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格先生

作者:一字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一分

      心里好像有小泡泡往外冒,司真有点不敢看他,又觉得空气似乎一下子太过安静了。
      她转过头去,果然见那边三个人挤在一团,望着她和乔赫窃窃地笑,目光一个比一个更有深意。
      见她看过来,三个人笑得更放肆了,盛佳寻故意学着司真软软的调子:“学长,我们也是你学妹诶,为什么我们没有新年快乐?”
      司真闹了个脸红,偷偷瞪她们。乔赫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们一眼,沉默。
      “……”
      尴尬的三个人默契地转身假装看夜景。
      金筱筱捂着嘴以为后面的人听不到:“你干嘛自取其辱?”
      
      司真摸了下脸颊,有点热,替室友解释道:“她们只是喜欢开玩笑,没别的意思。”
      她不太好意思看乔赫,却能感觉到那两道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温度有越升越高的趋势。
      她低头走到室友身边,盛佳寻看她脸红的不成样子,正要笑她,被她求助的眼神一望,心软了。
      
      天台风太大,等烟花结束,温度似乎更低了些,几个女生冻得打哆嗦,赶紧撤了。
      乔赫开车送她们,司真觉得太麻烦他了,去向他道谢。
      盛佳寻打量两眼车子,说了句:“这车很低调哦。”
      
      鉴于车主的性格,盛佳寻三人坐在后座一直保持安静,到了学校,也是说完谢谢学长便麻溜地下了车。
      “谢谢你送我们回来,今天真的麻烦你了。”司真再次说。她想要打开车门,试了两下,却发现落了锁,打不开。她转头看乔赫:“学长?”
      没反应。
      司真又提醒一声:“门打不开。”
      乔赫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不说话。半晌,侧眸瞥了她一眼。
      司真不大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询问地看着他。
      沉默片刻,乔赫垂着眼睛,抬手按下解锁的按钮。
      司真开门下车,弯腰对他说了句:“路上小心。”
      乔赫没看她,等她关上车门便扬长而去。
      
      凌晨两点,乔家老宅灯火通明。
      乔赫进门,老管家笑着道:“少爷回来了。”
      这一声使得萦绕宅子的说笑声停了,客厅里多半人站了起来,还没见到人,先摆出真诚的笑容来。
      “小乔总回来这么晚啊?晚上有约会吧。”
      
      老爷子不在客厅,主位上坐着的是乔赫的姑父廖达,年过五十保养有方,看谁都笑眯眯的,笑意却不达眼底。年长的有地位的都在座位上端坐,乔赫向长辈颔首,对那些腆着笑脸的攀谈置若罔闻。
      “年轻人嘛,过节有他们的玩法,哪像我们这些老头子。”等沉默的时间够了,廖达笑着打圆场。“小赫最近忙的很呐,江州路那个项目进展很顺利,都是我们小赫一手处理的。”
      这一副夸耀自家孩子的口吻,旁人自然紧跟着溜须:“小乔总确实能干,多亏您和老爷子教导有方嘛。”
      
      廖达笑着,叫乔赫:“好长时间没一块吃饭了,过来陪姑父喝两杯?”
      “改日吧。”乔赫态度冷淡。
      转身正要上楼,管家在身后提醒:“老爷子在书房,叫您回来了过去一趟。”
      乔赫脚步顿了顿:“知道了。”
      
      高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片刻后,客厅里才重新响起说话声:“小乔总出国这么多年,这脾气一点没改啊。”
      廖达皮笑肉不笑:“没办法,老爷子宠。都是惯的。”
      
      乔赫衣服都没换,先去见老爷子。
      古色古香的书房,一股墨香氤氲在空气中。乔老爷子正在桌后写毛笔字,头发灰白,面容威厉,脸上布满道道严刻的皱纹。
      乔赫恭敬地鞠躬,立在原处无声等候。
      一刻钟后,老爷子划下遒劲的最后一笔,这才放下毛笔,拿起桌边雕龙头的黄花梨木拐杖。
      
      他在太师椅上坐下,威严的目光投向乔赫:“江州路那块地的手续都办好了?”
      乔赫垂首:“没有。”
      拐杖在地上一墩,老爷子严厉道:“这就是你的能耐?就那么一块地,你打算耗费多少时间?再给你三天时间,节后我要看到完整的报告书,做不了就让你姑父来做!”
      乔赫在老爷子的逼视下鞠了一躬,离开书房。
      
      昨天半夜才睡,一早司真起床时,剩下三个人还没醒。没一会儿罗青容的闹钟响了,她坐了起来。司真已经收拾好准备出门,小声问:“怎么不多睡会?”
      “我妈让我回家吃饭,中午包饺子。”罗青容换衣服下床,一边抱怨道,“干嘛非要吃饺子,麻烦死了。”
      司真笑了笑:“过节嘛。帮我向罗老师和师母问声好。”
      “知道啦。我妈昨天还在群里显摆你送的柿饼跟红枣好吃。对了,你不回家吗?”
      “不回了,店里这两天忙。”司真把包挎到肩上。手机刚好震动起来,她打开宿舍门,一边接起电话,“施宇?”
      
