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初恋是网红[重生]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睡前故事

      事实证明,郁佳鹤完完全全多虑了。
      
      白栗被喊去当值的这天,周围清一色全是妹子。她没见到什么男主播。就算见到了,估计也起不了什么邪念。
      
      她最近,惹了朵大桃花,无暇顾及旁人。
      
      姜梦学姐的助手带白栗熟悉了工作环境,还强调了好几遍流程。白栗事先听了好几期节目,加之有过主播经验,应付自如,不至于手足无措。
      
      她要代班的这档《都市夜归人》,是MG电台的人气情感类节目,被安排在晚上九点到十点,聊都市男女的故事,或暖心,或爆笑,或悲伤。
      
      这是一档直播节目,开通了热线,要与观众互动。
      
      要能调动观众情感,引起他人共鸣,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这正是令白栗疑惑的地方。
      
      听助理妹子说,姜梦学姐已经拿了连续三年的优秀主播奖,负责的这档节目在台里收听率长期排在前三。
      
      于她而言,这么重要的节目,怎么会放心交给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学妹?
      
      找同事不是更好吗?
      
      虽说是代班,但如果砸了她的收视率,那就糟糕了。
      
      “不要担心,灵机应变就好啦。”助理妹子转告了姜梦的话,甜甜地笑着,一点也不担心。
      
      白栗放平心态,不去想其他的事,将注意力集中在稿子上,虽然那些文字早已是烂熟于心的样子。
      
      试播结束,一旁的助理妹子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白栗可以正式开始了。
      
      点头,重新戴上耳机。白栗清了清嗓子,推了开始键。
      
      “长路有灯火,夜归犹可期。欢迎准时收听每晚九点的都市夜归人。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代班主播,小西。”
      
      白栗不愿意透露真名,但又苦于想艺名,便拿了笔名“西木”的第一个字。
      
      她今天,是主播小西。
      
      “浦东的张先生向我们节目透露了他的烦恼,大家一起来听听看,看能不能帮他解决这个烦恼……”
      
      窗外,霓虹灯融进夜里,静悄悄地闪烁着。无数车流淌过城市的街道,像是约好了一般,打开了九点的电台。
      
      他们今夜,都是夜归人。
      
      -
      
      “念哥,咱啥时候复出?”刘深一手拿着行程表,一手握着马克笔,指着宋念,皱巴巴的脸上写着“朽木不可雕”。他看了他几眼,很快失了底气,无奈地叹了口气。
      
      “人生除了追妹子,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呀。”他幽幽道,故意说给宋念听。
      
      “上次有个人告诉我,人生除了工作,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刘深一噎,干干地笑起来,别过头去。
      
      宋念面不改色,捧着书继续读。他清楚得很,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那部戏,是公司逼着他接的,受了伤除了封杀消息,他们从没关心过他一次。反而,原班人马很快投入到了另一部剧的拍摄当中。他的缺席,其实不会给他们造成什么损失。都是在拍戏,结束的早晚问题而已。
      
      “公司那群吸血鬼听说你腿伤基本痊愈,天天催我呢。”他磨了磨牙,愤恨不平,“也就是你,念着恩情不解约。再忍半年,我们就和这家鬼公司没关系了。”
      
      “没事,你就说我在做复健,至少还得半个月才能恢复。”宋念合上书,闭目养神,表情温淡。
      
      刘深放下手中的笔,压低重心,想要看宋念手里的书的名字。
      
      他最近爱上了读书,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余光瞥到“腹黑”两个字,书就被宋念拿开,压到了胳膊底下,陷入了柔软的抱枕里。
      
      “我还以为你在看剧本呢,这么认真。”刘深呵呵地笑,往后撤了一步,嗖的一下站起来,踢腿动腰,活动筋骨。
      
      “现在不是,不过以后可能是。”他抿唇,浅笑。
      
      最近这家伙经常旁若无人地笑,心情不错的样子。果然是恋爱了,连说话都高深莫测了不少。
      
      刘深把行程表收进电视柜的抽屉里,嫌恶地看了两眼,拿锁锁上了。
      
      “没良心的家伙们,见鬼去吧!”他低声吼道。
      
      宋念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明眼人都知道。要不是当年多留了个心眼,他的薪酬会被剥削一大半。出道提携之恩,并不代表同意霸王合约。
      
      他越想越替宋念不值,当初明明可以签更好的公司。
      
      他又提了曾经千万遍想说却被打断的话。
      
      “说真的,你不考虑……缓和关系吗?”刘深挠了挠后脑勺,故作轻松,想要装出也就是随口一问的样子。
      
      宋念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抄在口袋里,帅气地走了。
      
      “没必要。”他云淡风轻地说完,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指了指沙发上的小说,“多学着点。”
      
      刘深走向那本绿色封皮的书,靠在茶几边缘揉了好几遍眼睛,才说服自己不至于昏过去。
      
      《调-教腹黑竹马》是什么鬼?他该不会是在暗示……?
      
      不不不,老子性取向很正常啊!
      
      人尚未从震惊中缓过来,炮火又朝他轰来。
      
      宋念露出那种善解人意的笑,拍他的肩膀,说道:“从下星期开始你不用来了,好好休个假。”
      
      腿一软,跌了一步,刘深抓住宋念的胳膊,不过几秒功夫,眼里含泪,声音悲怆:“哎呦,我的念哥,你这是要散伙吗?我死也不答应!”
      
      “你想多了。”宋念伸手推开那张难看的哭脸,“是我打算搬出去,不关你的事。”
      
      刘深反应过来,抱着胳膊笑:“搬去哪?”
      
