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妍(女尊)

作者:中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相遇

      却说公主和亲匈奴之后,项妍在未央宫前跪求皇帝不成,又兼风雨雪交加。项妍身娇体弱,骤然在风雨中跪了整夜,不禁病倒。
      
      项妍是皇后独女,皇后自然万分关心,听闻消息赶紧请了太医来看。太医战战兢兢地为项妍把了脉,回禀道:“圣人,太子只是受了风寒,没什么大碍,将养几天就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皇后焦急地问道。
      
      太医低下头说道:“只是,太子在雪地里跪的太久,恐怕伤了膝盖,日后阴雨天会犯病。”
      
      皇后长叹一声:“我的儿!”
      
      项妍苏醒过后,见皇后在病床前抹泪,只得轻声安慰。
      
      皇后知道自己女儿是一个有主见且不好多言的人,自从降虑公主和亲匈奴之后,她必定心中记恨,有所打算。皇后心疼女儿,不过吩咐身边人好生照料,便留项妍在东宫养病。
      
      项妍生病之后,东宫自然门庭若市,一班人马络绎不绝。项妍光是脱衣服、穿衣服都要费好大的时,之后吩咐三公以下免见。内官来报:“丞相公子来了。”
      
      “陈檀?”项妍想起陈檀那时安慰自己的样貌,心软下来,道,“请。”
      
      陈檀见了项妍病恹恹的模样,自然拿了手绢抹眼泪,一边道:“殿下如今这样,真是令人心疼。”
      
      两人说了些情面上的话,项妍屏退众人,让内官勉强扶自己起来,斜躺在病床上:“你且家去,等我好了,便秉明母皇父后,去丞相府提亲。你且将我的意思先说与丞相听,免得旨意下来受了惊吓。”
      
      这是要娶我的意思?陈檀欢喜不尽。
      
      项妍见陈檀欢喜木了,没一句表示,慢慢地问:“我不知道你心里,情愿不情愿?”
      
      “我情愿的。”陈檀脱口而出,眼里亮着光,说得这样急,倒像是赶着要嫁她,失了男儿的矜持,陈檀不由得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却又悄悄地抬头望她,见项妍嘴角噙着笑,不由得也笑了。
      
      陈檀回到家,将项妍的意思说了,二老面上先喜后忧,最后面沉似水。
      
      陈檀心里欢喜极了,不明白为什么父母皆是不赞成的意思。
      
      丞相夫人将陈檀唤在身边,搂住,问:“檀郎,为父如今已后悔将你送至太子身边伴读。我问你,太子的意思,你可愿意?你若是不愿,我们便是拼了身家性命不要,也要驳了赐婚的旨意。”
      
      陈檀只是抿着嘴笑,红着脸低头不说话,见爹娘都是不赞同的意思,这才急了,说:“太子对儿子很好,儿子心里愿意的。”说话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神温柔。
      
      丞相夫人见陈檀一副陷入儿女情爱不可自拔的模样,心如刀割。项家的女郎个个生得模样极好。太子他也是远远见过的,说龙章凤质不为过。他的儿子是十几岁不经事的儿郎,被太子相貌性情迷住了,也是有的。他这样年轻,只看见眼前光鲜,哪里知道嫁入皇家背后的辛酸与艰辛?
      
      眼见儿子心甘情愿地往火坑里跳,他这个为人父的,怎么能不心如刀割?更何况,就是亲手将儿子往火坑里推的。当初太子挑选侍读,若是他们不愿意,不将儿子推上去,哪有如今的事?
      
      丞相夫人见陈檀痴迷的模样,知道不给以一记重锤不会醒悟,于是问:“太子殿下,爹也是远远见过的,相貌、性情都是出挑的,我们岂敢置喙皇家,但太子那孩子,说人中龙凤不为过。你们身份悬殊也先不说。如今,爹爹问你一句话,你若是能做到,爹娘便应了这门婚事,了你心愿。若是不能……”
      
      “爹爹尽管问。”
      
      “我且问你,日后你可愿为太子立侧夫纳侍,开枝散叶?”
      
      陈檀迟疑着不能说出一个“能”字。
      
      “你这孩子,从不说谎,心中不愿,也不会说什么应付我,我是知道的。”丞相夫人叹了一口气,说:“太子是皇帝长女,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你嫁过去,有多少人,多少只眼睛盯着你的肚子!”
      
