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把遗憾填满

作者:刺花以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前世

      正是清晨,女人翻了个身有些烦躁地将床头嗡嗡作响的闹铃按掉。赖了几分钟床后神情呆滞的坐起,揉了揉酸涩的太阳穴,看着冷清的卧室轻叹了一口气,眼神也不自觉有些黯淡。动作麻利地打开房门去厨房为正在上高中的儿子准备早餐。
      孩子吃完早饭急匆匆往学校赶,随着关门声的响起,偌大的房子里又变得清寂起来,伊若华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岁月对于女人来说总是不公平的,45岁的她虽然不显老但肤质也在渐渐退化。她的丈夫是个生意人,年轻时两人一起打拼,总算是把一家小店经营得颇有声色。但自从孩子上初中学业开始繁重之后,伊若华便听了丈夫的话辞退保姆,自个在家亲自带孩子。
      丈夫的公司日渐扩展,事业心也越来越重,回家的时间也愈发的少了。有时她独自在家便望着镜中的自己发呆,原来那双灵气的双眸是何时粘上了麻木的倦色。几天前丈夫生日,伊若华换了新衣服化了淡妆,准备去公司给丈夫一个惊喜。蔡秘书当时隐晦的神色现在想起来倒是真觉讽刺。自己好歹是个成年人,那天办公室里的声音又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说不上多愤怒,但失落却是难免。握着门把的手指便也有些脱力,终究她没有推门而入,到底是年轻的那段记忆过于刻骨,他始终是她笑容干净的少年。
      从某些方面来说,伊若华是一个决绝的人,就比如她对爱情的理想化。儿子已经高三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即使是为了孩子,这些天里她也要装的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丈夫回家的频率越来越越低,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敷衍,大抵那种难受她也只能在深夜独处时兀自享受。离婚协议已经准备好了,每次自己看着这份文件心都在微微颤抖,有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就再也回不到最初,依然完好的只有记忆。
      说好的永远不知怎么就散了,最后自己想来想去竟然也搞不清楚当初为何会在一起又是什么原因把彼此分开,然后幡然醒悟,感情原来那么脆弱,经的起风雨却经不起平凡。所以她习惯了忽冷忽热,也自然于他的渐行渐远,毕竟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有些事情,你以为只会出现在书里,它发生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零点零一,但那些你认为不会出现的此刻却出现了。
      她带着离婚协议书准备去公司向丈夫摊牌,儿子的高考已经结束,她也没有了顾虑,却在途中出了车祸。血液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失重感也越来越明显。大概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想的是,如果可以再来一次就好了,这一生到底是太多遗憾。
      事故现场嘈乱的一片,好心的路人给120打了电话,但是更多的人只是对这个画面唏嘘感慨品头论足。没人注意到车里那个女人脖子上的玉石骤然亮起的光芒,混着血液的猩红与雅致的绿色,突兀却又和谐。
      急救室外,许烨焦躁的踱步,手术室的灯灭的那一刻他快速冲至医生面前问:“我太太怎么样了。”
      “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这不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台词吗?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竟然全身发冷,妻子的尸体被推出上面还盖着素净的白布,不知为什么那一刻他的眼前有些模糊,大抵什么东西都要等到了失去才明白珍惜,事业上升他被身边的繁华迷了眼,即使再怎么克制心里还是嫌弃面老朱黄的妻子的。但是听到医生说尽力了的那一刻,他瞬间脑子一阵空白,心里忽然就空了。少年时候的美好就像电影一样开始在眼前一帧帧浮现,那些年那些岁月。他蹲在墙角哭的泣不成声,一遍遍低低的喊着:“若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望着你时,我觉得自己很低很低,低到了尘埃里,只是我的心里是喜欢的,于是从尘埃里开出花。——2016.7.6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