牙齿的会心微笑。
      
      四十五分钟前,宋念收到了朋友的回复。
      
      【白栗,女,23岁,C城人。先后就读于光明小学、C市七中、Z大。2013年毕业于Z大历史系。
      
      来上海一年多,上一份工作是新东方老师,辞职不久。
      
      目前仍是单身。[照片][照片][照片]】
      
      接着他就陷入了回忆里,连每日必喝的橙汁都冷落了。
      
      餐桌上的鲜榨橙汁原封不动地躺在透明玻璃杯里。
      
      躲在储物间的刘深郁闷极了,他又渴又累,在地上盘腿而坐玩手机结果没网。
      
      透过细小的门缝,他的视线恰好落在宋念面前的橙汁上。稍微往左挪一下,视线全部被那张快要笑烂的脸堵住。
      
      刘深抖了个激灵。
      
      “这小子,发春呢!不就是一个人体模型吗?至于这么坑我?”刘深气得牙痒痒,肠子都快悔青了。
      
      想起当初答应老板授权的事儿,他就觉得憋屈。
      
      他还不是为了这小子?
      
      宋念的把柄抓在别人手里,除了认孙子他还能怎样?
      
      话说回来,据他这些天的观察,那模型卖的不错,在那什么小白花杂货铺还是爆款。
      
      昨天晚上,刘深外出回来,看到客厅里的真人模型,满脸的笑容霎时僵住。他想欲盖弥彰掩饰过去,却因为害怕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你……你小子还真自恋,每天照镜子都不够,还买个模型回来看。”
      
      刘深好不容易积攒勇气说了句缓和气氛的话,下一秒就被宋念的犀利眼神打回原形。
      
      于是,他把趁宋念醉酒昏睡不醒时,使坏让他签了肖像权开放书的事和盘托出。
      
      没想到这小子蔫儿坏,笑呵呵地使唤他去砸模型的脚,还要求尽量掩饰人为损坏的痕迹。
      
      最可恶的是,今天一大早,就把他赶进了储物间。如果嫌他烦,放他出去溜达不行么?
      
      自己摔的腿,甩锅给人家真人模型。有了拐杖明明就能健步如飞,非得搬出轮椅。
      
      “要说碰瓷,宋念绝对可以排世界第一。”刘深幽幽地叹了口气,这时候门铃响了。
      
      客厅里的宋念退出手机相册,拿着拐杖起身走到了门边,然后悠闲地坐在了事先准备好的轮椅里,戴上口罩遮住大半张脸。
      
      他稍微酝酿了一下情绪,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位弱不经风的病人。
      
      想象自己是葬花的林黛玉,想象自己是被马文才气得半死不活的梁山伯……
      
      装虚弱成功,宋念按捺住期待开了门,却发现门口只站了一个提着公文包的矮个子男人。
      
      宋念漫不经心地扫了那人一眼。
      
      啧啧,真乃溜肩界的扛把子。
      
      “你好,我是小白花杂货铺的……”同事小张话还没说完,就被生生打断了。
      
      宋念故意咳嗽,小声问:“请问,还有一个人呢?”
      
      “我同事她临时有很重要的事,来不了了,让我先来看看情况,然后进一步和您商量赔偿事宜。”
      
      宋念瞬间垮下脸,眸子里的光一点点熄灭。
      
      影帝内心OS:生病了,要初恋亲亲抱抱才能站起来!
      
      溜肩君扶了扶鼻梁上的厚眼镜,趁宋念转轮椅的时候进了门。
      
      他一脸担忧地看向宋念,“先生,你的腿伤怎么样了?”
      
      宋念有气无力地看了溜肩君一眼,叹了一口气:“没知觉。”
      
      我的天!他们店的模型居然把人腿砸得没知觉啦?!!
      
      溜肩君抽了一口凉气,满怀歉意地说:“如果确定是我们公司产品的失误,我们愿意负大部分责任。这是我们老板的意思。”
      
      唉,这都坐上轮椅了,他们家产品是出了多大乱子呀。卖了这么久,头一回遇到这种事。
      
      溜肩君站在宋念背后帮忙推轮椅,刚想问问模型的现状,结果被宋念抢了话头。
      
      “你那个同事叫什么名字?”
      
      溜肩君茫然了,不懂他为何要问这些。毕竟都是陌生人。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听她的声音觉得有些熟悉,很像我的一位老朋友。可惜,我们失去联络很多年了。”话毕,宋念遗憾地叹了口气。
      
      溜肩君点头,回道:“她叫白栗,是我们老板请过来的帮手。她刚来公司一个星期,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白栗?”宋念惊呼一声,满怀期待望向溜肩君,“白雪的白,西木栗?”
      
      “对。难道说……”溜肩君见此人眼圈泛红,热泪随时都可能淌下来,了悟,仍旧难以置信,“这也太巧了吧?”
      
      宋念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他看。溜肩君瞪圆了眼睛,嘴巴微张。他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难以道尽。
      
      “她是我的老同学,我们已经九年没见了。”
      
      “我一定把这个消息告诉白小姐,让你们同学相聚。”溜肩君快被感动哭了,握住宋念的手,语气比他还激动。
      
      “虚弱”的宋念颤了颤苍白的唇,没说话,只是感激地猛点头。他的嘴角憋着笑,心里已经爽翻了天。
      
      溜肩君是个感性的人,最珍惜同学情谊,很容易被类似故事感动。
      
      宋念怀着侥幸安慰自己,她和他算是老同学,只是那时彼此互不相识。
      
      在学生时代的故事这个话题上,二人出奇地投缘。他们畅聊了一个多小时,溜肩君连工作都快忘了。
      
      趁溜肩君去院子里拿模型的时候,宋念把刘深从储物室里放了出来。刘深小心翼翼地出了门,跑到最近的饭馆里点了三份外卖。
      
      他坐在最靠里的位置,翘着二郎腿东张西望。忽然视线里闯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黑色墨镜的女人。
      
      “一份招牌猪扒饭,重辣。”女人熟练地脱下墨镜,别在了风衣领口,漫不经心地点餐。
      
      刘深看到她的脸,立马埋下了头。
      
      这不是八卦周刊有名的狗仔郁佳鹤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偶像已经不要脸地攻略了同事orz
    PS:
    提问:后续要写男主给女主的文投雷,大家觉得投多少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