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初恋是网红[重生]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江湖救急

      白栗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注册一个微博号。
      
      上辈子的白栗没有玩微博,因而好多信息接受都比别人慢一拍。当唐年诬陷她的长微博转发阅读量达到千万的时候,白栗这才知道原委。然而那时候,她已经失去了舆论的先机。
      
      几乎所有人都一边倒在骂白栗不要脸抄袭。
      
      成为一个微博大V是对她有利的事,虽然目前还没确定方向,但她有了这样的想法。
      
      白栗暗搓搓地填好所有的信息后,却在勾选推荐关注人的那一步犯了难。
      
      她本来条件反射似的,把所有的打勾都取消了。因为不想被迫关注一些她丝毫没有兴趣了解的人呐。
      
      然而当鼠标停留在宋念这个名字旁,白栗犹豫了。手指放在唇边摩挲,眼神不断游移。
      
      白栗抿唇,埋了埋头。如果只是关注他一个明星,那也太明显了,即使对方不可能知道她的微博号,只要她不说。但是,万一被发现,那就是相当尴尬啊。
      
      脑海里闪过今天在地铁站的那一幕幕。多年来积攒起来的冷静和沉着,顷刻间便烟消云散。
      
      她害羞得紧,和所有初尝恋爱滋味的女生一样。
      
      “不行,不行,栗子你是最帅的,区区宋念不足以动摇军心。”
      
      她默默地将所有取消关注的明星重新选了回来。
      
      嘻嘻嘻,这样的话,就看不出来啦。
      
      嗯,她只是顺便关注了宋念,并没有特别对待。
      
      接下来,顺利地进行了其他的几步。
      
      白栗不假思索地把微博昵称改成了“西山木有枝”,和自己的企鹅号昵称一样。
      
      她是个懒得起名字的人,从她的笔名就可以看出来,直接拆了“栗”这个字。
      
      说起来,和宋念的“缘分”算得上是奇妙。
      
      白栗对国内明星不甚了解,平时偶尔看看日剧或英美剧,能叫得上名字的明星不超过十个。宋念自然属于这十分之一。
      
      去年春节档的时候,她和家人在电影院里看了宋念主演的《花甲》。在这部电影里,他饰演一位富有满腔热血一心报国的将军。独自一人单挑数十人的场面,彻底地震撼了白栗。
      
      是从那时候起,宋念这个名字在白栗脑子里留下了一点印象。后来,她去郁佳鹤的淘宝店做客服,正好负责真人模型的咨询问题,天天面对那张帅气逼人的海报,想不记住他都难。
      
      加之这几年,宋念像是劳模般的存在,在大街小巷的广告牌上疯狂刷脸,更是让人忽略不了。
      
      她点进宋念的微博主页,最新的动态,视频播放量四千万,评论已经刷了三十万条。
      
      不少人都在刷话题——适合告白的好天气。
      
      上午的事,像是一幕幕电影画面,在她的脑海中闪回。
      
      白栗离开书桌,走到窗边,拍下了湛蓝的天空和层层卷卷的云。
      
      她伸了个懒腰。
      
      心想,天气真好。
      
      -
      
      夜凉如水,月明星稀。
      
      湖边广场,数十个承载着愿望的孔明灯被放到空中。
      
      越飞越高的灯,渐渐成了视线尽头里发光的圆点,足以媲美天上的星子。
      
      白栗在湖边停下脚步,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看了看,运动计步软件上的跑步里程数已经达到了五公里。她满意地笑了笑,拔下了耳机线塞进口袋,惬意地做了几组拉伸运动。
      
      运动出汗能让她保持头脑清醒。
      
      就在不久前,她接到了郁佳鹤的电话。一向硬气御姐范的表姐在电话里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郁佳鹤说:“栗子,我买了火车票,最慢的那种,硬座。今天下午的车,明天上午十点半到上海站,你来接我呗。”
      
      她想用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时间,和那座城市告别,和“霸占”她青春与热情的职业说再见。
      
      “姐,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你不用担心,真的。你以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别认死理。”
      
      “你的行李多么?要不我叫个人来帮忙?”白栗后来问。
      
      郁佳鹤说:“没什么行李。除了钱和电脑,剩下的我都没要。”
      
      “我想重新开始。”
      
      白栗的家庭圈子很小。经常往来的亲戚,当属表姐一家。
      
      从小,表姐是他们家那群孩子中表现最优秀的一个,也是被寄予了厚望的那一个。
      
      小时候的郁佳鹤,在他们眼中,就像是白天鹅。总有一天,天鹅要展翅,飞向天空,拥抱自由。
      
      白栗打小羡慕她,也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以她为榜样,努力学习。
      
      后来,进入青春期的少女,张扬而叛逆,学会了不少“坏孩子”才做的事情。
      
      逃课去网吧打游戏、和校霸谈恋爱、顶撞关心自己的父母……
      
      白栗不再以她为榜样。那时候,做完这个决定的她,哭着抱住了郁佳鹤。
      
      那是人生第一次,她尝到了迷茫的滋味。
      
      站在人来人往的上海街头,通明的灯火里,白栗又感受到了那种奇怪的迷茫。
      
      就像是被人扔进了雾气茫茫的大海之中,周身空无一人,不知往哪走,不知向谁求救。
      
      说起来,她的境况好不到哪儿去。
      
      辞了工作,小说出版遭遇滑铁卢,现在是靠着以前攒下的稿费生活的无业游民。
      
      上天给了她再生的机会,如果活的如咸鱼一般,着实没有意义。
      
      “炒不熟煮不烂的栗子,加油!”
      
