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每天都想攻略我

作者:青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卿卿我我

      宋经义回头看了眼后面追上来的几个御兽宗修士,咬了咬牙,一摸储物戒指,取出几颗圆溜溜的铁丸,狠狠地往身后掷去。
      
      轰隆几声,铁丸嘭地炸裂,一时拖住了那几个修士。几人趁机加快速度,冲到方夜城前。方夜城的护城法阵已经开启,整座城池都被护在一层蓝色结界中,天渊门的其他弟子正站在城墙上,见宋经义几人飞来,连忙打开一个豁口,让几人进入。
      
      一个女修左顾右盼:“楚师兄呢?”
      
      进入安全地界,宋经义也冷静下来了,想到此前不断的失态,心中恨极楚鱼。他定了定神,露出副黯然的表情:“师妹,楚师弟和那位小师弟……为了救我们,被魔道修士伏击……”
      
      他的话没说完,那个女修的脸色已然惨白一片。
      
      各峰大弟子脸色都有一瞬间的怔愕,片刻,几人还是选择了沉默。
      
      方才若是留在那儿,即使解决了魔虫,面对一个金丹修士和六个筑基后期,还是必死无疑。况且宋经义是掌门座下大弟子,他才是天渊门以后的掌权者,现下若是得罪了宋经义,以后有得受。
      
      宋经义叹了口气:“众位师弟师妹不必忧心,方才回来的路上我已经发出信号,不久便会有元婴长老赶来,一定能除掉魔修,替楚师弟他们报仇!”
      
      那个女修猛然瞪大了眼:“信号?!宋师兄!你为何不早早发出信号!你若是早早发出,楚师兄也不会……也不会……”
      
      “方才事态紧急,一时忘了。”宋经义满面愧疚,声音沉痛,走到城垛边上,望向大河的方向,唇角缓缓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他是故意的。
      
      仙剑大会即将开始,楚鱼是他最大的威胁,原本出发时他就在思考如何让楚鱼重伤退出大会,没想到居然碰上魔修,阴差阳错帮了他一把。
      
      那个远尘峰的小师弟看起来也极为强劲,比起楚鱼丝毫不差。幸好也一并解决了,不然还真是他夺得仙剑大会第一名的另一威胁。
      
      ***
      
      楚鱼迷迷蒙蒙醒来时,眼前一片黑暗。
      
      头下似乎枕着某人的大腿,极为舒适。手腕被一只冰凉的手紧紧握着,温和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
      
      楚鱼闭目内视了一下,只觉体内一片苍凉,不忍再看。
      
      毕竟原本体内就没多少灵力了,还强行用了耗费灵力颇多的逃命招数,没有损伤灵脉已经谢天谢地了。
      
      用出水遁的一瞬,楚鱼就直接晕过去了。
      
      在水中遁形千里,也不知此时身在何地。楚鱼叹了口气,就感到给他输送灵力的人微微一颤。
      
      喑哑的声音响起:“师兄?师兄你醒了?”
      
      楚鱼撑起身子坐起来,靠着谢羲默然坐了片刻,悲怆道:“师弟……我好像瞎了。”
      
      谢羲也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师兄,此地一片漆黑。”
      
      楚鱼干咳一声。
      
      谢羲陡然伸手,将楚鱼一把抱进怀中,手紧紧扣在他的腰间,头靠上他的背,声音颤抖:“师兄,你昏迷了七日。”
      
      他没有多说什么,语气全然是痛苦与慌乱,楚鱼被勒得直翻白眼,听到这话也怔了怔,拍拍少年紧抱着他的双手。
      
      “好了,这不是醒了吗?放开,我快给你勒死了。”
      
      谢羲顿了顿,没有放开,只是稍稍松了力道,将头蹭到楚鱼肩上,喃喃道:“师兄,你不能离开我。”
      
      温热的吐息萦绕在耳边,吹得心里痒痒的,楚鱼忍不住歪了歪头,伸手摸摸谢羲的脑袋,“好了,多大了还黏黏糊糊的。我们得离开这个地方。”
      
      他和谢羲突然消失,回头若是有人寻去找不着人,消息传到陆轻安和楚家那儿,非把这两方急死不可。
      
      这都七日了,也不知如何了。
      
      谢羲不情不愿地放开楚鱼:“师兄小心点。”
      
      楚鱼揉揉额角慢慢站起身,未料才刚站起来,双腿突然一软,又直直跪了下去。好在谢羲一把扶住了他:“师兄,你的腿?”
      
      “有点软……无妨。”
      
      大概又是过度消耗灵力的后遗症。
      
      楚鱼踢了踢脚,哀愁地叹了口气,还没发表点感言,突然就被谢羲抄手横抱起来了。
      
      WTF!这是第三次了!这明明是女主角才能享受的福利!炮灰反派会遭天谴的吧!
      
      楚鱼哆哆嗦嗦,扯了扯谢羲的衣领,弱弱道:“我说,师弟……”
      
      “师兄不必担心,不会摔的。”
      
      谁在担心这个了!!!
      
      楚鱼一口气憋在心里,却又不能说明,郁闷了一阵,突然顿悟。反正都享受两次了,也不在乎这第三次……
      
      大彻大悟的楚鱼默默伸手抱住谢羲的脖子,隐约听到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
      
      在黑暗中默然潜行许久,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楚鱼靠在谢羲胸前,疑惑地抬起头:“师弟,你的呼吸怎么有点急促?是不是累了?”
      
