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初恋是网红[重生]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男神直播

      地铁里人满为患。
      
      玻璃门“滴”地一声打开,白栗举着手机侧身对前面的人忙道“借过、借过”。
      
      冲破一道道人墙,在车门关闭前出来的她松了口气。
      
      整个人像是瞬间被扔进了热闹的集市中。嘈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进耳朵里。以至于她听不太清,电话那头女生的声音。
      
      好像是少有的嚎啕大哭。
      
      耳朵紧贴着手机,拔高了音量,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姐,你冷静点,别光顾着哭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栗顺着人群上了出站扶梯。抬头,视线里人头攒动。她心急如焚,握着手机的手指加重了力道。
      
      白栗能做的,只有放大音量,一遍又一遍安慰痛哭中的表姐。
      
      郁佳鹤从没有在她面前这么失态过。一定是发生了她难以承受的事。
      
      她得赶快找个安静点的地方。
      
      “姐,你能跟我说说看么?”电话那头郁佳鹤的哭声转成了小声抽泣。
      
      通话的这五分钟以来,郁佳鹤断断续续说的话不超过三句。
      
      躲在地铁出口处商场厕所里的白栗,霍霍地磨牙,加重语气,“要是谁欺负你了,我现在就买机票飞北京揍他去!我护着你!”
      
      红着眼睛的郁佳鹤终于被逗笑了,忍不住戏谑白栗:“就你那小身板,还护着我呢。”
      
      就身高上来说,178cm的郁佳鹤看起来不需要白栗的保护。
      
      “你难过,我也跟着难过。”白栗轻轻叹了口气,鼻头一酸。
      
      “别别别,你可别再被我弄的哭哭啼啼。咱们姐俩没那么矫情。我啊,就是恨自己,不怪别人。”郁佳鹤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我辞职了,就在十分钟前。”
      
      白栗愣了一下,随即傻笑道:“来魔都吧,你的淘宝店不是开得挺红火嘛~”
      
      “以后我们天天一起吃火锅!”
      
      郁佳鹤笑了,“每天火锅,你的脸会抗议的。傻丫头。”
      
      郁佳鹤软着声音,问:“你不问我为什么辞职吗?”
      
      白栗说:“如果你想说,我听着。”
      
      短暂的沉默。
      
      耳朵里传来商场放的歌。
      
      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
      
      “过去的誓言
      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
      刻划着多少美丽的诗
      可是终究是一阵烟”
      
      那个曾经站在学校天台,对着全校的人喊,将来要名扬四海的小姑娘,现在敛了棱角,收了爪牙,分外安静地,向她诉说。
      
      “我其实忍了很久。我很讨厌现在的工作。最开始的时候,上司要求的还只是普通的娱乐新闻,现在换了主编,我每天要挖空心思去找花边新闻,制造噱头,拿着那些恶心的照片录音视频去威胁人……”
      
      “我以前觉得,这是一份神圣的工作,或许你不能理解,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能理解。娱乐圈鱼龙混杂,有些人仗着身上的光环,净做些不三不四的事。戳穿他们的真面目,我以前觉得是件了不起的事。可我越来越累了。”
      
      “……”郁佳鹤又呜咽着说了好多话。
      
      “就在今天早晨,我的U盘被人偷走,我才发现自己彻底被人骗了。拿着不雅照片去威胁艺人捞一笔这种事,其实是见怪不怪的。但他们答应我只是去给宋念一个下马威而已,绝对不会爆出去。可这群家伙已经开始筹备买热搜了,他们要搞宋念。”
      
      “我跟他们大闹了一场,没什么用。”
      
      “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从头至尾,就是个笑话。”
      
      “是我亲手把那些照片送出去的,现在却又内疚了,栗子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做这一行还玻璃心,呵呵。可最开始我根本没想过要对宋念怎么样,我害怕……”
      
      白栗推开厕所的门往外走,避开旁人古怪的眼神,压低声音对郁佳鹤说:“姐,你听我说,你先别急。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你先告诉我,你挖到了什么?是那种很毁名声的?”
      
      就这几天和宋念的接触来说,白栗觉得他是个挺孩子气的人,完全没有明星架子,时常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她难以想象,他身上会有什么黑料。
      
      郁佳鹤有些难以启齿,她给白栗发了条短信,说明这件事。
      
      ——宋念喜欢收集充气娃娃。
      
      白栗不知怎地就笑出了声来。直觉告诉她,郁佳鹤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你倒是说说看,你什么时候看到的,在哪儿看到的?拍的照片清清楚楚地显示是这么回事吗?”
      
      “我在他家门外蹲守了好几天,我看见他亲自收的快递。隔了一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又看见他抱着那玩意,好像是在院子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当时觉得自己眼睛快瞎了……”
      
      “那份工作做得不开心就放弃了吧,我想事情发展到如今,你大概也明白,它不是你梦想的样子。”白栗温柔地说,“姐,你考虑考虑来上海的事,专心开淘宝店挺好的。”
      
      “至于你担心的事,我帮你解决。”白栗信誓旦旦。
      
      “傻丫头,你怎么帮我?”郁佳鹤苦笑。
      
      “我现在去找他。”
      
      “谁?”
      