      陈檀是未出嫁的男子,虽然之前有些忐忑,听见说到婚姻与子嗣,不免红着脸低下头去。
      
      丞相夫人心中不忍,还是说:“你如今大了,这些事情也该知道。你若是嫁过去,一举得女还好,若是不得……如今的皇后许氏是个厉害的,后宫只有两个女孩,二皇女生父是个出身低的,比太子小上十岁,于大位是没什么指望的。皇家只求多女多福,你便是一朝得女,也还免不了为妻主选夫纳侍,看着她开枝散叶。”
      
      丞相夫人继续:“你嘛,自小被我们宠坏了,想要什么,没有得不到的,也不愿和别人分享,更何况是妻主?那时候你若是不愿,就是嫉妒,嫉妒在七出之内。”
      
      “不,太子不会这样对我。”
      
      “你现在去问她,她也许会看在你们的感情上答应你。可是有什么用?难道她能坚持不变吗?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男人只要爱情就可以活下去,而女人,是可以没有爱情的。到时候,她变了,剩你一个人,你怎么受得住?”
      
      陈檀不可置信。
      
      “孩子,这世上女郎那么多,听爹爹的劝,别招惹皇家。我们家也不是需要通过儿子光宗耀祖的人家,别嫁。”
      
      “你看你母亲对我如何?女人是靠不住的,男人只能靠自己。”
      
      丞相知道项妍不过一时兴起,劝阻陈檀,陈檀不听。大婚之日,丞相为之涕泣:“灭我家者必此儿也。”
      
      项妍将有意纳陈檀为夫的意思向皇后说了,不想皇后竟然不同意。项妍奇怪道:“父后平日里挺喜欢檀郎的,怎地?”
      
      皇后道:“娶夫娶贤,更何况你是日后要继承大统的人,正夫必然要端庄贤惠。陈檀这孩子我看着好,可是却被丞相宠坏了,凡是只想着自己,不肯妥协。且他性情偏激刚毅,面善心妒,不能容人,不宜父仪天下。妍儿,你如今大了,到了娶夫的时候,我看魏家的孩子好。”
      
      魏慎是太尉的儿子,平素性情古怪,不讨皇后喜欢,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竟然得皇后举荐。
      
      项妍不置可否。
      
      项妍要娶陈檀的意思,由皇后转告皇帝。景皇帝告诫项妍:“我朝历代皇后皆出身平民,皇后之母姊皆封侯,外家擅权。陈檀乃丞相之子,立为太子正夫,恐有吕霍之患。”
      
      项妍回答道:“母皇放心。太子正夫之母不宜为丞相。”
      
      项妍要娶陈檀,不料皇帝皇后皆不同意。奈何帝后宠爱长女,不忍拂了项妍心意。最后定了陈檀为项妍正夫,良娣孺人二人,与陈檀同时进门。
      
      太子大婚,举国同庆,十里红妆。
      
      陈檀从丞相府上花轿,抬进东宫。帝后为高堂,太子太傅司礼,少傅赞,新夫却扇,夫妇交拜。两位良娣、孺人从侧门抬了进来。
      
      成礼之后。大宴宾客,亲朋满座。太子伴读,朝臣家的贵女,诸侯之女等平日里以项妍为首,如今项妍大喜,都有送来贺礼,又一个个地敬酒,前为太子贺,好不热闹。酒过三巡,项妍佯醉告罪,才得以脱身,在司仪官的带领下去见了良娣和孺人,叮嘱二人忠君体国,小心伺候皇后和太子正君,今日早些休息,不用再等。最后才来到洞房,奶爹们伺候项妍、陈檀二人饮了合卺酒。
      
      陈檀青春年少,本就容貌昳丽,如今盛装修饰,在花烛的照耀下,更加明艳动人。项妍看着含羞带怯的陈檀,不禁心满意足。
      
      小侍们为二人铺好了床,又端装满清水的盆来,伺候二人净手梳洗。折腾了一整天,又累又饿,小侍伺候陈檀用了些小食。收拾妥当之后,众人告退,留新人独自在洞房。
      
      项妍与陈檀端坐在新床旁,陈檀问:“我出阁的时候,父亲告诫我,说殿下身份贵重,日后后宫佳丽三千,哪里还记得结发夫郎。殿下当如何?”
      
      项妍握住陈檀的手,道:“檀郎,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陈檀笑开来,道:“殿下,不可忘记今日之言。”
      
      所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陈檀看着整夜燃烧的红烛,不禁羞涩地笑了。
      
      不久,景皇帝崩,项妍继位,年十六。景皇后为太后。陈檀入主椒房殿,称“陈皇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