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

作者:平素有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5 章

      逍遥坞四周的湖水波光粼粼,清澈如镜。穆小七站在岸边伸头看了看湖面上长长的一行浮萍,咽了口唾沫,把衣摆撩起在腰间系好。两个月前,穆小七在殷无极的命令下终于自己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踏着浮萍跃到屋中。中间却有一次踩到衣摆,掉进了湖里,直到淹个半死才被殷无极从水中救起。穆小七自那次之后再不敢大意,每次起跃之前都细细把身上的累赘之物收拾停当,才敢起身朝屋中跃去。
      
      穆小七进到屋中,转身把屋门关好,走到殷无极身前站定,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爹。”
      
      殷无极坐在桌边看着手中的卷宗,只是“嗯” 了一声当作回应。
      
      穆小七听了殷无极的声音,走到案边,在卧炉里把昨天未燃尽的“禅七”点上,又在旁边点上一根细细的檀香,而后走到床边拿起那条鸡血石腰带,自己在腰间系好。穆小七四周环视了一下,见描金墨盒就在殷无极的手边,只得又走回殷无极的身边,全身肌肉瞬间绷紧,骤然凝气出手向墨盒抓去。殷无极只看着右手中的卷宗,左手伸出两指便向穆小伸出的手腕夹去。殷无极出手太快,穆小七不及缩臂撤身,左臂跟上,出掌向殷无极左手手腕抓去。殷无极并不抬头,依旧垂着眼帘看着手中的卷宗,同时左手迅速向下沉了三寸,双指弹在穆小七左手手背之上,把穆小七伸过来阻挡的左手弹开一尺,双指一分夹住穆小七未及缩回的右手。
      
      “三个月了,你连这盒子的边都碰不到。”殷无极低头看着卷宗淡淡说道,夹住穆小七手腕的两指微微一并,穆小七顿时疼的倒抽一口冷气,一股阴冷真气似是一条湿滑小蛇一般,从手腕的大陵穴顺着小臂而上,攀爬到臂弯的尺泽穴,又顺着大臂直钻到肩膀曲垣穴上,再由曲垣穴向四周散开缠绕,穆小七整条膀子顿觉又凉又麻,刺痛难忍,但却不似以前那般撒泼叫喊。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穆小七只觉半边身子都已麻的钻心冷的发痛,再也无法忍受,只得开口叫了一声:“爹。”
      
      殷无极听他出声,这才放下手上的卷宗,掀起眼帘看了穆小七一眼,撤指收了真气,又侧眼看了看那柱檀香:“嗯,耐力倒是比以前强了些。“
      
      穆小七半边身子尚不能动,低了低头回道:“多谢爹指教。”
      
      殷无极“嗯”了一声,重又拿起卷宗察看。
      
      穆小七右手尚觉麻痛,快速的用左手打开盒子,把里面的金坠子一个一个在腰带上挂好,叮叮当当的走到屋中,却原来是这些金坠子上又都加上了一个小金铃。穆小七深吸一口气,拉开架子在屋中规规矩矩的扎起了马步。
      
      穆小七扎着马步,不由去想这三个月来发生的种种。那次殷无极从适意居中怒气冲冲的离去,转日便把穆小七叫到逍遥坞中,把十二个金坠子全挂在了穆小七身上,命他扎了半个时辰的马步,跟着又让他跃了一个时辰的浮萍。穆小七扎了半个时辰的马步已是到了极限,中间两次受不住摔在地上,都在殷无极厉声呵斥之下爬起来继续强撑。而殷无极根本不给穆小七任何喘息歇息的功夫,缠上白绫就把穆小七扔向湖中。穆小七全身酸痛僵硬,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便一头栽进湖中,被殷无极拉上来,还不及把口中的湖水吐净,就又被扔进湖里。如此这般了十几次,穆小七已是浑身湿透,脸色苍白,半死不活。殷无极低头俯视着趴在石阶上不停呕水的穆小七,却是冷冷说道:“还有半个时辰,是你自己跳还是让我扔你?”
      