      “宋念。”白栗轻声说。
      
      -
      
      接到白栗电话的时候,宋念在和经纪人吵架。双方就档期问题,大战了三百回合。
      
      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白栗”这两个字如同休止符一般,让宋念偃旗息鼓。他果断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原本眉头深锁黑沉沉的脸,在按下通话键的那一瞬间,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刘深鄙夷地看了宋念一眼,无奈地摇头。这家伙,真没出息!以后绝对是个妻奴!!!
      
      “栗子,你到了么?要不要我出去接你呀?”声音也软了几个度。
      
      经纪人拾起被扔在茶几上,已是七零八落的行程表,自觉地准备上楼去。不然,他的下场大概又是储物间。好歹身长一米九二,成天如此憋屈,真是遇人不淑啊。刘深边走边想,越想越窝火。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特意打来告诉我这件事。不用担心。”宋念很冷静,似乎听到的是别人的故事。
      
      他眼中余波荡漾,爽朗地笑了两声。“栗子,路上小心哟。我等你。”
      
      走到楼梯口的刘深停下脚步,转过身,正想冲宋念做个鬼脸,却被他叫住。
      
      “刘大哥,快过来,出事儿了。有人要坏我名声。”宋念懒洋洋地说。
      
      那口气,刘深听了莫名想打人。
      
      刘深冷哼了一声,迈开长腿,高傲地伸了伸脖子。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重视名声了?真是稀罕事儿。
      
      “啧啧啧,真不愧是跟我这么多年的刘大哥,临危不乱,真男人。”宋念可劲夸刘深,不过一分钟的功夫,刘深的脸变了三个色度。“你再看看你的脸,璀璨得跟车灯似的,气色多好呀。”
      
      那是被您这位大爷气的。说什么半年内不考虑接戏或商演,喝西北风么?公司的那群吸血鬼也不会答应好么?他们恨不得你宋念伤好了立马重返剧组,赶紧拍完这部,然后接通告到手软,不留一点时间空隙。
      
      刘深把写满文字的行程表扔在一边,抱着胳膊哂笑:“说人话,别整些稀奇古怪的比喻。别人会以为你和我一样没文化。”
      
      “啊呸,是我和你。”刘深挠头,跳进了自己挖的坑。“啊呸,也不对。”
      
      宋念摆摆手,正色。他简洁明了地讲了白栗说的事情经过。
      
      “肯定是那时候,我让你去削模型腿被人看见了。你说你,做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注重下动作的优雅性,让人家姑娘看见还误会了。”
      
      刘深:“……”喂喂喂,这是事情的重点么?!
      
      他稍微脑补了一幕幕令人头疼的画面。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去打电话给他们封口费?”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当然,这话他没敢说。
      
      刘深突然就急得跳脚了,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宋念面前转起了圈圈。
      
      明晃晃的阳光透过落地窗,透过地上低矮的玻璃镜,在白墙上折射出了一道道色彩斑斓的彩虹。
      
      挡住彩虹的男人,身上披着柔光,整张脸却因为紧张和焦虑扭曲得不能看。
      
      “你等着,我马上去打电话,实在不行,就去求助你家……”
      
      “别紧张,不是什么大事。”宋念及时打断刘深,他实在不想听到后面那几个字。“又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还这么莽撞。小事一桩,不必自乱阵脚。”
      
      他的经纪人,八年来毫无长进。不过呢,这家伙老实巴交,第一时间总是替他着想,不忍心他的演艺生涯被染上任何污点。他比谁都在意,这是宋念十分欣慰和感激的一点。
      
      宋念敛了神色,斩钉截铁:“给封口费只是助纣为虐。这本来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身正不怕影子斜。”
      
      “充气娃娃确实纯属子虚乌有,可一旦被PO上网,不管真假,让人把你和那玩意联系在一起就不好了。我可不想以后搜你名字后面出来的词条是充气娃娃!再说了,你已经一个多月没在镜头前出现了,这回可得谨慎……”
      
      “跟无赖讲道理,本来就是无济于事。拿钱堵上,只会让他们以为我们怕了。”
      
      随意垂下的手,慢慢紧握成拳。
      
      宋念翘着二郎腿,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眼中却多了几分杀意。“事到如今,先发制人,把他们的想法扼杀在萌芽中,才是正确的做法。”
      
      -
      
      “天呐!我的老天!我男神终于发微博啦!而且还开直播!!!”
      
      “呜呜呜,终于看到活的男神了。那些说他车祸的空间狗被打脸,真爽!”
      
      “宋……宋念在直播,快过来看……”
      
      “这地铁网络给力点啊,男神在讲话呢!”
      
      “行走的荷尔蒙啊!老帅帅了!看他好好的,顿时充满元气!”
      
      “啊啊啊啊啊……”
      
      “…………”
      
      原本安静得近乎冷漠的地铁车厢里,忽然像是被扔了小型□□包一样,人们咋咋呼呼开起了别开生面的“茶话会”。
      
      不少人拿手机或平板电脑看起了微博上宋念的直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貌似被排到了红字榜,一周更新2.1w的那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