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把遗憾填满

作者:刺花以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兵

      在殿内巡视了一圈却并未发现异处,再加上伊父开始喊人了,虽无奈却也准备先行离开。
      在若华的要求下,几人下山后没有向以前一样奔往下一个目的地,而是在山脚下的旅社暂居一宿。
      夜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
      隐约可见一道黑影自眼前掠过,最后闪入那湛卢山的袭古殿之中。嗬,这不就是若华么。
      白天她就对这个地方留了一个心眼,不过也是作谨慎考虑没有对此深入探究,便借着这夜黑风高之时来密探古祠。
      舍利子在靠近殿中佛像之时是反应最为激烈的,她眸光一闪,莫非这金身大佛里藏有东西不成。
      借着月光,她向佛像靠近,直至将手触于佛像之上。
      只觉识海中忽然被炸开一般,一瞬间便苍白了脸色,若华方觉不妙想将手移开,却已经来不及,佛像上好似有一股吸力,她全身的灵力被不断的吸入佛像之中。唇色也不复娇艳,泛着一丝透支的灰白之色。
      就在她快要失去意识的瞬间,双目之中红光乍现,金红色的光团能量包裹着她娇小的身体,阻隔了与佛像能量的吸力。
      “嘭。”两股能量的余波将若华振出三米开外,重重的跌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接着便听铮的一声,自佛像前一把宝剑幽幽而立。
      剑之出也,精光贯天,日月争耀,星斗避彩,鬼神悲号。
      蓦然间,她想起了那个传说,眼底是一片震惊之色。
      据《越绝书》记载:公元前496年,越王允常恳求天下第一铸剑大师欧冶子为己铸剑。欧冶子奉命之后,带着妻子朱氏和女儿莫邪,从闽侯出发,沿闽江溯流而上,来到了山高林密海拔1230米的湛卢山,这里发现了铸剑所需的神铁(铁母)和圣水(冰冷的泉水)。欧冶子在这里住下后,辟地设炉,用了三年的时间,终于炼成了“……剑之成也,精光贯天,日月争耀,星斗避彩,鬼神悲号“锋芒盖世的宝剑。欧冶子将它献给越王。越王爱抚之下,命名“湛卢“。从此,欧冶子就同他的湛卢剑一起名扬天下。
      相传湛卢剑早已失传,但是眼下这柄气势雄浑的宝剑分明与传说中的湛卢剑一般无二。湛泸:湛湛然而黑色也。她注视着那把被佛光所托的宝剑,通体黑色浑然无迹的长剑让人感到的不是它的锋利,而是它的宽厚和慈祥。
      剑气凛然,若华被那铺天盖地的气势所压,本就不轻的内伤再次加重,为剑气所伤嘴角留下一道鲜血。她知道这是湛卢剑对她的警告,对冒犯者的一种警告。她努力聚起神识,竭尽全力与威压相抗,不曾弯下背脊。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但奇迹却也是在这一刻发生。
      原本停滞于玄天九法一阶中级的修为在生死关头突破,舍利子金光大作,包裹着喷出的血液与湛卢剑进行了融合。
      伊若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天已蒙蒙亮。她直起身,却发现身上的伤全部好了,大殿中的血液也消失无迹,平静的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除了一点,若不是她感应到藏于自己识海中的湛卢剑,莫不是当真以为这只是一场荒唐的梦境罢了。
      如此便不再逗留,起身运起功法,快速向山脚下略去。
      就在若华走后不久,袭古殿来了三男一女。
      只听得那最为高大的男子说:“该死,晚来一步,神兵已经被人取走。”
      “我感应到这殿中的气息,那人应该离开不久,我等分头去寻。”为首的女子容颜清绝,面色冷寒。
      “是,圣女阁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旅行不是能见到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2016年9月2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