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问鼎[重生]

作者:莫晨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容栩的视线慢慢转动,目光划过面前这种激动自责的贵妇,又看向在一旁恭敬站着的段管家。这时候容栩才发现,自己的叔婶居然也都坐在客厅里,叔叔脸色严肃,婶婶则视线躲避。最后他转首向那个站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黑衣男人看去。

      一个月前唐梦岚说,见秦呈一面可比见夏慕颜还难。

      自那以后,容栩便去查了这个世界的一些资料,恶补了自己关于男演员方面的知识。

      原主的记忆里实在没有几个男演员的身影,通通都是著名的女演员,唯几记得的男演员居然不是什么影帝天王,而是钟弈和他的几个三线明星朋友。

      当容栩看到“秦呈”的个人资料时,他突然觉得,自己恐怕有了一个目标。

      十六岁出道,刚出道便演了一部传记电影,扮演一位英年早逝的摇滚巨星。那部电影的导演是华夏娱乐旗下的顶尖大导,上映后席卷票房六十亿,斩下文艺片的华夏票房之最。然后同年,秦呈得到了华夏金凤奖、柏林金熊奖和好莱坞奥斯卡奖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十六岁的新人,第一部电影,他就摘下了柏林影帝的桂冠。

      往后,是一场令人眼花缭乱的崛起史。

      世上从没有哪个明星能每部电影都评价8分以上,秦呈做到了。

      世上从没有哪个明星能凭借悬疑片拿到五十亿以上的华夏票房,秦呈做到了。

      世上从没有哪个明星能够蝉联柏林影帝,秦呈做到了。

      这些都是在他二十岁以前取得的成就,等到秦呈二十一岁那一年,一部惊艳世人的《暮声》让他一举夺得金凤奖的最佳男主和奥斯卡影帝,只可惜没拿到柏林影帝,否则他就是史上唯一的三大金奖的大满贯得主。

      秦呈的起点太高,他这一路顺风顺水,从没出演过一部电视剧,也没有屈尊降贵地演过任何投资五亿以下的电影。圈内圈外都有传言,据说秦呈的后台很大,但是无论再怎样的想象,这些都只是捕风捉影,永远没有切实的证据。

      后台再大,得到的奖项也是凭借实力而来。

      总而言之,自《暮声》以后,秦呈便保持着“一年一部商业片,一部文艺片”的步伐,十分随意地在娱乐圈中走着。他不再像刚出道前五年那样的劳模,但偏偏这种悠闲,也依旧让他在之后的五年内拿到了几次最佳男主金奖,一步步地走到了华夏娱乐圈的巅峰,成为站在顶点的那少数的几个人。

      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容栩就将这个人认出来了。

      然而面对这位陌生的阿姨的话,容栩却沉默地噤了声,他微微勾起唇角,用笑容去回答对方。

      他实在是不知道这位贵妇是谁,更不用说,为什么秦呈会在这里。

      笑容是最好的回应,容栩上辈子为了表现出最好的仪态,曾经日以继夜地练习笑容,笑到肌肉僵硬。唇角上扬30°,目光放柔,眉眼稍稍弯下一点,看向对方的时候视线不能太往下低,要看着对方眼睛和鼻子中间的部分。

      容栩自然不知道,此刻在他人眼中,看到的是怎样的一幅画面。

      透过干净明亮的落地窗,夕阳的余晖将最后一点光热映入屋内,洒在少年细碎柔软的发丝上。金色的阳光仿佛灿烂的火焰,柔和了少年本就姣好的眉眼,当他笑起来时,好似时间都停止了一般,岁月静好,安稳祥和。那双清澈剔透的眸子里反射出一些晶莹璀璨的东西,如粼粼波光,又如宝石般熠熠生辉。

      客厅里的气氛原本是压抑的,但是当容栩走进后,一切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容家叔婶坐在沙发上,颇有种忐忑不安的意味。

      那位贵妇则慈祥地望着容栩,她仿佛没有意识到容栩根本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甚至容栩都没有和自己开过口,她便下意识地觉得,这个笑容就是回答。于是她接着说道:“既然容容回来了,那我们可以继续商量之前的事情了。”

      前半句话时,贵妇还看着容栩,说到后面,她便转身看向了容家叔婶,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去。

      容恒夫妇顿时脸色一变,两人沉默了片刻,接着是容恒先起身,道:“秦夫人,老爷子的遗嘱一直放在律师那里,我们从没变动过。小栩的车祸是一个意外,这你也是知道的。我们容家虽然不能说是多么有权有势,但如果你硬要给我容恒扣上一个‘虐待侄子’的帽子,我容恒绝对不可能答应!”

