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待嫁时

作者:满院松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请安

      第二日一早,孟含笙便早早起床了。伺候梳洗的明月推门进来,吃惊道:“小姐今日起得这么早啊?夫人肯定特别高兴。”孟含笙摇摇头,笑着回道:“贫嘴,快帮我收拾好,等着去娘亲那里。”
      
      明月笑眯眯地帮孟含笙梳好头发,打趣道:“小姐这时候去啊,夫人一定不敢相信。”孟含笙转身笑道:“我是太惯着你了,才会这么没大没小的。”
      
      孟含笙走到孟知重夫妇两的屋子,尚未开始摆饭。孟知重和孟夫人两人听闻女儿过来了,还有些惊讶,彼此对视一眼。
      
      待孟含笙进屋坐下,孟夫人关切地问道:“笙儿昨夜没睡好?今日竟然起得这般早。若是以前,恨不得不让明玉叫你呢。”
      
      孟含笙前世嫁人以后,日日早起,早已忘了此时自己还是个喜欢赖床的小姑娘。也就笑道:“娘亲说的这话,可让我伤心了,好不容易起了大早来陪父亲和娘亲吃饭呢。”
      
      孟知重摸摸胡子,笑道:“有这个心思很好。只是以后有机会,多去陪陪你祖母说话。让人摆饭吧。”
      
      下人刚刚把早膳摆好,就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孟知重一皱眉,“啪”的掷了筷子,怒道:“外面怎么回事?吵吵闹闹的!”
      
      明晨从屋外掀了帘子走进来,低头禀道:“回老爷夫人,老夫人院子的香玉姐姐过来,说是老夫人请夫人一起用膳。”
      
      孟含笙将进嘴的食物咽下去,心道,总算是来了。而孟夫人心里一紧,不由自主地望向孟知重。
      
      孟知重握着孟夫人的手安抚道:“没事,娘估计就是想和你多多相处一下。笙儿都这么大了,还能难为你不成。便是娘生气了,你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孟含笙捏着手绢,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道:“父亲,不如我陪娘亲过去吧?”
      
      孟知重脸色一沉,道:“胡闹,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孟含笙放下手中的手绢,站起身道:“昨天祖母不是已经吩咐我多去陪陪她么。再说了,娘亲有我陪着去,心里也安稳些。”
      
      不待孟知重反应,孟夫人已经连连点头,道:“对、对,就让笙儿陪我去吧?不然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孟知重叹了口气,道:“夫人你又何必多想,当初你随我去江南的事,既然这么多年娘都没说什么,今日也断不会提的。”
      
      孟夫人哀求道:“我自然明白的。可毕竟是违背了老夫人当时的决定,有着笙儿陪我去,或许老夫人也会看在笙儿的面子上呢?我好歹有些底气。”说着孟夫人竟然开始抹泪。
      
      孟含笙默默听着,才明白为何前世和这一世她娘亲都如此害怕祖母,竟然是因为偷偷跟着父亲去了江南。
      
      孟知重一脸无奈,只得道:“好好好,让笙儿陪你去还不行吗?这哭红了眼,回头又不肯出门去。”
      
      孟夫人顿时收了眼泪,对着孟含笙微微一笑,道:“笙儿,走吧。”孟含笙好笑地走上前,扶着孟夫人。
      
      老夫人住在孟家大宅的青雾院,离三房住的文荣院也有相当一段距离。母女两人收拾好,等赶到青雾院的时候,已经快到辰时了。
      
      青雾院的院门紧闭,孟夫人有些疑惑的说:“不是说了是老夫人身边的香玉来传的么?怎么连门都没留。”
      
      孟含笙心里已经有点底,道:“看这样子,倒像是香玉误传的。说不准,是不是祖母院里的香玉都不定。”
      
      孟夫人有些迟疑:“是不是咱们也不确定,这要是回去了,回头问起来,可怎么说?”
      
      孟含笙想了想,吩咐道:“明玉,去敲门。就说我们今日来给祖母请安了。”
      
      “是,小姐。”明玉走上前去扣门。扣了几次无人应声。过了许久,门内才有个丫鬟应了一声:“谁呀?老太太早上不见人,请回去吧。”
      
      明玉回道:“三夫人和笙小姐来给老太太请安,烦劳开个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门内的丫鬟探了头出来道:“三夫人、三小姐,真是对不起,咱们老太太有规矩,早膳时分不见人,谁来都不见。您瞧,这是三老爷没知会您一声?”
      
      孟夫人刚要开口,孟含笙迅速按下了孟夫人的手,抢道:“你是祖母院里的?你叫什么?”
      
      丫鬟一看孟含笙和颜悦色的,便笑道:“奴婢是香慧。”
      
      “哦,”孟含笙笑着道,“看来香慧姑娘一定是祖母院里有头有脸的丫鬟了?”
      
      香慧一笑:“三小姐真是说笑了,我哪算得上什么有头有脸的丫鬟呀!”
      
      “那么,”孟含笙脸色一沉,“谁给你的胆子,敢对着我和夫人不敬?谁给你的胆子,不通禀就把我们拒之门外?谁给你的胆子,敢妄议主子了?”
      