      穆小七听了想要翻身爬起,全身上下却无一处听他使唤。殷无极冷笑一声,手腕一抖,手中白绫把穆小七扯到半空,又把他抛了出去。第一天,穆小七被殷无极扔了整整一个时辰,最后昏死在屋外的石阶之上。自那日开始,穆小七未时去贪部学帐,酉时到逍遥坞扎马步练轻功,戌时回适意居练指法,入夜便在床帐里练匕首,平日里再不跟墨玉几人玩笑,倒总是一个人静坐发呆,不知他心里想的什么。墨玉几人见穆小七突然之间就变得安静内敛了许多,心中担忧,想要出言询问却被墨剑拦了下来。
      
      这三月间,穆小七倒也奇怪,不论殷无极对他如何严苛,却是再也不像从前一样耍赖哀求,亦不抱怨,让练什么练什么,让练多久练多久,认真刻苦,再不偷懒耍滑。穆小七对殷无极的态度更是恭敬,不再妄言胡说,开口必叫爹,说话做事皆是拿捏着分寸,不像以前那般无赖油滑。殷无极也是恢复了常态,阴沉冷峻,闭口不提情爱之念,也不再做那些风雅之事,看的俱是卷宗账册,说的也都是些谋权御下之法。成日里逼着穆小七练武,没有丝毫怜惜之态,恨不能把穆小七练成个“殷无敌”,两人俨然一副父严子孝的模样。
      
      穆小七想着这三月中的变化,不知不觉已是过了半个时辰,不由开始双腿发抖,胸闷气短,大汗淋漓。穆小七看了看那根禅七,心中想到:昨日半个时辰就让停了,今日怎么还不发话?穆小七咬牙提气的又强撑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酸痛得眼里发湿,也不知是汗是泪,只觉的实在太累,不知这累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穆小七不由去想:这也太他妈难受了,还不如挨操呢,往床上一躺就成了,疼也只疼一个地方。穆小七也曾问过自己,为了个屁股,这么受罪到底值吗?最终却是心中叹气:说到底,被男人上了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像四大公子那般,一辈子老死在这宫中,被人上到死!更可怕的是被上的多了,就认了命!自己可没那么大的毅力韧性,若如此早晚是会妥协的。当初为了小八已经是认了命的,可现在突然有了当儿子不当娈宠这条出路,再让自己认命可是休想!
      
      殷无极听穆小七呼吸急促,又听那金铃的响声越来越密,终于放下卷宗,抬头说到:“停了吧。”
      
      穆小七收了架子,只想往地上躺倒,可还是站直了身子,规规矩矩冲殷无极说道:“多谢爹。”说完便自己出了屋。
      
      穆小七现在的轻功已不需殷无极在一旁保护,自己在浮萍上练了一个时辰的轻功,半湿半干的回到屋中,见殷无极依然坐在桌边,又行礼说道:“爹,练好了。”
      
      殷无极上下打量了一下穆小七,哼了一声说道:“你练了三个月还是这副样子,明日开始再加一刻钟。”
      
      “是。”
      
      殷无极站起来走到窗边,轻轻抚上那盆碗莲,背对穆小七说道:“再过三个月我便开始传你武功,这三个月便让吕明波服侍你吧。”
      
      穆小七明白殷无极是要教自己那“兔子神功”了,可吃惊的却是他竟让痴部部主和自己行房留后,也只得回道:“仅凭爹安排。”
      
      殷无极听穆小七答应的如此痛快,手上动作停了停,却问道:“你可知我为何安排她为你生子?”
      
      穆小七回道:“不知。”
      
      “吕明波武功容貌俱为上乘,又是六部部主中最为忠心之人,且她为人重情义又是女子,你这三月对她用心一些,她若有了你的骨肉,必会对你忠心不二,将来是你在宫中最大的助力。”殷无极慢慢说道。
      
      穆小七听了心中叹气,不由问道:“那我何时娶她?”
      
      殷无极听了顿时不快:“我何时说过让你娶她?”
      
      穆小七一愣: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自然要负责啊!吕明波又不是个母蚌,掏完珠子就把壳扔了。想到此,不由皱眉。
      
      殷无极转头见了穆小七的表情,只当他是失望,嘲讽的说道:“你日后神功大成,难道要她跟你守活寡不成?”
      
      穆小七听了又怒又恨,低头回道.:“我明白了。”
      
      殷无极冷笑道:“明白就好。你既然想当个好儿子,就别再想那些不该你想的事!”
      