      听到这句“秦夫人”,容栩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秦呈的母亲吗?

      闻言,秦夫人却是冷笑道:“你们对容容好?对他好,会连晚饭都不给他留,自己先吃饭吗!”

      “这……”吃晚饭这种小事容恒可从来都没考虑过对策,在他心中,这哪里是一件大事。于是他想了想,道:“我们也没想到小栩今天会回来。秦夫人,他也不小了,去拍戏的事情没和我们商量,我们也不可能派人调查他的行踪,怎么知道他今天回来?”

      秦夫人直接抓住他的话柄:“关心容容,你们就连打个电话询问一下的工夫都没有?”

      容恒:“……秦夫人,你不要强词夺理。”

      秦夫人一把拉住了容栩的手,在少年诧异的目光中,这位美丽的贵妇眼中含泪,悲痛道:“素华走得早,她就这样一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心肝肝,还要被你们这样冷待无视。面对这么可爱的容容,你们怎么能狠心!你是不是把他的银|行卡给停了?那他吃什么?他穿什么?他买什么?还有你……”

      秦夫人转首看向一旁的容家婶婶,语气一冷:“你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你是看着容容长大的,你居然把他的饭菜留在厨房里!你以为容容是谁,是你随意打发的外人吗?而且就算是外人,也没有你这样羞辱的!你怎么忍心让你的亲侄子一个人蹲在厨房的地上,捧着饭碗,去吃那些难吃的残羹剩菜!”

      容栩:“……”其实王婶的菜真的不难吃,他也从来没蹲在地上吃过饭,怎么说也得站着……

      秦夫人说着说着,竟然把自己说得热泪盈眶起来。她又转过头去看容栩,紧紧握住他的双手,满脸愧疚地说道:“是阿姨不好,阿姨以为你只是年轻人叛逆一下,生活得还不错,没想到你居然过的是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他们连饭都不给你吃,他们要饿死你!”

      容栩:“……”

      “我们根本没有!”容家婶婶终于忍不住地起来辩驳。

      谁料这句话一落,秦夫人倏地转首:“闭嘴!”刹那间,属于上位者的气势爆发出来,令那容家婶婶猛然僵住。这种不怒自威的贵气远不是容家叔婶这种层次的人可以比拟,他们怔怔地看着秦夫人,连一个字都不敢说。

      摸着容栩的小手,轻轻地揉着这张柔嫩嫩的小脸,在容栩无奈的笑容中,秦夫人终于好像消了一点气。她转过身又坐回了沙发上,开始与容家叔婶谈判。

      谈判的内容很简单,首先要拿走容老爷子的遗嘱里属于容栩的那部分东西;其次要让容栩离开容家,秦夫人要带容栩一起住,要看着他娶妻生子,帮他找一个好媳妇。

      听着这话,容栩却微微蹙了眉,轻声说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一句话:“出国?”

      秦夫人点点头,道:“容容,阿姨这几年都住在国外,所以没能照顾到你。阿姨想过了,让你留在国内可就没个照应了,我家那个臭小子向来阴奉阳违不听我的话,肯定不会照顾你。你就和阿姨一起走吧,阿姨一定会好好照顾我家容容小心肝的,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说着,秦夫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容家婶婶。

      站在秦夫人的身后,昳丽漂亮的少年为难地垂了眸子,叹气道:“阿姨,我暂时不想出国。”

      一听这话,秦夫人一愣,容家叔婶倒是眼睛一亮。

      容栩补充道:“我想在国内发展自己的事业,目前没有出国的打算。”

      秦夫人顿时急了:“可是你在国内,阿姨忙,没办法好好照顾你啊!”