      香慧腿一软,差点就要跪下去,强撑着说:“三小姐真是冤枉奴婢了。奴婢哪里敢对着夫人小姐们不敬呢?实在是老夫人早就有令,早膳时分是真的不许人进啊!小姐就算强闯也没用啊!”
      
      “开门见到夫人小姐不行礼,不出来,这难道不算不敬?哪家的丫鬟见到主子能不行礼了?”
      
      “听到我们要进门的要求,就该好好说明,前去通禀。一味地拦在我们面前,你是当真要逼着我们闯门吗?”
      
      孟含笙喝道:“我竟不知道你这个丫鬟竟如此用心嫌恶!若是我今日就这么走了,恐怕要落得个不尊礼数的骂名。若是我今日闯了,是不是还要被你扣上个不敬祖母的罪名?这是在离间我们祖孙感情啊!”
      
      “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这里吵吵闹闹不成体统!”
      
      远处渐渐走来一群人,正是大夫人带着丫鬟下人走过来。
      
      大夫人走到离孟夫人不远的地方,堪堪停住,面上一丝笑容,道:“三弟妹,不是我说,孟家的女儿万万没有像含笙这样的教法。怎么能跑到老夫人院门口来闹了?”
      
      大夫人笑着将眼神移向孟含笙,“老夫人盼着含笙回来,疼她宠她,跟个正经的嫡孙女似的。就是不知道礼数,也不该这么践踏老夫人的心意啊。”
      
      孟含笙握紧了拳,她心知自己娘亲本就不善言辞,偏偏这种场合下,她实在不适合跟大夫人顶嘴。
      
      孟夫人沉默半晌,道一句:“含笙本来就是正经的嫡孙女儿,想见见祖母,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夫人一时有些噎住,她正是知道孟夫人不会说话才弄得这一出,本想的是借着孟夫人给三房一个下马威,没成想孟含笙也跟了过来。
      
      大夫人想起昨天见面时的情景,再想到老夫人对孟含笙的热切,她明白,这个孟含笙恐怕不是好拿捏的,现在就对上孟含笙,一点好处都没有。
      
      大夫人马上笑道:“三弟妹说的是,含笙当然是正经的嫡孙女儿。只是,”大夫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礼数啊,恐怕还要三弟妹回去多教教她。含笙毕竟也十三了,过两三年就该相看了。若是这样嫁过去,丢的不仅是老夫人的脸,也是孟府的脸啊!”
      
      “大伯娘此言差矣,”孟含笙走上前行了个礼,抬起头道:“原本大伯娘是长辈,含笙也无权质疑长辈的话。只是听着伯娘这口口声声地,似乎是不逼死含笙不罢休的架势,含笙也只能出来分辨两句了。”
      
      大夫人扯了扯嘴角:“含笙,你这话说的,伯娘可没有想要逼死你的意思。”
      
      “伯娘口中句句指责含笙不懂礼数,难道不知道若是传出去,不仅含笙的声誉会被影响,就连整个孟府的小姐,甚至箫姐姐也会受影响。若是到了这步田地,为了对得起孟家,含笙恐怕只有一死了之了!”
      
      孟含笙仰着头,继续道:“伯娘无非是因为今日这桩事,可正要说出来,问问伯娘这孟府管教下人的规矩是什么!”
      
      孟含笙手指着早已跪在原地的香慧,道:“这个丫鬟,见了娘亲和我不行礼,回话时态度倨傲,甚至妄议父亲私事。这是对主子不敬!其次,今日来青雾院,多次敲门无人应答,这是擅离职守。开门时听见我们来意并不通禀,这是擅自做主。随后口口声声鼓动我强闯青雾院,这是目中无人。”
      
      孟含笙目光烁烁地盯着大夫人,道:“我就问问大夫人,这样一个不敬主子、擅离职守、私自做主还目中无人的奴婢,府里是怎么管教的?”
      
      大夫人哑口无言,愣了半晌才道:“不、不管怎么说,香慧也是你祖母的下人,由不得你来处理!”
      
      “那我总可以处理了吧!”
      
      青雾院的门后,转出了被扶着的老夫人。
      
      “祖母/老夫人!”
      
      大夫人强笑着:“老夫人怎么出来了?这事不值得惊动您。”
      
      老夫人手中捏着佛珠,道:“我院子门口,闹得这么痛快,我要是还不知道,岂不是耳聋了?”
      
      老夫人也不看大夫人,对着一旁的贴身丫鬟道:“香萍,那个什么叫香慧的,带下去问问,若是家生子,就撵回家去。若是死契,就发卖了吧。”
      
      老夫人转身道:“老大媳妇先回去吧。老三家的和笙儿,跟我进来。”
      
      大夫人到底不敢跟老夫人对着干,愤愤地走了。孟夫人和孟含笙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作者君每天就是躺尸状态在码字啊!以后基本上在晚上更新,一定坚持日更。



    寿阳长公主
    古言



    重回待嫁时
    古言



    [综]男友贩卖店
    同人言情动漫



    [综]男友是情报贩子
    同人言情动漫



    [综]同桌大人是欧皇
    同人言情动漫



    一赖深入网




    [综]被boss养大不好玩
    同人言情动漫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