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作者半夜抽风产物。
友情提示:此文虐虐虐!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惜言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55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214,93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脑瓜开瓢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51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戏千折

作者:千折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伶人

      “大师兄,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说话的孩子不过五六岁的年纪,红肿的眼里依然被泪水挡着,怯生生地拉着另一个半大孩子的衣角。
      “小柿子别担心,师兄带你们回师兄家,师兄家可大了。”林尽白两眼望向前方,露出向往的神色,“有大花园,有小丫鬟,有很多很多好吃的,还有个很好很好的大哥。”
      “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小柿子立即精神了许多,嘴里差点流了哈喇子。
      “嗯。”
      “我想吃,我想吃糖葫芦,桂花糕,还有还有……”
      “好,回去就让你吃个饱。”林尽白拍着胸保证道。他偏头看向一声不吭的二师弟,问道:“你呢?想吃点什么?二番茄?”
      被叫二番茄的孩子一身红衣,手捧灵牌,难得的没有在大师兄又叫他二番茄时当街呛回去,眼睛都没眨一下,淡淡地回道:“不用了,我不饿。”
      林尽白年少老成地叹了口气,小柿子见二师兄这样,也难免伤感,也不缠着林尽白了,只是仍是拉着他的手不放。他和林尽白都各自披麻戴孝,二师兄却是一身艳红戏服,手捧师父灵位,他们这样走在街上,难免遭人侧目,就算不去关注他们的目光,却也总有议论声传入耳中。
      “你看那个孩子……也不知道灵位是谁的,连刻字都没有,真是没福气。”
      “二婶,你不知道啊?那是朝庭重犯,前几天有个戏子刺杀圣上的事听说了吗?”
      “就是他啊?真是死有余辜。”
      “那是。听说当场就被处死了,圣上龙颜大怒,整个戏班子都被抄了,就留了三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唉,这么说来这几个孩子真是可怜呐。”
      ……
      沈惜言抓着灵牌的指关节有些发白,一声不坑地加快了脚步。小柿子年纪小要跟上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诶,二番茄……小言你慢点,小柿子跟不上了……沈惜言!”
      沈惜言果然顿住了脚步。
      “师父没了,谁的心情都不好,就你一个耍小性子,发发脾气也没什么大不了。小师弟年纪还小,你这气撒给谁看。”
      “大师兄,你带小师弟回去吧。”沈惜言没有回身,声音平淡道。
      林尽白急道:“你什么意思?”
      “师父说,人活在世只为挣一口气,家没了可以重建,钱财没了还可以挣,气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沈惜言不等林尽白发话,接着转过身道,“大师兄你家的情况小柿子不了解,可我是知道的。我不想让你为难,你也别来为难我。”
      林尽白气急败坏地上前揪住他的衣领,抡起小拳头却迟迟没有落下。
      “好,你走啊!走啊!”
      
      原本一张包子脸却扭曲成了一个少年的模样,十七八岁的少年本该是最意气风发的年纪,可那张脸已成了他一生的噩梦。
      沈惜言蓦地睁开眼,急切地喘息着。
      怎么又梦到了?
      门外亮起烛光,有人轻扣了两声,询问道:“沈老板,可是梦靥了?”
      沈惜言干脆起身,捏了捏眉心。
      “现在什么时候了?”
      “差不多子时了。”
      “知道了。”
      里面的人又没声了,赵总管站了会儿,该说的还是没说,有些犹豫要不要把人再吵醒。
      谁知木门“吱呀”一声从里开了。
      沈惜言晃着空了的酒壶道:“你还没走?”
      赵总管忙道:“明儿个就是林老爷的头七了,您……”
      看到沈惜言的脸色微变,赵总管果断掐断了话语。
      只见沈惜言接着朝他展颜一笑,便从他身侧经过:“哪个林老爷?”
      那一笑,灿若星辰。眸子沉着星光,浩瀚如海。
      赵总管自打这沈惜言来了林府就没见他笑过,整日板着脸,不论林老爷怎么讨好他也不曾见他有过其他表情。三年来,每次被林老爷打的一身伤后,再独自喝得不省人事。活生生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暗无天日。
      还未待他将这伤人的话语消化,沈惜言便将酒壶一掷,喝醉了般在空地上走了两步。
      他依然笑着,戏腔脱口而出,唱了段不知名的曲儿。
      
      赵总管擦了擦眼,三年前他还是京里当红戏子,正是这少年郎风华正茂的时候,是林老爷一意孤行将人绑了回来,也葬送了他的前程似锦。
      如今的一切,都是一报还一报。
      造孽啊。
      
      .
      
      “惜缘。”
      沈惜言站在三年前离开的地方,看着牌匾轻声念道。
      “哟,这不是沈老板吗?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听曲儿还是……”
      “登台。”
      
      “三皇子,三皇子留步,您不能进去……”
      紧闭着的门“哐当”一声被人踹开。
      沈惜言正对着镜子化眼妆,斜眼看了眼来人,又将那一笔勾勒完。
      “沈惜言!你现在满意了!”秦易观暴怒的视线在铜镜中与他撞了个正着。
      三皇子一向性格温和,从没见过有什么事惹得他发这么大的火,底下一干人等噤若寒蝉。
      沈惜言闻言回以一笑,放下描眉笔,起身朝他行礼。
      “三皇子大驾光临,怎么也没人通知一声。”
      “你!”秦易观皱着眉,道:“你们先下去。”
      
      “沈惜言,你想怎样?”秦易观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人。
      沈惜言起身,坐回妆台前。
      “如你所见。”
      “今天是大师兄的头七。”秦易观抓住他的手,“你一定要选今天吗?你还有没有心。”
      沈惜言扭头,尖声道:“我没有心?是,我的心早在三年前就丢了!”
      秦易观惊了下,缓缓松了手,跌坐在一旁座椅上。
      “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许多苦,可谁不是呢……”秦易观起了个开头,又不知从何说起。
      呆坐了一会儿,心思早已从年幼时的经历游历一遍,恍若大梦一场。
      收了神,见还有人杵着没动,便道:“你回去吧,今日我就当没见过你。”
      “你后悔过吗?二师兄。”
      
      后悔什么?如果后悔有用,他倒希望一切都不要发生。
      
      秦易观没有走,他在台下看着。
      沈惜言换上花旦的戏服,化着浓妆,配着一副好嗓子,耀眼地让人移不开视线。
      就像一个远离尘嚣的仙子堕入凡间,上演着俗世的悲欢离合。
      那样的人似乎天生就适合在台上散发光彩。
      秦易观有时候也会在恍惚间怀疑大师兄做的是对是错。
      
      .
      
      冷冷清清的灵堂里摆放着一副林尽白生前的画像,曾有画师赠予。眉目入木三分,异常传神。
      沈惜言从惜缘回来后,身上的戏服还没换,挽起袖子伸手抚上他眉目。
      
      “你不想知道吗?是大师兄林尽白替你走了你那条不归路。”
      “这三年来,他对你的冥顽不灵失望至极。”
      “他会打你会骂你,可唯独不会放弃你。我们找了你那么久,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像小时候一样,在一起好好吃顿饭。”
      
      沈惜言觉得自己有许多话想说,到了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恍惚间又听见那人在问:
      “小言,你想步入师父后尘吗?”
      
      眼前仿佛隔了一层茫茫白雾,落下又聚起。那些被刻意尘封的往事都纷至沓来。
      他看到一个白衣少年郎站在不远处朝他笑。
      沈惜言还是不语,两人无言空相觑。
      
      谁道戏子皆薄情,只是未遇命定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