      “近水楼台。”
      
      -
      
      晚上十点。
      
      母上大人激动地给宋念发了两条文字消息和一条录音。
      
      “儿子,妈妈超喜欢的一档节目,来了个新的主播,声音好温柔,今天讲的故事也很感人。我分享给你!”
      
      “挺有意思的,你好好学习学习。”
      
      宋念点开录音,下一瞬,安静得只听见呼吸声的房间里,响起了一道细腻温柔的声音。
      
      “虽然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但真挚的感悟没有磨灭。生命是短暂的,而爱情是永恒的。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那就是幸福。”
      
      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那就是幸福。
      
      说的真好。
      
      这声音,很像一个人的。她打电话的时候,总会带着那样的语气。他不知道如何形容。
      
      宋念给母亲回话:“节目很有趣。早点睡。”
      
      他打开母亲发来的网址链接,把那个节目调出来听了一遍。
      
      很接地气的情感类节目,难怪他妈妈会喜欢。
      
      开头说了个生活中的故事。
      
      浦东的张先生有烦恼,以前处得不冷不热的儿子突然和他熟络起来。敬老院的朋友们都说啊,他儿子终于长大懂事了,是他有福气。
      
      可他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呢?要说理由吧,他也说不上来。儿子给他的感觉好像是他明天就不在这世上了一样。他也不想咒自己,可就是放不宽心。
      
      张先生说他一辈子劳碌命,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休息,成天也是嚷嚷着要工作。在敬老院里,和一干老头们下棋,收棋盘扫地的工作全是他做。
      
      这回倒好,儿子隔三差五来看他,忙东忙西,帮他做事。老头儿虽然脸上笑着,但是没事做,愈发寂寞。
      
      后来,在他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之下,儿子终于松了口。
      
      小子看上了隔壁新邻居家的闺女,怕他不同意,便献起了殷勤。
      
      张先生见过那姑娘,面善心细,是敬老院的护工。自家儿子八成没搞定人家姑娘,把自己爹当幌子,装孝子来制造机会。
      
      他告诉儿子,遇到喜欢的人不能怂。
      
      这以后,张先生点名让那个小护工照顾,给儿子牵线搭桥。一来二去,新人们看对眼,也就成了。
      
      “张先生的烦恼到底是什么呢?我想,听到这里,大家肯定都很好奇吧。”女主播的声音张弛有度,就着气氛勾起了大家的兴致。
      
      “原来啊,丧偶多年的张先生,有喜欢的人了。对方也是敬老院的护工,单身,年龄与他相仿,人生经历相似,特别聊的来。”
      
      “不过,那位护工阿姨最近好像要辞职了,张先生急得好几天睡不好觉。他不知道该不该传达自己的心意,因为不确定对方怎么想……”
      
      “…………”
      
      宋念抬了抬眼皮,他差点溺在这声音里睡着了。
      
      “张先生,我们听众给出的答案非常一致呢。如果你在电台前收听节目的话,那就考虑考虑大家的意见——遇见喜欢的人,不能怂。”
      
      “您可以先去问问看,护工阿姨为什么想辞职。”
      
      “…………”
      
      遇见喜欢的人,不能怂。宋念躺在床上,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这句话。
      
      妈妈又在给儿砸传递恋爱经验么?
      
      或是旁敲侧击,有了暗恋对象,不能把心意藏着掖着。
      
      真是儿砸的好妈妈。:)
      
      电台节目是直播,十点结束。而现在是晚上十点一刻。如果他猜的没错,白栗刚从广播台里下班不久。
      
      他拨了电话过去。前几天特意把彩铃换成了《恋爱ING》,挺符合他的心情。
      
      -
      
      白栗下了出租,站在公寓门口准备上楼。包包里的手机换着花样震动,声音嗡嗡地。之前代班,她没开铃声。换成震动,她竟然有些后知后觉。
      
      她站在楼道口,打了个响指。一楼的灯瞬间亮了起来。
      
      夜风清凉,拍在脸上教人清醒。广播室里的空调开的足,热气到现在散的差不多。
      
      白栗边拿手机边上楼,空出的手淡定地甩响指开灯。
      
      备注是“未接来电”。她仔细想了下这人是谁,眼前浮现出一张号称禁欲系男神的脸。
      
      “宋先生,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宋念一听,有点忍不住想摔手机。几天没刷脸,她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宋念同学”、“宋念”,变成固定的“宋先生”了。
      
      他叹了口气,道:“白主播,宋先生最近有个烦恼。”
      
      这不是电台节目的开场吗?
      
      白栗诧异,问:“你听了广播节目?”
      
      “嗯。”宋念说,“节目很精彩,你主持得很好。”
      
      “没想到,你还是忠实粉丝。”她就代这一天班,如果不是天天听,大概也不会恰好碰到。
      
      “我真的有个烦恼,只有你能帮我。”宋念似有若无的撒娇,每每令白栗招架不住。
      
      听起来真诚又可怜,不像是说假话。
      
      她拿了钥匙开锁,轻手轻脚地进屋,压低声音道:“什么烦恼,你说。如果我真的能帮忙的话。”
      
      “最近睡不着,你可以给我讲故事么?”宋念笑道,“你的声音有魔力。”
      
      白栗蹑手蹑脚地推开卧室门,怕吵到熟睡的表姐。关上门时,听到这句话,猛然愣了愣。
      
      心中某块干涸的地方,被浇灌了一瓢泉水。
      
      月光透过白色纱帘,洒了一地银灰。
      
      “就当做关爱失足大龄儿童嘛。”宋念使出杀手锏。
      
      白栗扑哧笑出声来,下意识掩唇。
      
      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的?
      
      “白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做我的睡前主播?”
      
      专属的那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