      跑步的时候,这句话,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了无数遍。
      
      白栗迎着风,抬头看那些被放到空中的孔明灯,手也痒痒了。她迈开步子,走向了广场上熙攘的人群。
      
      她忽然想许个愿。
      
      -
      
      郁佳鹤下火车之后,在车站旁的一家面馆里,咕噜咕噜地吃了三大碗牛肉面。
      
      “栗子,我跟你说啊,那群家伙后来脸直接绿了,真是大快人心!”
      
      “嗯。”白栗时不时附和。见姐姐的脸上还有笑容,她放下心来,这证明事情没有特别严重。
      
      “姐,你慢点吃。我等会儿先带你去我那儿。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找房子。”
      
      白栗怕郁佳鹤一个人待着,心情不好想太多。
      
      “长痛不如短痛。”郁佳鹤抹了抹嘴,笑了,“昨个儿睡了一觉,那些事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只是突然厌倦了那样的生活而已。一旦觉得烦了,再怎么补救也提不起兴趣。这就是我。”
      
      白栗喝了口豆浆,点头,“我了解。”
      
      “姐,你知道吗?昨天我买了个天灯,在上面写了个愿望。”
      
      “你写了什么?”郁佳鹤放下筷子,抬起头,看着白栗的眼神,无比澄澈。
      
      白栗撩了撩耳边的头发,笑了。
      
      “祝你的淘宝店越开越红火。”
      愿你走路有风,做真真正正的女英雄。
      
      “行,借你吉言。”郁佳鹤认真思忖,道,“首先,得制造新的爆款,总卖模型也不行。”
      
      她想了想,改口:“嘛,其实也不错。”
      
      耳朵里又传来阵阵轰隆声。
      
      又有火车进站了。
      
      -
      
      “栗子,你的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在玄关换鞋的时候,郁佳鹤顺口问。
      
      白栗把散着的头发用皮筋绑了起来,回头冲她甜甜一笑。
      
      “还没着落呢,我不急。”
      
      绿江的完结小说每天都有稿费进账,而且她的存款也不少,经济方面倒不用很担心。本来,她打算完结这本书后,好好休次假的。
      
      可惜,如今,旅行的兴致缺缺。
      
      “你有什么打算?”白栗径直走到冰箱前,打开门,拿了两瓶果汁饮料。
      
      白栗把芒果汁递给了郁佳鹤。
      
      “我啊,这两天去找房子。安定好以后,就去淘宝店上班。我得学着好好经营了。”
      
      郁佳鹤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芒果汁,笑得豪爽,一脸无忧的样子。
      
      白栗的公寓不算很大,但五脏俱全。郁佳鹤被安排在了小客房里。她整理好简单的东西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睡了好几个小时。
      
      嘴上说着不累,身体倒是很诚实。
      
      当一个人想要逃离某个地方的时候,真的会拼尽全力。
      
      下午,白栗陪郁佳鹤去看房子。她想找离工作地点近的地方。
      
      二人转了好几个地方,没遇到满意的户型。
      
      在打算去吃火锅的路上,白栗接到了一通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她的脸上爬满了疑惑。
      
      号码倒不陌生,只是那人已经好久没联系过了。
      
      从大学毕业以后,她和这人有四五年没联系了吧。
      
      她猛然想起,自己回到了三年前。毕业也就一年多。
      
      “姜梦学姐,你好。”白栗接起电话,客套地说道。
      
      她和这位学姐交集不多,在社团见过三四次,因为社团工作问题交换过联系方式。
      
      “前些日子,听社长提起你。说你也来了上海,我就想着找个时间和你聚聚,叙叙旧呢。”姜梦很热情,这让白栗感到受宠若惊。
      
      “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白栗明白了,学姐八成是有事情找她。
      
      “抱歉,学姐我今晚有约。学姐你有什么事情吗?如果能帮得上你的忙,我很乐意。”
      
      白栗这么说,对方也就不拐弯抹角。
      
      姜梦开门见山:“我在做电台主播,可后天晚上有很重要的事情,去不了。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代个班。你以前不是在我们学校广播站工作过嘛,还拿过最佳主播奖呢。”
      
      “学妹,可以帮学姐这个忙么?”
      
      白栗考虑了一下,答应了。这是个体验的机会。
      
      “我后天晚上刚好有空。”
      
      “不过学姐把节目交给我,你放心吗?”白栗问。
      
      “我相信你的实力。”姜梦说,“我晚点把节目要求和流程发给你,有内容稿,如果你想自由发挥也OK。”
      
      “好的,那我等会发邮箱地址给你。”
      
      在一旁偷听的郁佳鹤姿势迷人。等白栗挂了电话,她立即勾住她的肩膀,笑道:“这是个大好机会啊,栗子,你可得把握住!”
      
      白栗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她笑得一脸奸诈。
      
      “你这个万年声控,找个主播男朋友不是正合适?”
      
      白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几天后。
    白栗:学姐,你可没说节目还有嘉宾啊!
    学姐一脸懵逼:我要是知道,肯定不翘班啊!
    西山木有枝:代班电台主持,嘉宾是国民老公怎么办?
    神回复:不要怂,就是撩!撩回家算你的。
    嗯,虽然男主今天掉线了,但是接下来他要怒刷存在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