      少年微微一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多谢您的关心。”

      秦夫人看着容栩的脸庞,一脸心疼地说道:“我家容容就是体贴,就是懂事,不让人操心。可是你看看,你都瘦成皮包骨了,怎么照顾自己呀。”

      最近才胖了一斤的容栩:“……”

      许久后,容栩叹气道:“阿姨,我已经不小了,再过几个月就成年了。如果这样的我都需要被别人照顾才能安稳长大,那也实在太没用了一……”凤目不经意地一抬,忽然撞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容栩的声音稍稍一顿,接着道:“那我也太没用了一些。更何况我之前刚想接一部戏,如果出国的话,我就没法继续自己的事业了。”

      少年不动声色地用余光去看身旁的男人,只见这人不知为何,一直莫名其妙地望着自己。

      容栩思索片刻,得到一个答案:大概是觉得自己抢走了他的母亲的喜欢,觉得有些吃味?

      然而就算容栩这样说了,秦夫人也不肯将他独自一人留在国内。

      秦夫人是早已调查好今天容栩回家,才选择这一天来容家的。她没想到,自己一来,看到的居然是容家叔婶正在吃饭的场景!明明容栩就要回来了,可这两个人连半个小时都不能等,甚至厨房里还放着一些用碗装着的剩菜剩饭!

      你说这叫“不知道容栩今天回来”?

      你说这叫“对他好”?

      完全是在胡扯!

      越想越觉得这对叔婶肯定每天对待自家的心肝肝,秦夫人心里是又痛又急。她刚想再劝劝心肝,让他和自己出国,谁料一只削瘦清挺的手倏地伸出,挡在了她的面前。

      秦夫人一怔,抬首看去,只见自家俊美清贵的儿子正低眸望着自己。

      淡漠平静的脸庞完美到无可挑剔,极薄的嘴唇,狭长凌厉的眼,秦夫人莫名觉得自家儿子今天有点怪怪的。别看她口口声声地说要去“削”儿子,可一旦对上了,还真有点怵这个向来冷冰冰的儿子。

      秦夫人嘴硬地道:“干什么?你以前从来不照顾容容心肝,现在还好意思看我?”

      “我在国内。”清冷低沉的声音好像最醇厚的红酒,缓缓酿出。

      秦夫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容栩却睁大眼睛,转首向对方看去。这一看,正好与对方的视线对上。只见男人沉着眸子,仿佛要将容栩看透,仔仔细细地望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经常在国内,一年……至少七八个月。”

      话音落下的一刹那,那人迈了长腿走上前来,拉起容栩的手,认真地在他的掌心放了一样东西。

      容栩微怔,低首看去。只见一把钥匙在灯光下反射着冷冷的金属光泽,他心中一震,忽然有了个猜测,然而没等他多想,对方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答案:“这是我的公寓的钥匙,房子在B市三环内,靠近华夏娱乐。你想要进娱乐圈,晚上我让人给你一份合约,签在华夏娱乐旗下,就签在我的工作室。”

      有的人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惊人!

      这一连串的话说下来,别说当事人容栩了,就连容家叔婶和秦夫人都一脸懵逼地看着秦呈,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大概是和自家儿子相处久了,秦夫人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口问道:“秦呈,你这是做什么,你……”

      “您不是让我照顾他的吗,母亲?”男人抬了细长的凤眸,看向贵妇。

      秦夫人一时语塞:“……欸,对,我是让你照顾他。”但你这突然之间,怎么照顾这么多啊!而且那是你的公寓的钥匙啊,你不是连我这个妈都不给一把钥匙吗!

      秦夫人自然是在场人中最了解自家儿子的,她这儿子长得好,家世好,人又聪明,做明星也算做到巅峰了,是全世界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可偏偏,秦夫人从来不觉得自己能找到儿媳妇。无怪乎其他,只怪这儿子太强势了!

      就这种人,还会照顾人,还会体贴细致?

      说出去秦夫人都不信!

      只要和这家伙相处几天,保证所有姑娘都会受不了,容容心肝也肯定会被他欺负的!

      一想到这,秦夫人顿时急了:“不行!我以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去照顾容容,可你连见都不见他一面。小时候说要带你来容家,你也一直不来,直到今天才来见他第一面,你根本没把容容心肝放在心上。你要是欺负容容,那可怎么办?”

      薄唇微微勾起,唇边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不知为何,秦呈的手还拉着容栩的手没有松开,但是他却转了眸子看向自己的母亲,认真道:“您不是说,我欺负他,您就削我的吗?”

      容家叔婶:“……”

      容栩:“……”

      秦夫人:“……”

      那也得敢削啊!!!