      穆小七心中也是冷笑:哼,我还就想将来一家三口过日子,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穆小七本来心中就对吕明波颇有好感,心中打定主意,将来就是走也要带上吕明波。他却不曾想,吕明波未必就愿意跟他走。
      
      “你今日可见过穆小八了?”殷无极又问。
      
      穆小七并未马上开口,想了想才道:“见过了。”
      
      “该说的话可都说了?”殷无极又问。
      
      穆小七听了大惊:“爹,您能不能饶了小八的性命?”
      
      殷无极轻笑:“我何时说过要他性命了?”
      
      穆小七不相信的问道:“您不打算杀了他?”停了停,忍不住又道,“若是您当真不打算要他性命,就。。。就别再下令折磨他了。”
      
      殷无极听了冷笑:“哼,他是个什么东西,我若想要杀他直接杀了便是,何需如此?”
      
      穆小七又道:“那就把他从暗门放出来吧。”
      
      “得寸进尺 !”殷无极瞥了穆小七一眼,却又笑了一声说道,“你放心,有你在我自然会留下他的性命。不仅如此,只要他能在暗门中活下来,我还会好好栽培于他。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如何了。”
      
      穆小七听的糊涂:“为什么?您不怕他有朝一日找您报仇?”
      
      殷无极嗤笑一声:“报仇?只要他有这个本事!”突然盯住穆小七说道,“你以为一个人的坚持能有多久?我给了你选择,所以你能坚持到现在。我可不会给穆小八选择,他又何来的坚持?等他为极乐宫卖了十年的命,再说找我报仇,简直是笑话!”
      
      穆小七呆呆的站在原地,听得发懵。
      
      殷无极又道:“你可知阮新的身世?阮新的本是大侠阮南天的独子,二十年前阮南天被我父亲所杀,阮新被我父亲带进宫中陪我习武。阮新当年已有七岁,自然知道我父亲是他的杀父仇人,你可知为何我父亲却要把仇人之子放在我身边?因为他要我身边时刻都有威胁存在,如此方能时刻警惕。可我父亲却又让我极力善待笼络阮新,你可知这又是为何?因为他要我明白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永远敌对的,反之,自然也没有什么是永远一致的。五年后,阮新十二岁,被我父亲送进暗门。我接掌宫主之位四年后,得掌宫中大权,阮新已在暗门中呆了五年。我把他从暗门中接出来的时候,阮新跪在我的脚边哭泣,发誓要对我效忠一生一世。我当时才明白我父亲要教我的最后一件事便是,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用的。”
      
      殷无极说完看着穆小七又道:“日后穆小八若能活着从暗门中出来,便是你最可用的人。”
      
      穆小七依旧站在原地不出声,面上也看不出丝毫起伏波澜,只是静静听完殷无极的一番话,开口答道:“爹教训的是。”
      
      殷无极看了看穆小七,挥挥手说道:“你今日也累了,进去洗个澡吧。”
      
      穆小七有些怜悯的看了殷无极一眼,进了床后的浴室更衣沐浴。
      
      穆小七进了浴室没有多久,殷无极便悄无声息的走到床后,把那两面紫檀门扇轻轻推开一条缝隙,见穆小七光着上身正自弯腰褪下身上的亵裤。穆小七本来披在身后的黑发轻轻擦过肩胛骨滑落到脖颈两侧,露出一片似脂如玉的雪背,殷无极的目光顺着穆小七背上凸起的一串若隐若现的脊椎骨一直来到尾椎,看到穆小七尾椎处那块嫣红的蝶形印记,心中顿时一跳,想要转过头去却是不舍得眼前这番美景。穆小七把亵裤褪到小腿,双手向外拉住,双脚从裤腿中一左一右的抬起抽出,两片臀瓣也跟着左右晃了一下,直晃得殷无极眼前发晕。穆小七脱光之后却并不马上进到浴桶中,反而双腿微分,脑袋贴向膝盖,一下一下拉起筋来。殷无极在门外见了顿时呼气急促,只见穆小七双臀中间的那处粉红□□正对着自己微微开阖,似是美人生气时似嗔似怨微微撅起的小嘴,招惹的人想要开启看个究竟。
      
      穆小七进到浴桶中,长叹了口气。殷无极看着穆小七精致的侧脸,心中也叹:若你还是当初那个小无赖该有多好!殷无极走回窗边,默默看着那盆醉杯碗莲,独自低语道:“离儿,若你的选择不是我,那你只能选择与孤独为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