      司真一路跑到食堂,远远见一个男生跟一个老太太在长椅上坐着,惊喜地喊了一声:“奶奶!”
      老太太立刻站了起来,很慢又很急地往前迎,笑得脸上的皱纹都弯起来:“打打。”
      司真冲过去抱住她,眼眶红红的:“你怎么过来的啊?一个人来的吗?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奶奶想你嘛。”老太太笑着帮她擦眼泪,“我都记着呢,自己坐着公交就来了。”
      他们家在平兰县,爸爸家虽然住在县城,离这里也有快三十公里,要先坐汽车到车站,然后转两趟公交过来。司真上学的路线奶奶早就记得清清楚楚,四年来却是第一次来,她都不敢想象视力不好又不识字的老太太是怎么一路找过来的。这个时间能到学校,肯定是天不亮就去搭第一趟班车了。
      
      老太太看了看偌大的校园:“就是你们这学校太大了,找了一圈,找不见你们寝室在哪儿,幸好碰见你这个同学。”
      司真这才想起来,忙对站在不远处的男生道谢:“真是谢谢你了。”
      “没什么。我刚好路过,听到她在问你,才知道是你奶奶。”施宇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带你奶奶转转吧。”
      真是幸好啊。学校有上万人,碰到一个刚好认识她的人,概率真的不大。
      司真见奶奶好奇看他的背影,便道:“这是我们学院学生会主席,叫施宇。”
      “主席啊,”奶奶一脸赞赏,“这孩子真能干。”
      司真笑了下:“跟那个主席不一样啦,每个学院都有一个。”
      
      奶奶年级大了,这几年身体不大好,走不了太多路。司真带奶奶看了看以前常去的教学楼,还有现在每天呆的实验室,便把人领回宿舍。
      金筱筱和盛佳寻已经提前收到消息,迅速起床把自己收拾干净了,隆重地出来寝室大楼迎接,见了人一口一个奶奶,叫得比司真都亲。
      奶奶笑得开心,回宿舍的时候,盛佳寻提醒司真:“你请假了没?”
      “啊,我忘记了!”司真做事一向周到,难得疏忽了一次,忙给陆壹打电话去请假。
      
      伯克利咖啡店里,陆壹站在柜台前,听着电话里司真抱歉的声音,一边啃着手里的面包。他爽快地准了司真的假,放下手机,向对面的乔赫一耸肩。
      “姐姐今天不来哦。”
      乔赫没搭理他,转身就走。
      陆壹在后头喊:“喂,不用走得这么干脆吧,给我留点尊严好吗。”
      
      乔赫回到办公室,叫来助理徐然:“今天之内把诚信小区所有的协议签了。”
      “上次的协议还需要修改吗?”徐然问。价钱压了一成,站在公司的立场上自然是好的,但总归有些不厚道。
      乔赫神色漠然:“不需要。”
      
      金筱筱和盛佳寻哄起奶奶一套一套的,司真几乎插不上话,在一旁只是笑,削了水果切好给她们吃。
      晌午说要带奶奶去吃大餐,四个人租了两辆火三轮,拉着奶奶现在校园里逛了一圈,最后绕到西南门。外头一条街都是饭馆,因为奶奶吃不了荤的,她们选了一家素菜做的好的。
      下午盛佳寻被朋友叫去玩,金筱筱跟着去蹭吃蹭喝,给司真留下空间和奶奶说话。
      
      司真从小所有的事情都和奶奶讲,有段日子没见了,便把这段时间遇见的人和事都说了一遭。
      她讲了Scott教授,也讲了给她很多关照的陆壹。讲的最多的,是学长。
      奶奶听到乔赫的身世,唏嘘不已:“也是个可怜的娃。”
      其实比较起来,司真比他还是幸运一些的,她有爷爷奶奶疼她。爸爸虽然不愿意接纳她,但对两个老人很孝顺,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忌惮着爷爷,不得已还是承担了她的学费。爷爷去世之后,司真考上大学,已经有能力自己打工偿还助学贷款,养活自己。而且,爸爸身体健康,继母也有工作,她没有额外的负担。
      
      司真说起学长怪异的性格,奶奶叹道:“娃小时候受太多苦了,也没个人疼。”
      司真点点头。
      有那么几个时刻,她也想过要不要干脆远离学长,不去招惹他的坏脾气。奶奶的话让她坚定了一点。
      他是个很可怜的人,所以尽自己所能,对他好一点吧。
      
      快傍晚的时候,司真把奶奶送上回平兰的班车,看着车子发动才离开。
      奶奶又给她带了些老家的特产,司真提着沉甸甸的柿饼和红枣,想了想,搭车到市中心乔氏大厦。
      学长的电话没通,司真便走进大堂,托前台小姐转交。
      
      对方礼貌问:“请问您要转交给哪一位呢?”
      “Chris。”司真到现在还不知道学长的真名,这个英文名,不知道在公司里能不能对应到人。很没底气地问:“你认识吗?就是个子高高,长得很帅的那个。”
      前台小姐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很古怪,迟疑地看着那些乡村风味的特产。再抬头时,目光掠过司真身后,脸色一变,声音有些不稳了:“认、认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乔叔叔:说我帅,哼,肤浅!
    ————————
    今天做个沉默寡言的八字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