      一个小时后,秦夫人带着她的儿子,终于离开。

      在秦呈开口以后,短短十分钟,他便与容恒定下了“等容栩十八岁时,他就可以来拿走属于他的东西”的协约。那为什么要一个小时候再走?

      因为在之后的五十分钟里,秦夫人强硬地要求王婶再烧一桌饭菜,要容栩坐在桌子上好好地吃,慢慢地吃,吃给他婶婶看!

      到临走时,容栩亲自送秦夫人和秦呈离开。夏夜里清凉的夜风吹过少年额前的碎发,将黑色的头发撩起,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站在门口,微笑着送别秦夫人和秦呈。

      清朗澄澈的月光洒在少年身上,衬得他的皮肤细腻如白瓷。

      送完秦夫人后,容栩这才转过头,看向那个陌生的男人。

      秦呈正微微低首,凝视着容栩。他比容栩高了半个头,可是这种俯视的目光中却没有任何一点的轻视,反而好像非常郑重。容栩上辈子受过全世界影迷的注目,他本该早已习惯这种注视,可今天他却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不自在。

      但总归,今天的一切突发事件是终于要结束了。

      到如今为止,似乎都没有和对方打过招呼。于是缓缓伸出右手,容栩笑着说道:“你好,我是容栩,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回答容栩的是长久的沉默。

      这沉默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些,容栩微微蹙眉,抬眸看着对方。

      月光从那人的身后打来,在他的身遭映下一层淡淡的清辉。即使是这样的夜色也无法掩盖对方俊美的容貌和冷清的气质,他认真地凝视着容栩,良久,才伸出手握住了那只柔软的手,低声道:“秦呈。”

      如此,便是秦呈与容栩说过的第一句话。

      只有短短的两个字,说完后,秦呈便转身上了车,和自己的母亲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掌心的温度还残存着,容栩注视着那辆车慢慢消失在了小路的拐角,这才转身进屋。虽说他不想接受秦呈的好意,可是秦夫人却硬是将那把钥匙塞进了他的口袋里,还告诉他,以后那栋公寓他可以随便住,秦呈整天要拍戏,基本上不会住进去。

      心里知道有些不合适,但对于如今的容栩而言,他确实不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原本他打算以后自己慢慢地拿下遗嘱里的财产,但既然现在有人帮着自己走了这一步,那他不介意先开始下一步计划,丰满自己的羽翼,谋定后动。

      不过……签约到秦呈的工作室旗下?

      容栩思索片刻,拿出手机,找到罗振涛的名字,发送了一个短信过去:【罗哥,资料我看过了,有一部电视剧的信息我觉得挺不错的。这两天有时间聊一聊吗?】

      半分钟后,容栩就收到罗振涛的短信:【好!明天上午九点以后,我都在华夏娱乐。我等你。】

      容栩无奈地一笑,回复得这么快,难道一直捧着手机?

      而容栩自然不知道,罗振涛确实是捧着手机一直在等他的短信,而有个男人却一直捧着自己的右手,低眸认真地望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只手修长瘦削,骨节分明,指甲被修剪得圆润饱满,十分漂亮,和以往没一点分别。可自从上了车以后,秦呈便一直低首看着自己的手,他看的时间实在太久了,一旁的秦夫人忍不住地问道:“你这手怎么了?”

      秦呈缓缓转开视线,将右手轻轻放在了上衣口袋里,淡淡道:“没什么。”

      一夜迅速地过去。

      这一夜,容家叔婶完全无视了容栩,全当他不存在。容栩毫不在意地收拾自己的行李,只收拾了一些简单的东西,等明天段管家帮自己送去秦呈的那栋公寓里。

      他打算暂时在那里借住一段时间,等找到合适的房子后,他便用《逐鹿》的片酬去租一间。估摸着过两天应该就可以找到房子了,这种事情可以交给罗振涛去办,为手下的艺人寻找居所,也是经纪人的责任。

      第二天,容栩将行李交给了段管家,自己则独自去了华夏娱乐。

      罗振涛给他的合约里有三个不错的资源,这是罗振涛用来吸引他签约的筹码。那是一部电影和两部电视剧,容栩看中的就是其中一部周播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知道为啥会迟到么,因为这一章有6000字!
    完蛋了,字数太多,你们又不给花花,爬不上榜单,sad……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