      谢羲默然,平复了一下心中烧起的火:“不累。”
      
      “你的心跳也很快……”
      
      谢羲咬了咬牙,“稍微有点累了,师兄不必理会。”
      
      楚鱼安静了会儿,突然一拍脑袋。他的储物戒指里有很多能照明的东西,刚才被谢羲突然一抱吓得直接忘了。
      
      摸索片刻,楚鱼找到一只雕花灯笼,轻轻吐了口灵息过去,灯笼便亮了起来。
      
      微蓝的光芒柔柔地映亮了四面八方,直到三丈外。楚鱼一手提着灯笼,四处望了望。这附近空空荡荡的,仿佛远方也是无边的黑暗。地面却是一块块一丈见方的白玉铺就,每一块白玉上都篆刻着许多字,复杂而玄奥,似是上古修士使用的古字。
      
      “师弟啊……”楚鱼抬起头,突然咦了一声,“师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耳根也是……真的很累就放下我吧,我没什么大碍。”
      
      谢羲沉沉地盯了楚鱼片刻,抿紧了唇,不放手,也不说话。
      
      ……这孩子是怎么了?
      
      楚鱼一头雾水,实在是摸不清谢羲在想什么,只得又低下头研究白玉地板上的古字。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古怪了。
      
      原主对这里似乎有印象,只是印象太过模糊,像是过了很多年了,尘封在记忆里布满尘灰。
      
      还是毫无线索。
      
      这地方似乎无边无际,谢羲抱着楚鱼走了少说也有小半个时辰了,仍然没有看到一点东西。楚鱼突发奇想,拉了拉谢羲的衣襟,示意他停下来,将灯笼放到了地上。
      
      “继续走吧。”
      
      楚鱼抬头笑了笑,没注意到因为动作幅度有些大而敞开的衣襟。谢羲盯了他露出的锁骨片刻,深深吸了口气,继续任劳任怨地往前走。
      
      又一次走进了黑暗里,不知过了多久,前方隐约传来亮光。谢羲却止了步子,轻咦了一声。
      
      那亮光,正是方才楚鱼放下的灯笼发出的。看来,虽然他们一直在往前走,却在不知不觉间被某种力量带回了原路,重复走着这段路程。
      
      楚鱼的猜想得到证实,眉毛抖了抖:鬼打墙?
      
      谢羲重新迈开步子,凝眉道:“法阵。”
      
      还是主角有文化。
      
      楚鱼摸摸鼻尖,待谢羲停在了灯笼旁,又抄手拿起了灯笼,低头仔细看了会儿地上的古字,沉吟道:“这古字有问题。”
      
      见今的修士,几乎都是用一套阵旗布阵,再放上灵石运转,就算对阵法一窍不通也能方便使用。但据说上古修士布阵是随手画就,不拘泥于阵旗,天下万物皆可布阵,最常用的方式便是,古字画阵。
      
      原主没学过阵法,楚鱼也没辙,只能期望主角大发神威,一下子破了这见鬼的阵法,快快离开这里。
      
      谢羲也盯了地上的古字片刻,半晌,紧蹙的眉头舒了舒。楚鱼双眼一亮:“师弟可是想到了破阵之法?”
      
      谢羲点点头,轻手轻脚地放下楚鱼,还没等楚鱼又腿软下跪,便单手将楚鱼揽到了怀里。两人身高相近,身体紧贴在一起,面对着面,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对方。
      
      楚鱼黑了脸:“师弟,你这是?”
      
      谢羲从容拔出断雪,清凌凌的剑光亮起,他的眸中也是一片安静的澄澈:“破阵。”
      
      话毕,他一剑斩向了地面。
      
      楚鱼:“……”
      
      WTF!这就是所谓的破阵之法?这是爆破之法还差不多吧!
      
      种马文的男主果然都是靠武力打天下的!
      
      地上的白玉是意想之中的坚固,一剑斩上,连一道白痕都没有出现。谢羲挥了挥断雪,不甚在意。抬眸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楚鱼,他的眸色沉沉如夜,似是不经意的,唇轻轻贴着楚鱼的脸颊擦过。
      
      楚鱼噫了声:“师弟,你把我扔边上吧,抱着我破阵多不方便。”
      
      谢羲眸光一转,笑得无辜又诚挚:“不行,万一发生了什么,师弟也好照应师兄。”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楚鱼被噎得无话可说,继续被谢羲搂在怀里,偶尔轻轻蹭到他的脸,偶尔又被他的长睫轻轻扫到,都是极细极小的触碰,却惹得人发麻发软。楚鱼大汗淋漓,再次张口欲劝服谢羲,没想到谢羲突然扭过头,两张唇便贴到了一起。
      
      卧槽要被主角怼死了!
      
      楚鱼脑中回想起原文那千刀万剐的血腥场面,吓得手脚发凉,直愣愣地盯着谢羲,连退后都忘了。
      
      谢羲平静地眨了下眼,然后,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楚鱼的唇。
      
      楚鱼:“……”
      
      楚鱼,性别男,年二十二,天道历六千三百二十一年,卒。
      
      死因:惊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来轻松一下洒点糖~
    嗯?小谢羲为何呼吸急促、心跳加速、脸生红晕?~当然是累的~累的~累的~【接我一包去污粉▼_▼】
    ps:谢谢吴帅比大大的火箭炮和地雷,破费了么么哒(虽然孩子上学了看不到了……),谢谢不二臣、Elapidae的地雷,抱住啃~
    ps1:今天要进行惨无人道的选课,据说系统会崩溃,心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